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永生之狱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没有秒杀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没有秒杀

作者:执壶独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墨熠带着男童歇息在一个简陋的破庙里,男童早已躺在草铺上进入睡眠,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墨熠站在庙外,望着星空,手掌翻动,三枚龟纹玉石悬于空中,稍一用力,三枚玉石在空中快速旋转,之后随着一声“凝!”,玉石落在地上,分布在同一条线上,这条线正是刚才来时的路,看着玉石,墨熠久久不能言语,最终轻轻叹息一声。

    再次抛掷玉石,这次玉石落在地面仍在不停旋转,呈三个不同方位。“咦”墨熠轻呼一声,转身望了一眼草铺上的男童,随后目光集中在玉石上,眉头锁得很紧。

    最后一次抛掷玉石,玉石再一次分布在一条直线上,只是方位不同,顺着玉石的方位,墨熠看向了星空,那里有一颗灰暗的星辰,光泽暗的几乎看不清。他清楚地记得几年前那颗星是整个夜空中最亮最闪耀的星辰。

    “人,终归是要去那里啊。”墨熠喃喃自语。

    没有人知道这位曾经让整个大陆闻风丧胆的剑魔在今夜做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卜了三卦,第一卦是给三尾狐欣儿,第二卦是给男童,这一卦他最终也没能算出来,因为没有方向,第三卦是给自己。

    男童再一次睁看眼时,天已然大亮,大概是昨晚月圆的缘故,今天的阳光特别刺眼。男童揉了好久的眼睛,才能勉强看清墨熠独坐在门榄上,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醒了啊?快来吃些东西,澈儿。”墨熠轻声呼唤,递过去一些干粮。

    “谢谢前辈。”男童双手接过干粮,礼貌回礼。

    待到男童吃完以后,墨熠牵着男童继续行走。

    一个脸色黝黑冷峻的男人在屋外踱来踱去,不时唉声叹气,屋子里面有女子痛苦的声,让他有些担忧又有些心急。

    “要出了,要出了,是个女娃。”一个中年妇女音显得极其兴奋。

    男人停下脚步欣喜地跑进房间,却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想到这里他有点害怕。

    “孩子还好?”男人忍不住问道。

    “母子平安。”

    这时,天空似乎是云层之上传来一阵天籁之音,这道声音最后萦绕着这间小屋,久久不能散去。男人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诧异地望向床上的妻子,妻子也露出了迷惘地表情。

    男人立刻想起了什么,自己本来就是避难的,如今已经耽搁太久时间,马上收拾好行礼,带着妻子,抱着婴儿离去。离去前瞪了一眼中年妇女,后者吓得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犹豫一下,终究只是抹除她的记忆。

    墨熠停下了脚步,望向山间的一个方向,脸上的惊讶之色甚浓。

    男童仰着头,用稚嫩的声音问道:“前辈,怎么了?”

    墨熠呵呵一笑,用自己才能听懂的话说道:“真是千年难得一遇啊,居然有这等怪事。”言罢,带着男童向目光所及的方向走去,也正是天籁之音传来的地方。

    男人忽然停下了脚步,警惕地看着前方,这是一条林间小道,小道百丈处站着一个青年,目光冷厉,一直盯着男人,眼睛里有一种诡异的蓝色。

    “魔域的人?”男人显然看见了青年的眼珠,右手渐渐捏紧,心中无比惊骇,虽然这几隐约感觉到有人追踪自己,却没想到在这中土大陆居然有魔域的人敢来,要知道中土盛传魔域之人狡猾残酷,人人得而株之,但这个青年能够瞒过中土修行者,必定不是等闲之辈。

    “去死吧!”随着青年这一声爆喝,紧接着一双断刃出现在青年手中,青年顺势突入空中,而在同一时刻,男人蓦然拔出剑来,潜意识告诉他眼前之人乃是毕生所遇最强之敌。

    在这个秋日,有一片枯叶在男人和青年目光交接处飘落而下,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忽然间落叶从中间叶脉撕裂开来,断面齐整如线,青年破空而来,手中的断刃在空中带出一串火花,断刃而去的方向正是男人的咽喉。

    男人冷喝一声,一道剑诀祭出,在电光火石之间,挡住了断刃的去路,断刃与长剑的仿佛连在一起,只有接触的地方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提醒着这场战斗仍在继续。

    “啪!”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长剑,自己的本命剑居然出现了一个缺口,而造成缺口的却是那枚断刃,曾经师父亲手相传的青铜长剑竟然毁在自己手里,一念及此,男人忍不住心中的愤怒。

    “还记得这断刃么?”青年讥讽地看着男人,眼中竟是杀意。

    男人心神恍然荡漾开来,在他这一生的杀戮中,所遇之敌只有一个使用双刃作为武器,那是十年前一个杀人如麻的魔人,他杀了许多中土人,无论修行者还是平民。男人追了他三年,终于在魔域的一个村庄里找到了他,村民愤怒地看着男人,妄图烧死这个中土人,男人终于还是杀了魔人,他是一剑斩断了魔人的双刃,划破了魔人的喉咙,村民向他扔石头,用木棍狠狠敲打在他的背上,他很痛很难受,于是他杀光了所有人,除了一个八岁的孩子,孩子脏着脸站在雨中,一直盯着他,那个充满憎恶、仇恨、诅咒的眼神让他至今难忘。

    “你应该后悔放了那个孩子,他叫莫离。”青年目光微凝,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双的事情。

