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二十一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第二十一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对于早有心理准备的越千秋来说,听到惠安这话,他半点都不意外,倒是反而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Ω .M可他能够淡定,越秀一和越金儿就不一样了。

    越秀一对活生生的前武品录中人还有几分好奇,越金儿却立时挡在了叔侄俩跟前。

    “喂,惠安师傅,你别拆台啊!”

    寇明堂登时不乐意了,他也顾不上刚刚对惠安的忌惮,强行挤上前去,随即笑眯眯地对着越金儿一拨拉,竟是把那高高大大的汉子给直接摆弄到了身后。

    秀一满脸警惕,而越千秋则冲着气急败坏要冲过来的越金儿打了个手势,不动声色把越秀一护在了身后,他不禁呵呵一笑。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鱼潜在渊,或在于渚。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他山之石,可以为错。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鱼在于渚,或潜在渊。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拽了这一通文之后,他就神情自若地说:“不知道两位小公子可读过诗经小雅的这《鹤鸣》?世人有的说这是一招隐诗,有的说这是一劝人为善的诗,两位小公子怎么

    越秀一读过鹤鸣,可仅限于背诵,这会儿顿时忘了面前这位不是越老太爷让他们拜见的严先生,而是个前武品录人士,真的冥思苦想了起来。

    至于越千秋……他不但读过,还知道前人后人把这简单的小诗评滥了,恨不得加上千般隐喻,万般深意。所以,他当然不会简简单单掉进对方的节奏里。

    “要我说,这只不过是诗人景之后大感慨的写景抒情诗而已。”

    寇明堂顿时大笑道:“没想到小公子小小年纪,却能有如此鉴赏能力!”

    恼羞成怒的越金儿却不知道什么鉴赏不鉴赏,强自按捺怒火的他觉越千秋不动声色地冲自己微微点头,他立时猛地冲寇明堂扑了过去。

    越千秋笑吟吟地抱手。眼见寇明堂肩膀一晃,竟是双腿如同钉子一般扎在地上一动不动,光凭上身闪躲就轻轻松松避过了越金儿的一**攻势,他才渐渐有些动容。

    那些闪躲的动作闲适自如,并不花哨,但现场样的真功夫,对于他来说,那种冲击感还是真心挺强的!

    可紧跟着,越千秋就生出了一丝明悟。

    这家伙一见他们就夸赞骨骼清奇,这是想拐徒弟?

    那么这家伙念诵诗经小雅鹤鸣,只不过是证明一下确实是读书人,勾搭他们当个邻居,好进一步下手?

    大胆推论一下,这家伙是早就察觉了越金儿的突袭,趁此机会展露一番武艺诱他们入彀?

    可心里这么想,他却还是隐隐觉得微妙。

    为什么念的是鹤鸣?鹤鸣……鹤鸣轩……这年头诗经小雅鹤鸣有那么普及吗?

    就当越金儿累得气喘吁吁,却硬生生碰不到寇明堂一根毫毛的时候,当了好一阵子惠安终于重重咳嗽了一声。

    而寇明堂那番精彩表演也因为这声咳嗽而暂告终结,他撂下气喘吁吁的越金儿,斜跨一步凑到惠安跟前,满脸堆笑地说:“惠安师傅,不,就师父份上……”

    仿佛是师父两个字打动了惠安,这位知客僧有些不大好意思地再次干咳一声,这才对越千秋一行人说:“客堂空房是不少,但每个院子里总有几位客人,确实是寇明堂那儿人最少。如果两位小公子爱清静,住在那倒也便宜,如果不在意拥挤,别的院子……”

    不等惠安把话说完,越千秋就笑吟吟地说:“惠安师傅,同泰寺的客堂既然有您这样德高望重的师傅坐镇,和寇相公同住就同住吧,反正我们也只叨扰数日。”

    越秀一倒是想反对,可想想临行前祖母让他听越千秋的,他只能怏怏闭上了嘴。

    至于刚刚连寇明堂衣角都没碰到的越金儿,这会儿脸上忿忿,可终究是没说什么。

    被称作德高望重,惠安很高兴。他警告似的瞪了寇明堂一眼,含笑点头道:“小公子既这么说,小僧这就让人去收拾屋子,若有什么不好,还请立时告知,小僧一定会主持公道。”

    当众人到了房间,越金儿又去外头马车上搬来了简单的行李,一番安顿好,越千秋舒舒服服在客房中的床上打了个滚,他就听到了一个气恼的声音。

    “你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干嘛和那个一是好人的家伙住一个院子?”

