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二十五章 威武霸气

第二十五章 威武霸气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次心中惊悚的人,变成了严诩。Ω』 Ω『.』M

    之前同泰寺初见,越千秋就给了他很大的惊喜,他第一次知道,居然能用“尊驾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来抵充“公子骨骼清奇必成大器”。可而后越千秋的某些言行,实在是搔到了他的痒处,让他打定主意要收徒。可现在他才现,准徒儿实在是尖牙俐齿!

    要他有这本事,当初就不会被母亲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多亏越老太爷解救了!

    眼见一大堆读书人就和吞了黄连似的有苦说不出,越千秋就一本正经地说:“再说了,那对联后半句是,负心多是读书人,又不是负心皆是读书人,各位这么气急败坏跑来我越家堵门讨说法,难道不是心里有鬼,把自己当成那种读书人中忘恩负义的败类吗?”

    越三老爷那脸上表情已经完全僵住了。不只是他,围堵越家大门的上百读书人,此时此刻全都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境。原以为越老太爷只不过是一时逞口舌之快,想了一副骂读书人的对联,结果却竟然被越千秋说出了这么一个典故!

    而越千秋更是反过来赖他们心里有鬼,这才上门寻衅!

    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哪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强词夺理!越家不管教这螟蛉子,我们代越老大人好好管教他!”

    随着这个声音,后头的人群突然猛烈推搡起了前头的人群,顷刻之间,抱着越千秋傲立潮头……咳,是傲立人前的严诩就当其冲。

    借着眼下地势最高的优势,一直死死盯着人群的越千秋第一时间现了煽风点火者,浑然没现人群中有一只黑手朝他扑了过来。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手已经距离自己的面门不过盈寸。

    可下一刻,他清清楚楚地严诩腾出一只手探过去一格一抓一扔,下一刻,人就从人群中被揪了出来,继而高高飞了出去,砰然落地的同时,还有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呼。

    “我的手断了!”

    越千秋大吃一惊,立时严诩。可在他那炯炯目光下,严诩一面游刃有余地躲闪着蜂涌过来的人群,一面满不在乎地说道:“断了活该,这天底下又少一个写狗屁文章的!”

    撕下风度翩翩的伪装,严诩满脸的跃跃欲试,大有在这些读书人身上试招的意向。

    越千秋知道一旦放纵了这个中二病,越府门前只怕要“尸横遍野”。他已经盯死了刚刚那个煽风点火的家伙,此时便大声叫道:“严先生,别在小卒子身上浪费时间,左边左边,抓住那个青衣裳戴灰巾,长了一双斗鸡眼的,就是那家伙嚷嚷要管教我,还推搡别人!”

    话音刚落,越千秋口中那斗鸡眼便从人群中窜了出去,而严诩则眼湮没在汹涌的人潮中。越千秋还没来得及再次催促,说时迟那时快,他就只见严诩陡然腾空而起,顺着他刚刚说的方向飞跃了出去。

    紧跟着,他亲身体验了一回踩人脑袋踩人肩膀的感觉!

    在这种腾云驾雾的经历中,越千秋不可避免地稍稍失神了片刻,等回过神时,他忍不住大声遥控指挥道:“哎呀,严先生你冲得过头了!就在你左后方,那个斗鸡眼摘了头巾!”

    摘了头巾的斗鸡眼空中那煞神一个潇洒的转折,再次直奔他而来,登时吓得魂不附体。可这次被踩过脑袋和肩膀的人们都知道厉害,顷刻之间,他周身三尺之内一个人都没有,孤零零站在那儿的他眼睁睁诩那手即将揪住自己的领子,突然口吐白沫栽倒在地。

    听到一旁有人嚷嚷定是了羊角风,严诩登时愣了一愣,越千秋则差点把嘴气歪了。

    这家伙以为是森林里遇熊吗?还能装死!

    就在他打算提醒严诩的时候,却没想到严诩眉头一皱,伸脚一踢一勾一弹,竟是把人直接踹到了半空中,这一次,那斗鸡眼再也维持不住羊角风的假象,手舞足蹈大声呼救不止。

    眼抢在斗鸡眼重重落地之前提溜了他的脖子,越过人群,又踩了几个人脑袋和肩膀回到越府门前,越千秋简直长舒一口气,随即才现后背都湿了……

    平生第一次,他没打架的比人家打架的还紧张!

    就在他紧急思量着,准备拿这个俘虏吓退其他人的时候,就只听身后传来了嘎啦嘎啦的声音,扭头一瞧,却是紧闭的越府大门徐徐打开。

    越三老爷也听到了动静,一面转身一面大骂道:“蠢货,不是吩咐了你们不许开门吗?”

    当两扇大门完全开启,那个坐在肩舆上出来的人时,他却登时瞠目结舌,下一刻竟不由得死死捂住了胸口,满脸的难以置信。

    老爷子怎么出来了?不是之前还病得七死八活?完了,吓得他心口痛的老毛病犯了……

    越千秋却只觉得整个人都透过气了,如释重负地乐呵呵叫道:“爷爷!”

    肩舆上的越老太爷手肘搁在扶手上,一手捏拳支着太阳穴,头从一团乱糟糟到渐渐安静,最后鸦雀无声,他方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怎么不继续了?闹嘛,闹得不可开交,最好把我越府大门打破,那才好显示各位读书人的本事!”

    越千秋向来知道,府里上上下下面对越老太爷那是素来大气不敢出。可现外人在老爷子面前竟也是差不多光景,他不禁与有荣焉。

    我有爷爷我自豪!

    而刚刚威风八面的严诩,这会儿也显然收敛了起来。他像扔破布似的,随手把斗鸡眼往地上一扔,抱着越千秋迎了上去,非常温文有礼地弯腰说:“越世伯,严诩有礼。”

    “严世侄啊,今天多亏你了。否则若是由着我家里这不成器的儿子息事宁人,这金陵城上上下下也许都要当我越太昌快死了!”

    越老太爷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他噤若寒蝉的越三老爷,捶了捶扶手示意肩舆继续上前,扫了一眼地上那再次装死的斗鸡眼后,竟是居高临下俯视着百十个读书人。

    “来人。”

    眼见越影倏然上前,越老太爷就一字一句地问道:“大街两头给我堵住了没有?”

    “已经传令下去,全都封了!”

    见一大堆书生勃然色变,越老太爷啧啧两声,不紧不慢地说:“给我贴出布告去。今有书生若干,围堵户部尚书越太昌府邸,将自己和品行不端的败类比作同类,叫嚣让我给个说法。再把千秋那个故事给我好好写上!”

    “前朝幽帝那会儿一把火烧了不知道多少典籍,他们自己孤陋寡闻还来怨我?真是荒谬!户籍是金陵的让他们家里来写保书领人,是太学生的,让太学来具保领人!”

    眼见书生们登时一片哗然,老爷子嘿然一笑:“敢堵我越家的门?都给我脱一层皮再走!”</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