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三十四章 穿帮了

第三十四章 穿帮了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不论被越老太爷广撒请柬邀来的宾客,最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天这精彩纷呈的连场大戏,出门时还能史中丞裴旭和刑部尚书吴澄的横眉冷对,互相讥刺,自然有得好津津乐道一阵子了。.M

    而在越府之内,今天的事还没完……反正越千秋诩视死如归地跟着越老太爷和东阳长公主进了鹤鸣轩,他就动作利索地溜之大吉了。

    尽管他很想知道老爷子和那位长公主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但小命要紧,八卦先押后。

    更何况他还有更关心的事情!

    步履轻快的他一进清芬馆,就立时冲着追星和逐月说:“赶紧关门!”

    从西厢房出来的两个小丫头如今是唯他马是瞻,半点没有质疑大白天关门的意思,不但把连通鹤鸣轩的门给关了,也把向府里开的另一道门给关了。

    而越千秋虽说知道严诩那高来高去的本事不小,一堵墙根本就拦不住,可如今鹤鸣轩两座大神压着,他丝毫不担心这家伙故态复萌。

    他站在院子里重重咳嗽一声,随即大声说道:“饿死我了,一顿拜师宴和唱戏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肚子空空,有东西垫肚子吗?”

    落霞闻声也从西厢房中快步出来:“公子还说呢!我们三个把西厢房那些箱子柜子翻了个底朝天,也几乎没找到您说的那个布玩偶。”

    “啊?”越千秋没想到落霞三个竟然找到现在,不禁有些心虚,“没找到就算了,大概是我记错了……这样,反正我也饿了,回头我叫厨房做你们最爱吃的桂花糕!”

    追星和逐月找得浑身酸疼,闻听此言方才喜出望外。落霞到底大几岁,此时不由得摇头嗔道:“找不到就找不到,公子也用不着许诺这个,回头又挨人家说。”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越千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眼睛却偷瞥东厢房,心想裴家人和吴家人出人意料打起来了,那么,周霁月到底平安回来了吗?

    所以趁着嚷嚷,他就过去隔窗问道:“周姑娘,桂花糕你爱吃吗?我回头让她们多捎一碟?”

    话音刚落,里头就传来了一个弱弱的声音:“多谢九公子你老想着我。”

    回来了!

    越千秋终于精神一振。恰好此时,落霞笑着说道:“公子进去和周姑娘说会话也不要紧,之前我去见大太太,连她也不住夸奖您心善仔细,道是就算回头有人说,她也会担待此事。”

    落霞既这么说,越千秋自然暗赞到底留下个贴心的。只不过,他也没忘记吩咐,万一严诩又翻墙过来,她们务必得出声。等到进了西厢房,他打帘子进了里屋,见周霁月正盖着袷纱被坐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他不禁吓了一跳,再也顾不得避嫌,快步冲上前去。

    “受伤了?”

    “不不,没有。”周霁月这才强挤出一丝笑容,惊魂未定地低声说,“是我遇到高手了。”

    她不说这话也就罢了,一说高手,越千秋立时便紧张了起来。可随着下一句话入耳,他先是松了一口气,而后又一颗心差点蹦出了嗓子眼。

    “应该是越府的人。对了,很可能就是九公子您说的那位影叔。”稍稍顿了一顿,周霁月便原原本本把偷偷潜出越府之后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她从后门出去之后,进了一户民居偷了一身小孩子的衣服,换下了穿出来的那套衣裳藏好,紧跟着又绕去了前门,几块糖买通了几个孩子到裴家马车边嬉戏打闹,然后亲自扯了块黑布蒙面露头靠近裴旭的座车,把越千秋给她的纸片丢了进去。

    不但如此,她还故意把吴家人招惹了过去。

    听到这里,越千秋脸色就变了:“你怎么这么冒险?不是让你引开裴家人,然后悄悄把东西丢到裴旭车里,再闹出点动静让他们觉就行了吗?你干嘛扮什么蒙面人?”

    “我……”

    “我什么我,你逞什么强啊!万一被人抓到怎么办?”越千秋气得在屋子里团团转,“你从吴府摸出来的那几张纸片,一是吴尚书与一个女人的私情,二是他门派中人侠以武犯禁,于是任巡武使时故意联合官府诬陷,打压的往事……没错,其中就有你们白莲宗。”

    见周霁月面色刷白,他就没好气地说:“我让你把吴尚书和人有私情的纸片丢给裴旭,裴旭和他有仇,不管是拿出来直接难也好,又或者拿着东西想把吴尚书收归己用也好,反正吴尚书肯定会以为之前的飞贼和裴旭有关,这样你在越府就安全了。至于真正的要紧东西,回头我再想想是不是交给爷爷。”

    “九公子,你之前不是说不识字吗?这么复杂的计策,你怎么想出来的?”

    越千秋现周霁月瞪大眼睛己,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装小孩。

    柯南的辛酸,他现在总算是体会到了!

    他只得装作气鼓鼓地说道:“我把字拆开来找人去认,总算是。至于这计策,那是我和爷爷学来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两个成语你听过吗?”

    周霁月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但却越觉得越千秋是大好人,竟然如此为她的安危着想。她讷讷解释道:“我是现之前在吴家遇到的那个高手不在,而且裴家人和吴家人正好有些口角,就灵机一动,直接动手了。我是离开的时候,公子说的那个影叔……”

    卧槽,这丫头竟然还被越影!

    越千秋只觉得头皮麻,他下意识地冲到窗前,推开支摘窗后,确定外头追星和逐月正守着两道门大眼瞪小眼,落霞不见踪影,估计在西厢房中收拾善后,他这才按住快跳出来的心脏,赶紧把支摘窗又关上了。

    “那后来呢,影叔没追你?”

    “没有。”周霁月能体会到越千秋的心悸,因为她闪人的时候也同样捏着一把冷汗,所以故意兜了老大一个圈子,等完全确认身后没人,这才从后门回府。

    “也许是前头闹得太大,我从后门进来,听说后院不少人也都去二门了,所以后门回来的这段路非常好走,我这才一路顺顺当当回来了。”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完了!

    越千秋一颗心却凉了半截。越影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他在鹤鸣轩整整厮混了三年,能不知道?

    明明现这么一个可疑人物,越影能轻轻巧巧放过?只怕是放长线,钓大鱼……

    至于被钓上来的是哪条鱼,那还用说吗?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撂下一句你先好好歇着,紧跟着就转身出了屋子。

    蓝的天,他脸上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郁闷。

    计划确实是临时起意,不大周密,可最倒霉的是碰到个糟糕的执行者……

    吩咐把那联通鹤鸣轩的门打开,他垂头丧气地顺路来到了鹤鸣轩跟前,见门前院子里,越影正站在那儿,分明一尊门神,他便上前低声说:“影叔,我现在负荆请罪还来得及吗?”

    耷拉了脑袋的他完全没越影那刻板的脸上,竟是罕有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就在此时,里屋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紧跟着越千秋就听到老爷子那声如洪钟的大嗓门。

    “李建真,你太过分了你,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没你纵容,这种风声会传得四处都是?”</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