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十七章 老奸巨猾

第十七章 老奸巨猾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老爷子这些年来身体倍棒,越千秋记忆中连个头疼脑热都少,更别提太医登门。. .

    所以,他对太医的想象是,仙风道骨的老头儿,又或者沉着稳重,慢条斯理的中年人。

    他压根没想到,二老爷和三老爷亲自陪进来的徐太医,赫然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

    越千秋半点不懂号脉,所以见这位文质彬彬的年轻太医在床前坐下,将小枕头放在了越老太爷手腕之下,凝神静气三指把脉,他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连二老爷和三老爷一面端详老爷子,一面悄悄审视自己的目光都完全忽略了。

    “寸脉涩……”

    二老爷刚刚从衙门匆匆赶回来,此时连忙问道:“这寸脉涩是何道理?”

    “寸脉过滑,则肺金不敛而痰嗽生。但如果仅仅只是过滑,那不要紧,往往是因为饮食,伤食伤寒寒食的缘故,缓缓调养就行了。但如果是过涩,这就是病了,寸脉应滑而变涩,便是气盛,气痞而不通……”

    越千秋瞠目结舌地听着这位徐太医神情自若口若悬河说出了一堆他听着都头疼的医理,见二老爷和三老爷果然面面相觑,有听没有懂,不由越好奇地打量这位信誓旦旦的徐太医。

    徐太医一口气说完,又煞有介事地询问一旁的越影,越老太爷前几日起居饮食如何,这才舒了一口气说:“虽然有些凶险,但还不妨事,我开个方子,老大人先服几剂如若有效,休养十天半个月就能渐有起色。”

    眼瞅着二老爷和三老爷如获至宝地亲自送了徐太医出去开方子,越千秋见越影过去关了门,他就冲着床上仍然眼睛紧闭的越老太爷小声问道:“爷爷,这真是太医?怎么么像江湖骗子?”

    越老太爷立时睁开了眼睛,他没好气地敲了敲越千秋的脑袋骂道:“臭小子,你别就那么点岁数,那是皇上都要赞一声国手的,家里三代都在太医院供事,再说,太医院里那些老古板可不好打交道,我请他们来瞧病,万一穿帮怎么办?”

    “这么说您是和徐太医串通好的?”

    “什么叫串通好,这叫默契,默契懂不懂?”

    越老太爷眼睛一瞪,随即就轻哼一声道,“我还没和你算账,你送给余家的对联怎么回事?还说是我写的,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两句?”

    越千秋暗叫糟糕,想要岔开话题,可偏偏老爷子眼疾手快,直接拎住了他的耳朵。

    “臭小子,对联确实不错,你也痛快了,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一下子把天下读书人都骂了!你爷爷我本来就被人骂不学无术,这幅对联一出,我岂不是被读书人唾沫星子淹死?”

    待要挣扎的越千秋顿时怔住了,随即喃喃自语说口滑了,脑袋立时耷拉了下去,越老太爷倒有几分不忍,松开手后就揉了揉他的脑袋。

    “我听小影转述那邱楚安余泽云嘴脸时,尚且气得抖,想来你当场听到的时候肯定更生气。所以,你就算话说得再过头,我也不怪你。”

    老爷子越是这么说,越千秋越是觉得心里不好受。

    他之前挤兑邱楚安和余泽云的话,前头那些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最后那一副对联却是画蛇添足。

    读书人这三个字,骂的是一整个阶层,他又说对联是老爷子作的,如此一来,本就不受读书人待见的老爷子岂不是更加拉仇恨了!

    “不过那副对联解气,骂得爽快,我就瞧不起那些求官的时候对你百般奉承,事后一抹嘴不认人的狗鼠辈!读书读到狗身上去了!”

    越老爷子眉飞色舞地瞅了一眼从门口回来的越影,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小影,你的字比我遒劲有力,回头给我写出来,这幅对联我要挂到正堂去!”

    越千秋正在那深刻自我反省,可听到老爷子这吩咐,他也来不及想越影的字为啥比老太爷更好,哭笑不得地抗议道:“爷爷,那您刚刚这话到底是骂我还是夸我呢?”

