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四十七章 牵出萝卜带出泥

第四十七章 牵出萝卜带出泥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越府四世同堂,里里外外主仆那么多人,要说除却越老太爷和越影,越千秋最的人,那么一定是大太太,而不是他七年之中统共只见过两次的越大老爷。.』M

    所以,当他被越影抱在怀里,跟着越老太爷进了一座轩敞亮堂的屋子,着端庄的大太太迎上前来行礼,他不由得很想从越影怀中挣脱出来,好歹也借着行礼的机会和大太太来一段简短的交流。

    然而,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逃脱,最终只能怏怏作罢。

    款款大方行礼之后,大太太把越老太爷迎到了居中主位上坐下,见越影就这么抱着越千秋侍立在一边,她就退到下手第一张椅子上坐了,随即开门见山直入中心。

    “老太爷,上次后门放进了贼人,试图拐走千秋,却被那些浣衣妇拿了的事情,我这里查到,我当初陪嫁过来的向元娘与此有涉。所以媳妇想问问,老太爷把贼人送去了应天府,可听说如今那贼人却已经死了?”

    越老太爷眯了眯眼睛,对大太太这样坦诚无矫饰的态度并不意外。

    他微微点了点头,同样直截了当地说:“我把人送衙门,是因为若在家里私刑处置,别人定要借题挥。而应天府推官宋英奇那边,是我让小影嘱咐过他,如若那丁有才打算嚷嚷是我越府中人和他勾结,那么立时打死算数,我丢不起这个脸!”

    越千秋已经瞪大了眼睛,暗自倒吸一口凉气。

    他一直觉得,老太爷曝光了他的身世之后,越家人对他的态度一下子疏远了起来,越二老爷和三老爷更是阴阳怪气,如果说二房三房有人导演了上次后院的那场闹剧,那是很有可能的。可就算是向妈妈,也应该不会这么蠢到亲自和丁有才接洽,有让人反咬一口的机会。

    那么岂不是说,也有可能是外人作祟,目的是造成越府内乱?

    然后趁机打击越老太爷的名声?

    他正这么想,大太太就微微颔道:“宋推官是老太爷的心腹,自然不会违逆了老太爷,可身为理刑推官,杖讯的时候死人,只怕对他也有些妨碍。老太爷对心腹素来体恤,媳妇愚见,此中还有别的内情才是。”

    越老太爷不动声色地和长子媳妇四目对视,最终打哈哈道:“你就是心细如,缜密得让男人都自愧不如。老大官当得不小,脑子却没你清楚,你又不肯跟去任上,否则他这个太守早就能挪一挪位子了!”

    “杖讯打死人,对宋英奇来说自然不光彩。可这是因为下头一个差役居然在一开始就往丁有才脊柱上抽了一棍子,一下子就打死了人。他眼尖,第一时间现,没等再继续打就拿下了那差役,指斥其过失杀人,现如今把人下在了狱中。”

    “只不过,应天府衙其他人可不是宋英奇。那差役说不得还会有人保一保,但是……”

    越老太爷耸了耸肩,语气平淡,其中的含义却不平淡:“那天千秋和长安跟着严诩从同泰寺回来,遇到那群读书人堵门,我又把那个煽动闹事的也丢了过去,再加上裴家散布没人缘情史的揭帖四处一贴,宋英奇又告病在家,我倒要他们能不能一手遮天,能不能给我一个交待!”

    这番话听上去平平淡淡,可却涉及了一连串事件,其中杀机四伏,大太太听得出来,越千秋毕竟不是真正的七岁孩童,当然也听得出来。

    最让他心头触动的,是老爷子说,昨天御史中丞裴旭派人满城张贴刑部尚书吴仁愿情史的揭帖……这和昨天刑场边上那座酒楼的撒传单事件有关系吗?

    “既是应天府那边暂时没问出什么,我这就让人带向元娘上来。”大太太一面说一面站起身来,指了指主位后头的屏风,“只不过,她的性子精明太过,最会委过于人,为了以防她太爷乱叫乱嚷,还请老太爷带着千秋暂避一二。”

    越老太爷自然没有二话,冲着越影打了个眼色,越影立时走到末位,一手抱着越千秋没放下,另一只手却直接提起了一把沉重的太师椅放在了屏风后头。

    知道越影很厉害,可此时见他非得这么折腾,他还是忍不住嘴角抽动了一下,随即没好气地说道:“影叔,你抱着我在爷爷旁边那么一站,足以比屏风还高了……”

    “小兔崽子,怎么说话的?你影叔不能坐着?”

