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仙侠小说 > 武侠世界梦长生 > 第93章 郭云深擂台忏悔

第93章 郭云深擂台忏悔

作者:秦圣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没等一会场上的裁判就宣布第二组对决的到来,竟然又是郭云深对战刘晓兰,这个结果让郭云深跟刘晓兰十分的无奈,不过两个人还是依次走上了擂台。

    “师兄,没想到啊,竟然又是我们两个,我还想我们联手进入五强呢?”郭云深很是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也没想到啊,早知道把我叫回来干嘛?我本来就打不过你。”刘晓兰也苦笑着说道。

    “师兄,十几年了我一直在牢狱里,家里的亲人多亏了你照顾,我十分的感激,前一番比武你又没告诉我就跳下了擂台认输。现在看起来老天也想让我们交手,今天就让我们师兄弟好好打一场吧。”郭云深蠢蠢欲动的说道。

    那天刘晓兰直接认输,他并不知情,在他看来师兄认输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刘晓兰家族常年经商家族富裕,以前郭云深比较叛逆,非常不喜欢这个比自己有钱的师兄,学武的时候经常欺负他。

    但是直到前几天,自己遇到了家乡的相亲,他们告诉郭云深他在监牢里待了十几年,只有自己的师兄时常的救济自己家里,他非常的感动。他身无分文,只有一身的本事,在他看来,能够认真的对待跟师兄的比武,就是他对自己师兄的最好的报答。

    “师弟,十几年前我就不是你的对手,现在你又练成了半步崩拳的绝技,我虽然也是苦练不断,但是还是打不过你。我那天很有自知之明的下了擂台,今天如果师弟你想打,师兄就陪你。”刘晓兰也点了点头,他虽然忍让,但是学武之人毕竟都有血气,一次可以让,但是两次都凑到了一起,看起来老天都想让他们师兄弟动手了。

    “师弟,你小心了。”刘晓兰虽然是形意拳名家刘老能先生的八大弟子之一,但是果然偏爱八极拳,一击劈挂掌就朝着郭云深打去,劈挂掌是练习八极拳必练的掌法,刚柔相济,力达四方。因此有“八极加劈挂、神鬼都害怕”之说。

    刘晓兰这一掌就把郭云深四面八方全部封锁了,八极拳可以从四面八方发劲,这也是八极拳的由来。

    但是郭云深却并没有动,他也是精通八极拳的巅峰武者,要是一般武者面对这么有威胁的一掌,很可能无计可施,只能速退,因为就算是想要硬对都没有办法。一个人总不可能长八跟手吧?要知道劲力可是八处打来。

    但是郭云深却仅仅是闪电般的打出去了一掌,两个人全力的对了一掌,各自后退了三步。

    “师弟,我就知道骗了谁都偏不了你。”刘晓兰这简单的一掌其实就凝聚了全身的修为,八极拳一旦出力虽然看似是从四面八方的打来,其实这只是障眼法,毕竟习练八极拳的武者也不是八跟手,这只是一实七虚的障眼法。

    但是这障眼法,却已经做到了极致,不是眼力非凡并且精通此拳的人根本就做不到。而郭云深这简单的一掌却也包含了郭云深一身的武学修为,他以掌带拳发“崩劲”,后发先至的准确的找到了刘晓兰的实招,眼力、修为、速度都已经运用到了极限。

    “师兄,我是太了解八极拳,所以我才能够准确的找到您的破绽。这些年我也想明白了,不管是八极拳还是形意拳,都能够让武者练到极高深的地步。以前我年轻,我觉得刘老能老师的本领高,名气大,所以我以刘师傅为傲,时常跟人家说我是形意拳的弟子,惹得你们都不快,更是让我们的老师孙亭立伤心,我甚至还为多次打败了正宗八极拳的门人洋洋自得。

    但是现在我才明白那个时候多么的幼稚,武功没有高低,只有武者才有高低。”郭云深叹了口气,终于对着自己师兄服软了。

    “郭师弟,你终于想明白了,师兄很为你高兴。”刘晓兰叹了口气。

    “刘师兄,师傅他老人家怎么样了?等比完武我去看看他老人家,亲自给他道歉。”郭云深问的当然是最初教他们八极拳的孙亭立先生。

    “哎,师傅他几年前就去世了,他让我告诉你,他从来没有怪你,你一直是他的骄傲。”刘晓兰说完,郭云深就跪在了擂台上痛哭起来。

    他想起了小的时候,师傅不嫌他们家穷,免费叫他武功;大一点了出去闯祸,都是师傅帮自己去跟人家道歉,他家里的孩子多,父母都不怎么管他,他几乎吃住都在师傅家里。再大一点了,师傅说他不想耽误自己这棵好苗子,把自己跟师兄推荐给了他的好友刘老能。师傅从小就把他当成亲儿子,自己是怎么办的?这些年他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师傅啊?

    他学艺有成,竟然嫌弃自己师傅没有刘老能名气大,不承认是八极拳的弟子,自己师傅从来没有说过他的不是。自己杀了人,害怕的跑回了师傅家里,又是师傅跑前跑后的,把他从秋后问斩降到了二十年牢狱,甚至把自家的宅子都卖了,他都认为师傅是应当自该。他甚至从来都没有感激过自己的师傅。

    “我混蛋啊,我不是人,师傅我对不起你。”郭云深号啕大哭起来,他现在终于明白子欲孝而亲不在是多么的悲凉了。

    全场的观众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台上的武者只对了一招就不打了,但是也没有人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擂台之上,他们知道能够让一个几十岁的顶尖武者哭成这样,肯定是伤心到了极致。

    只有一个人丝毫没有感觉到郭云深的悲凉,( .om )反而发起了脾气。

    “混账,这是比武,家里死了人,滚回家里去哭。那个谁,你是不是裁判啊,出了这种事情,你还不立刻制止?”端亲王冲着雷台上大喊。

    他这一出声,所有人都用厌恶的眼光看着端亲王,这个人堂堂朝廷的亲王,也太没素质了。连洋人都对他指指点点,端亲王更是不爽。

    “裁判你立刻让他们开打,要不然就取消他们的资格。”端亲王脸色更是不好。郭云深恨恨的看了一眼端亲王然后不再哭泣站了起来,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端亲王,不好意思,你的要求我不能接受。”身穿正二品文官官服的男子走到了擂台边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竟然敢忤逆本王,你好大的胆子。”端亲王脸上再也挂不住。

    “本官是皇上任命的礼部侍郎,在皇上的指派下来担任裁判,这两个人并没有违规,我为什么要取消他们的资格?”这个裁判义正言辞的说道。

    “他们故意耽误比赛时间,难道不算是犯规嘛?”端亲王不依不饶的说道,其实主要就是耽误了他这个亲王大人的时间。

    “比赛里面没有时间限制,这可是端亲王你制定的规则,端亲王如果没有别的事,那么本官就忙了。”裁判转身离去,端亲王指着台上的裁判气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洋人代表暗暗在心里说了一句:“哭泣是每个人天赋的权利,这个国家的亲王竟然连这点权力都要剥夺,可见是多么的专横黑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