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二十九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

第二十九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越府门前的大街上,从巳正过后,车马便络绎不绝,几乎把偌大的一条路给完全塞住了。.ΔM

    被老太爷赶出来迎客的越二老爷和越三老爷面对如此宾客盈门的场面,想到老太爷之前说,那场闹得上上下下鸡飞狗跳的突重病是装的,不禁都有些牙痒痒的。

    然而,大太太那一日吩咐他们四处打探,他们却只听说朝中不少人得知自家老爹病倒弹冠相庆,可要说老太爷是怎么被气病的,政敌想干什么,他们倾尽全力,却半点端倪都没有。

    所以,眼的三品以上官员越来越多,兄弟俩也不禁越小心翼翼,再也不敢当老太爷是小题大做了。

    否则老太爷疯乱撒请柬,这些朝廷大员会这么容易赏光莅临?不少还是政敌仇人!

    大门口是越家两位老爷坐镇,待客的五福堂前,便是晚一辈的越千秋等人当起了门童。

    当然,要说门童还是过分了点儿,客来打帘子的事不归他们管,譬如越千秋只要端着笑脸对人作揖就行了。尽管腮帮子笑得都有些酸了,可只要不当磕头虫,他还是很能忍的。

    而越府的第四代中,只来了一个年纪最大的越秀一。可越秀一站在其父越廷钟身边,越千秋就是有心问问之前托其打听严诩的事怎么样了,却怎么都找不到好机会。就当他耐着性子继续敷衍那些宾客的时候,突然就只听得一声哂然冷笑。

    “五福堂……越老儿起的名字还真够浅薄的。”

    话说得如此刻薄,越千秋哪里还听不出这其中那**裸的鄙夷不屑?

    瞥见今日请假在家的越廷钟这位第三代长兄闻听此言流露出了几许犹疑,仿佛不大敢上前理论,其他纵有义愤填膺的,形也不敢出头,他意识到来者恐怕官位不低,不禁心里快合计了起来。

    可还没等他开口,一旁就传来了一个清亮的声音:“吴尚书此言差矣。尚书洪范篇有云,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昔日箕子用五福劝王,这是大道,怎么能说浅薄?”

    越千秋只听声音就知道答话的是越秀一,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

    四书五经这玩意,他泡在鹤鸣轩这三年当然也翻过,凭他记忆数字和地图的好脑筋,约摸也啃了不少,可,他和老爷子一样,除却论语和春秋,其他的大多不感兴趣。

    所以这风头越秀一出得正好,换成他还真不如。

    当然最重要的是,越秀一叫破了此人身份。这竟然就是刑部那位没人缘的尚书吴仁愿!

    越千秋细细端详来人。就只见其五十出头的年纪,鬓微微白,此时没有穿官服,通身松花绿的茧绸便袍,黑布履,头上戴着唐巾,瘦长脸,眼睛不大,表情死板,光是从这外貌,一股刻板到有些刻薄的气息便扑面而来,更像是私塾里专打学生手板的老学究。

    在听到越秀一这番话后,这位吴尚书那神色就显得更不高兴了。

    而越廷钟觉察到了这一点,狠狠瞪了一眼越秀一之后,就快步迎了上去:“吴尚书恕罪,犬子年少不懂事……”

    “不懂事?呵,越家真是有后啊,好生伶牙俐齿!”吴仁愿简简单单眯了眯眼睛,却是再也不理会越廷钟试图转圜的打算,昂直接进了五福堂,竟是根本不理会其他人。

    见此情景,越廷钟冲着越秀一喝道:“你干的好事!”随即,他转身匆匆追进了五福堂。

    尽管里头还有他几个成年的弟弟在待客,可吴仁愿却又和其他的高官不同,他真不知道老太爷什么疯,偏把这位素来不对付的政敌请到家里来!

    越千秋瞅见越秀一呆立那儿,须臾就耷拉了脑袋,转身往屋后跑,站在最边上的他也懒得和其他人打招呼,悄悄闪了。等到他从另一边追了上去,正正好好堵在了越秀一跟前。

    家伙那不住抽噎的样子,他就没好气地说道:“哭什么?错的又不是你!”

    越秀一想到那一日越千秋把邱楚安和余泽云骂得面红耳赤,招架不得,今天自己只是拿正理辩驳吴仁愿,却反而遭到了父亲如此责备,他就委屈得要命。

    此时听到越千秋这一句错的不是你,他不禁哇的一声哭出声,直接扑了过来。越千秋本来还想躲,可听到小家伙脱口叫了一声九叔,然后就扒着他的肩膀呜呜呜哭个没完,他也没办法了,不得不硬着头皮变回大人,疾言厉色地数落了起来。

    “你爹在朝中做官,虽说吴尚书不是他本管上司,可他很容易被穿小鞋,所以不得不安抚这个嘴不好,还没气量的老家伙,只能在面上说你两句,也算是给人一个交待。可你就这样跑了,别人里,还当你连挨两句说的气量都没有!别哭了,再哭小心大伯母训你!”

    也许是这话确实有点用,也许是大伯母三个字吓坏了一贯畏祖母如虎的小家伙,越秀一立时退后两步,使劲吸了吸鼻子,竟要用袖子去擦眼泪。

    越秀一赶紧把人拉住,塞了块手绢过去。等秀一眼睛哭得红,鼻涕也不住流下来,不消一会儿就把自己那块手帕糟蹋成了霉干菜,他突然想起刚刚小家伙伏在自己肩头哭了一场,连忙侧头往肩膀

    不消说,这件今天才上身的新衣肩头湿了一大片,水痕宛然可见。

    顺着越千秋的目光,越秀一也现了自己捅出的篓子,这下子登时无地自容。被父亲训哭跑了也就算了,还抱着越千秋哭了一场,留下了这么分明的痕迹,他以后脸往哪搁?

    最重要的是,这还是太爷爷为了今天拜师宴特意给越千秋定做的衣服……

    越千秋本打算不理这点小事,可转念一想说不定还会有吴仁愿这种刻薄挑刺的人,他就打哈哈说:“没事,爷爷统共做了两套,一会儿我回清芬馆换上就行了。倒是你,上次在我面前拍胸脯答应的事儿,你可别说忘了!”

    本以为越千秋至少得嘲笑他两句,可没想到人家决口不提刚刚自己这丢脸的一茬,越秀一想想从前自己对越千秋的轻慢,着实觉得惭愧极了。可是,越千秋现在说的这件事,他同样有些纠结。

    “之前从同泰寺回来之后,祖母就拘着我在房里读书,不许我出门。我试探过她的口气,可却被数落得抬不起头来。”越秀一说着就愈心虚,小声说道,“结果我什么都没打听到。”

    大太太既然不肯说,那么严诩的背后绝对是真的有蹊跷……

    越千秋摸着下巴沉吟了好一会儿,最终拍了拍越秀一的肩膀道:“好了,没打听到就算了,这样,你跟我回一趟清芬馆,我换衣服,你敷一敷眼睛。有仇不报非君子,咱们回头也让那个吴尚书吃一回亏!”</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