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四个月之后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四个月之后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晃四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赵迈一直待在奴隶营地中。这里虽然不像监狱一样有着大量的看守和严密的监视,想要离开算不上太困难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走。困住他的并不是充满恶臭的奴隶营地,不是盖斯人永远睁着的大眼泡,也不是圣堂武士布下的眼线,而是这个奴隶制的世界。就算他离开了工地,进入城市之中,没有任何朋友的话,他也无处藏身。他的四周都会是些告密份子,试图从抓捕逃奴的事件中分得一部分奖励。只有先把力量提升上来,才有可能胁迫别人以及保护自己。

    每日的折磨和苦难成了赵迈的常态,同时也成为他提升自己的动力。不论是心灵异能还是自然原力的感应,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脖子上的压抑项圈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小,即使没有毒蛇腰带的隔离,他也能用出一些简单的异能戏法。

    至于身体上的劳累,在有自然原力的支持下,并不会对他造成多少困扰。每天早上,他都能以饱满的状态去迎接一天的苦工,而且他不用像其他人一样,为了第二天有所保留。所以,他一直没有误过工期,也没有因为质量问题遭受过鞭打。

    其他人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原本和他分享同一间屋子的人,早已经换了三轮。不是死了,就是因为惩罚,而送到更可怕的铁矿中工作,终生难见太阳。说来奇怪,阿塔斯的太阳带来的永远是死亡的酷热,但拥抱太阳依然是每个阿塔斯人的愿望,尤其是在临终的时候。

    期间,他在工地上见过几次泰西安。起初一个月,他只出现过一次,但在最近一个月,他却出现了六七次之多。赵迈有意识地避开泰西安的注意,绝不在他身边出现。听到传闻说,泰西安又官复原职,重新当上了建筑工程的圣堂武士。赵迈心里明白,神殿塔已经成了是非之地,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从不敢放松警惕。不同于格拉利昂,现在他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是真正的身陷险地,一时的放松就有可能导致杀身之祸。也许只有在抱着储备粮的时候,在有小花帮忙警戒的时候,他才能真正闭上眼睛休息。

    卡拉克巫王的神殿塔越来越高,七层中的五层已经完工,第六层也完成了一半,而第七层无关咒术,只是装饰。从高高的塔顶,赵迈可以俯视隔壁的大竞技场。每天都有小规模的角斗或训练,每天都有鲜血染红沙子。有两次,他看到了布彻和里卡斯,再加上一个身形矫健的女斗士,三个人合作对抗对面十二个战士。

    三人组以女斗士的死亡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赢得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和满身的血污。在神殿塔竞技大会开始之前,角斗场里面没什么精彩的比赛,观众也限制了人数。据说这是为了在神殿塔大会的时候能有更多的参与人员。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将会成为献祭的祭品,而卡拉克巫王将依靠这些祭品的力量,将自己转化为阿塔斯龙,进而觊觎龙皇的宝座。

    等到第六层完工,神殿塔就会封闭,想要再找出巫王的秘密计划将会变成不可能的事情。赵迈依靠着先知先觉,恐怕是除了巫王之外,唯一一个将“阿塔斯祭台”这个法术从头到尾看清楚的人。趁着第六层封顶之前,赵迈比巫王更早使用了这个法阵,帮助自己制造自然原力和心灵异能的修炼环境。再过三天,这个便利条件将不复存在。据说,巫王本人就会将自己的一部分意识降临神殿塔,施展魔法屏障进行保护,所以谁也不敢再做手脚。

    不过,破坏者也应该出现了吧?早在两个月前,赵迈故意放出消息,说神殿塔将会大大加强巫王的实力,提尔城的统治将更加残酷,也许一半以上的奴隶将从农田“解放”出来,可以派到铁矿做苦役,生死难料。甚至有可能,提尔城实际存在的奴隶太过超出需要,相当一部分数量可能要被“裁减”掉。

    相信“蒙面同盟”在奴隶中的眼线也该听到这个消息了吧。那是一群想要推翻巫王统治,解放奴隶的狂热分子,美好的理想,强大的情报系统,但是不论力量还是战术,都只能算是下乘。赵迈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尤其是蒙面同盟,但依靠他们捣捣乱还是可以的。

    最近一段时间,情况的确有了变化。明明即将完工的工程,突然涌入了大量奴隶。据这些奴隶说,他们都是在为原主人工作的时候,被圣堂武士们硬拉过来的。敢于说“不”的奴隶主,现在都已经成为荒原上的枯骨。看来卡拉克的耐心随着咒术塔的即将完工,而变得越来越差。

    除了竞技场和神殿塔,提尔城失去了往日的那种热闹。尤其在晚上的时候,点亮的灯火越来越少,许多城区甚至成了漆黑一片的死域。就算赵迈不散播消息,蒙面同盟此时也该警觉了。巫王难道不想要他的统治了吗,有什么促使他这样做的?这两个问题,应该能促使蒙面同盟思考,并给他们足够的理由来破坏神殿塔。

    所以,再留在神殿塔意义不大。赵迈命令毒蛇腰带缠住压制项链,然后将心灵原力运用至指尖,扭动项圈的锁扣。只有足够强度,足够巧妙的心灵原力才能解开这东西,赵迈经过长时间的摸索,已经找到了其中的规律,只是一直没有计划离开而已。

    只听得咔吧一声,泰西安留给他的这件枷锁,从脖子上慢慢滑下。一瞬间,赵迈的心灵异能猛然爆发,欢呼着、雀跃着,充斥、占据了身体的每一条神经。与此同时,蕴含在体内许久的自然原力,也突破了封锁,钻进干涸的细胞当中,焕发出勃勃生机。在**和心灵双重的狂喜下,赵迈几乎站立不稳,摇摇晃晃、闭着眼睛、急促地呼吸。

    约莫半分钟之后,他才逐渐冷静下来,重新完全掌握自己身体的感觉真好。蹲下、做几个俯卧撑、站起、跳一跳,他已经与红树林中的自己判若两人。这个身体更轻盈、更敏捷也更加危险。

    赵迈低头看看手里的压制项圈,微微一笑,将它挂在腰带上。他需要为自己的消失找一个很好的理由,而且顺便解决他与几个监工之间的恩怨。

    运用自然原力,赵迈依旧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全祛除掉后腰上的印记——这样还怎么回去见父母啊?鼓眼泡的盖斯人,赵迈知道他还活着,也知道他在那里睡觉。所以赵迈招招手,让储备粮驮着小花悄无声息地跟在身后,然后一起潜入了黑暗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