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三十八章 严郎初为师

第三十八章 严郎初为师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公子,该起了!”

    “再让我睡会……”

    一如既往的早起对话,这是越千秋最熟悉不过的,因此,他抱着被子往里头一滚,一副要继续赖一会儿的德行。Δ┡.ㄟM每逢这个时候,他都异常感激老爷子对家人的体贴。

    否则老太爷是要赶着去早朝的,每天寅时那会儿把儿孙全都折腾起来请个早安,然后他拍拍屁股去上朝了,大家再继续回去睡回笼觉,那简直太折腾人了!

    可这一次,他没能继续赖上很久,因为耳畔传来了一个有些陌生的咳嗽,紧跟着就是一个声音:“都瞧好了,以后这小子要是再偷懒赖床,就用这一招……”

    没等那所谓的一招用到自己身上,越千秋就一个激灵醒了,紧跟着近乎鲤鱼打挺似的翻滚到了床尾。等现床前那个人时,他忍不住再次揉了揉眼睛,随即便惨叫了一声。

    “师父,你怎么来了?”

    “今天是第一天,你就偷懒,我怎么能不来?”

    越千秋头皮麻,立时霞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公子,辰初还没到……”

    那就是还不到七点……让一个七岁小孩子七点不到就起床,何其残忍!

    越千秋这时候倒不想长大了,咬牙切齿地瞪着面前拾掇得整整齐齐的严诩。刚刚瞥见落霞双颊绯红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

    要知道,自从那一日严诩来过他的清芬馆后,飞星逐月就成了严郎的脑残粉,就连素来稳重的落霞亦是有点那迹象。可恨这家伙都已经一把年纪了,居然还有张鲜肉脸!

    如果这家伙和丫鬟眉来眼去也就算了,他还能在老爷子面前告状;可这家伙真的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神,一点留意**的迹象都没有!

    然而,严诩却仿佛丝毫不知道越千秋在那疯狂腹诽,他笑吟吟地一把将越千秋从床上揪了起来,就这么直接丢在了梳妆台,努嘴示意落霞去负责拾掇,自己就犹如主人似的在这屋子里四处扫了一眼,旋即很没有风度地靠在了门架子上。

    “当年我小的时候,我师父也是这样对付我的,他还教了我那两个丫头一手挠咯吱窝的绝学,刚刚你要还不起来,我就要教你这丫头这招了。”

    说到这里,严诩就一本正经地说:“你可别忘了,那天和我约法三章的时候,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越千秋只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无话可说,不得不认命地用半梦半醒的姿态梳洗完毕,然后放掉了一夜的负担。可还没等他开口说要吃早饭,就直接被严诩再次拎住了领子。

    “早练的时候少吃东西,否则不利肠胃,那个谁,让他先喝点水,把那个杏仁饼给他两块,其余的东西去吩咐一声,热在灶上,回来再慢慢吃!”

    这简直是暴君啊!

    越千秋目瞪口呆地诩在他房里指手画脚,眼被称作为那个谁也毫无怨言,立时非常老实地去照做了,他想起日后的生活,顿时有些不寒而栗。可想想严诩练了整整二十年才有这身手,他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要反抗,他还早得很!

    等到吃过点东西,混了个半饱都还算不上的状态出了屋子,越千秋就现一身束身劲装的周霁月已经站在了院子里。

    一见严诩和他,小丫头就立时笑着走上前来,乖巧地叫道:“严先生,九公子。”

    昨儿个晚上听说居然还要多带一个学生,换成别人,早就因为变身孩子王不乐意了,可严中二此时此刻却半点没有抗拒,反而还笑吟吟地对周霁月打了个招呼。

    “到底是自幼习武练出来的,不像这小子似的偷懒耍滑。走,到鹤鸣轩去。”

    越千秋不禁大吃一惊:“去鹤鸣轩?不在这儿又或者师父你那儿练?”

