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四十八章 真相的一角

第四十八章 真相的一角

作者: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回程的路上,越千秋照旧是和越老太爷同车。.』.

    只不过,这次没人强迫他非得躺着,因此他裹着锦毯坐在左边,状似愣,心里却在飞快地思量连日以来的一系列事情。就在他越想越入神的时候,突然觉得耳朵一疼。

    “爷爷……”

    见小孙子可怜巴巴地己,越老太爷哂然一笑,手上少用了点劲,却没有松开的意思。他俯下身子,近距离直视着越千秋的眼睛:“小兔崽子,昨天你们三个跟着严诩去,结果参与了这么一场好戏,你是不是心里在嘀咕,又是你爷爷我耍的什么花招?”

    越千秋有些尴尬,但想想和老爷子打马虎眼,那是自己找虐,他就理直气壮地说:“没错,我问过长公主,她是打听了师父的行踪,然后现那酒楼的包厢全都订出去了,非富即贵,所以才来插了一脚。师父虽说很闲,可我不觉得他会闲到那么巧去带徒弟。”

    “啧,那女人平时对谁都没好脸色,难得倒是你讨了她喜欢!”

    现越老太爷提起东阳长公主,终于松开了拎他耳朵的手,有些唏嘘,有些忿然,还有些说不出的怅惘,越千秋不禁眼睛骨碌碌直转,很有些八卦的意思。

    可他还没来得及浮想联翩,脑袋上就被越老太爷不轻不重拍了一巴掌。

    “你吃了这么大苦头,却让刑部那个没人缘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也算是帮了你爷爷我大忙。太复杂的事情,你这小子也不懂。你只要知道,那个没人缘昨天监斩的四个人里头,除却周霁月的那个七叔之外,还有一个是武品录上的除名门派出身,两人都给他做过内应。”

    越千秋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本能地迸出了四个字:“过河拆桥?”

    “小子成语学得不错!”越老太爷哈哈一笑,这才松开了手,随即摇了摇头。

    “不仅仅是过河拆桥?没人缘得罪的人太多,这两个帮着他鞍前马后,他却怀疑人是两家除名的门派为了扳倒他,特意送上门放在他身边的死士。没人缘这家伙要放在先秦,那是比韩非子还彻头彻尾的法家,最恨侠以武犯禁。”

    “所以他明面上把两人收在身边,却很快把他们派去那个企图谋反的小门派做内应,查明后就调了刑部总捕司六个一等捕头里的四个,连同刑部分司的一大帮人一块铲平了那儿,可之后却把这两个人也拿了,打算斩草除根。”

    越老爷子自己也不清楚怎么会对才七岁的小孙子说这些。

    也许是越千秋这些天实在是披着小孩子这张皮,做了太多胆大妄为的事,他都已经快见怪不怪了。也许是除却越影,家里那两个他从前没怎么管过的儿子,还有一堆或大或小还派不上用场的孙子,都不是他能说话的人。

    越千秋对这些朝堂上的阴谋不大感兴趣,反正天塌了有越老太爷和大太太挡着,他去动这脑子简直是让人笑话。他的眼睛里闪动着八卦的神采,拽着越老太爷的袖子就问道:“爷爷,照你这么说,那这么多人去,是想要揭破那个没人缘连自己人都杀?”

    对于越千秋这种说法,越老太爷嗤之以鼻。

    “几十年前武品录出来之后,刑部从六部之中靠边站的冷灶,成了数一数二的热灶。刑部总捕司的捕头里,刑部自己培养上来的人和上三门中六门总共九大门派举荐来的人,各占了一半。已经被除名的下品门派的人,在总捕司又没挂名,谁会在意他们的死活?”

    “别人在意的是刑部尚书这个位子。没人缘在江湖上的名声和从前所谓的魔头已经相去不远了。九大门派现如今是巴着京城权贵,哭着喊着求换人,这不,高泽之就是众望所归的接任者。今天,很多人都想着先让人头落地,然后再把人认到自己门派之下,栽赃没人缘杀自己人,顺便扯上我和他打擂台,没想到让你把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越老太爷没好气地把袖子从越千秋的魔爪中解脱了出来,这才慎重地说:“你被人暗算,是我的疏忽。我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也想算计我和他斗一场。但你这一伤,没人缘没杀成人,却猛地现这么多人和他过不去,从前和某个寡妇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史更是人尽皆知,啧啧啧,你爷爷我反倒能了!”

