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二十三章 求徒若渴的奇葩

第二十三章 求徒若渴的奇葩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严诩回房去换了一身行头,再次出现在越千秋三人面前时,饶是越秀一和越金儿之前已经有些心理准备,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ΔΔ『.M而越千秋则更是揉了揉眼睛。

    年三十许,羽扇纶巾,葛袍芒履,眉目清俊,如谪仙人……

    原来爷爷还真不是在空口说白话!

    这位刚刚至少还有点落魄的严先生重新梳头刮脸,现在换了装束,那真是通身上下散出一股儒雅风流的名士气息,管叫别人认不出来。

    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越千秋也顾不得客房里那简单的行李。当他们这一行人从客堂出来时,知客僧惠安正在和几个香客说话,见到他们便合十行礼,目光在严诩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随即就显然迷惑了,仿佛在思量自家客堂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位人物。

    这还不算,从客堂到同泰寺山门,严诩所到之处,大姑娘小媳妇的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更有胆大的直接上前搭讪,可一概都败退在了严郎君的冷脸之下。

    头皮麻的越千秋不敢耽搁,送瘟神似的把严诩请上越金儿紧急雇来的马车之后,他正要招呼越秀一,却不想这位重长孙黑着脸说:“我让越金儿带我骑马,你和严先生坐一辆车!”

    某位重长孙的想法很简单。这严诩显然是和自家四叔爷一样的货色,还是离远点好!

    越千秋原本就寻思着,是否可找严诩探讨一下周霁月从吴府摸出来的那几张纸片,此时越秀一不肯和人同车,他倒是乐得方便了。当下他嘱咐越金儿带好越秀一,自己钻上了车。

    这辆临时雇来的马车并不奢华,却也干净整洁。严诩大剌剌地坐在车夫正后方的位子上,越千秋一上车正陷入左右选择难题,一句话就钻入了耳朵。

    “你根骨不错,是个练武的好材料,愿意拜我为师吗?”

    此时马车恰好刚刚起行,越千秋一怔之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所幸面前伸出来一只手,稳稳当当将他按在了左边的座位上,与之同来的还有两句教训。

    “下盘如此不稳,就应当好好练武打根基!只要入了玄刀堂,保你三年脱胎换骨!”

    之前那位“寇明堂”巧舌如簧诳徒弟也就算了,如今头换面谪仙人似的中二严郎君苦口婆心哄自己入门,越千秋想起那些诩之后犯花痴的大姑娘小媳妇,真觉得应该让她们好好家伙的真实嘴脸。

    可严诩的武艺,他确实心痒,思来想去终于有了主意:“严先生可知道我爹是谁?”

    严诩不禁眉头大皱:“怎么,你爹不许你习武?”

    越千秋用非常正式的口吻说道:“家父是越家四老爷。”

    “荒谬,这不可能!”严诩几乎是下意识地叫出了声,等千秋满脸无辜的表情,他一下子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

    那个之后的话,严诩直接吞回了肚子里。哪怕他的叛逆期从少年持续到青年,而且还没有结束的迹象,可在不涉及自身的问题时,严郎君还是非常有风度的,心想不要戳到人家小孩子的痛处,同时也少不得暗自埋怨了素来又敬又怕的越老太爷两句。

    既然越小四至今没个音讯,捅破孩子是抱养的干嘛?

    严诩浑然没现,因为越千秋之前的言行举止,他的心已经偏了。很快,他轻咳了一声说:“我和你爹那点私怨,和你跟我学武有什么关系?他这个人脾气急,哪天回来现自己多了个儿子,指不定还要和老太爷闹,你若是有一身好武艺,那就能轻易压制他。”

    越千秋简直想捶凳子。这家伙是指望他日后和名义上的养父一决胜负出口恶气吗?

    他可不是那么容易被诱骗的,转而兴致勃勃地问道:“那严先生打得过我家影叔吗?”

    话音刚落,他就诩的脸黑了。这下子,一向无法估计越影实力的他不禁暗自咂舌。就他严诩已经挺厉害了,毕竟自称是玄刀堂掌门弟子,难不成还不是越影的对手?

    老太爷这贴身护卫哪找来的!

    想归想,越千秋诩的眼神却没变,还是那样炽烈。在这样的注视下,严诩很没有浊世佳公子风度地缩了缩脑袋,随即强自若无其事地说:“大概……可以吧?”

    这死鸭子嘴硬的态度已经很明显,越千秋虽然不会继续撺掇严诩和越影比试一场,可眼珠一转,他就吞吞吐吐地说:“我也很想和严先生学点防身术,可爷爷是想让我跟严先生念书……”

    严诩打哈哈道:“老太爷实在太高,我这学问不过三脚猫而已。我小时候禁不起家人激将,是放出过要考个状元的豪言壮语,可这么多年丢下没捡起来,早忘得差不多了。”

    “考状元?”越千秋已经觉得今天受到的惊吓够多了,没想到还没完,当下几乎下意识地追问道,“严郎君不是一直醉心武艺吗,从前怎么会想到考状元?”

    刚刚话一出口,严诩就知道坏了。可他是铁了心想收个徒弟,尤其是自己这徒儿还是越小四的养子,将来绝对能给自己出口恶气。思前想后,面对那么一双你不说我就绝不甘休的好奇眼睛,他最终还是破罐子破摔了。

    “我练武一是因为身体太差不得不练,二是因为家里人说,太祖皇帝那会,某一届的榜眼不服状元,吵嚷到了太祖皇帝跟前,结果太祖皇帝说,你们在殿上打一架,谁赢了谁就是状元,榜眼手快赢了,就抢了个状元当。我琢磨着万一学问及不上人,武艺取胜也行。”

    越千秋瞠目结舌,随即哭笑不得地问道:“结果呢?”

    严诩极力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结果都是骗子,我家根本就不能参加科举!”

    不能科举?严诩怎么瞅着也不像是地位最低下,不能参加科举的那些阶层,难不成这家伙是皇亲国戚?可严姓不是国姓,难不成那位严老夫人是……

    越千秋一面猜测,一面告诫自己,这位中二严郎君是他这辈子生平仅见的奇葩,不能用常理揣度。按了按贴身带着的那个香囊,他最终还是决定把人带回去见过老爷子,然后再视情形慢慢铺陈,否则按严诩这脾气,若几张纸片在马车中直接犯二,那么他就二了!

    接下来的一路,越千秋装傻充天真,有一搭没一搭和严诩说着话。当马车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拐入了越家门前那条大街,他才刚因为任务眼成而松了一口气,突然就只听到车外越秀一嚷嚷了一声:“怎么回事,大门口怎么堵着那么多人?”

    越千秋眉头一皱,二话不说直接故技重施从窗口探出身去,却只见那边厢越府大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制,大多数都身穿儒衫,分明是读书人。

    而就在他头顶上又探出了严诩的脑袋时,他就听到了一个扯开喉咙的大喊。

    “越老大人要是不给一个交待,我们就不走了!”

    “对,什么叫做负心多是读书人,实在是太过分了!”</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