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三十二章 严郎何许人

第三十二章 严郎何许人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越千秋一直觉得,严诩如果不开口,那浊世佳公子,又或者风华名士的派头还能保留。..可一旦开口,那叛逆的本质就会暴露无遗。然而,现在他现,自己小诩。

    因为说这话的时候,严诩神情疏淡,带着一种天然居高临下的俯视,半点不像越老太爷怼人时的表情丰富,也不像他需得绞尽脑汁想装得更像小孩。

    可这样一个风仪出众的人,说出来的却是这样毒舌的话,那原本只是背地里嘀咕的官员终于忍不住了。好歹也是个御史,他就霍然站起身来,可还不等他厉声质问,却只见严诩已经施施然转身拿着后脑勺对着他,继而缓步走到了越老太爷面前。

    “越老大人。”严诩这次改了非常正式的称呼,举手行礼之后,这才笑吟吟千秋。

    而越老太爷同样理都没理那个谤人不成反遭损的家伙,笑着招手说:“来来,千秋,该拜师了。等你拜完师才好开宴,否则大家就要饿肚子了!”

    眼的下人们备好了六礼束修,由越千秋亲自送上,竟然货真价实只有芹菜莲子红豆枣子桂圆腊肉,完全遵循古礼,几个御史本来准备俟越府行事铺张,就立时开喷,这会儿顿时有些骑虎难下。

    御史中丞裴旭倒不是来找茬的,只因为他实在迷惑越老太爷之前还据说病得七死八活,怎么突然就病愈,随后还折腾着给收养的小孙子拜师。可现在一瞧这位老爷子那简直是精神饱满,说能打虎也有人信,他沉吟片刻,就低声对后头那御史吩咐了一句。

    于是,刚刚找不到切入点的那位言官立时问道:“今日宾客如云,越老太爷既然瞧不上邱楚安那样的金陵名士,是不是也应该告诉大伙一声,这位严先生是何方神圣?”

    越千秋瞧着严诩那面色阴沉的样子就知道,虽说收拾一下就很有但这位严郎当初就很不情愿来这么一场拜师宴,那么,此人骨子里必定很讨厌这种被人围观的场合,这会儿的忍耐力肯定到了极限。

    于是,他想都不想就抢着开口说道:“先生就是先生,和天上神仙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各位大人儿时拜师,全都要找天上文曲星下凡的老师不成?”

    “哈哈,文曲星……天下哪有那么多文曲星!”严诩笑点很低,此时不禁捧腹大笑。

    要说那一日奉越老太爷之命,跑到同泰寺去的并不止越千秋,还有个越秀一,他当初想过把他们一块拐进已经武品录除名的玄刀堂,可现如今自己反倒被越老太爷给拐到了家里,做不成寇明堂,只能做回严诩,他就得挑挑拣拣了。

    如今,他是越秋越对胃口。比他和越小四当年强多了!

    “好小子,说得好!”笑过之后,严诩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越千秋的肩头,随即才傲然挺立道,“怎么,难不成现在为人师居然也要诸位老大人一同考核吗?可邱楚安那种沽名钓誉之辈在金陵城里招摇撞骗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人把他筛出去嘛!”

    邱楚安想在越家人身上刷名声,不但崩掉牙,现在真是倒了血霉了……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就连面色如黑炭的吴仁愿,也是同样的想法。可邱楚安婉转托了他的同乡挚友来找他出面打擂台,当那御史有些窘时,他就冷笑道:“你一个小小稚子的老师固然用不着这么多人考核,可你这老师既这么瞧不起邱楚安,不知有何德何能?”

    说到这里,他再次一拍面前刚刚摆好的茶盏站起身,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他就只听越千秋嘟囔道:“手劲真大,都打碎一个杯子了,还不知道小心点,官大就能不爱惜东西吗?”

    与其说这是小声嘀咕,还不如说满堂的人都听见了。

    吴仁愿气得嘴唇哆嗦,额头暴起青筋,第一次领悟到圣贤真谛真是颠扑不破。

    怪不得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小小的人儿实在难缠!

    被越千秋这样一打岔,严诩心中的邪火一下子消解了不少。他啪的一声摇开折扇,神采飞扬地说道:“邱楚安何许人?可曾著作等身?可曾为善一方?可曾治理一地?可曾抵御外敌?既然都没有,教书育人就是职责,凭着名气挑挑拣拣弟子,惯坏了他!”

    “我严诩撂一句话放在这里,什么时候他能做到和孔圣人似的有教无类,再来拜托吴尚书论理不迟!我何德何能?哼,我哪一点都比他强!”

    “大言不惭!”

    见吴仁愿这回真被气疯了,一推桌子就直接冲了过来,越千秋暗想今天要真是让严诩在这五福堂和人家朝廷二品命官动起手来,那就真要出大事了。

    一瞬间,他毫不犹豫一个闪身伸开双手挡在严诩跟前,那姿态着实有些英勇就义的派头。

    吴尚书刚刚吃了越千秋一次次亏,这次可不敢对他这小孩动手,只能指着严诩的鼻子骂道:“你是越老儿从哪找来的乡野村夫,竟敢如此大放厥词毁谤别人?”

    就在这时候,只听得门外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叫嚷:“你说谁是乡野村夫!”

    越千秋几乎被这高八度的声音震得想捂住耳朵,可这时候他突然现,刚刚还热闹得犹如菜市场似的五福堂中顷刻之间一片寂静。他下意识地抬头眼严诩,就只见这位刚刚还威风凛凛的严先生,竟是一下子惊惶失措!

    随着他的目光渐渐移向门外,他就只见一只白皙的手一把扯开了门帘。悍然闯了进来的赫然是一个盛装妇人,乍一带有颇大迷惑性,说三四十也可,说四五十也可,却妆点得富丽雍容,云鬓花钗,织金长裙曳地,面上凤眉高挑,分明怒气冲冲。

    虽说第一眼他一时辨别不出对方的身份,可那吃瘪的表情他就知道,多半是严老夫人驾到了!

    可下一刻,他就听到背后传来了越老太爷的声音:“东阳长公主大驾光临,我这陋室真是蓬荜生辉了!”

    在越千秋瞠目结舌的目光之下,那位被老爷子称作是东阳长公主的妇人却丝毫没理会越老太爷的谦辞,而是直接冲到了吴仁愿跟前,张口就质问道:“刚刚是你骂我的儿子是乡野村夫?”

    越千秋简直不忍直视刑部这位没人缘尚书的表情。

    儿子是中二病,母亲是母老虎,吴尚书您自求多福吧!

    ps:虽然应读者要求大量减少中二这两个字,但最后这句我实在省不掉……用叛逆就太没味了</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