    男人摇了摇头,剑再次祭起,瞬间百道剑影围绕在周身,剑影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卷起地上的枯叶,剑影整体却像是一柄巨大的飞剑,猛烈飞向青年,所到之地地面划出一条很深的沟壑。

    青年双刃舞的密不透风,欺身飞进男人发出的剑影中。青年的残影在剑影中来来去去,剑影纷纷黯淡下来,最终剑影消散,青年落在地面,嘴角有不少血迹。

    男人没想到青年居然如此强横地接下这一招,眉头凝的更紧。

    “他是我父亲。”青年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没有说他是谁。男人也没有问,甚至没有丝毫动容,更没有做出其他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青年,其实在他第一眼看到青年时他就隐隐约约猜到了。

    “你为何无动于衷,你难道不应该骂我或者,跪地求我?”青年暴怒,脸扭曲成一片,“可我不会放过你,我不会,七年了,哈哈,七年了,无尽的痛苦啊。”

    青年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居然又哭了起来。

    “所以你只有去死。”青年咧着嘴,一字一句说道。

    男人忽然感觉眼前这个青年很可怜,再看向他的眼神中夹带着一丝怜悯。青年注意到了男人的眼神,心中的怒火宛如一只困兽。

    青年整个人随着断刃飞在空中,化为一道残光,射向男人。

    男人的剑在周身几寸布下强大的剑阵,看着那道残光,他猛然间想起了自己的师父枯剑上人,那个垂垂老矣的一代圣人,他用一生在与魔域战斗。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用尽力气告诉男人真厉害的剑一剑足矣。

    “一剑么?”男人闭上眼,心中默默自语。

    阳光很烈,有些刺眼,云层之上隐隐有雷声闪动。

    断刃很快,青年更快,断刃破了男人的剑阵,男人喷出一口血,染红了衣襟。女人抱着婴儿在不远处咬着嘴唇,眼中有泪珠溢出。

    青年头发蓬松,露出狰狞的笑容,下一刻断刃到了男人的胸前。

    “哗!”一道剑光宛如长虹落下。

    “前辈,那是什么?”男童看到了一道光芒从云中划下,心中无比震撼。

    “那是一剑,很不错。”墨熠忍不住赞叹一声。

    那道剑芒瞬间射向断刃,断刃已然来不及撤出,在刺中男人时,也被剑芒刺中,青年面色犹如土灰,凭借着本能避过半寸位置,青年暗叹一声好险,却发现有些不对劲,终于隔壁处传来剧烈的疼痛。

    右手自手肘位置被剑芒切断,剩下的那截手臂抓着断刃还插在男人胸前。

    “啊!”青年突然大叫一声,再也忍不住疼痛,捧着断口,冷汗涔涔地跪在地上。

    使用那一剑后,男人身体虚脱的不能再聚集灵力,胸口还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不再多想,提着剑一步一步走向青年,然后高举起长剑。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啊。你放过我,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青年趴在地上,脸上是污浊一片,有血有泥土。

    男人叹了一口气,想起了多年前那个脏兮兮的男孩,他没有挥出那一剑,托着虚弱的身体转身离去。

    青年眼神一凝,凶光毕现,电光火石间一枚短刃发出,只听见“噗”的一声,短刃没入男人身体,然后飞射而出,青年缓缓站了起来,欣慰地抹去脸上的血迹。

    男人低头看了看胸前的洞口,又回头看了一眼青年,眼中尽是悲哀和怜悯。女人捂着嘴,再也忍不住,喊了一声“枫哥”,然后跑到男人身边,扶着男人,泪流满面。

    青年突然西斯底里地笑了起来,“哈哈,你总是那么好心,你这种人就不能活在世上,哈哈哈。”用仅剩的一只手捶着胸口,“你一定觉得我只有两把断刃,哈哈,这第三把短刃是为你准备的啊,七年了,七年了啊,我要让你看着妻离子散。”

    短刃闪过,瞬间穿过女人的身体,带出一串血洒在男人脸上,女人软绵绵地倒在男人身上。

    “对不起,楠儿。”男人眼中尽是抱歉,U看书( www.uukans)搂着妻子。

    “枫哥,和你死在一起,我很满足,只是可怜我们的孩子,但愿来生,她能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女人捧着男人的脸,低声说道。

    青年突然有些笑不出来,就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这对夫妻,恍然间他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失去了什么,他看到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孩子,很想杀了这个孩子。孩子闭着眼沉睡,完全不知道自己父母已经要离开人世。他最终没有出刃,托着残躯,轻唤一声,一只硕大的血鹰从天而降,载着他远去。

    夕阳似血,大战过后,这条小道已然满目疮痍,鲜血染红了地面,一只断手掉在一旁,混着泥土,几只老鸦发出凄凉的叫声,在空中盘旋。

    墨熠查看男人的伤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一边的男童也是识趣地沉默不语。

    男人忽然费力睁开眼,仿佛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支撑着想要站起来,终究还是放弃,他看到了墨熠,这个老者他曾经在画上见过,虚弱地说道,“墨熠师叔吗?不肖弟子陆枫拜上。”

    墨熠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天剑峰的弟子啊,只是经脉尽裂,灵力全无又如何救得回。

    “是魔域的人?”墨熠轻声问道,“那一剑是你使出的,枯剑上人可是你的师父?”。

    陆枫犹豫一下,终究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怀里的孩子悲伤地说道,“麻烦师叔照顾我的孩儿,将来带她回天剑峰。”。

    墨熠抱起孩子,朝陆枫点头,纵然离开天剑峰多年,他对于那个地方依然有很深的感情。

    陆枫脸上浮现了欣慰的笑容,缓缓闭上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