    “骂也有,夸也有!”越老太爷轻轻舒了一口气,这才用有些复杂的眼神端详着越千秋,“我这书房里的书,自己也没翻过多少,没想到竟是你翻得比我多。那里头不少前朝末年大乱,宫中一把火时流传出来的,我当年在老师那儿抄了好些。哼,幸好你没敢在那些书上乱画!我真是老了,忘了年轻时借书废寝忘食,读书须年少啊……”

    咦,老爷子好像是把那副对联脑补成他三年得了?还好还好!

    刚舒了一口气,越千秋就只觉得耳朵又被拎了,立时龇牙咧嘴了起来。

    “但你爷爷我一辈子好强,就吃亏在这出身二字。余建龙那种当面自称门生孙儿的货色,得志了就敢和我划清界限,余氏宗家送个秋波,他就敢对我捅刀子!

    我倒是栽培提拔了一些人,可都还不成大气候,仅有的一个离三品还差口气。今天的事一出,很多读书人只怕更要离我远远的!所以,你小子惹的事,你得负责任!”

    越千秋只觉得耳朵都快被老爷子揪长了,一面拼命抢救,一面急急忙忙地问道:“爷爷,您直说吧,究竟想怎样?”

    “你趁着我这次病……不对,是装病,去给我见一位名士。”

    越千秋顿时眉头拧成了大疙瘩:“爷爷,邱楚安那教训还不够吗?还要见名士?”

    猛地松开手,越老太爷重重敲了敲越千秋那脑袋。

    “不趁着那幅对子的事情传开之前,赶紧定个西席先生,难不成你真等着我又或者小影来教你读书写字?笨!”

    越千秋越糊涂了:“可这和我负责任有什么关系?”

    “谁会信你那副对联是我做的?你爷爷我要是有这水平,回头人人都来找我讨教指点,我上哪给他们吟诗作赋写对联去?我倒想说是我捡来的小孙子做的,可那也得有人信!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人以为我招揽到一个才华横溢的幕僚坐镇。”

    老爷子你简直太奸诈了!这样玩真的没关系吗?人家会配合你吗?

    越千秋实在掩饰不了那受到巨大惊吓的表情:“爷爷,这实在有点难度啊!”

    “所以你得动脑子,得好好表现。”越老太爷循循善诱地说,“那位名士可不是邱楚安这种沽名钓誉的货色,那是要家世有家世,要学问有学问,要品貌有品貌……”

    “总之就是要什么都有了,那他怎么还会收我这种恶名在外的学生……”

    越千秋小声打断了越老太爷的话,心里仍然不大乐意。

    邱楚安实在是让他恶心了名士那两个字!

    “总之,你惹出来的尾你收拾,没得商量。你回去取换洗衣裳,先在鹤鸣轩陪我两天。”

    见越老太爷死活不松口,越千秋不禁捧着脑袋烦恼到无以复加,怏怏往外走去。

    直到他离开,越影才悄然走到床头,低声问道:“老太爷不对九公子挑明缘由?”

    “他骂邱楚安和余泽云,那也是为了越家,我哪里会真的就要他去担责?可他才七岁,碰到严诩哪里是对手,迟早被人把我刚刚那番话套出来。可是,严诩那小子现在心心念念想的是什么,你应当知道,一般人去根本找不到他。要你去,难不成打翻了拖回来?以他的个性,我从前卖的好就都白费了。”

    吹胡子瞪眼说到这里,越老太爷面上的温情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气急败坏。

    “那些狗东西,生怕我再上一步当了宰相,这回倒不是弹劾我了,而是出了这么个馊主意!那风声也诡异,完全不可能的事,竟然满城风雨。他娘的,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这个六十多的老鳏夫竟然吃香了起来?”

    纵使素来对老太爷忠心耿耿,越影也忍不住心生嘀咕。

    谁让不论世家还是寒门,都想把您这个对皇上那么有影响力,眼当宰相的泥腿子给赶出中枢?您这下扛不住,只能装病拖延时间,然后把严家郎君请回来打擂台……

    希望九公子能旗开得胜!</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