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心灵异能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心灵异能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普通的隐形术不能隐藏攻击性的动作,很有可能是和攻击时产生的情绪波动有关。也许这个问题交给精通心灵异能的半身人回答会更好一些,战斗的时候,赵迈真没精力思考这些边边角角的问题。

    他和布彻分开绕行两边,一左一右夹击蝎狮兽。被心灵异能激发了狂性的怪物,正撕咬着一个白袍沙盗,从她柔软的肚腹中扯出内脏。要想对付这种动物,就必须使用沉重的武器,硬生生砸开它的头骨。像刚才这个沙盗使用骨质匕首,只能划开外皮,造成一个浅浅的伤口,对战局影响微乎其微。

    沙盗们不敢围上去,只能用投石索发射石块反击。蝎狮兽扭动着身子,用尸体挡开了石弹,愤怒地嚎叫着。但是他虽然愤怒,但却对明目张胆走过去的赵迈和布彻两人视而不见。其他人,不论是沙盗、螳螂人还是半身人,只要一想就能猜出大概。

    螳螂人知道蝎狮对于沙盗们的钳制很大,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不能白白浪费这个打手。他猛甩鞭子,逼得敌人后退。没想到之前那个龙精虎猛、手持大石锤的沙盗居然不做抵抗,主动让出了通路。螳螂人猛地一跃,趁势向着赵迈的后背冲去。

    “小心!”一名沙盗傻乎乎的大喊一声,倒是为赵迈提了个醒。德鲁伊一吹口哨,命令躲藏起来留作预备队的战犬出击。储备粮救主心切,从战场一角冲出,用脑袋撞在了螳螂人的大腿上。螳螂人不言不语,用骨牙匕首横斩过去。战犬皮甲被切了一个大口子,储备粮丢了一些毛。

    “笨狮子,向右面攻击!”半身人怒吼一声,命令随着心灵异能传递过去。与此同时,赵迈和布彻已经发动了攻势。长剑如同一道流星滑过,带着布彻的全部力气斩在蝎狮兽的脖子上。赵迈则要更加稳重,知道在头部被攻击的情况下,蝎狮兽的尾巴是它最大的反击依仗。所以他挺起巨齿兽,猛地从后方刺中蝎尾,然后用力横绞,将一截尾巴撕了下来。

    带着麻痹毒液的血喷溅出来,赵迈慌忙避开,而这时螳螂人也冲了过来。它被储备粮一耽误,失去了最佳的救场机会,导致蝎尾狮受到重创,而这股怒火要发泄到赵迈身上才行!

    “小贼,受死吧!”螳螂人说话的时候口齿不清,总是带有沙沙的杂音。他使用一鞭,一棍和一把匕首向赵迈发起了连绵攻势。

    螳螂人的武技总是透露着美感,不论动作的幅度是大是小,一股优雅不可抑制地展现出来。美在很多时候代表着效率,而对于效率美的追求早已融入螳螂人种族的血脉之中。赵迈只坚持了四招就变得手忙脚乱,防线全是破绽,而且连瞄准和扣动扳机的机会都没有。螳螂人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火枪的枪口,但它用多把武器,把长枪枪刃一直逼出威胁范围,这还是能做到的。

    长鞭从意想不到的角度甩了过来,缠在了赵迈的脖子上。粗糙得如同砂石的鞭子不断收紧,将血液和氧气截断。赵迈想要砍断鞭子,却不得不先用巨齿兽挡住刺向他心脏的匕首。模糊的眼角看到从另一侧抽向太阳穴的棍子,他也只能努力向回拉扯肩膀,希望巨齿兽赶得及。“铛”的一声巨响,耳朵都发麻。

    沙盗早就分散开,去对付其他的敌人,布彻则还在和疯狂挣扎的蝎狮兽做最后的了断。“大爷爷”带着四名手下,已经把螳螂人逼到了角落中,看到快要被勒死的赵迈,隐藏在面巾下的嘴角微微翘起。虽然还有半身人没有解决,但目前的战斗节奏就是他最想要的。

    突然,一支长矛从他的身侧刺来,狠狠钻入了他的肋骨之中。带着愤怒和惊恐,他看到了自己手下充满迷惑的双眼。“你居然敢背叛我?”大爷爷怒吼一声,石锤呼啸着砸烂了那个人的脑袋。

    肋下的伤口疼痛不已,鲜血染红了衣袍,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他们都会在白袍下面穿着盔甲,“大爷爷”的还是一件用砂蜥兽鳞皮做成的硬甲。可是谁也不应该知道这件盔甲并没有护住侧腰,这应该是秘密中的秘密啊?!

    还有没有叛徒,不可能只有一个叛徒。想要背叛需要莫大的勇气,而单独一个人是聚集不起这么大勇气的。至于被螳螂人趁乱杀死的沙盗?怎么看都像是有一个叛徒,因为全心全意和敌人战斗的人,是不会被那么快杀死的。

    手中的石锤变得火热起来,就像烈日下的沙子,就像她的肌肤。似乎过去的回忆一股脑出现在面前,一些被遗忘的片段也浮现上来。对了,他想起来了,拉图玛的姐姐就是被自己推到流沙坑中溺死的,虽说她不服管教罪有应得,但拉图玛会不会将阴狠的心思隐藏至今,一直在暗中计划复仇呢?

    越想越有可能,越看他越像有事隐瞒着。大爷爷深吸一口气,避开了螳螂人的武器,悄悄挑起一块石子,猛地甩了出去。飞石在地上一弹,拐了个弧线命中拉图玛的膝盖。只是一个踉跄,这个“暗藏祸心”的家伙就跪倒在地,刚好滚到自己面前。

    他低头一看,正看到拉图玛伸手到怀里,想要掏出什么东西。“你这个叛徒!”大爷爷怒火中烧,用锤子狠击而下,将他上半身砸的稀烂。从已经变成浆糊的手指中间,大爷爷果然发现了一把匕首,用黑曜石打磨出的锋利匕首。“这就是证据!”他拿起匕首展示给其他人:“他们都是叛……”

    “徒”字还没有喊出口,他的胃部就被石矛贯穿。螳螂人等待这个机会好久了,终于可以解决拿着锤子的这个高手。大爷爷怒吼一声,居然丝毫不退,一手抓着矛杆向更深处拽,一手举起锤子便砸。螳螂人非常灵活,但它们昆虫般纤细的身体并不强韧,硬碰硬的方式是不行的。而且不管是鞭子还是骨牙匕首,都无法阻挡沉重的石锤。螳螂人的肩膀被砸到胸腔里,绿色的血液四溅,它连哀嚎声都发不出来,就再次被锤子击中了脑袋,像个西瓜一样爆炸了。

    大爷爷奋力抽出石矛,这样的重创已经不可能自愈,就算是医师也将束手无策。除非能从山缝里跳出个牧师或者高阶圣堂武士,否则这条命就算交待了。他掀开衣袍,想看看自己大约还剩下多少时间,但意外地发现,自己只有胃部这一处伤口,侧腰根本毫发无伤。这是怎么回事?他有些闹不明白。

    战场一侧,半身人发光眼睛黯淡下去,他收回了在沙盗头领大脑中的心灵触角,开始选择下一个控制的目标。这些沙盗头脑中都缺乏精神防护,做起手脚来并不麻烦,但这毕竟非常牵扯精力。很快,他就将目光盯上了那个大块头,居然能用双手将蝎狮的头颅扯下来,真是天生神力!

    至于那个快要被勒死的人,他手上的武器相当值钱,足够弥补此次的损失,然后还能大赚一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