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路见不平

作者:西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雷行和华宇这才真正领悟到江湖险恶,一不小心,就会危险重重。

    白衣郎君想到这些家伙既然怕阳光,那么,何不将它们一把火烧的尽光光。但是,不能这样做,这样做无疑就是制造火灾。想了好些办法,都是不成熟只好放弃了。

    逍遥一郎来到白衣郎君面前说:“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白衣郎君说道:“就是刚才那群马蜂,我想着怎么才能将它们铲除。”

    逍遥一郎奥一声说道:“既然无力而为又何必为难自己呢,还是顺其自然就好。”

    白衣郎君再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前方。

    鹿慧见大家都不说话,觉得太寂寞了,说道:“白大哥,我看你们有些相像,觉得好奇,我想问你们几个问题可否?”

    他两同时回答当然行了。

    鹿慧说道:“你们既然相似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了,那么,我的问题来了,就是想听听你们二位的过去,你们谁先来?”

    逍遥一郎道:“我先来吧。自从五岁那年,义母突然间就消失了,一时之间我什么都没有了,姓氏名谁我根本不晓得,自师父将我捡去,起名逍遥一郎,希望我自由自在,逍遥一世。”

    白衣郎君听着和自己的童年差不多,都是亲人突然消失,唯一不同的,他是义母,而我是义父,听的自己和他又近了一步,难道,这有一定的关联?

    鹿慧看向白衣郎君说道:“白大哥,该你了。”

    白衣郎君想了想说道:“我的小时候和逍遥一郎差不多几乎相似,只是抚养我们的人一个是义母,一个是义父。六岁那年,我一人在家等义父,但是杳无音信。等了足有半年,好在义父教育我做饭,挖野菜,要不然我早就饿死了。”

    这样的遭遇,他们两基本相同,让大家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同感。

    鹿慧道:“没想到,你两的身世都这么不幸,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逍遥一郎道:“没关系,大家早晚都会知道的。对了,白兄弟,你这身好武艺在哪学的,千万别说是你自创的,但我明确表示,我可不相信是你自创的。

    对自己所学的武功,应该归功于义父,这一点无可厚非。因为,义父将内功心法都授予了自己,劈月剑法的剑谱也留了下来,所以,这一切都归义父的功劳。

    白衣郎君想此说道:“有了现在的我,这一切都离不开我的义父。小的时候,义父教我练习剑法,还教我修得内功心法,却是不然,瞬间,义父的消失,就像一切美好的前景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想想,真是想哭。”

    公孙雯安慰说道:“白大哥,别难过,我相信,你的义父会找到的。我为你加油。”

    在大太阳底下聊了这么久,也不觉得热,因为,有一股轻风微微的吹着他们,将那毒热的阳光吹得好似散开了一般,再是毒辣的天气也不感觉热。

    白衣郎君看看天气说道:“就让我们忘了今日之事吧,因为,这是一个陷阱。好了,我们出发华山之巅。”

    到达华山必经长安,每个人兴高采烈的看这看那,好个稀奇。

    不愧是京城,街面十分繁华。街的东头,来了一队人马,好个威风,看样子是达官贵人过来了。走开走开,护卫吆喝着。周边的人群纷纷四散躲在了一边。

    看那些护卫好是霸道,鹿慧忍不住她那直性子说:“是什么狗官,这么的横行霸道。”公孙雯说道:“想必是哪家王府的公子哥,所以才这么的目无王法。”鹿慧生气的说:“雯姐,走,会会这位爷去。”还不等公孙雯开口阻止,鹿慧已经上前去了。

    “走开走开,活得不耐烦了。”护卫们大声的想赶走站在路中央挡路的鹿慧,但是鹿慧丝毫不予理睬,开口说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凭什么要我让路给你们?你们为什么不让路给我?真是岂有此理。”

    护卫大怒,于是抄家伙,过来三个,将手中长枪刺向鹿慧。护卫们的招法简如小儿科,三两下就被鹿慧打的丢盔弃甲在一边哀嚎。

    这个时候,从娇子里面下来一人也就三十多岁,他拍着手掌叫好“没想到,姑娘这般生手,果然厉害,佩服佩服。”护卫刚要行礼被他挥手拒之了。

    鹿慧打败了几个狗奴才正是气焰嚣张之时,根本不把来人放在眼里说道:“你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的狗屁王爷的儿子吧,看你长得也算是个人,怎么做起事来蛮横无理呢?还横行霸道的,怎么,长安的街道是给你家开的啊!”

    来人穿着十分体面,由于鹿慧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市面,所以一通胡搅蛮缠,其实,只要仔细观察一番,也能将来人的身份猜个**不离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