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两个陆俭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两个陆俭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敬信坊,祭台前,6向语调悲凉的念起了,他精心炮制的一篇祭文:

    “初始十年九月十五日,汝丧之七日,仲父问衔哀致诚,具时羞之奠,告汝四郎之灵:呜呼!汝父与吾立志恢复华夏衣冠,高祖起兵,吾兄弟共投军中,同生共死十余战。Δ┡.ㄟM破齐州时,汝父为救吾身被数箭,英年早亡。终前,执吾手谓吾曰:‘平生无憾,唯恨不能见四郎成人。’彼时,汝年八岁,尚总角,吾即立誓,以汝为吾子。汝父方瞑目九泉。”

    “汝少孤,孤苦伶仃,惟吾是依。而后二十余年,吾养之教之,尽心竭力,未尝一日相离也。汝常云:‘吾虽仲父,实亲父也。’见汝成年娶妻生子文武皆成位列朝班执事阀中,吾心甚慰,常自谓:‘终不负汝父也。’

    6问追忆着自己和6俭的过往,不由已是老泪纵横。族人们也被这份叔侄间真挚的感情所打动,忍不住潸然泪下……

    “吾尝闻天道不仁,常使少者殁而长者存,强者夭而病者全!呜呼!其信然邪?其梦邪?上邪,为何留吾老病之身,夺吾康强盛年之四郎邪?”6问悲愤的指着苍天,撕心裂肺大吼道:“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汝之纯明宜业吾祖业者,不克蒙其泽矣!所谓天者诚难测,而神者诚难明矣!”

    族人们已经彻底被大长老所感染,以他的情绪为情绪,以他的悲愤为悲愤了。

    6问质问完了老天,突然话锋一转,咬牙切齿道:“何以汝兰芳美誉,顷刻化为恶名,彼二十余年兢兢业业,一朝却成罪人?煌煌高堂顷刻为蛇鼠窝,满庭芳华转眼为毒草蔓?何也何哉,谓之何也?其独天意乎?其无**邪?!”

    “肯定有!”族人们一个个义愤填膺,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

    族人们的大叫声中,6问的语调也悲愤到了极点自责到了极点决绝到了极点道:“吾行负神明,得罪大人,累汝身败名裂英年早夭;吾不孝不慈,终负吾兄之托,百年之后,如何与汝父子泉下相见?吾实为之,其又何尤!彼苍者天,曷其有极!自今已往,吾其无意于人世矣!唯以老残之身,为汝讨还公道洗刷污名,然后便追汝父子去矣!呜呼,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呜呼哀哉!尚飨……”

    支撑着念完祭文,6问便扑倒在祭台前,放声大哭起来。

    族人们也被他感染,跟着一起抽泣起来,不知是谁先大喊了一句:“讨还公道惩奸除恶!”

    “讨还公道,惩奸除恶!”一众族人也跟着大喊起来,一开始还稀稀拉拉,随即越来越整齐,声音也越来越高,简直要穿透云霄。

    。

    6坊码头上,能清晰听到敬信坊的喊声,但这里聚集的族人,却无暇分心理会,他们双目喷火的望着6信,准备听完这厮的搪塞之语,便将他生吞活剥了。

    “诸位。”6信饱含真气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中,只听他一脸诚挚的说道:“我6信也是旁系出身,跟你们一样清楚,这份钱粮对每户人家意味着什么。”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克扣我们的月钱?!”族人们愤然质问道。

    “只要有一点办法,我绝对不会这样做的。”6信长叹一声,满脸无奈道:“可是,我没办法啊!账务院的库房里,已经没钱了!”

    “怎么可能?!”众族人却不相信,大声道:“你别想糊弄我们,我们的月钱向来是专款专用,雷打不动的!”

    “规矩是这样,可是我的前任不守规矩,徒之奈何?!”6信恨声道:“我奉命暂掌账务院之后,第一时间便到库中盘查,现非但一文钱没有,还有无数的外债啊!诸位若是不信,咱们可以现在就去库中,我若有半句虚言,叫我天打雷轰!”

    “……”族人们神情各异,有愤慨有惊讶,也有惶然者,但不相信6信之言的却几乎没有。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如果6信敢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他一家都别想在阀中立足了。

    见族人们的气焰小了很多,6信便提高声调道:“再一追查才知道,6俭在买凶行刺之时,便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为此,他伪造了放款凭据,将库中的六十万贯钱财搬运一空不说,还向司储院挪借了四十万,又以账务院的名义,向夏侯阀裴阀崔阀谢阀卫阀许以高息,一家借了五十万贯!”

    “啊!”族人们震惊的倒吸冷气,略一盘算,不由纷纷失声道:“那就是三百五十万贯啊!”

    “是的,所以账务院现在非但分文不剩,还欠了两百九十万贯外债,就算司储院的四十万贯可以缓一缓,还有两百五十万贯,必须要在本月偿还!”6信满脸苦涩道:“这些钱是不得不还的,否则我6阀还有何信誉可言?我阀中子弟还有何颜面在京中立足?!”

    “……”众族人虽然位卑人贱,但对宗族都有一分荣誉感和责任感,甚至越是身份低微,这份荣誉感就越强烈,因为那是他们唯一可以自豪的东西了。所以听了6信所言,他们简直要恨死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了。

    “原本,本院连这点粮食都拿不出来,但最差最差,也不能让大家饿肚子,我便跟阀主和七执事商量着,至少先用通洛仓的储备,把粮食给大家。至于月钱,”6信沉声对众族人道:“我相信诸位深明大义,在了解真实情况后,会给我一点时间来筹款的。”

    “……”族人们交头接耳一阵,有人大声道:“我们可以深明大义,晚几天也死不了人,但你得给个期限,不能三拖两拖,就不了了之了!”

    “月底之前,我一定把钱如数给大家,”6信便沉声许诺道:“月底若不能兑现,我便辞去这执事之位,今生不再族中担任任何职位!”

    “能够吗?”族人们却不大相信道:“你月底前不是还要还各阀的债务吗,能顾得上我们?”

    “诸位的好意,在下心领了。”虽然族人们并不是要宽限些时日,6信却只当他们就是这个意思。登时感动的热泪盈眶道:“但不能因为账务院的问题,让大家陪着一起遭罪。各阀的外债要还,各位的月钱也不能再拖欠。”说着他再次提高声调道:“我再说一遍,月底不能把钱给到大家,我就引咎辞职!”

    “……”族人们互相人家6信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何况也不是他的责任,大伙儿怎好意思再为难他?便七嘴八舌道:“那咱们就给三执事个面子,等到月底也无妨!”

    “多谢!”6信深深一揖,然后起身沉声道:“放粮!”

    账务院几位主事,赶忙指挥着仆役,将早就分装好的粮食,一袋袋扛下船,分给码头的一众族人。</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