    见越秀一脸色不善地站在床前,越千秋动也不动,懒洋洋地说:“你还没吗?”

    “么?”小家伙只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越千秋没有回答,而是突然扬声说道:“外头是有客人吗?”

    话音刚落,正在屋子里整理东西的越金儿就变了脸色。他平常是越老太爷的护卫,不大跟着家里老爷少爷出门,所以今天跟这两位小祖宗到同泰寺,他已经够小心了。

    他都没察觉到有人,越千秋又是怎么察觉到的?

    如果越千秋知道越金儿的疑问,他一定会淡然回答两个字——蒙的!

    但人家千方百计求同住,现在住进来之后反而倒把他们当空气?那不科学!

    果然,外间先传来了一声干笑,紧跟着就是轻轻的叩门声。越金儿虎着脸去开门,一见是寇明堂那张满脸堆笑的脸,他就觉得刚刚和此人撞过的鼻梁骨生疼,恨不得立时把门甩在那张笑脸上。虽说他终究让了人进来,可当其与自己侧身而过时,却冷不丁警告了一句。

    “别打我家两位小公子的主意!”

    “不敢不敢。”

    想到刚刚自己连对方一根毫毛都没摸到,对方却如此敷衍,越金儿不禁恨得牙痒痒的。

    寇明堂快步来到越家叔侄面前,唱了个大喏就笑容可掬地说:“两位公子安好。”

    越千秋坐直了身子问道:“寇相公有事?”

    “之前我说二位公子骨骼清奇,那真不是打诳语。两位这根骨,若能练武,将来成就必定远胜我这半吊子。”

    直接吐出来意之后,寇明堂四下一望,突然大步走到角落中的书案旁边,径直拿了一方石镇纸。等取了东西到越千秋和越秀一面前让他们他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刹那之间,袍服无风自动,而越千秋清清楚楚他的大拇指深陷进了镇纸。

    越秀一何尝见过这种神乎其神的景象,下意识地抢过镇纸,待那个深深的指印就惊呼道:“好厉害!”

    寇明堂异常得意,可当他斜睨越千秋时,却现越千秋摩挲着下巴,脸上不见多少惊奇,反而好奇地屈指对着那镇纸弹了弹,还掂了两下,嘴里竟然嘟囔道:“真功夫?不会是江湖骗子的障眼法吧?”

    自己竭尽全力拿出了最厉害的绝学,却被人当成江湖骗子,寇明堂几乎气得吐血。可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越千秋没理会他这精彩表演,而是抛出了一个让他措手不及的问题。

    “我有个问题想请教寇相公。”

    “小公子尽管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见寇明堂眼珠子转个不停,越千秋眨巴眼睛问道:“严先生可安好?”

    此话一出,越金儿眼睛瞪得老大,越秀一吓了一跳,手中镇纸啪嗒一声直接掉在了地上,

    而寇明堂完全没了刚刚的殷勤,皱眉反问道:“你们找严诩?”

    同泰寺好歹也是皇家赐匾的大寺,知客僧惠安却如此容忍劣迹不少的寇明堂,甚至因为其提到那位神龙见不见尾的师父,就改了先前的态度,再加上寇明堂刚刚诵念鹤鸣,越千秋故而随口猜一猜。

    反正猜错了又没损失!

    他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心想总算有了线索,这寇明堂的师父就算因为年纪问题未必就是严先生,可说不定也有什么关系。可让他完全意想不到的是,刚刚这位满脸谀笑,市井气息十足的中年秀士,此时突然挺直了腰杆。

    随着那张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淡漠疏离,寇明堂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旁若无人地用手指将乱梳理整齐,掏出一条软带重新束了,随即变戏法似的亮出一柄短匕,将下颌胡须茬刮得干干净净。只是这么简单收拾,那张原本憔悴落魄的脸陡然变了一副样子。

    哪里是什么中年秀士,如今这人顶多不过三十岁!

    即便那一身衣衫实在太失分,也完全当得起落魄贵公子这个评价!

    “找我严诩何事?”

    听到这话,越千秋不知道越秀一和越金儿是什么感受,他心里冒出来只有一个念头。

    卧槽,爷爷让他们来找的这位严先生,不会是个有角色扮演癖,又或者人格分裂的重度中二病吧?</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