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十章 不配当你的老师!

第十章 不配当你的老师!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邱楚安将那通报有白门越氏子弟前来求学的弟子打发了出去,随即暂且停下了脚步,冲着旁边的葛衣青年微微一笑。

    “令尊倒是神通广大,居然真能让越老儿的儿孙跑到我这里拜师求学。”

    “家父虽然不在位了,可他到底是进士出身,故旧满天下,总比越老儿一个泥腿子强。”

    “呵,余世侄应该说,令尊如今虽说去职,却总算如愿以偿重新登上余氏本家的宗谱,那可比令尊从前当越老儿的走狗强。”

    葛衣青年一下子涨红了脸,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就瞥了一眼门外的越秀一,意味深长地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止家父,邱先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只要你今日拒了越氏子,朝中那边又正好发动起来,将来你就不但闻名金陵,还将闻名天下!”

    邱楚安眯了眯眼睛,哂然一笑道:“越老儿乡野村夫,不学无术,何德何能窃据庙堂之高?他还有脸称什么白门越氏,简直笑话!”

    他说到这里,就转身大步来到了门前。对于退后两步恭谦行礼,再次道出来意的越秀一,他只是拿眼角瞥了瞥,随即轻蔑冷哼了一声。

    “我不曾听说过什么白门越氏!来拜师求学都尚且要虚报家名的人,如若收在门下,日后也是有辱我的清名!!”

    越秀一心中咯噔一下,却还想尽最后一点努力:“晚生家中曾祖是户部越尚书……”

    “原来是越太昌,他一个泥腿子出身的不学无术之辈,也敢称什么白门越氏?”

    尽管越千秋已经打算不去受这个气,可是,当他听到这个爷爷口中颇为有名的邱先生竟然如此对待越秀一,他终于完全忍不住了。

    就算他那个侄儿有千般不好,回家关上门怎么着都行,还轮不着外人羞辱!更何况这个号称名士的家伙竟敢瞧不起爷爷和越家?欺人太甚!

    他正打算上前好好出一口恶气,恰好看到那葛衣芒履的青年也跟着走了出来。

    “越尚书崛起不过十余载,何必附庸风雅称什么白门越氏,给自己面上贴金?听说越尚书的书房藏书数以千计,却宁可让捡来的孙子糟蹋,也不知道送与贫寒士子,结纳贤才,也难怪邱先生瞧不上这幅暴发户做派!”

    这是又欺负到我头上了?

    越千秋心中更怒,却突然听到旁边的越影发出了一声轻咦。

    他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问道:“影叔,你认得那个装清高的小子?”

    越影语气不带任何波动地说:“那是余泽云,前吏部侍郎余建龙之子。”

    越千秋当然不会怀疑越影是否认错人。这位从来就如同影子一般跟随老爷子的护卫,也不知道见过多少达官显贵,记性绝对好。

    他也不会问余建龙是谁。他在鹤鸣轩厮混三年,当然听说过余建龙其人,更知道那家伙和老爷子之间一段忘恩负义的公案。

    看到越秀一已经完全被那一老一少给说懵了,仿佛随时随地都可能哭出来,越千秋就一甩袖子大步上前,高声说道:“照余公子的话说,你家的藏书可以无偿送给天下寒士?”

    见一众目光顷刻之间全都落在自己身上,他就故作天真地说:“如果真是这样,我回头就请人为余公子扬名,说是金陵城中有一位好善乐施,仗义舍书的余公子,肯拿出自家全部藏书来周济天下读书相公!”

    说话间,他已经越过了越秀一,直接挡在了已经无地自容的小家伙面前,昂首挺胸看着面前那两个成年人。

    余泽云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孩子如此反问,一时竟是为之哑然。

    看越千秋那一身鲜艳服色,素好雅淡的邱楚安便心头不喜,当下冷冷说道:“越家真是好家教,师长说话,你一介孩童也敢胡乱插嘴!”

    “师长?你既对我白门越氏嗤之以鼻,不肯收我侄儿入门,那和越家就没有瓜葛。既没有瓜葛,你凭什么以我侄儿师长自居,凭什么在我面前摆架子?”

