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理想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理想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呵呵,”夏侯霸淡淡一笑,道:“6信是个人才,让他当这个中书侍郎,一点都不为过。. M”

    “那倒是,”夏侯不破点点头,想到半年前在余杭初见时,6信那副落魄的样子,不由心生感慨道:“半年时间连升五级,从一个郡里的三把手,摇身一变成了中书侍郎,还真应了那句老话,树挪死人挪活。”

    中书省的六品舍人,向来是京中门阀子弟企慕的清要之职,所谓‘文士之极任,朝廷之盛选’,是飞黄腾达的重要跳板。而中书侍郎,又在中书舍人之上,只要一外放,必然是省部高官封疆大吏!

    “不破有些羡慕他?”夏侯霸笑笑道:“你若愿意出来做官,伯父让你担任尚书仆射如何?”

    “侄儿这身体,还是好好将养着,不要鸠占鹊巢了。”夏侯不破摇摇头,一脸萧索。

    “不当官也不打紧,我夏侯阀志向远大,你正好专心为族里出力。”夏侯霸宽慰他一句,沉声道:“你说,这6信当上6阀阀主的可能,有多大?”

    “现在还不好说,但确实有这种可能。”夏侯不破双目闪动着睿智的光芒,缓缓答道:“6尚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上位,跟长老会闹得不可开交。这对他父子名声的损害,实在得不偿失,6阀其余执事大都是中人之姿,6信本就强过他们,只要我们多加扶持,让他在朝中的权势越来越大,到时候就会有人考虑他来接6尚的班。”

    “当然,”夏侯不破轻叹一声道:“如今6信被6尚推在前头,成了6阀长老会的眼中钉,他得能一直挺立不倒才有机会。”

    “那是自然,他若没有这个能耐,老夫把他强扶上去也没用。”夏侯霸颔道:“不过老夫还是很的,如果他能当上6阀阀主,对我们的大业会有极大的帮助!”

    “是。”夏侯不破点点头。如今七阀之中,裴阀崔阀谢阀皆已臣服夏侯阀。卫阀梅阀因为历史的原因,和夏侯阀有不可化解的仇恨。如果夏侯霸和初始帝正式翻脸,这两家很可能会站在皇甫家一边,且皇甫家还有大义加成,夏侯阀一方虽依然能占上风,但并无必胜的把握。

    如果能将6阀拉过来,夏侯阀的胜算就会大上很多。但6阀在6尚的领导下,素来秉承中立,连夏侯霸都不指望能让他改弦更张。

    好在6尚年迈多病,交班近在眼前,夏侯霸便想扶持6信上位。若能成功,6信一辈子都还不完他这个恩主的情分,只能乖乖带着6阀跟夏侯阀走到一起。

    “哎,6尚原先足智多谋,在我们几个人里也算出色,谁知道老了老了,私心竟越来越重,非要让他儿子接位不可。”夏侯霸感慨良多道:“一阀之主当以一阀为重,只想着自己的儿孙,如何能服众?”

    “要是6修有大哥的才能胆魄,父子相继别人也说不得什么。”夏侯不破轻声说道:“但偏偏6修宽厚有余,才具不足,就给了别人攻讦他的借口。”

    “呵呵……”夏侯霸笑不破一眼道:“你小子,还跟伯父耍心眼。放心,伯父早就言明,我阀子弟不论亲疏,只。你们兄弟几个,都是接班的人选,倘若又有后起之秀过了你们,说不得你们也得给人家让路。”

    “倘若如此,实乃我阀盛事,侄儿必定执鞭随蹬竭力辅佐。”夏侯不破笑着表态道。

    “这才是我夏侯阀的好儿郎!”夏侯霸愉悦的拢须大笑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夏侯阀会昌盛无比!”

    夏侯不破心悦诚服道:“都是伯父领导有方。”

    。

    洛南宁人坊,是谢阀旁系子弟的居所之一。坊中住的大都是不得志的谢阀子弟门人部曲,他们几乎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又放不下门阀中人的架子,不肯从事工商贱业谋生,更不会下力去种地,许多人家都只能靠阀中每月下的那点钱粮艰难度日,过得甚至连许多庶族百姓都不如。

    谢波家就在宁人坊中,他家原先也和别家一样,靠着每月那点钱粮,养活一大家子十几口人,日子过得十分拮据。但幸运的是他天资很好,又极能吃苦,被谢阀的武卫执事谢举所赏识,推荐他参加了礼部举行的九品官人评级。

