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178章 大竞技的开始

正文 第178章 大竞技的开始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科坦德放下法杖,单手施展法术,开启了封闭密门的咒语。?  燃?文小??说  ?w?ww?.?他亲手推开门,然后再带领大家前进。这里是蒙面同盟一处新的秘密据点,只有科坦德一个人知晓,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他将心木矛藏在这里,然后才赶去地下废墟,救援沙蒂丽等人。

    暗室里,暗格中,有两根一米半左右的长矛被画满符文的布层层包裹着。科坦德揭开布条,长矛露出了一个角,立刻就将周围的魔法和心灵异能全部压制了。

    “这就是半身人的武器,心木矛。”

    看似是两根毫不起眼的木矛,粗糙的手工和劣质的材料。矛杆上还有些未经打磨的毛刺,拿在手里感觉很轻,似乎一折就断。

    “心木矛可以穿透所有魔法和心灵异能的屏障,而且持有他的人也不会受到魔法和心灵异能的伤害。”科坦德将黑曜石法杖放在一旁,因为心木矛拿出来之后,这法杖的效果也被压制了。“好说歹说,半身人才同意将心木矛借出来,条件是杀死巫王卡拉克,阻止他变成巨龙。”

    “半身人是怎么知道巫王卡拉克的计划的?”赵迈感到非常奇怪。

    “他们有自己的办法,这一点我也没搞明白。实际上,在半身人说出变龙这件事后,我才将卡拉克所有的行动和线索全都串联起来。”科坦德将心木矛交给布彻和里卡斯:“你们两个是要上竞技场的,所以交给你们使用。莎蒂丽和麦克都向我推荐你们,我也衡量过,你们的确是我们最大的希望和最好的选择了。”

    “你这样做是对的。”布彻将长矛拿到手中,在身侧转了两圈。“嘿,你知道吗,我的耳边没有心灵异能的杂音了,世界变得好清静。”

    赵迈从里卡斯手里要过心木矛,感受这柄武器对周围力量的压制。心灵异能进入和输出的道路都被堵死了,魔法能量想必也是如此,但是自然原力虽被抑制,却仍旧可以运转。他正想试试施放个德鲁伊咒语,但突然想到亵渎者和亵渎能量漩涡这回事,便生生的忍住了。

    赵迈清楚的记得科坦德是怎么训斥莎蒂丽过度使用魔法的,那可是一个相当“狂热”的守护者法师,说不定会和自己因为这件事情撕破脸皮。赵迈将心木矛还给里卡斯,道:“若你们两个一同投掷,说不定成功几率又大了一些。”

    “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科坦德说道:“心木矛不怕魔法和心灵异能,穿透任何盔甲的防御,但它毕竟仍旧是一件武器,巫王只需要将其他人挡在自己面前就行了。而且心木矛不能无限穿透魔法屏障,每破坏一层也同样会降低杀伤力,所以我们还需要想办法解除巫王周围的魔法防护。”

    “这能做到吗?巫王的施法能力很强,你们的力量……”

    “其实大部分屏障会是那些亵渎者法师制造的,巫王不总会亲自做这些小事,所以问题不大。我和莎蒂丽会负责这件事情,只要泰西安不在其中做什么手脚就好。”

    莎蒂丽面带忧色,她想到了圣堂武士曾经对她和她身边奴隶的折磨。“我们不能完全相信泰西安,他对于巫王的恐惧,也许会超过对于死亡的恐惧,所以随时都会出卖我们。只需要一句话,一个眼神或者一个不合适的动作,巫王就可能因为疑心而搜查泰西安的脑子,那么一切就都暴露了。”

    “这件事是很险,但是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科坦德说道:“我相信为了正义和自由的事业必将获胜!”

    “也许并非没有其他的办法。”赵迈摸了摸下巴,脑子里还在想着牛头人的事情。原本,应该只有里卡斯投掷了一根心木矛,但现在心木矛却变成了两根,这一定是牛头人搞的鬼。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一边砍掉里卡斯的手臂,一边多弄出一根心木矛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赵迈觉得,如果自己能想明白这件事情,那么牛头人的计划就会水落石出,自己也就能够把握胜利的机会。

    --------(我要月票之分割线)--------

    几个星期后,里卡斯和布彻肩并肩走进了大竞技场,走向最后的决赛。他们****着上半身,腰间只围着一条布带权当短裤,都打着赤脚。竞技场的规定,在进入的时候不允许携带任何武器,所有的角斗士从赛场边缘出发,冲向设立在圆形场地正中央的阶梯金字塔。成功占领顶峰并向巫王致敬的人,将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大家的武器就放在金字塔的底部,胡乱散成一圈,心木矛就在其中,可以说是最不引人注意的一件,尤其是和那些闪烁着金属光芒的刀枪剑戟相比。不过所有的武器加起来都不如里卡斯的手剑引人注目,毕竟那是唯一一件允许一开始就随身带入场地的利器。

    也不是没有其他圣堂武士对泰西安的偏袒提出异议,可这些怨言到了巫王的耳朵里就像沙漠中的雪一样迅速消失。其实泰西安知道,别说是奴隶带着刀剑入场,就算是蒙面同盟高举大旗列队进入比赛场地,也不会引起卡拉克巫王多少关注。那个面容枯槁,越来越像爬行动物的提尔之王,全副精力都已经脱离了俗物,只关心他的神殿塔。

    他每天都走出居住的大金字塔,前往神殿塔查看,而且不准任何人跟随。泰西安总是等在神殿塔的出入口,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巫王。他捕捉到一种兴奋和贪婪,那是巫王极少流露的感情的一部分。在那个时候泰西安就全明白了,所谓权力,所谓提尔城,对巫王来说都是可以舍弃的东西,唯有力量永恒。

    唯有力量永恒,泰西安不断对自己说道。也只有如此,他才能抑制自己的紧张,依旧面色严肃,一丝不苟地站立在巫王身边。他们的位置在大竞技场的西面突出的台子上,头顶还有巨龙形状的屋檐,这样从下午开始竞技的时候,就可以避免阳光的直射。而且这个位置可以正对竞技场东面的神殿塔,巫王的目光更多时候还是停留在那件魔法杰作上面。

    “泰西安,我的高阶圣堂武士,你最近的服务让我很满意。”巫王的目光扫视着竞技场里的观众,舔了舔嘴唇之后,慢慢地说道:“你知道下面坐了多少人吗?”

    “所有座位都满了,一共是两万三千人。”

    “嗯,你派了多少人手维持秩序啊?”

    “所有的圣堂武士和一半的城卫队。”泰西安使劲弯着身子,将头放得很低,露出来的脖子感到一阵凉意,这在他的一生中是非常少见的感觉。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泰西安强迫自己的思绪从蒙面同盟、刺杀和神殿塔这些关键词上漂移开。哦,对了,泰西安想起来。那还是自己小时候,还在跟着老师学习心灵异能的时候。一群沙漠盗匪试图攻击提尔城,引起了巫王卡拉克的不快。他施展魔法,笼罩了整个天空,降下红色的闪电将所有袭击者烧成了焦炭。那一次,他就有了一个念头:在巫王面前,一个人魔法和心灵异能是没有意义的,只有攀登权力的台阶,才是他一生的追求。

    他嘴唇动了动,就差一点便会将一切和盘托出。‘也许巫王会原谅我,然后奖励我的忠心。’

    巫王坐在高大的纯金王座上,托着下巴看着平台下的人群。他挥了挥手,就像打发一只苍蝇似的:“泰西安,你不用在这里了。等到竞技开始,去让你的人把大门封上。”

    泰西安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嘴巴,把头俯得更低,倒退着出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