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740章 最后的BOSS?(7百月票加更)

正文 第740章 最后的BOSS?(7百月票加更)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一夜对于许多人来说,注定是难以入眠的夜晚,就算是美丽的星光和月光,清凉而催人入眠的风,也抵不过至尊魔戒在心头呈现的光影。Δ  』 』』.ㄟM有些人睡不着,便起来散散步,在精灵的世界寻找慰藉。有些人则聚在一起,压低声音商量一些事情。

    “们和至尊魔戒之间的障碍,就只剩下那一个什么特维尔多了,解决了他,其他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他穿着蓝色的长袍,正是萨鲁曼的两个学徒之一。精灵将他暂时锁在了房间中,可留在门口的两名暂时失去了意识,目光呆滞地亮,根本不知道正有人和“囚犯”对话。

    “特维尔多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难道真的是魔多的一个兽人?这还完全出乎意料,我还以为人类精灵和矮人一方,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的家伙了呢。”

    “你也太自信了。这场竞赛能够持续这么多年,甚至至尊魔戒到现在才出现,其中一定有问题,所以多一个特维尔多出来也是可能的。我们不也一直没有想到,力量之戒上面还有至尊魔戒,而至尊魔戒居然会再夏尔那个原始社会,被整个大6最弱小的种族?对了,你有没有问出那个特维尔多是什么来历?”

    “他来自星精灵的预言,目前估计应该是和萨鲁曼甘道夫一个级别的家伙,有极大的可能是当年失踪的蓝袍之一。虽然你穿着蓝袍跟在萨鲁曼身旁,但你毕竟不是真的,而那家伙很可能就是!每一个巫师都有自己的特长,如果一个蓝袍的特长是伪装呢,那么他甚至可以伪装成兽人骗过索隆,也可以伪装成精灵骗过萨鲁曼,甚至可以伪装自己的死亡。星精灵是根据预言将他从兽人那里请回来的,你总不会怀疑他是我们的人吧?”

    在监狱里的蓝袍摇了摇头:“我感觉不像,特维尔多怎么本土的家伙,似乎和精灵关系很好,而你不是一直都盯着精灵吗?他不是从你之后建立的关系,而是远在那之前的感觉。”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但是,也不能不防。参加竞赛的一共是十一个人,我们已经知道其中十个人的身份了。死的死逃的逃,但还是有一个隐藏着。”

    “也很有可能死在某个犄角旮旯了。魔多之内有那个地精外面有咱们两个,至尊魔戒都出现了,已经没有余地让那个人躲藏!再说,不管是不是他,特维尔多都是必须要干掉的!关键是怎么干才行。”

    “慢慢想办法吧,那个家伙不好对付。而且肯定不能在这里动手,最好还是在路上。他们不是要去毁灭魔戒吗?跟着他,跟着魔戒,不管是索隆还是萨鲁曼,都不会放过他们的,到时候伺机下手。”

    “也只能这样了。”站在房间外的人拿出魔杖,在每个精灵守卫的太阳穴上一点,防止他们清醒过来,然后才回来继续说道:“甘道夫的魔戒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到了萨鲁曼手上?”

    “说来就生气,这个世界总给咱们找别扭,我已经快受够了。”蓝袍狠狠一拍大腿,说道:“原本萨鲁曼只是要将甘道夫关起来,慢慢说服他。不过我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说是甘道夫有一枚精灵之戒,令他非常嫉恨。我就把甘道夫打了一顿,然后缴械了。正在这个时候,萨鲁曼好死不死出现了!没办法,我如果不把戒指献给他,估计我现在已经死了。今天也是,若不是我见机快,结果会比现在惨得多!那个白袍,离开的时候带上谁?”

    “别抱怨了。我不能说这世界别扭,其实在咱们几个汇合之前,一切都还是挺正常的。这里的魔法非常奇怪,也不知道他们非得要这里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出口被堵,不得不赶紧找一个退路和基地吗?”蓝袍说道:“行了,你跟好至尊魔戒,我想办法出去后再安排其他事情。”

    “也好,就差这最后一步了,找机会将至尊魔戒偷走就好。”窗外的人说道:“你说,至尊魔戒真的会腐蚀和扭曲人的思想吗?”

    “别开玩笑了,我们的思想和本地人一样吗?魔戒是个死物,怎么可能懂我们的内心,又有什么可以扭曲的呢?再说,我们的魔法也不是装饰,自然能够对付魔戒,哪怕它是一个认主型的神器!”

    “嗯,也对。那我走了。”窗外的人挥起魔杖,轻轻在空中点了三下。精灵慢醒来,完全没有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自己有很长时间没有记忆。

    而在迷雾山脉的南端,回到艾辛格的萨鲁曼却把一切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他当时很明确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再加上强夺魔戒后不一定能够安全离开瑞文戴尔,因此选择了用传送离开。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他回想起来依旧感到懊恼!

    “该死的特维尔多,坏我大事!”他脚步匆匆,踏过欧散克塔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沉重的铁门在他面前打开,在他身后关闭,而层层防守之后,是被悬吊在空中的甘道夫。

    灰袍法师受尽了折磨,而没有火之戒的保护后,他的身体非常虚弱。听到脚步声,甘道夫抬起眼皮,已经干了的血痂被皱纹挤掉,从额头上簌簌而下。他用双眼紧盯萨鲁曼的双手,没有尊魔戒后,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这一次是谁救了你,萨鲁曼?是谁将你从魔戒的奴役中拯救出来?”

    “甘道夫,你到现在还有力气嘲笑我。”萨鲁曼用法杖顶着甘道夫的胃,手臂微微用力。“你行走中土多年,有没有听说过一个特维尔多·魔多黑足的家伙?”

    “是有一些。那是个危险的兽人,他的名号是索隆亲赐的,可见他的力量和忠诚。你不能让魔戒落入他的手中,他不比戒灵好多少!”

    甘道夫的回答出乎萨鲁曼的预料,难道灰袍和黑足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哦,我是要干掉他!至尊魔戒要到我这里来,绝不能让索隆得到。你为什么还不相信我?我并非索隆的手下,我假意与他合作,是要知道他的虚实与计划,夺取魔戒并战胜他!”

    “你没有投降索隆的军队,但你已经投降了他的意志和他的邪恶!”甘道夫鲁曼,眼睛里还有怜悯,这种眼神令萨鲁曼非常不悦!但他还强忍着怒气说道:“那你听说过星精灵的预言吗?”

    “没有。我很关注那群可怜的精灵,但现在还顾不上。你别再害他们了,萨鲁曼,留些余地吧!我们最终都要回维林诺的!”

    “不,你回不了。你将永远囚禁在这里。”萨鲁曼哼了一声,鼻子嗅了嗅:“你把这里弄臭了,不洗袍子的邋遢鬼,就像褐袍瑞达加斯特一样。去吧,到塔顶去吹吹风,你会变得冷静和清醒的!”

    随这萨鲁曼的一句咒语,甘道夫换了个牢房,被关在了欧散克塔光秃秃的塔顶上,与寒风作伴。</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