    虽然礼部的官人评级,无法跟紫微宫举行的大比相提并论,却也是门阀子弟出人头地的重要途径,谢波不负众望,一举脱颖而出,被评为最高的中上四品,旋即被吏部授予八品京兆府捕盗参军。之后又积功升为六品别驾从事,甚至还登上了缉事府的玄阶榜,成了在阀中都响当当的名字。

    虽然这些年,谢波不显山不露水,但他既有朝廷的俸禄,每月从族中领到的钱粮,也是旁人的数倍,是以全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简直羡煞邻里街坊。

    这次谢波被谢夫人委以重任,挑战那6阀的小子替谢大少出气。族中风传,只要他能战而胜之,谢举就会传授他完整的五德五行功。要知道,能修炼完整功法的都是阀中嫡系,在街坊们这就是本阀要将谢波提拔为嫡系的意思了。是以这阵子,五街四邻乃至其他坊的族人,都纷纷来他家里向谢波的父母提前道贺。

    虽然谢波不愿意声张,但他老爹还是架不住众人怂恿,昨日里提前摆下酒席,等他凯旋而归,便好生庆祝一番。

    结果,酒席也摆好了,宾客也都来了,等来等去,却只等到谢波鼻青脸肿的被人抬了回来……

    当时的场面万分尴尬,谢波的老爹受不了刺激,居然直接背过气去,宾客们慌忙扶住老爷子,又是掐人中又是灌茶水,才终于把他救了回来。可这酒席终究是没法吃了,宾客们全都怏怏而去,不少人还流露出幸灾乐祸之色,说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失败乃成功之母’之类的风凉话。

    从昨日到今天,谢波家中一直一片死寂。谢波独自一人躺在西屋里,粒米未进滴水未沾,连动都没动一下。家里人跟他说话,他也一概不理,就连一双四五岁的儿女,想在一旁陪着他,都被他大声呵斥出去。

    谢波就跟死人一样躺在榻上,他也确实想一死了之。那就用不着操心,往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了……

    自己彻底得罪了谢添,非但不可能学到完整的功法,而且在阀中怕是也混不下去了……

    街坊们肯定都在幸灾乐祸吧,我辛辛苦苦折腾了十几年,终究还是跟他们没什么区别了……

    爹娘妻子肯定失望透顶吧,他们是那样期盼着去洛北生活……

    儿子女儿将来又要走我的老路了吧,拼命挣扎也依然挣不开身上的枷锁,他们肯定会像我一样,怨恨父母为什么不能把我生在洛北……

    就在谢波快要被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淹没时,这时虚掩的房门吱呦一声开了。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听到门响,谢波烦躁的怒喝一声道:“出去!”

    对方却置若罔闻,将门重新掩上,迈步走了进来。

    谢波突然察觉到不对,这脚步声不属于家中任何一人,他猛然坐起,警惕的望向来者,全身真气一触即。

    只见那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穿湖蓝色的儒袍,相貌英俊的一塌糊涂,正是昨日将他击败的6云。

    谢波眉头紧皱,依然不放松警惕道:“你来干什么?”

    6云也很意外,他青脸肿的谢波,轻咦一声道:“你又跟人打了一场?”昨日比试,6云统共只打了谢波一拳,而且是绝对不会造成皮肉伤的大中至拳。

    “我自己摔的。”谢波没好气的哼一下。

    “不对,这是拳脚造成的伤痕,但我昨天离开的时候,你应该已经恢复真气了。”6云盯着谢波的脸,认真地分析起来道:“除非是地阶宗师,才能破除你的护体真气,把你打成这样。”说着他愈不解道:“但地阶宗师自重身份,怎么可能对你出手呢?”

    “你就这么想知道真相?”谢波气极反笑,点头道:“好吧我告诉你,是谢添命我收起真气,然后和他那帮狐朋狗友把我打成这样的!”说完他一指门口,逐客道:“现在我的笑话也,你可以离开了吧!”

    6云目光清澈的波,轻声说了一句。“抱歉。”

    “哼!公平比武,你有什么好道歉的?”谢波把头一偏,闷声说道。

    “其实,谢大哥的实力远在我之上,不过是心怀善念,不愿做谢添的帮凶,才会出现破绽,被我一击而中的。”6云坦诚道。

    “输了就是输了,难道我在战场上被人杀死,还要找借口不成?”谢波冷笑一句,但神情终究是缓和了下来。

    “不应该这样的,”6云缓缓摇头,目光炯炯地说道:“这世道,人不该助纣为虐才有出路,遵从自己的善心应该有好报才对。”

    “哈哈哈!”谢波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大声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里满满都是悲愤无奈。“这世道本就如此,我们这些卑微之人,只有丢掉良心,充当走狗才有出路。”顿一顿,他一字一句道:“走狗,就不该有良心!”

