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永生之狱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劫狱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劫狱

作者:执壶独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论萨福抒情诗创作艺术孙周年(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湖北丹江口442700)摘要]萨福(约公元前625—前568)这位处于欧洲抒情诗源头的杰出女诗人,她的作品即保留了古希腊民歌通俗、自然、生活化、大众性的特点,又在诗的内容和技巧上具有大的拓展和发现。她以炽热的情怀、超群的智慧、机警的捕捉力和新颖的抒写视角使抒情诗艺术得以升华,完成了古希腊诗歌从写“神”到写“人”的历史性飞跃。萨福的诗作感情深挚、思维敏感、描写细腻柔婉,她以个性化的抒情方式和独特的艺术表达在诗的世界里为世人开辟了一块清新颖异的艺术园地。中图法分类号]I106.文章编号]1008—6072(2001)02—0050—04公元前七世纪,位于爱琴海上的希腊岛屿出现了一种新的样式———抒情诗。这种新诗以简短、明朗、自由而富于音乐感的抒情形式取代了那种恢宏、复杂、连续并具有史诗性的长篇叙事;以抒发个人生活经历与思想情感替换了对民族集体主义与英雄主义的赞颂,从而,在内容与形式上实现了希腊文化艺术史上的变革。在这一变革过程中,一位才情横溢的女性脱颖而出,她以卓越的艺术才能和实际的成就,建构了希腊史上的一座丰碑。这位女性就是被后人惊为“奇迹”、颂为“缪斯”的古希腊女抒情歌手———萨福。作为一位站在欧洲抒情诗源头的诗人的诗之所以能为众多读者所接受,在当时即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除了古希腊特定的历史文化环境与城邦国家兴起时期较为宽松、自由的民主氛围外,从抒情主体的个性化审视,我认为,萨福的成功更重要的在于她顺应了时代的要求,在其诗作中敢于直陈胸襟、张扬个性,以个性化的抒情方式和独特艺术表达,在诗的世界里开辟了一个清新、颖异的艺术园地。本文仅从艺术角度对萨福的创作探析一二。一、率真明朗的表述方式深挚强烈的抒情风格世界各国中,文人作品与民间无疑存在着一种明显的母体文化与精英文化的关系。民间经过作家改写成为文人作品,文人作品又回归到民间之中。考察萨福的创作,我们似乎亦可看到这么一种双向交流的构建关系。古希腊抒情诗就是在民歌的基础上形成的,因此,萨福的诗明显地保留有民歌生活化、通俗性以及明白、晓畅的特点。这一特点构成了萨福作品世俗性、大众化的基础。萨福的作品易读、易懂,其所言观点不加掩饰,率真、明朗,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如《我承份儿。”这里,诗人敢于大胆正视爱情,并明确地把爱情归属到人的正常情感范畴,其观点鲜明,指向明确,措辞坚定,不容质疑。综观诗人的这类诗作这首诗可以视为萨福的爱情宣言,诗中所直接表达的对爱情位置的确认,正是女诗人之所以在大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JournalYunyangTeachersCollegeApr.2001Vol.2110量同类诗作中乐于歌颂爱情,勇于追求爱情,大胆袒露爱之感受的重要思想因素的典型表现。在《当然,我爱你》中,诗人写道:“当然,我爱在一起生活:我老了。”这首诗反映的是诗人(或者是某位女子)何处理此事而不至于使双方都陷于一种尴尬的境地,她毅然作出决择:首先她承认“当然,我爱你”,这又何必否认;但是,“我不能忍受”我们之间的差异。正因为如此,她坦诚告诉对方“如果你爱我”,就去“娶一个年轻的女子吧”。

