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分析

作者:西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大哥,以你之见呢?”

    “这个纸条的出现定有预谋,还需待查。所以大家不要过早的下结论。”白衣郎君肯定的说到。

    这个时候,从外面连滚带爬的,哭泣着跑了进来一人不分青红皂白的骂道:“你们这群恶魔,我杀了你们。”说着挥剑冲了过来,目标是逍遥一郎。

    大家对此人的做法莫名其妙,刚要开口解释,但是他的剑已经飞快的刺了过来。逍遥一郎在最前面,因此,首攻目标就是他。

    逍遥一郎从服饰上分析,此人也是大华门之徒,所以只能将其制服,然后,再把事情原委说清楚就好,于是没有做防备,只是用右手夹住了袭来之剑,说到:“小子,看来你武艺不精啊。”

    来人有二十七八岁,算是长得清秀。见自己的剑被对方固定,急的满头大汗说到:“既然我技不如人你就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不能报了此仇,来吧,说着闭上了眼睛。”

    “谁说要杀你。”话落,逍遥一郎松手放了剑和那人。那人愤愤不平怒气冲天的说道:“你以为不杀我,我就不报此仇了,休想。”说着又挥剑准备行动。白衣郎君叫道:“你没看出来,我们有意不与你为敌吗?”那人这才稍稍停息了下来扔了手中剑接着哭个不停。

    逍遥一郎要问他些事情,但被白衣郎君挥手示意暂且不要说什么,等他心情好些再问。那人哭了好久守在一尸体旁说道:“都怪我,原本是你下山的,,,,”哭的他似肝肠寸断,一会功夫又说道:“我一定为你们报仇。”此刻变得坚强起来。

    白衣郎君觉得时机一到说到:“看来你也是大华门的门徒了。”那人恨恨的说到当然。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在大华门是什么身份?”

    那人说到:“我是师傅的第五个徒弟叫安逸,昨日,大师兄准备下山去找寻毒圣前辈,有消息说毒圣前辈已经到了华山附近,所以,我们都想见识一下毒圣前辈。我是个急性子就抢了大师兄的任务。结果,毒圣前辈没找到,因此我就连夜赶回来了。昨天他们都好好地,今日却是命丧于此,真是太惨了。”

    白衣郎君安慰说到:“不要伤心了,节哀顺变吧。目前,我们还不能在此沉哀,查出真相才是。”

    安逸那份久久浮躁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不过他瞬间看到了鹿慧手中的纸条,觉得她拿着它反复再看,是不是证据一类的,忙上前说到:“把纸条给我,这或许就是证据。”鹿慧岂是愿意看向了白衣郎君,白衣郎君示意给他瞧瞧。安逸接过纸条看后,武断的说道:“原来真是证据,就是这个家伙,隐山居士。我要生吞活剥了他。”

    白衣郎君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安慰要他稍安勿躁,待事情仔细分析后再做决断不迟,但安逸不听,一口咬定就是这个隐山居士。

    白衣郎君不可理喻的说到:“就凭这张纸条上面所留的东西来处理事情,是不是有些不负责任了。假如有人栽赃,你这样不冷静的判断会很容易让人利用的。所以,希望你先冷静。”

    安逸原本激动的心情其实一直没有平复,而是稍稍的克制了一下,但是见到这样一个在目前唯一一个证据面前怎能不重视,因此显得特别激动,听到白衣郎君的话才不那么冲动。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此事岂不显得太啰嗦了。”

    白衣郎君说到:“对呀,我们刚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也是认为此人就是杀人凶手,经过细细斟酌,我们觉得事有蹊跷,此人并非凶手而是另有其人。”

    其实在白衣郎君一伙的心目中,凶手除了独孤剑以外别无他人,但是对于大华门的弟子来说他们就是显得一无所知,祸起的根源压根就不晓得,因此安逸如此激动也在情理之中。

    安逸说到:“以你们分析确定,留有这张纸条就是栽赃嫁祸了?是不是也是武断了?”

    “不会,栽赃这点算是板上定钉了,因为,我们还掌握了大量的资料。”

    白衣郎君点头示意就是这个样子。

    “既如此,那就请各位名言。”安逸急切的想知道真相,但白衣郎君告诉他,事情还待考察。安逸绝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凶手为他们报仇血恨,一屁股倒在了地上。

    白衣郎君说到:“其实我们心中已知,制造这次杀人灭门的主谋。”

    “是谁?”

    “是谁?说了你也没辙,因为你的师傅都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你呢。”

    安逸似乎听出一些不好的消息,难道师傅他老人家遭遇不测了?不可能呀,前天还有师傅的书信往来呢,怎么可能。“你是谁?怎么对武林之事如此了解,就像是你亲身经历一般。”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尽快从仇恨中醒来。不然,你别想报此仇。”

    白衣郎君原本将实情相告,见于大华门已遭不测,于是话到嘴边又没有开口,只是安慰他冷静下来,处理后事重要。说起安葬后事,白衣郎君一伙责无旁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