    被越老太爷这么一反驳,越千秋不禁哑口无言。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越影没有再搬第二张椅子,等越老太爷到屏风后坐了之后,他就抱着越千秋过去,随即把人放了下来。如蒙大赦的越千秋也顾不得身上还裹着块锦毯,连忙扒着屏风缝隙,聚精会神往外br />

    不消一会儿,向妈妈就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押了进来。见大太太不动声色地坐在居中的主位上喝茶,她连忙屈膝跪下,手足并用爬了过去,可被大太太垂眼一瞥,她就再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垂下了本打算去抱人大腿的手,可怜巴巴地说道:“太太,我知错了。”

    “那些文过饰非的话,就都不必说了。”大太太随手搁下了盖碗,口气冷峻地说,“你跟了我二十多年,应该知道我素来做事的宗旨。说吧,长安对你抱怨过千秋之后,你说要找人教训他,后来就立刻出了个丁有才,这不是巧合吧?”

    现大太太根本没有提偷书,也没有涉及落霞和向妈妈这对干母女之间的纠葛,越千秋不由得舒了一口气,暗想怪不得老爷子夸她缜密,这种力求不牵连任何人的态度真让人舒服!

    向妈妈顿时面色惨白。她张口就想申辩,可对上大太太那目光,她一下子又蜷缩了下来,足足好一会儿这才期期艾艾地说道:“太太,真不是我……”

    话还没说完,她就太太露出了一丝冷笑。想到当初对方还是丧母却未出阁的小姐,就把偌大一个太守府打点得井井有条,如今在越府虽不管事,可那是主动让出来的,不是被三太太把大权给抢过去的,之前更是二话不说就把她落到了这里,她不禁有些吞咽困难。

    “想抵死不认是不是?那好吧,你那一双儿女,明日我就让人一个卖到矿山,一个卖到灯船去。”

    这一次,向妈妈终于慌了神。她再也顾不得大太太威严,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那膝盖,声音颤抖地说:“太太,求您跟了您那么多年的份上!我说,我都说,是三房的管事媳妇冯氏……”

    “你还敢攀咬别人?指量我不知道有人给你通风报信,说是老太爷病了的时候,三房那个蠢货在鹤鸣轩外头拦着千秋?你觉得她得罪过我,又惹上了千秋,就想拿人顶缸?好啊向元娘,我念在过去情分没给你大苦头吃,你竟是打算把我当枪使?来人,批颊!”

    越千秋一只眼睛瞪得老大,透过屏风缝隙刚那两个婆子又抢上前来,一个反手扭住向妈妈的胳膊,另一个抡起蒲扇似的大手,朝着她就是几个大耳刮子。意识到批颊就是打嘴巴,他不禁嘴角抽搐了两下,心想大太太够雷厉风行的。

    不过七八下过后,向妈妈就已经嘴巴肿得老高。当两个婆子松手把她丢在地上时,她终于不敢再有最后一丝侥幸,竟是带着哭腔道:“太太,我再不敢瞒了,我说!是我想给青茵说一门好亲,结果撞见了后街口上的赵媒婆,不合说了九公子的事,是她大包大揽……”

    这一次,大太太依旧没等她把话说完。

    “你们两个出去,把她说的赵媒婆押来。”

    屏风后头的越千秋只觉得目瞪口呆。他刚刚还以为大太太要再去临时抓人过来对质的,没想到早就准备好了……大太太莫非是把向妈妈相关的人全都给弄到这儿来了?

    向妈妈同样呆若木鸡。果然,接下来,就犹如牵出萝卜带出泥,向妈妈供出赵媒婆,赵媒婆供出刘掌柜,刘掌柜供出……一时顺藤摸瓜拎出来一大串,但只见堂上形形色色七八个人先后登场,越千秋真没想到大太太竟是在今天把人都给收集齐了放在这!

    而到最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那个饭馆跑堂,八面玲珑的小伙计身上。

    一大早被人蒙了眼睛绑过来的他打了个哆嗦,随即带着哭腔道:“是余公子身边的一个长班找的我,说了那个拐子的事,我一时猪油蒙了心,听说越府的事情后,就给人出了主意。”

    听到这里,越千秋倏然扭头望去,却只见越老太爷皱了皱眉,嘴角露出了一个有些刻薄的冷笑。而外间的大太太轻轻叩击了一下扶手,亦是呵了一声。

    “我就知道,天仙局这种高端的东西,也是靠你们这些人和一个毛头小子玩得出来的?”</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