    “那就是这个世道错了,”6云轻叹一声,目光却愈加坚定道:“我们就来让这世道变一变!”

    “……”谢波闻言,先是一阵热血沸腾,旋即却只剩下冰凉的冷笑道:“还真是年少轻狂,居然能说出这样不着边际的话来。”说着他哑然失笑道:“世道怎么可能会变?”

    “老人常说人心不古,想必古时的世道便与今日不同,”6云却认真道:“可见世道是可以改变的。”

    “呃……”谢波一阵哑口无言,只觉6云说的好有道理,自己居然无法反驳。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一句话就让自己根深蒂固的观念动摇起来,好半晌才闷声说道:“就算世道能变,也得几代人,上百年的时间,至少咱们是了。”

    “如果我们这一代人能下决心去改变,下一代人说不定就可以活在一个新的世道中。如果我们认命的话,下一代人就只能再重复我们今日的遭遇。”6云缓缓说道:“滴水尚且穿石,积土可以成山,只要努力去做,就会离目标近一点。”

    “……”谢波眉头紧皱,他像头一次见一样,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从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谢波分明‘理想’两个字。但片刻后,谢波还是冷了下来,他颓然摇了摇头道:“改变不了的。那些门阀嫡系,占有了所有的资源功法,我们这些旁系子弟,永远也斗不过他们的。”

    “我不这么6云却断然道。

    “你当然可以不信邪,因为你已经脱颖而出。”谢波云,语带讥讽道:“可你这样的幸运儿,多少年才能出一个?”

    “我幸运吗?”6云自嘲的一笑,他摇摇头,用一种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沧桑道:“我可以说是最不幸的,今天我能拥有的一切,没有一样是别人赐予我的,都是我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所有成功的人都会这么认为,”谢波却不以为然道:“可你想过没有,你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你有个好父亲!”说着他苍凉的一笑道:“难道我不够努力,不够拼命吗?可就是因为我父亲没读过几天书,也没练过多少武,所以不管我多刻苦读书,都没法得到正确的指点,写不出你那样惊人的文章!不管我多用功练武,都得不到完整的功法,永远都无法成为宗师!”

    “没有这样的父亲,你成为这样的父亲就是了。”6云淡淡说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谢波被触动了伤疤,情绪一下子爆出来,压不住嗓门吼道:“我已经说过了,没有完整的功法,我就永远成不了宗师!”

    “完整的功法?”6云眉头微皱,显然功法已经成为这谢波的心魔。他轻声说道:“别人不给你,难道你就不能自己想办法吗?”

    “我去偷去抢吗?”谢波怒道:“如果被阀中知道,会立即废掉我的武功,把我逐出谢家的!”说着,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然坐倒在榻上道:“我现在这样,跟被逐出谢家有什么区别?”

    “五德五行功,一定要靠谢阀才能得到吗?”6云却轻声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谢波哼一声道:“谢阀的独门功法,别处怎么可能学到?”

    “那我请问,创立这门功法的先辈,是跟谁学的呢?”6云又问一句。

    “这……”谢波迟疑一下,小声答道:“师法自然吧。”

    “你为什么不能做同样的事情,自己把这门功法补全呢?”6云轻声问道。

    “我?”谢波像是听到好笑的笑话一样,失笑道:“你也太高,我怎么能跟惊才绝艳的先祖相比?”

    “好吧,就算你不如先祖,可现在你已经有了四德四行的功法,五德相辅相成,五行相生相克,凭着现有的功法摸索出最后的一德一行,要比你先祖凭空创立这门功法,要简单太多了吧?”6云微微一笑。

    “五德相辅相成,五行相生相克?”谢波眼前一亮,他苦练五德五行功多年,对这句话的理解自然远常人,但从没想过,也没那个胆量自己去揣摩余下的一部分功法。

    “我有一些不成熟的谢大哥不妨参详一下。”6云便微笑说道:“五行相生者,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所以谢大哥已经掌握的四行之中,必有相生的奥秘蕴含其中。反之,五行相克的奥秘,也已经在谢大哥的掌握之中了。”

    “嗯……”谢波缓缓点头,神情前所未有的郑重起来。他修炼五德五行功十几年,尤其是近些年里,因为缺少完整功法,他只能反复锤炼掌握的四德四行,每当将信德土行功修炼到极致,义德金行功便会呼之欲出,根本用不着自己思索功法,完全凭本能,即可挥洒的淋漓尽致。</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