    提高声音的越千秋看也不看那气得发抖的邱先生,微微一顿,斜睨了余泽云一眼。

    “余公子,记得你父亲当年在太守任上犯了事,为了起复,天天到我越家来,禀帖上的落款还写的是门生孙儿。既然你父亲都自称是我爷爷的门生孙儿,你是他儿子,论起辈分来,也就和我侄儿长安平齐,你说你算哪门子师长?”

    余泽云今日葛衣芒履来拜会邱先生,满腹诗书,仪表堂堂,来往邱家门下的哪个门生弟子不喝一声彩?

    可此时此刻硬生生被越千秋牵扯出了当年父亲谄附越老太爷的旧公案来,而且还硬生生变成了越秀一的同辈,换言之就是越千秋的晚辈,他登时面色惨白,嘴唇哆嗦,刚刚想好的反诘竟一下子都忘了。

    躲在越千秋背后的越秀一看在眼里,只觉得痛快极了,第一次觉得讨厌的九叔有些可爱。

    自己看重的年轻俊杰居然被越家子弟噎得作声不得,邱楚安也是又惊又怒。从越千秋这口口声声的爷爷,他已经认识到越千秋便是越老太爷捡来养的那个孙子,登时怒斥道:“也只有不学无术的越老儿,才会收养你这种牙尖嘴利,有辱斯文的竖子!”

    看到四周围看热闹的路人少说也有好几十,越千秋哂然一笑:“我爷爷收养我怎么了?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照你这么说,我那时候才巴掌大,难道就该丢在路上冻饿而死,送了一条命?如此没有同情心,还好意思称名士?”

    再次强词夺理打哑了邱楚安,越千秋方才又看向了余泽云。

    “越府藏书,那是爷爷用俸禄一册一册积攒起来的。若有贫寒士子想要来借,爷爷考察品行,当然会挑那些读书专心,还书迅速,值得信赖的人慷慨大方借出去,但倘若以为你的就是我的,想用道义要挟他拿来送人,那岂不是挑唆别人如何不劳而获?还是说你们余家人都不劳而获惯了?”

    “难不成你家粮食多,却有人跳出来指手画脚,说你不许自己酿酒喝,只能拿出来送人?”

    说到这里,越千秋冲着四周围聚集起的旁观者拱拱手道:“还有,这位邱先生刚刚说我侄儿长安报白门越氏是虚报家名。我倒要说个明白。越家世代是金陵本地人,昔日南朝宋国定都建康的时候,南门宣阳门就叫做白门,至今都是金陵别称,我家侄儿刚刚声称白门越氏,有什么不对?”

    “难不成天下只有你们邱家余家能称郡望,其余人家连在姓氏面前加个地名都不行?这是谁定下的规矩?往脸上贴金也该有个限度!”

    见众人一时为之哄笑,邱楚安一张脸则是涨得通红,和余泽云那苍白如纸形成了鲜明对比,越千秋就大声说道:“你走你的独木桥,当你的金陵名士,我走我的阳关道,这天下又不缺教书先生,我侄儿还怕找不到地方求学?成心踩着越家扬名,人品太差!”

    越千秋转过身,不由分说地对越秀一说道:“长安,咱们回去,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邱楚安如此品行操守,不配当你的老师!”

    痛痛快快出了一口气,如今越秀一压根没想到回去之后大太太会是什么反应,只觉得解恨,想都不想就答应一声跟在了越千秋后面。

    等两人来到马车前,越千秋发现一贯面无表情的越影给他们打开车门时,似乎嘴角有个微微的弧度,竟然仿佛在笑。他愣了一愣,盯着对方的脸看了好半晌,可就是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螟蛉子,你给我站住!”

    见余泽云气势汹汹过来,浊世佳公子的气派无影无踪,越千秋不禁哂然一笑。

    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他弯腰上了车,随即冲着那个已经被越影拦住的家伙笑了笑。

    “对了,爷爷说起前头余侍郎的事,还提过有机会一定要送他一副对联。”

    他故意拖了一个长音,这才一字一句地说:“上联曰,仗义每从屠狗辈,下联曰,负心多是读书人!”

    这一副对联一出,四周围观人群顿时发出了一阵更大的哄笑。

    邱家门口,邱楚安面色铁青的站在那里,第一次生出了深深的寒意。

    小的都如此刁滑利口,更何况老的?朝中那些大人物筹谋倒越,能成功吗?</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