    这一心理陈述初看似乎难以置信,但细读深思,我以为恰好表达了“她”丰富复杂的矛盾心态,表现了特定的真实,然而这种内在的心理撞击反映在萨福笔下,却显得率真、明朗,表现得铿锵坚定,揭示了一个诚挚而深谙生活道理的诗人自重、自爱的心理。从这个方面而言,本诗也足以批驳那种所谓萨福因爱上一个年轻渔夫而自杀的讹传。《睡吧,亲爱的》是萨福作为女性诗人所写出的另一种情感体验:“我有一个/王国,外加爱情。”此作同样直陈胸臆,准确地道出了爱女在母亲心中的地位。朴实的语言与深挚的情感融为一体,看似脱口而出,实则发自内心,更妙的是,诗人在最后用了一个非常显豁而又颇具份量的事物———富有的克洛苏斯王国外加爱情———来衬写母爱精神的无私、高尚与博大,从而使本诗主题升华到人类情感的最高层面,赢得最广大读者的普遍认同。萨福这种坦荡、明朗的表述方式和深挚、热情的抒情风格的形成,究其实,与古希腊奴隶制城邦国家兴起时期较为宽松的民主气氛密切相关。民主精神铸就了萨福自由、豁达的性格,为诗人提供了敢于直陈胸襟的社会环境,诗人真率而自由的创作,也召唤推进了一个自由时代的来临,这便是萨福作为源头诗人为自由的诗歌世界的开垦所作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二、深刻细腻的心理描写独创新颖的艺术发现与率直、明朗、质朴的艺术风格相应的是萨福那深刻、细腻、独到的心理描写艺术。读萨福的诗作,我们可以感受到诗人特具一种超群的智慧、机警的捕捉力和新颖的抒写视角,她擅长将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那些朦胧的思想意识,微妙的情绪变化,复杂的心理冲突清理、追寻、发掘出来,从不同的角度予以精辟、细致、生动的描摹,创造出抒情诗绝妙的艺术效果。如《没有用》:“没有用/亲爱的妈妈/爱—对那个男孩。”此诗写一少女因爱的骚动而陷入困境后向母亲所作的内心陈诉。通过主人公的自我心理表露,揭示出处于初恋的少女感情冲动、心绪不宁、行为难以自制的迷狂状态。短短的一段心理表述,即让读者感受到少女春情萌动的幸福,窥视到娇女在母亲面前的率真、无忌。其语言朴素平易,描述客观真实。特具一种天然去雕饰的质朴美哪儿去呢?去到一个地方/决不!”表面看来,本诗似乎是新娘在与新郎合欢前“女傧相”们对新娘的嬉戏、点拨和开化,实际上这是诗人对女性在即将面对人生中那个重要的“逾越”时内心矛盾活动的真实写照。诗人将“童贞”拟人化,作为诗的主角或者说阐释主体加以强调。尤其是连用三个“决不”反复吟唱,指出了童贞的一去不复返。我以为,这里,与其把它看作是诗人的“警示”:要慎重,不可轻易放弃,后悔是无济于事的;倒不如说这是诗人刻意的“渲染”:要珍惜时机,要把握人生,“逾越”是神圣的。这样,诗人把即将成年的女性的内心活动通过一个巧妙的构“我”和即将离我而去的“童贞”的对话,准确而生动地揭示出来。本诗撩开了传统偏见遮蔽人的心灵的那层羞涩的面纱,对人生、对夫妻生活进行了饶有风趣的讨论、阐释。描写生动传神,方法新颖别致。《他不只是英雄》是萨福现存较为完整且独占鳌头的一首情诗。诗中写道:突然和你相遇,我会/僵硬了;火焰在我皮肤下面/流动;我什么也看不见了/还要苍白,那时/我已和死相近。”从总体内容看,该诗着重讲的是一女子与意中人相遇时所产生的“触电”感觉。但作品中同时出现了三个人物:和“你”在一起,但引起感觉的却是“我”,这便使读者易于产生理解的错觉和混乱,也引起了其后评论界的歧义。这里我们权且不谈“我”爱谁和“你”是谁,何况我们面对的也并非是一个作品的整体,难以窥其全貌,现仅就诗人对那瞬间心理的捕捉与描绘,作一艺术透析。诗中的这段心理描写可谓神奇之笔,它不直接写想什么和怎么想,而是通过对诗中人物因心理反映而引起的意态、情态、体态、容态变化活动的描摹,揭示出特定情境下恋人特有的一段迷离神奇的心理活动历程。首先,诗歌安排了一个假设的场景:“如果我突然和你相遇”。由此而展开想象,将相遇时所引起的种种反映娓娓道来。“我会说不出话来”是诗的转换或“引言”,继而诗人便把笔锋转入到心理活动的轨迹———“我的舌头僵硬了”,此写心情紧张,不知、不敢或想不到该说什么;“火焰在我皮肤下面流动”,此写情绪激动;“我什么也看不见了”,此写意识模糊;“我只听见我自己的耳鼓在隆隆作此写心跳加速,心理失常;直逼得“浑身汗“身体发抖”,此写不能自制;这一系列的描写形成极大的情绪反差与迭宕,以致“我比枯萎的草还要苍白”这就把片刻的心理冲动和由此引起的生理反映描写的具体而生动,而这一系列的反映都是因心理的失常、失控造成的。这是特殊心理作用下的一种“失态”行为。描述过程中,对象“你”始终没有出现,但我们从因他而引起的主人公的强烈反响和慑服力来看,这决不是一个普通的对象主体,而是诗中主人公钟情、崇拜的恋人。此次相遇,亦不是一般性的会面,而是主人公在心上有他(爱上他)之后的激动人心的初次约会。因为我们从相遇时主人公那种拘束、羞怯和冲动来看,他们之间尚没有过多的交流与沟通。所以这确确实实是一个令人心灵震颤的场面。诗人在这里为我们描绘的是一幅多情女子终于如愿以偿并被爱情征服的惬意、满足的醉态。尽管诗中人并未与心上人有半句交谈,但依依深情尽在不言之中。