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乔迁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乔迁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世上人大都不愿做雪中送炭的事情,却都喜欢锦上添花。陆信当上了陆阀的执事,夏侯霸就把他提升为中书侍郎。紧接着,大执事陆修又亲自到了陆信家中,告诉他已经在洛北为他全家准备好了宅院,让他赶紧搬过去。

    陆信本不想这么着急搬家,毕竟他这个执事还只是暂代,陆修却说这是阀主的意思。不管是不是暂代,他都已经是陆阀的执事,怎么能还住在洛南,让人家笑话呢?

    陆信推辞不下,只好同意搬家,但他现在既要忙着接手账务院,又得到中书省见天当差,忙的脚打后脑勺,根本没时间理会这些家事。于是搬家的任务,便落在家里人的身上。

    其实,主要是陆瑛在忙活。陆向整天被亲戚朋友拉去吃酒庆贺,陆云则忙着修文习武,还得隔一天去小竹林上一次课,也根本没时间操这个心。好在陆瑛已经成长了许多,带着几名丫鬟、护卫去新居收拾打扫,把从善坊的家当该运过来的打包装车,不需要的送给街坊邻居,又到市场上添置了一大堆新东西,倒也忙而不乱。

    而且入宅时还有许多讲究,比如清宅时,不只是要把新居打扫干净,还得用松柏枝沾着盐水、糯米,撒遍宅中各处,以示把不洁净的东西都清理出去。再比如,还要用红绸包一串铜钱,搁在新居的米桶上,以示入住后可以衣食丰足。

    还有,新居里别的东西可以用旧的,但枕头、碗筷一定要是新的。而且还要在枕头下藏上一串钱,一张道观里求来的平安符……还有新居要贴对联、水缸得打满水之类的细节,虽然算不得什么大事,但要操心的地方确实琐碎繁多。

    原本陆松三人还想利用一点空闲时间,帮陆瑛打个下手。但过来看了看,人家陆瑛把什么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完全不用旁人操心。甚至还有工夫给这三个活宝做了一顿好吃的。忙没帮上,却蹭吃蹭喝一顿,弄得三人很不好意思。

    陆瑛忙活了五六天,便将洛北的新居准备就绪,隔一天就是黄道吉日,一家人便搬离了洛南。离开从善坊时,街坊们倾巢相送,把一家人里外三层围在中间,依依不舍的献上了他们的祝福。

    他们是真的服气,老坊主的儿孙实在太成器了,非但儿子当上了本阀执事,孙儿也成了明年大比的人选,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谁都知道,这一家人肯定不会在洛南久住了,但真到分开的时候,他们还是觉得太突然了,不少人流下泪来,围着老坊主哭个不停。

    陆向本来被这些街坊伤的不轻,就连儿子成为本阀执事这样天大的喜事,都不愿摆酒庆贺。但这阵子被他们轮番宴请,一颗心早就软了下来,此刻也是红着两眼,对街坊们哽咽道:“离不了多远,我会常回来看看的。”顿一顿,又高声对众人道:“等安顿好了,我请大伙儿好好吃顿酒!”

    “肯定要去恭贺老坊主乔迁之喜的。”众街坊纷纷点头,又半真半假的笑道:“就怕到时候老坊主家中门槛太高,咱们迈不进去。”

    “这是什么屁话,”陆向平生最讨厌‘势利’二字,偏生周遭几乎人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沾染着这种习气。他两眼一翻,扯着嗓子道:“不管住在哪儿,我陆向是永远都不会变的!”说着又忍不住拿出坊主的架势,训斥起刚才说话的那几人道:“你们几个往后也改改这毛病,别人还没作践你们,自个儿先作践开自个儿了!”

    众人一阵唯唯诺诺,往日听老坊主长篇大论的训斥,总觉得十分唠叨,此刻却都恨不得他能多说几句。他们很清楚,不管陆向现在怎么说,往后都很难再见到老坊主,和他的一家人了。

    众人送了又送,一直送到洛水桥,这才停了下来,挥着手目送陆向的马车缓缓上桥。陆向从车厢里探出头,不断地向众人挥手示意,直到马车下桥,再也看不见洛南,他才收回身子,怅然若失的坐在车中,一言不发的黯然神伤。

    不生在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里,是很难理解陆向和一众街坊,这种近似生离死别的感受。洛南、洛北虽只一河相隔,但却是天上地下两个世界,地下的世界永远只能仰望天空,想象着天上的那个人间。天上的人虽然偶尔也会低头看看地下,但永远也不会再想回去了。

    。

    一家人的新居在紧挨着陆坊的敬信坊中,距离原先的陆俭家只隔了两户人家。马车经过陆俭家时,陆云透过车帘,看着贴了封条的大门,心中并无多少快感,反而暗自警醒,往后一定要加倍小心行事,因为一旦败亡,就会牵连到整个家庭。

    陆云还没转过念头,便被车外的嘈杂声惊动了。掀开车帘一看,只见前头自家新居门前,密密麻麻站了百十号人,这些人探长了脖子纷纷翘首以待,看到他们的马车过来,便欢叫道:“来了,来了!快放爆竹!”

    便有人点燃了早就备好的爆竹,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红色的纸屑炸得满地都是,场面一下子变得喜气洋洋。

    爆竹一停,锣鼓又起。喧天的锣鼓声中,一队舞狮人踩着满地的鞭炮纸,在一家人的马车前,精神抖擞的舞起了狮子。

    看着外头两个大狮子带一个小狮子,舞的不亦乐乎,陆云有些懵了,看向陆瑛道:“你还安排这个了?”

    “我有那么俗吗?!”陆瑛无奈的捂着额头,脚尖儿踢了一下陆云道:“我连搬家的日子都没透露过,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呵呵,”陆向却见怪不怪,拢着胡须,感慨良多道:“你们的父亲如今位高权重,自然有的是人关心。这些人不知从哪里打听到咱们今天搬家,这是来贺喜的。”

    老爷子说的一点没错,当鼓点密集如雨时,那两只狮子便并排人立而起,口中同时落下一块红缎,分别写着‘乔木浓荫迁莺谷’,‘琼楼秋爽向蟾宫’,两句恭贺乔迁的吉祥之语。

    这时,一众族人涌到车前,没口子说起了吉祥话,把一家人迎下车来。

    “二叔,你老终于搬回来了!”一个和陆信面貌有些相仿的中年人,激动地向陆向施以大礼,他正是陆向的亲侄子,陆同的长子陆傍。两家人已经多年没有往来,看着二叔家里风生水起,他也终于坐不住,趁着这个机会凑了过来。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陆向虽然心眼儿不大,但也没给陆傍脸色看,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便和一帮前来相迎的同辈打起了招呼。这些人原先就和陆向是邻居,也有好多年的交情了,但自陆向搬到洛南以后,便几乎没了来往。

    当初陆信一家回京,陆向请客他们都没几个到场的,这会儿却全都不请自来了。簇拥着陆向嘘寒问暖,看上去像打心眼儿里替他高兴一样。</br></br>巨臀妖艳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众:meinvgu123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