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299章 血的规矩

正文 第299章 血的规矩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终于,守夜人有了新的司令官,琼恩·雪诺,又一个史塔克。”曼斯·雷德端着酒杯,坐在篝火旁。他的七弦琴放在脚边,他的儿子躺在怀里。

    “你知道守夜人有多少任总司令吗?琼恩是第998个。”他自问自答,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听众。赵迈坐在他的旁边,还有托蒙德、哈犸、瓦拉米尔、叮当衫,还有许多野人部族的首领,也有仅剩的巨人推举出来的代表“猛猛”。“在这998个守夜人司令当中,大约三分之一是从史塔克家族中出来的,叫做史塔克或者其他名字,没什么区别。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绝境长城有八千年的历史,铸造者是布兰登·史塔克。在先民到达这片土地的时候,史塔克就是其中一员。从八千年前开始,史塔克就拥有北方,从来没有丢失过。先民的法力在这里一直存在,先民的规矩也一直存在,从未丢失。没有史塔克支持的守夜人,只能是一盘散沙。我们自称为自由民,长城南面的人蔑称我们是野人,但就算是他们也得承认,我们是先民的后代,和史塔克家族没有什么两样!”

    “我们不会向他们的国王和律法下跪,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传统、习俗。我们知道做客的规矩。在我到你们营帐中拜访的时候,我可以放心吃你递过来的食物,饮用你端上来的酒,在你的允许下获得一个休息的地方,而不虞半夜被抹了脖子。而招待的主人,也不担心会被客人半夜杀死,是不是!拉什,你吃人吗?”

    瑟恩人吐出了鲜红的舌头,点了点头,因为食人他们一族的眼睛全都是青色的。

    “嗯,那你会吃客人吗?你会在吃了主人的面包和盐之后,再吃了主人吗?”

    瑟恩人朝地上啐了一口,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

    “我们共同尊重这个规矩,正如先民的后代史塔克一样。”曼斯·雷德说道:“我们战斗的英勇,他们还击得一样英勇。现在,他们将要打开城门,让我们前去做客。”

    哈犸露出削尖的牙齿,发出嘶嘶的声音,说道:“只要我们过去了,别吃他们的面包和盐,杀死他们,全部杀死他们!”

    “闭嘴蠢狗。”托蒙德说道:“再说一句,我就想起我一直想要和狗皮大衣的事情了!”

    哈犸瞪着托蒙德,喉咙里哼哼几声,但最终还是没敢开口。

    “龙吼麦克不断奔波,为我们谈了一个不错的协议。我们将获得一片休养生息的地方,可以耕种,可以放牧。虽然树林中猎物不是很多,但只要小心维护还是可以打猎的;河流中有鱼,还有一片湖泊。”曼斯·雷德说道:“那一片土地的所有权是属于守夜人的,但守夜人愿意将使用权交给我们,就像招待客人用的客房。在那个范围内,我们实行我们自己的习俗和规矩,就像现在这样。离开那个范围,就要遵守主人的规矩。”

    易形者瓦拉米尔瞪圆了眼睛,猛地拍了一下手道:“那不就是囚禁吗?”

    “领地有边界,但是没有围墙。”曼斯·雷德摇摇头说道:“你还觉得那是囚禁吗?是不是你在我的帐篷中,我让你坐着也是囚禁?”

    “那倒不是……”瓦拉米尔赶紧改口道:“不管怎么说,我们越过了长城,这是胜利,对吧?”

    “是的,这一直是我们的目的。”曼斯·雷德道:“琼恩·雪诺还说了,如果觉得住的不舒服,他随时可以打开绝境长城的门,让我们回到北方去。当异鬼的威胁被消灭后,我们还是可以回去的。”

    众人低头不语。如果能有更好的环境,谁还愿意回到那个苦寒之地。不过有这条也好,至少有条退路。不过,还有一个问题要问:“琼恩·雪诺,那个乌鸦骗过我们,他的话能相信吗?”

    “他骗过我们,只能说明他很聪明。”曼斯·雷德道:“他的确从来没当自己是我们的一员,这一点他也承认。不过你们想想,在他吃了我们的面包和盐之后,有没有不遵守规矩?”

    众人互相看了看,但就连最不喜欢琼恩的哈犸都摇摇头。他不屑任何守夜人,琼恩为甚,所以更不愿为他撒谎,陪上自己的名誉。

    “除了守规矩,我们还需要做什么,一起说了吧。”托蒙德摸了摸垂到胸口的大胡子,对曼斯雷德说道。

    “我们要和守夜人一起防守绝境长城,抵挡异鬼,在此事上服从他们的指挥。”

    “让我们听他们的?没门!”叮当衫站起来怒吼道。他身上挂着无数骨片,都是从被他杀死的敌人那里得到的战利品,随着他的活动叮当作响,叮当衫因此得名。

    “在防守绝境长城这方面,守夜人比我们任何人做的都要好。”曼斯雷德说道:“你们所有人在这件事上都听托蒙德的,他和异鬼交手的次数最多,最有经验。”

    “我?”托蒙德愣了一下:“这种当头儿的好事我自然是当仁不让,可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你?”

    “我也要遵守规矩。我是塞外的王,但我也是守夜人的叛徒。当我踏入黑城堡的时候我就会被捕,然后被吊死。”

    “不!没门,杀过去!”托蒙德大吼一声,猛地抽出了腰间的刀:“该死的,我要宰了他们!号角呢,让我吹响它,然后咱们一起杀过去!”

    曼斯将儿子递给妻子,然后缓缓站了起来,抓住了托蒙德手腕,从他手中夺下了刀:“这是我要求的,你明白吗?是我提议绞死我自己的!”

    托蒙德傻了,瞪大了眼睛。他捧住曼斯·雷德的脸,“为什么?你为什么做这么傻的事情?!”

    “我是你们推选出来的王,而为了人民而死的国王是最好的国王。从今往后,你们、你们的后代以及你们后代的后代,都会记得曼斯·雷德。你们要记住,我为你们而死,捍卫的是先民神圣的规矩。”他用力亲了一下托蒙德,然后哈哈大笑:“我以后再也不用唱歌啦,因为我就会变成歌!”

    “我死之后,我们和守夜人的协议便有了鲜血作为保障。守夜人能够招待先民的后代,但他们不能招待一位塞外之王。别忘了,下跪者的国王就在黑城堡,和他那个红色衣服的女人胡搞瞎搞呢!他不够强壮,至今没有儿子,比我差远了,哈哈!”

    “我死之后,你们好好生活。我们没有投降,没有下跪,我的死出于我自己的意愿,你们也别傻乎乎的宣称要为我报仇!我们到现在,罪魁祸首只有异鬼。若不是他们,我们还在北方快活呢!行了,我好不容易为你们,也为自己儿子找了个好地方,一个个别愁眉苦脸的,应该高兴才是。来,来,来,烤肉!”

    他坐了下来,拿起自己的七弦琴扔进了火堆,借着这火光开始为大家烤一只羊。他不准别人插手。(未完待续。)</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