也许,在写作上,这只是一个假设的构想,但却蕴含了诗人自身的生**验。从艺术创作的角度而言,我们绝难相信一个没有生**验的人会写出这样动人的诗意般的爱情场景,刻画出这么一个温柔可爱、含蓄多情、身上尚带着丘比特箭伤的活鲜鲜的女性。萨福对心理描写技巧的成功运用,是对抒情诗描写艺术的升华,它拓展了抒情诗的表现方式,完成了古希腊诗歌从写“神”到写“人”的历史性飞三、形象贴切的比拟技巧优美柔婉的艺术表现在萨福的诗作里,运用较多的修辞技巧是比拟。灵活自然、形象贴切的比拟手法,既丰富了作品的内容,又美化了诗的环境,增强了抒情诗的艺术效果。阿佛洛狄忒是古希腊神话里的爱情女神萨福的诗歌里,她既是爱情的象征、代名词,又是爱的情感的拟人化。诗中,这一爱情女神频频出现,成为诗人追求人生幸福的一个偶象,或为诗人抒发情感的精神载体。如《向我的帕福斯女主人祈祷》:“斑斓宝座上的阿佛洛狄忒/永生的神的女儿,陷网的/编织者!我向你乞求/不要逼迫我,使我的心充满痛苦!你父亲的屋里走出来,走向/它们羽毛丰满的翅膀/从天上迅速降落到/黑沉沉的大地……”这首诗的着意点是乞求爱情再次降临。诗人在表达方式上十分巧妙的用神话传说中的爱情女神把“爱情”这个无形的、抽象的、含有理性意蕴的概念加以形象化、具体化、拟人化,从而把爱情的光明美好、渴望爱情的心理期盼、爱情降临的神圣幸福感形象生动地表现出来。此外,在诗中,诗人还采用了两个对比鲜明的象征性的比喻:“金车”和“光辉的你”象征着爱情的幸福以及带给人的欢快愉悦心理;用“黑沉沉的”形容爱情失落后的痛苦、压抑,比喻贴切又达意准确。孙周年:论萨福抒情诗创作艺术而在《你是黄昏的牧人》中,诗人写道:你放牧绵羊———放牧/你驱赶他们回家/回到妈妈身边去。”把黄昏拟人化,把太白金星人格化,把羊群、孩子、绵羊、山羊置于同一背景下,把自然美景和浓浓人情交融在一起,构成一幅恬适、静谧的黄昏牧归图。至于在《女傧相的赞歌二》中把“童贞”拟人化;《站在我的床边》把“黎明”拟人化也均属此类。在萨福的诗作中,还有一种特异的现象:恰当的简单比喻往往比哲理性的长篇更能抒情达意,这样的例证我们在萨福的作品中也随处可见。如她比喻爱情的自然萌生以及所携带的力量:“没有警告/———《没有警告》爱情无须商量,是人类相互感情的自然萌生。其来势迅猛,如同旋风,席卷身心。比喻简洁、晓畅、准确、形象,极具说服力。又如,她将温馨的爱情给对方带来的幸福比作“枕头”:“如果你来/———《如果你来》给人一种甜蜜、舒适、安逸的感觉,带有难以抗拒的诱惑力。对生活中那些大龄而尚未出阁的女子,萨福表现出一种独到的理解,她认为不是这些女子自身条件不好,而是不为人识。为此,她以诗的方式作了一个非常精巧又很能达意的比喻:“象的果实/被采摘的人注意过/———《哀悼处女时期》。显然,诗人是站在女性的角度审视这类生活现象,既给这些大龄女子以精神慰藉,又不加掩饰的以赞美口吻向世人揭示透露这类女子所拥有的相对于单纯幼稚的年轻女孩所不及的成熟与高其表现力远非日常的单义性、低密度的“指称性语言”可比,相反,它是多义性,高密度的。其多义性又常常体现在修辞技巧的运用上,萨福即是这一诗的符号语言的成功使用者。U看书 ww.unshu.cm 萨福的诗作质朴优美、意蕴丰赡、艺术感染力强。时至今日,尽管历经时间的不断磨洗,但我们重读这些珍贵的遗作,仍然可以肯定地说:它不失为人类早期抒情诗艺术的优秀范本。广州:百花文艺出版社,1989.【责编:潘世东】ArSapho’sLyricsSUNZhouChineseDepartmentYunyangTeachersCollegeDanjiangkou442700Hubei)AbstractSapho(625B.originalfemalelyristheEuropeanlyrics.HerlyricsonlykeepshefeaturesancientGreekfolksongsalsopresentownexplorationwritingtechnique.SheheuniqueenthusiasmhepeculiarperspectivebringsabouthistoricalleapheancientGreekpoetryfromwritingabout”God”toabout”man”.Herpersonalizedexpressionscreateentirelynewfieldhepoeticworld.Keywordsreformingperiodoriginialpoetnaturalstyleartisticmode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