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亲情与信任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亲情与信任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他们晚上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便被寒冷驱赶起来,只得继续赶路。沙漠的白天如同烤箱,晚上却好似冰窖一样。当然,这里的温度并没有到冰点那么夸张,只是沙子和风迅速而无情地夺走了身上的热量,正如白天的太阳夺走水分一样。

    天上有两个月亮,带着光环的双月,比地球的月亮更大、更亮,而且丝毫没有优雅的风采。斑驳的条纹挂在黄色月亮上,看似缓慢,但实则飞速运转着。那是月球上的风暴,足以将钢铁撕成沙子,将石头碾为尘埃。

    “别,别是我想的地方。”赵迈打开手机,向前翻到“服务信息信息信息”中“出行提示”那里。这里仍旧显示“被遗忘的世界”,而不是“被遗忘的国度”。如果是后者,他可能在红袍巫师统治的塞尔,或者耐瑟帝国的遗址、幽魂城统治的埃诺奥克沙漠。但是被遗忘国度绝对没有两个月亮,这里不会是著名的费茹。

    另一个世界以沙漠著称,或者说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大沙漠。如果要列出“最不想去的奇幻世界”,浩劫残阳背景的阿塔斯星球绝对能排得进前五。赵迈苦笑一声,暗叹自己的“好运气”。这是个危险的地方,自己之前做的事情还真是走运到家,居然还能得到食物和水。

    “今天晚上咱们没法休息了”,赵迈对布彻说道:“趁着不热,能走都远走多远。没有庇护所,就算是休息也是在消耗体力而已,而咱们的体力,想要达到山脉那里本就捉襟见肘,不能再过分消耗在等待上了。”

    布彻点点头,用力撕咬着蜘蛛的肉。之前从圆壳甲虫身上取下来的蜜,大大改善了他的身体状况,中暑和脱水的后遗症减弱了很多,他也有胃口吃东西了。正是因为如此,宝贵的蜜才更应该留下来,先解决容易腐坏的肉类再说。

    好在赵迈的运气还在,就是薛痘痘支付的车费,那个“找到想要物品”的幸运。两个人在天亮之前路过一处掠食场,不少巨型昆虫和沙漠动物的尸骸散落在沙坑中。许多小甲虫聚集在里面,发出令人恐惧的噬咬声,咔嚓咔嚓响个不停。

    “里面没咱们需要的东西,你别冒这个险。”不论布彻怎么劝说,赵迈都不为所动。他绕开正在进食的小甲虫,小心翼翼来到已经被啃食干净的动物尸体处。这里有几个圆壳甲虫的残骸,赵迈看中了他们弧形的背甲。

    “都走开,都走开,去别的地方吃,别影响我拿甲壳!”赵迈利用野性沟通,终于成功劝说一群吃饱喝足的噬尸甲虫让开道路,这才用魔法匕首割下了两块一平米大小的背甲。随后,他屏住呼吸,谨慎而从容地回到安全地带,然后赶忙和布彻逃离那里。

    用几根布条,这两块轻盈、坚固的背甲就成了遮阳伞——那种顶在头上的样式。这下太阳就不会直射脑袋了,肩膀和上半身也能有阴影可用。普通的材料,比如帆布绝不能这样用,增大的表面积会收集更多的热量。圆壳甲虫的外壳隔热性好,还能部分反光,这才堪大用。虽说需要时常用手抓着布条来对抗沙漠的风,但这点麻烦换取温度略微降低的荫凉,是绝对合算的选择。

    体表温度降低,让他们体力的消耗速度大大下降,但消耗就是消耗,总会积累到极限的程度。第二天,第三天,他们还有力气设陷阱捕杀昆虫,还有力气绕路躲避聚集的沙漠怪物。到了第四天,别说战斗了,他们除了呼吸、喝水和走路,什么余力都耗干了。

    好在山脉已经变得很大,应该再有一天一夜就能到达。两个人拖着沉重脚步,一个坑一个坑的向前踏,留下清晰的脚印。尽管腿像灌了铅一样,但也不能拖着在地上走,那样体力会消耗得更快。赵迈虽然是个德鲁伊,但他这个时候恨不得自己是个骷髅怪物,那就不会感到疲劳了。

    而他的目的地,也就是东北方向那片凸出沙海连绵的山脉,那个叫做梅吉洛特山的地方,一群沙盗正躲藏在山洞中,避开阳光,等待黑夜,同时也在等待猎物。

    一共有十三个人,男女老少都有。他们互相之间全都有亲戚关系,尽管有些亲戚关系来源于强暴和更加混乱的事情,但造成这一切的先辈已经作古,“亲戚”加上“利益”做羁绊,总比单纯的“利益”要好上一些。

    团伙内部按照武力的高低有个大概的座次,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他们身上的装饰品。能够用宝石的人,比只能用牙齿的地位要高一些,比只能用骨头的更高些。至于什么都没有的,则是刚刚入伙儿的新人,除了听话和挨揍之外没有其他用处。这样的新人有三个,他们目前的任务是照顾火堆。

    单纯只是照顾火堆,这三双手是不能碰触食物和水的。实际上,这群亲戚总是自己吃自己的,只有少数几个人才会互相交换食物。在白色的头巾下,每一双眼睛总是带着警惕。他们用这双眼盯住前方,用耳朵听着后面,用鼻子嗅出危险,用嘴巴发出诅咒。

    正在吃饭的人都小口咀嚼着,慢慢地、富有节奏。据说在沙漠里,有人可以通过听别人的吃饭声音,判断他的饥饿程度,推断他的粮食存量和身体水分水平。这些信息在某些时候会成为杀戮与劫掠的理由。所以大家都像绵羊一样,抿着嘴唇,一点点、一点点沉默地咀嚼。

    带领这群人的是一个凶狠而危险的老家伙,他不准任何人叫他的本名,只能以“大爷爷”来称呼他。他有权利享受洞穴最黑暗、最凉爽的位置,可以背靠着不断渗出凉意的那块岩石休息,也可以首先喝到水。他很满意洞穴里的寂静,这说明他的威信仍旧稳固。“如果有人窃窃私语,就说明有人要在背后刺出匕首。”大爷爷一直牢记着这句话。

    他伸出手拉了拉从头巾上垂下来的黑色面纱。这原本属于他的“儿媳妇”,在被沙漠蚯蚓啃掉了大半个身子后,她的面纱就回到了“大爷爷”手中。白天的时候面纱可以遮挡阳光,在洞穴里的时候它可以遮挡视线。在面纱后面,嗅着熟悉的气味,“大爷爷”用他那双眼睛肆无忌惮的窥视所有人,而不被人警觉。

    谁也不知道他在看谁,所以大家都战战兢兢,心怀畏惧。

    “我们需要抓奴隶,奴隶现在的行情很好,太好!”头领突然说了一句话,山洞里的火苗便抖了抖。“大运动场的角斗没完没了,死的人不计其数,而神殿塔据说又要开新的竞技。那些人都疯了,不过我们需要钱,需要铁,而这些都可以用肉去换。”

    “是的,大爷爷。”他的凶残副手说道:“如果能抓到身体强壮的奴隶,包装成角斗士,现在的市价是以前的五倍。这是好买卖,但咱们上哪去找这样的奴隶?”

    “我计划攻击回音银矿,那里管理的人员少,只要都宰了,剩下的奴隶就是咱们的。”大爷爷说道:“谁赞成,谁反对?”

    “大爷爷,你最好来看一下,我发现了个有趣的事情。”望风的沙盗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