    啧,金陵这趟浑水真乱!

    心里感慨了一声,越千秋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猜测。他猛地从车窗探出头去,盯着越影上左好一会儿,随即甩下窗帘,猛地凑近越老太爷的耳朵。

    他用比蚊子叫还低的声音问道:“爷爷,昨天那个从屋顶跳下来救了我的,不是影叔吧?”

    话音刚落,脑袋搁在老爷子肩膀上的他就现,越老太爷的身体明显僵住了。知道自己这大胆一猜恐怕直中红心,越千秋忍不住心里犯嘀咕。

    越老太爷竟然捏着最有力的证据不用,而是宣扬了一番刑部老吴的情史?他很搞不懂。

    而越老太爷也显然没有让越千秋搞懂的意思。

    他怎么会说,越影当初趁着裴家和吴家的人大打出手,神不知鬼不觉上车,把周霁月丢上车的那几张纸片给逐张都?

    当越影在那楼顶抛洒传单的时候,恰逢御史中丞裴旭指使的人正在满城张贴关于吴仁愿情史的揭帖,这种大规模行动本来就不可避免地留下了无数行迹,吴仁愿没找到越影,回到刑部就查到了这一茬,于是本来就水火不容的两边这下更是闹得天大。

    再加上越千秋被暗算的事,吴仁愿无暇分身,对那四个死囚多少能分心一些,他也能够更从容地挖出一点东西。

    他冷着脸将八爪章鱼似的缠着自己的越千秋从身上弄下来,见小家伙虽不得不坐了,可一会儿,一会儿头的越影,眼睛不停地转着,分明是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忍了又忍,最后不得不掐了掐那吹弹得破的脸蛋。

    “小兔崽子,想到也不许说出来。没人影叔在那酒楼出没过,他一直都在刑部外头我的轿子里等我,懂吗?”

    “懂!”越千秋响亮地答了一个字,随即就抱着靠枕眯眼假眠去了。

    他可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奈何他如今这小孩儿身体就是贪睡,一路上这么颠簸着,他竟是真的睡着了过去,当最终睁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了清芬馆正房他自己的床上。他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边那个熟悉的人影时,竟是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道:“师父,天亮了?”

    “什么天亮,还没天黑呢!”严诩没好气地掀了越千秋的被子,一把将人衣服后摆撩了起来,等确定伤口没什么大碍,他才嘀咕道,“伤还没好就把人拎出去,真是一点都不体恤自己的孙子……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受欺负。”

    他没注意到越千秋那偷笑的表情,摩挲着下巴说:“你这几天要养伤,不能习武,可老躺在床上也不是办法。这样,趁着天气好,师父我带你四处去逛逛。”

    要是之前,越千秋听到一个逛字,一定会一蹦三尺高,可此时此刻,他却只翻了个白眼。

    “又去?”

    “谁爱意!”严诩顿时暴跳如雷,“如果不是你爷爷威逼利诱,我哪有功夫带你去!他不就是想让周霁月去认她七叔吗?这回你自己说,只要能说出个地名来,你想去哪我就带你去哪!”

    越千秋怀疑地撇了撇嘴:“如果我要去皇宫大内呢?”

    “去就去!”严诩压根想都没想,“我从小就把那当成家里后花园似的,那儿我最熟!”

    忘了这家伙不只是富二代,还算是皇二代……

    想到这一茬,越千秋顿时笑眯眯地说:“但我有个条件,我不要当磕头虫。如果师父你能答应我这个,我就跟你一块去!”

    “咱们吴朝没那么多规矩,平常上朝冲皇上也就一躬身而已,哪来那么多要磕头的地方。”严诩一面说,一面还如同拐骗孩子的怪叔叔,伸出手指和越千秋勾了勾,“不但不磕头,还有一桩好事。只要你会作揖,我保管你进一趟宫,就能骗一堆红包回来!”

    其实,他是想对那些从前老爱捏自己脸的娘娘们炫耀一下他的小徒弟……</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