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请缨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请缨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是要借6俭之死,煽动人心啊!”6云冷声道:“只怕他们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怎么讲?”6信闻言神情一振。.』M在他6云最强的武器并非他的武功,而是令人胆寒的智谋。

    “如果6俭没有疯狂敛财,长老会恐怕真能得逞。”6云淡淡一笑道:“可他将账务院的钱财盗窃一空,还欠下这么多外债。这些损失,可是要全族人共同承担的,一旦知道了真实情况,不管他们念着6俭多少好,这下也就只剩下恨了。”

    “你的意思是,想办法把账务院的真实情况公布出去?”6信轻声问道。

    “最好的机会就在眼前,”6云微笑道:“每月十五,是阀中向族人放钱粮的日子,账务院现在这情形,还能的出来吗?”

    “但阀主的意思是……”6信皱眉道:“要一切以稳定为重,就是东挪西凑,也得先把这个月的钱粮下去,不能让族人无以度日。”

    “父亲就是太忠厚了。”6云却摇摇头,冷声道:“那是阀主的立场,而不该是父亲的立场。”

    6信一听就明白,知道6云的意思是,账务院现在爆出丑闻,老阀主难辞其咎。但6信不过是刚刚接掌账务院而已,众人自然不会把账算在他头上。

    “族人们领不到钱粮,要是再知道这都是因为6俭胡作非为所致,肯定会炸了锅,拆了6俭的灵堂都不奇怪。”6信认真地寻思起来道:“这样确实可以让长老会弄巧成拙,可是你想过没有,事情一旦闹大,应该如何收场?而且,还会得罪阀主……”

    说着6信苦笑一声道:“6俭已经死了,就是把他挫骨扬灰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我这个活人受罪?”

    “书上说祸兮福所倚,如果父亲能将此事妥善收场,非但阀主那里有交代,而且还可以一举奠定在族中的威望,彻底站稳脚跟!”6云双目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沉声对6信道:“父亲为族人解决了大难题。有这份威望垫底,往后长老会也不能将你随意拿捏,你也不用再的脸色了。”

    “呃,你这套路玩的可真溜……”6信好笑的云道:“先给大家制造一个危机,然后将其解决掉,确实可以让我度过眼前这一关。”顿一顿,他又有些愁道:“可是,我又不能点石成金,这么大的窟窿怎么能补得上呢?”

    “把6俭偷走的钱,找回来不就成了?”6云却不以为意道:“他弄这些钱是为将来打算,所以肯定没有挥霍掉。而且他肯定预备着,要是一切顺利,还得把这些钱再还回去。所以他偷走的钱财,就算不在京城之内,也不会藏得太远。”

    “6俭事之后,绳愆院已经搜查过他在京城内外的所有住处了,但都一无所获。”6信轻声说道。

    “三四百万贯钱,能装满好几间屋子,6俭是不肯能藏在家里的。”6云思索片刻道:“他要么装在船上,让船在京外候命。要么把这些钱换成金子珠宝等贵重便携的东西,藏在京内某处。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可能。”

    “确实。”6信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自己是6俭,想要藏起那三四百万贯钱财,确实只有这两个办法。想到这,他不由眼前一亮道:“我这就安排下去,一定要将这笔钱找回来!”

    “父亲若是放心,就交给孩儿来办吧。”6云主动请缨道。

    “你办事我自然放心,”6信先是一喜,旋即却摇头道:“但是你重伤初愈,而且还得为大比做准备。”顿一顿,他对6云道:“对了,还没告诉你,大比很可能会从明年春天,移到今年冬天来。”

    “为何?”6云奇怪道。大玄之前数次大比,都是在春天举行,取万物生之意。怎么会突然改到一片肃杀的冬天呢?

    “好像是太后娘娘凤体欠佳,太医说这个冬天是个坎儿,陛下秉承孝心,想要用大比为太后冲喜。这不算什么大事,太师也没有异议,应该差不多就定下来了。”6信云,见他神情明显一暗,心中暗暗一叹,轻声说道:“太后年事已高,十年前……你父皇的事情对她老人家打击很大,这些年一直缠绵病榻,已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嗯……”6云微微点头,他不想让6信难过,便强压住心头泛起的酸楚。又强笑道:“那距离大比,也没多少日子了。”

    6信深深一眼,心中暗叹一声,也不再说太后之事。轻声对6云道:“不错,所以你还是全力准备大比吧,别忘了当初说的大话啊。”

    “说到了,我自然一定会做到。”6云沉声说一句,又笑道:“但兹事体大,关系到父亲能否立足,必须要有得力之人来办才行。”

    “是。”6信重重点头。6俭的死讯已经传遍京城,替他保管那笔巨款之人,一定会想将其独吞,如果所派之人办事不利,很可能会打草惊蛇,永远也找不回这笔钱财。

    “问题是,父亲手下有这样得力之人吗?”6云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

    “呃……”6信登时有些尴尬,他初来京城,还没有建立自己的势力,手下确实没有可用之人。

    “所以,还是交给孩儿来办吧。”6云笑笑道:“别人去办,我都不放心。”

    “不行,你的事情更重要。”6信就像天下所有普通父亲一样,把儿子的事情,远重于自己的事。

    “有保叔呢。”6云轻声提醒6信一句。

    “也是……”6信这才肯松口,杜茂的能耐和忠诚,都是绝对不用怀疑的。但保叔从来只听6云一个人的,他根本指挥不动。

    “父亲就一心应付族里的事情吧,没把钱找回来之前,够你焦头烂额的。”6云笑道。

    “嘿……”6信苦笑着点点头,他完全可以想象,一旦把真相公诸于众,族中肯定会立马乱成一锅粥。想到这,6信沉声道:“这件事,还是得先请示一下阀主,不能让他太被动。”

    “父亲言之有理,”6云颔道:“我们羽翼未丰,目前还需要阀主庇护。”

    “嗯。”6信说着起身道:“我这就去三畏堂一趟。”

    。

    6云送走了6信,准备转回后宅。经过花园时,6云不由自主站住脚,中五颜六色的菊花争奇斗艳,他突然就愣住了……

    太后她老人家,最喜欢的古代文人便是陶渊明。6云依然清晰记得,当年自己坐在她的怀里,听她为自己念诗道: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十年过去了,菊花再次绽放,飞鸟也再次南归,自己却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太后一面?

    ‘皇祖母……’6云不知不觉潸然泪下,从昨日压抑至今的情绪,终于爆出来。</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