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最朴实的革命思维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最朴实的革命思维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心灵是生命中最神奇的部分,它的力量能够瞬息千里,能够纳须弥于芥子。只要还在呼吸,心灵的力量就不会消失,即便没埋藏在无底深渊最遥远的角落,它终究会发光发亮。

    朵吉安手拿着裙子布为赵迈擦去头上的汗水,粗糙而冰冷的触觉从皮肤上滑过,赵迈变的比任何时候都呆傻。他静静地等待她做完手头的工作,看着她为如何将布装回裙子上而不知所措。不知道为什么,赵迈突然脱口而出:“朵吉安,你帮我,我就会努力治好你的。”

    前圣堂武士并没有做出什么表示,不断将手头的布放在裙子裂缝处,松手,看着它掉在地上她以为这样既能把裙子变回原样。只是这一次赵迈帮助她捡了起来,然后塞到自己口袋里。“来,跟我来,咱们去角斗士的休息处。”

    角斗士休息的地方,陈设和兽栏差不多,味道也是,赵迈怀疑这两个地方是不是有时会换过来使用。一些角斗士已经睡着了,另一些则还警觉地醒着。有几个人询问赵迈:“你个傻子带着另一个傻子做什么?”

    “哦,我有些不会用,波西先生让我找里卡斯学习。”赵迈笑笑,也引得其他人大笑。

    “快去吧,好好学!如果还是不会,我可以给你加课!哈哈哈!”

    里卡斯的住处在营房的最深处,并不是因为这里最安静,而是因为这里的墙壁最厚。大块的岩石在水泥的加固下牢不可破,不管是墙壁、地面还是天花板,就连最强壮的圆壳甲虫也咬不透挖不烂。这里用来存放泰西安最宝贵的财物已经很久了,现在存放的则是里卡斯。

    这里密不透光,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只能依靠油灯的光亮。作为穆尔人,拥有一半矮人血统,里卡斯就算在纯黑的环境中也能看清周围的东西,只是没有光线就不能分辨颜色而已。平时他会把灯油省下来,与厨房的人交换一些吃的东西。不过现在他的房间灯光亮着,而里卡斯正拿着一块兽皮,擦拭自己右手的刀锋。

    “嘿,里卡斯,开开门,我来上课来了。”赵迈在门板上用指节敲了敲,发出当当的声响。

    “滚开,我不感兴趣。”里卡斯头也不抬,说道:“告诉波西,凡是和竞技比赛无关的事情,都别来烦我。”

    “我是你的战斗同伴啊,记得吗?白天的时候我举手了。”赵迈对着走廊说完这句话,然后又悄声对里卡斯说道:“嘿,我是麦克,快开门。”

    “麦……”里卡斯猛地站起身来,然后咳嗽了两声,用非常不协调的声音说道:“哦,原来是你,我想起你来了,你的确举了手。”随后,他打开门,将赵迈和朵吉安放进去。s

    “波西先生让你来教教我一些事情,占用你一些时间。”赵迈用手指示意里卡斯保持安静,然后将手机召唤出来。他打开录音键,用力舔舔手掌,然后在自己微微鼓起的腮帮子上又按又拍,记录下带有水音的啪啪啪声。

    里卡斯眨眨眼睛,虽然不说话,但是他的口型非常清楚:“你在干什么?”

    赵迈牵着朵吉安的手,将她带到门口,让她扶着门,正好挡住送餐和监视的狭缝。虽然赵迈和里卡斯都很警觉,但谁也不能保证能发现所有偷窥的人。之后,赵迈将录下来的音乐调成循环播放。里卡斯捂住了脸,他现在明白之前赵迈的举动了。

    “行,这样能糊弄他们一段时间。”赵迈指了指自己的脸:“顺便说一句,这是化妆,不是毁容,所以谢谢你的关心。”

    “我现在非常确定你是麦克,只有你会这么说话。”里卡斯晃了晃手中的长剑,脸上带着笑容:“来看看,我的新武器怎么样?只要他们再把布彻放出来,我们联起手来,一定可以夺得冠军,获得自由。”

    “我已经买通了波西,布彻应该很快就会放出来。”赵迈对里卡斯说道:“我听了你下午的演说,真是挺不错的。不过你应该记得,是我买下了你,泰西安只是从我手中将你抢走的,不代表你是属于他的奴隶。”

    “你是什么意思?”里卡斯警觉起来。他的表情从欣喜变得严肃,原本平举在胸前的长剑也垂了下去。

    “我是说,我已经摆脱了错误的奴役,摘掉了项圈。只要我提出抗议,迫于议会的压力,泰西安也不得不将你和布彻还给我。布彻肯定会赞同我说的每一句话,我则需要你也为我说话,这样我才可以将泰西安从圣堂武士的位子上拽下来,从而实现我的复仇。”赵迈深吸一口气,对里卡斯说道:“有许多人希望看到泰西安的失败,你明白吗?”

    “那我的神殿塔竞技怎么办?”

    “去他的神殿塔,那就是一个杀人的坑。”赵迈说道:“我会带着你们离开提尔,到其他城市去。你们为我挣钱,我可以把挣的钱分一半给你们两个。名义上你们还是我的奴隶,但其实是我的合伙人。你没发现布彻和我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奴隶与奴隶主吗,你也可以加入进来?我很开明的。金钱、女人,甚至自己的家庭,这些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踏踏实实为我干活儿!”

    “我想要自由。”

    “自由只是个错觉,穆尔人。就算你有了自由你能去做什么?你有谋生的手段吗?我知道你从出生开始,就在学习怎样角斗,怎样杀人,怎样表演。你若不想去做强盗然后被抓住从而变回奴隶,那就只能重操旧业,为某个奴隶主工作,说不定还是角斗士,最好不过是个训练师。你的目标是什么,以自由身成为一个训练师,还是重新成为金钱的奴隶?”赵迈轻轻拍着里卡斯的肩膀,他要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足够的决心,他还是不是那个几千年来第一个对着巫王投出长矛的英雄。“为我工作,忘记自由的幻觉,享受生活吧,我给你我的保证。”

    里卡斯沉默不语,油灯的光在他脸上晃动,而他一动不动。他蜷坐在床边,一只手托着腮,长剑置于膝上,就像是罗丹的思想者雕像一样。思想者全身肌肉扎实优美,那象征着思考的力量,是发自心灵和灵魂的力量。当人开始思考,宇宙都会动摇。

    “不,我拒绝。”里卡斯说道:“哪怕我困饿死在街头,我也要品尝自由的味道。我会是冠军,我会让巫王放我自由,我要昂首走出竞技场,没有束缚,就算再也没有支持也在所不惜。”

    “那你就是要和我作对了?”

    “抱歉,我想要的东西没法折中,就算是你也不能阻止我,谁也不行,我会折断他的脖子。”

    “很好,”赵迈笑了,由衷而开心:“如果是巫王阻止你呢,你敢折断他的脖子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