    “你这儿太小。我那儿倒大,可带着你过去不方便。我嫌人来人往太烦,老太爷就挑了个越府角落,独门独院对外开门的清静院子给我,这样是没人能随随便便跑去那儿骚扰了,可我昨晚把往府里开的门锁直接浇了铜汁,进出干脆翻墙。所以挑来拣去,鹤鸣轩更合适。”

    一边说着这话,严诩一边已经是通过那条清芬馆到鹤鸣轩之间的短短巷道,自然没后越千秋和周霁月那面面相觑的表情。

    饶是周霁月也曾高来高去潜入吴府打算放火,可住在越府还要进出翻墙的主儿,她还是很难想像。至于越千秋,越老太爷都这么纵容严诩,而且,人居然为了避免越府有人去拜访,直接把门锁都给捣鼓成那样了,他还能说什么?

    偏偏严诩还头也不回地说道:“说起来,这鹤鸣轩的名字当年还是我起的,那是我在诗经里头最喜欢的一诗,老太爷到底有眼光,赞口不绝说好,不像越小四,就知道挑毛病,他念书念得一塌糊涂,却还嫉妒我文采好……”

    剩下的话,越千秋已经不想听了。他很想说,师父,我眼下叛出师门还来得及吗?

    他真想哭着喊着去抱越影的大腿,求影叔把他收归门下,免得将来被严诩荼毒!

    当一大两小三个人来到鹤鸣轩前头的院子时,就只见院门紧闭,偌大的地方空空荡荡。越千秋嘴角抽搐了一下,快步走到鹤鸣轩门前推门张望了一眼,就只见青草和分派来此不久的绿荷都不在,分明越老太爷在出门之前就吩咐好了,把一整个地方都留给他们。

    可想而知,这绝对会让越家其他人不满——有大太太坐镇的长房一家子大概除外。

    越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满心以为接下来恐怕要从扎马步这种最简单最疲劳最枯燥的事情学起。毕竟,他已经霁月自顾自到旁边先练起来了,那进度怎么也不会和他这初学者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严诩拍了拍他的肩膀,赫然是满脸堆笑。

    “和我师父当年教我一样,我先教你玄刀堂的入门功夫,一套很简单的小把戏。”

    严诩把这套称之为小把戏的动作耍了一遍,越千秋一眼就竟是和后世分支颇多的五禽戏颇为相似。一套动作打完,他成功打消了心中隐隐对学武的几分畏惧。

    没吃过猪肉也跑,武艺绝世的形象光,可背后的血汗他不用想也能猜到。富贵折人骨气,被老太爷娇养得太久,他真不是那种一下子就能吃大苦的人!

    一旁的周霁月千秋笨手笨脚开始模仿学习,严诩笑眯眯在旁边手把手教导,矫正动作,指点呼吸节奏,不时还称赞两句,嘴里最常见的三个字就是乖徒儿,自始至终忙得满头大汗也没半句怨言的时候,她已经早就停下了动作,脸上尽是呆滞的表情。

    昨天听越千秋说,严诩就是玄刀堂的掌门弟子,她还有点怀疑,可刚刚那套显然经过玄刀堂改良的五禽戏,她就渐渐心悦诚服了。正因为如此,现在这样教越千秋,她却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教徒弟还能这么教吗?

    她小时候跟着师父学武,哪一次不是哪个动作没做好,立时被一根小棍子抽下来?

    最少也是疾言厉色的呵斥,哪有越千秋这样的待遇?

    还称赞呢,越千秋今天这表现,碰到她的师父非得被骂得狗血淋头不可!

    她是不是眼力太差,没位严先生是假高手?

    只有严诩自己心里美滋滋的。想当初师父教他就是这么耐心细致无微不至,现在他也依样画葫芦,徒儿将来肯定出类拔萃。到那时候,越千秋还会嚷嚷什么不继承玄刀堂?</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