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感觉到异常的泰西安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感觉到异常的泰西安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情况似乎开始变得不妙。泰西安坐在庭院中,任由风沙拂面,夕阳斜照。他的思绪仍停留在下午觐见巫王的时候。

    “当竞技比赛开始之后,你和你的圣堂武士要将所有的出入口关闭,并防止任何人离开。”巫王将手放到他的肩膀上。干瘪、枯长,那更像是动物的爪子而不是人的肢体。借助魔法的力量,巫王本应永葆青春的,但为什么变成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这世界上居然有力量能够伤到巫王?他们不是在世的神灵吗,他们不是不可匹敌吗?

    泰西安将自己的疑惑压下,也将头颅使劲低下。

    “你认为三个星期内能不能完成整个工程?”巫王的声音飘进耳朵,也同时飘进他的心里。“我觉得,大竞技应该在两个月之内开始。你是怎么认为的呢,泰西安?”

    汗水津津而下,泰西安在心里盘算着国王的意图。工期一再提前,现在已经比开始计划的时候提早了整整三个多月,难道现在还要继续提前?为什么国王这样着急?工地上能按照他的意图实现吗?

    尽管疑虑重重,但是让国王久等就意味着处罚,鞭打或者处死,或者组合起来叫做鞭打至死。泰西安小心地选择措辞,回答道:“伟大的国王陛下,三个星期完成全部工程很难,但是我会加倍努力,肯定会两个月之内开始大竞技角斗。”

    “看着我。”巫王突然说道。泰西安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赶忙抬起头来。巫王的眼睛变成了竖瞳,就像毒蛇一样,这又是一个奇怪的变化。他说话的时候带着嘶嘶的响声,那种怪异的声音始终在泰西安耳边缭绕。“我愿意相信你,高阶圣堂武士。对了,你现在是负责建筑工程的首席圣堂武士了,同时仍旧是大竞技比赛的首席圣堂武士,责任很重。不要让我失望,知道吗?”

    “朵吉安就令我失望了,她居然没有提前发现蒙面同盟在我的神殿塔中做的手脚。”巫王的语气平静而冰冷,他的目光中透露着同样意思。“不过她已经尽全力弥补了,所以还留了一条小命。她不再是圣堂武士,家产已经没收。不过作为对你一向忠心的奖励,所有的奴隶都是你的了。我知道你能做好,比朵吉安更好,是不是?”

    “是的,伟大的主人,我会做的更好。”

    “嗯,相信有你在,蒙面同盟那群人不会再来添乱了。”巫王挥挥手,让泰西安离开自己的视线。

    直到现在,泰西安依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大金字塔的。利用蒙面同盟的东西陷害朵吉安,这件事情巫王到底知不知道?他不敢去想里面的细节,害怕自己的思维被巫王获知。但是他没办法不去思考巫王要求关闭并封锁竞技场大门的命令。

    普通的封门他做过很多次了,但这一次他感到了深深的不安。届时,他自己也在门内,与自己麾下的圣堂武士,提尔城的议员以及大商人,还有成千上万的奴隶在一起。巫王不会下达没有意义的命令,那么他这次是要干什么?如果使什么坏的事情,那就意味着他也包括在内,恐怕无法逃脱。

    再结合巫王最近相貌上的变化和愈发急切的心情,泰西安不得不做多方面的思考。

    庄园上的训练师掀开叮当作响的骨片门帘走了进来,用谦恭的语气对他说道:“泰西安主人,兽栏的圆壳甲虫又发疯了,将驯兽师咬死了。这已经是两个月来死的第三个驯兽师了。”

    “再去招一个,你这个没用的家伙。这种小事不要来烦我。”泰西安心烦意乱,因为封死大门的事情,所以脑海里不断有两个字在铛铛作响,那就是“封”和“死”。在闹明白这里面的秘密前,他无法分心其他事情。泰西安对训练师说道:“从今天起,角斗士训练的事情就别来报告,你自己看着办。你只需要记住一点:我的角斗士要成为冠军,其他的名次意味着你的死期到了。”

    训练师欣喜若狂,但脸上依旧带着谦卑的表情:“是的主人,按您的吩咐行事。”

    奴隶营中突然发狂的圆壳甲虫咬死了三个驯兽师,每一个都曾经试图欺负弱小的奴隶,每一个更是对里卡斯出言不逊,他们的死怎么看都不像是一种巧合。训练师一直找不到其中的关联,再加上驯兽师死了,一切更是无从查起。所以,布彻可以放心地坐在地下的黑牢中,继续他的幕后指挥。这里虽然只有门上加了水泥条的小窗缝和外面联通,但这已经足够让他建立和圆壳甲虫的心灵对话了。

    自从学习了心灵异能,一个新的世界在布彻的头脑中展开。这个世界里,连只知道傻吃糊涂睡的产蜜虫子,都能与他对话。他一度以为这是自己的幻想,就像那个不断在睡梦中出现的妻子的声音,说着自己妻子永远不会讲的话。既然这是幻想,他就不停的说,无所顾忌的说。但后来,圆壳甲虫在他的命令下,将在食物里撒沙子的驯兽员拖到笼子里吃掉的时候,他才发现不对。

    那是第一个,然后**了女奴的又一个驯兽师消失在另一只圆壳甲虫的嘴巴里,他才真正确定了自己的新本事,还在沾沾自喜。殊不知,在他影响虫子的时候,圆壳甲虫的思维也会慢慢影响他,更加暴力、更加原始的情绪酝酿起来。好在经过一次发狂的过程,这些情绪得以释放,他又能够冷静一段时间。而且经此一事,他与圆壳甲虫的心灵连线能力似乎变得更强了,就算隔着厚厚土层,他们也能在思维中对话。

    ‘驯兽师吃起来口感真好。’圆壳甲虫的思维中充满了欢乐的情绪。‘不知道奴隶吃起来怎么样?’

    ‘不准吃奴隶,他们吃不饱饭,并不好吃。’布彻对甲虫说道,‘肚满肠肥的奴隶主吃起来才好。’

    ‘有人去找你了,’甲虫晃晃触角,连这个动作布彻都能通过四维感觉的到,也许很快他就有足够的力量和技巧,来打通视觉和听觉的共享了。‘是那个手臂变成长剑的残废。’圆壳甲虫说道。

    ‘那是里卡斯,你绝不能吃他,知道吗?’布彻再三交代道。

    果然一会儿之后,黑暗中传来里卡斯的脚步声。“什么事,里卡斯?你的手臂怎么样了?”

    “还好,有了药膏之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适应。时间还来得及,我仍旧会是角斗场上最强的。”里卡斯的表情充满悲伤,“我来是有其他事情告诉你。”

    “什么事?我要被关在这里直到天荒地老?”

    “麦克死了。”里卡斯的脑袋顶在牢门上,声音中带着哽咽。“他被烧死了,就在几天前的夜里。他们发现了他的项圈。抱歉告诉你这个坏消息。”

    沉默在牢门两端蔓延着,然后突然被一阵响亮的笑声驱散了。“里卡斯,这是什么坏消息啊!这是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布彻的大眼睛在门缝中闪亮。“一具被烧坏的尸体,这只能说明麦克逃离了那里!他很快就会来找我们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