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524章 别嘴硬

正文 第524章 别嘴硬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法拉佛缓缓睁开眼睛,先就是赵迈的背影。』  . .他坐着指挥树木巨像在骷髅岛行走,身前躺着许多几只长相怪异的动物。这些都是在密林中现的,在浓郁自然原力作用下变异的生物。长着四只眼睛的鹦鹉真正有六条腿的老虎和尾巴尖上具有通气孔的山猫。

    巨像的后背距离地面有四十多米高,动物正常情况下都会感到害怕。不过赵迈用自然原力安抚它们,一个个温顺地像笨笨的宠物狗,就算把他们爱吃的猎物摆在身边也不去理会,只知道眯着眼睛享受按摩。

    “醒了啊?”赵迈的话让法拉佛心里一凉。他原本还准备寻找机会逃跑的,没想到赵迈这样警觉。无奈之下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下来。

    “你可以说话的,只是我把你脖子以下的身体都麻痹了,这样对于维持你的伤势有好处。”赵迈挥挥手,让巨像停下来,把身边的动物都送下去。骷髅岛比赛范围的动物变异程度都不大,借鉴的意义很少,赵迈为它们梳理一下身体的隐患这就放它们离开。

    法拉佛背靠一根树桩坐着,全身**,伤口被具有治疗和麻痹双重功效的药草覆盖着,手脚被捆缚。赵迈蹲在他面前,面色阴冷地说道:“我从索拉姆那里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要不要和你分享一下?”

    “麦克,我和你没什么仇恨吧?”法拉佛声音嘶哑,喉咙里有粘液却吐不出来,让他说话的时候相当难受。“我……最后没有用你的名额参赛。就算是和那个中国人生冲突,也是在规则之内。你……”

    “嘘……”赵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用解释,这些我都知道。你以为自己安然渡过了整个昏迷的过程吗?我已经打开你的脑袋,只是还没想好是不是继续深挖下去,那样做有可能会让你变成白痴。现在选手之间不能互相伤害,否则会被直接取消资格。”

    “你!你的记忆?”

    赵迈点了点头:“目前只有表层的,不过也足够甄别你接下来的话是真是假。告诉我,为什么要害死保罗?”

    法拉佛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直愣愣地迈。

    “别装了。没有什么意义。”赵迈摆了摆手:“我的耐心有限,告诉我长老会是怎么回事,福格斯在里面是什么职务?”

    法拉佛依旧沉默不语,决心对抗到底了。赵迈点了点头,伸手拍了一下脚下的树干,巨像吼叫一声改变了方向,径直朝比赛场地的边界走去。赵迈也不再提问题,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我在到处找你的时候,索拉姆来找我说了一些消息,让我非常震惊。没想到你们居然会对保罗下手,在他的魔杖和扫帚中做手脚,把他活活摔死。他虽然不招人喜欢,但是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你我都是成年人!他是拎不清状况,私欲膨胀,但罪不至死。虽然索拉姆告诉我这一切,隐含着要我和长老会作对的意思,但是我不会上当的。”

    “我从你记忆中寻找信息,现了你和福格斯的一些对话,他提到了长老会的八名长老,语气似乎很崇拜的样子。这么一来,我对长老会就有概念了。”赵迈哼了一声:“福格斯说他得到的命令是防止世界出现偏差,然后你们就到处找偏差,直到现偏差是保罗。我倒真希望偏差是我,然后你们就会尝试来杀我了吧?我很乐意一幕,然后亲手捏断你们的脖子。”

    “不,我们只是在执行任务!”法拉佛知道自己落入敌手,暂时无力反抗。之所以自己还没死,是因为整个亚特兰蒂斯的巫师们都在观,众目睽睽之下,如果赵迈伤害他,就是对抗亚特兰蒂斯的规则,是严重的挑衅行为。“我……我宣布t……”

    “哦对了,我对你的喉咙做了个治愈手术,退出这两个字你是不出来的。类似意思的所有词你都说不出来,这则是一种精神效果。”赵迈将手背放在面前,他的皮肤逐渐隆起,Z虫爬了出来,张开满是利齿的嘴巴吓唬法拉佛。“不知道你对我们东方了解多少,知道什么叫做蛊吗?”

    法拉佛摇摇头,赵迈叹了一口气:“无知是福啊!那我简单给你说说我的计划吧,也让你死得明白。”

    “亚特兰蒂斯是个相当守规则的地方,我肯定不会伤害你的。但是先,我并不在意我在比赛中的名次,反正现在霍格沃茨赢定了,这方面我的任务已经额完成了。其次,我答应邓布利多照顾好学生,但现在一个死了,这不好,我得有个交代。所以,现在我会带着你离开比赛场地,正式退出这场比赛。我问过索拉姆,亚特兰蒂斯的法律在骷髅岛防护罩之外没有效力,因为那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你……你想干什么?”

    “我一直觉得福格斯是主谋,你只是个被利用的棋子。”赵迈说道:“福格斯已经离开亚特兰蒂斯了,我要知道他当初是怎么联络你的,你平时是怎么找他的,他平时在什么地方。”

    “你要去对付他?”

    “哦,这我还没有决定,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坏蛋,而不是世界的执法者。”赵迈对法拉佛说道:“一会儿就要到边界了,你现在老实交代,我还能省下一些功夫,你也能完好地回家去。”

    “那个边界是一个防护型的传送阵,你过不去的。”

    赵迈摇了摇头。既然法拉佛死鸭子嘴硬,那也没必要给他继续进行知识普及的工作了。他一言不,一路上闭目养神。

    树木巨像停在边界前,抬起手来碰了碰这层半透明的力场薄膜。只听到噼里啪啦的电流声,巨像的力量也不能撼动这道边界分毫。赵迈呵呵一笑:“这不是力量大小的问题,而是力量性质上的排斥。谢谢一路上的帮助,现在你们可以解体了。”

    随着木头断裂的啪嚓声不断响起,整个树木巨像重新拆分成大小不一的树人,其中一个还不忘抱着不能动弹的法拉佛降到地上。“你们多扎根,好好生长,就能更长时间维持树人的状态。”赵迈又嘱咐它们两句,然后拖着法拉佛走向屏障。

    也是一阵电流窜动的声音响起,但是赵迈用心灵异能强行把保护罩撑开一道口子。外面潮湿的空气带着一股更加原始野蛮的味道迎面吹来,也把法拉佛的心彻底吹凉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

    赵迈拖着他走了出去,护罩在两人身后关闭。他手指轻弹几下,将残留的监控魔法全部干掉。“法拉佛,已经晚了。你祈祷自己的思想比较松动,我拆的时候不用大动干戈吧,那你最后受的伤害还能少些。”

    “不!”法拉佛刚刚喊完,就觉得眼前一黑。一种再也醒不过来的恐惧抓住了他。</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