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十五章 唬人

第十五章 唬人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大太太盘桓小坐了一会儿,一直到带着越秀一离去,始终绝口不提周霁月之事。Δ  』 』』.ㄟM

    人家不提,越千秋当然也当没这回事。他带着落霞送到院子门口,等人了,他就收起了刚刚那笑脸,斜睨了一眼如释重负的追星和逐月。

    他吩咐落霞先把院门关上,勾勾手指示意两个小丫头跟自己回屋。一进门,他往居中的主位上四平八稳一坐,这才把脸一板。

    “刚刚我让你们户,为什么大伯母来你们也没有出声?”

    一贯不大脾气的越千秋突然翻脸,追星和逐月顿时有些措手不及。追星低着头只不吭声,逐月则讷讷解释道:“公子恕罪,我那时候吓呆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还怕大伯母吃了你?”

    越千秋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继而就指着刚进门的落霞说:“我知道家里上下都怕大伯母,瞧瞧落霞,吓得撞翻了椅子,但至少她还知道叫一声!”

    这哪里是夸奖,分明是揶揄!

    落霞登时又羞又愧,快步上前跪了下来:“公子,是我失职,甘愿认罚。”

    有人做了个榜样,两个小丫头方才恍然大悟,慌慌张张跪下认错。

    “你们是我的丫头,不是大伯母的丫头,用得着见她就像见了老鼠的猫?连通报都不敢,任由她直闯到我面前来,像话吗?”

    “今天我和长安没说什么要紧事,要是我这儿真有要紧事,你们却放了外人进来呢?”

    “落霞会吓得撞翻了东西,难道不是因为你们一声不吭?知道她撞翻的那把椅子是哪来的吗?是爷爷赏给我的东西,如今漆皮都磕破了!”

    追星和逐月已经吓得缩成了一团,落霞却心中一动,抬起头时,见越千秋似笑非笑瞥了她一眼,她哪敢多说什么,心里却是松了一口大气。

    越千秋当然知道那椅子不是值钱货,可唬人就要唬到底,眼差不多了,他这才一锤定音地说:“落霞,回头领月例的时候,你把她们俩的一并收了,要是不出错,三个月后再给她们,要是还出错,那就直接扣了!”

    两个小丫头背景简单,头脑更简单。于是,对于这样的宽大处置,她们喜极而泣,慌忙赌咒誓地表示,下次绝不会再犯。

    等这套很拙劣的吓唬结束之后,越千秋眼们逃也似地出了屋子,这才伸了个懒腰。

    示意配合演戏的落霞赶紧起来,他就耸耸肩道:“想笑话我就笑呗,大伯母一来,我还不是得赔笑脸?我也就只能吓唬吓唬两个孩子而已。”

    “公子自己也是孩子,硬装什么老成!”落霞终究是扑哧笑出了声,随即就轻声说道,“公子终究心软,否则直接报上去,扣了她们月例就行了。”

    “直接扣月例,便宜的是管家的三伯母。她们那两个不得怨我?传出去之后,别人肯定还要说我苛刻。你向来对她们好,替她们收着,她们有了日后的盼头,做事就能勤勉仔细些。”

    越千秋见落霞这才恍然大悟,他就拐回了正题:“你不是带着周霁月去换洗了,怎么会正好碰上大伯母?”

    “我刚刚正是给她擦身时,想到东次间找一找活血散瘀的丸药和药酒,结果一出来就太太,心急慌忙之下就碰翻了椅子。”

    见落霞有些不好意思,越千秋哪会再提撞翻椅子的事:“原来如此,她的伤势怎样?”

    “那位周姑娘身上除却那些新伤,却还有不少老伤,前吃过不少苦头。她有些困倦,我就先让她在我那张床上躺下歇一歇,反正我也用不着。”

    不只是新伤有猫腻,还是老伤叠新伤?

    越千秋狐疑地挑了挑眉,最后做出了决定:“带我去”

    清芬馆正房三间,东西则是各两间厢房,自从越千秋的乳母两年前被越老太爷礼送出府,西厢房就空了下来,改成了库房——尽管里头也就是些箱子,堆着些越千秋过生日时各处送的玩器杂物而已。东厢房住着追星和逐月,落霞虽有张床,可素来在正房那边亲自值夜。

    此时,越千秋跟着拿了药丸和药酒的的落霞进了东厢房,他一眼就上原本睡得正香的周霁月猛地睁开眼睛,赫然警惕十分。

    擦干净脸的小丫头穿着他的旧衣裳,虽然年纪小,五官轮廓却精致甜美,乍一好像是寻常的邻家小妹,谁能想到很可能是危险人物?

    虽说那纪和自己相仿,越千秋又是装成什么都不知道把人带了回来,可男女有别,他当然不会随便走得太近去招惹人家,因此就站在门口客客气气问道:“周姑娘可好些了?”

    见越千秋离得远远的,周霁月稍稍松了一口气,见落霞拿了药丸药酒过来,她挣扎着坐起欠了欠身道:“好些了,谢谢九公子。”

    越千秋却笑眯眯地说:“今天可是我家的马车撞了你,你还谢我?”

    周霁月接了落霞递来的热茶,刚喝了一口就听到这话,立刻呛咳了起来,双颊如同火烧。

    吴府不但防范森严,还有那样的高手,好容易逃出后,她借着越家叔侄的威风,藏身马车下头躲过了搜查。然而,实在坚持不住的她不得不冒险在大街上从马车底下逃离,结果又被人现,以为是越府的马车碰到碾压了她,她只能将错就错讨要几两银子汤药费。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年头还有如此善良仗义的大家公子,直接把她带了回家!

    她刚刚说谢谢,其实是感激人家帮她突破了拦路搜查的那一关,可这怎么说得出口?

    等这痛苦的呛咳过后,周霁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低头一声不吭装哑巴。

    越千秋却仿佛真的打算好人做到底,当下继续关切地问道:“周姑娘之前说头疼记不起事情,现在可好些了?记不记得自己是哪里人?家住在哪?我还是请个大夫来瞧瞧吧?”

    “真的不用了!”周霁月想都不想就拒绝了,随即方才楚楚可怜地说,“我不想吃药,药太苦,大夫太凶……只要过几天,我一定会全都想起来的!”

    “那好那好,你只管安心住下来。”越千秋眼珠子一转,打定主意慢火炖靓汤,循序渐进,当下指着落霞说,“我这里清静,就只有落霞她们三个,你缺什么尽管和她们说。”

    见越千秋说完丝毫不拖泥带水,向落霞点点头就走了,周霁月放下了心事,再就多了几分轻松。

    她从小就背负着长辈的希望,苦练武艺,几乎没过上一天舒心日子,没有朋友,没有知己,如今置身在这陌生的越府,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感。

    原来富贵人家也有好人!

    吃了一顿丰盛却不奢靡的午饭,越千秋没去鹤鸣轩,而是先躺下睡了个午觉。正当他做着一个美梦时,却被一阵用力的推搡给惊醒了。

    一睁开眼睛,他就霞满脸惊慌失措:“公子,老太爷被人送回来了,他今儿个在户部衙门病,如今人还昏迷不醒!”

    那一瞬间,越千秋只觉得仿佛一桶凉水当头浇下,头皮麻,刚刚还弥漫全身的睡意顷刻之间无影无踪。</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