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进京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进京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马车离开落凤山,进入了大道。这段路修得宽阔笔直,可以容纳十六辆马车并行,却被南来北往的商旅行人,奉命出京的官府车队,进京逃难的灾民百姓塞得拥挤不堪……

    因为前方就是大玄王朝的心脏,人口百万的超级城市——洛都城!

    大道两旁的屋舍也密集起来,非是一路上见到的农家村镇,而是粉墙细柳、飞檐重阁的宝榭层楼,粉墙黛瓦,花柳成行的园林别院,以及如宫舍一般,金碧辉煌的寺庙道观……让陆云目不暇接,真有些乡巴佬进城的感觉。

    他平生第一次离京,就是走的这条路,但当时只顾着逃命,哪里会注意到道旁的景色?

    “这比余杭城还要繁华。”陆云不禁惊叹。

    “那是当然!”陆瑛骄傲的向陆云解说道:“这可是洛都城,千年以来,都是天下最繁华的都市!”顿一顿,她又强调道:“这里还是京郊,等到了京城,你可不要惊掉下巴!”

    “天子脚下的百姓,竟然如此富有?”陆云有些难以置信。

    “那倒不是……”陆瑛道:“京城以外方圆五百里,没有一寸土地是属于百姓的。”

    “都是皇家和门阀的?”陆云明白过来。“这么说,道旁的这些庄园楼阁,也都是他们的了?”

    “不错。”陆瑛点点头,指着远处一座粉墙黛瓦的建筑道:“那里就是咱们陆家的江南苑,这样规模的园子,在京郊还有十几处呢。”

    陆云默默点头,他终于对世家门阀的豪阔奢侈有了直观的感受。

    果然如陆瑛所言,越是接近洛都,眼前就越是繁华,人群车马川流不息,滚滚涌向前方那座巨大的城池!

    洛都城终于到了!看着那高达十余丈的青灰色城墙,令人顿感自身的渺小。车队如一条小鱼般,跟着黑压压的鱼群,涌入了洛都城中。

    一进城,场面又喧闹了十倍。只见大街两侧店铺鳞次栉比,门前彩旗招展。大街上,尽是摩肩接踵的各色行人,三教九流无所不有。还有很多牵着骆驼、奇装异服、高鼻深目的西域行商,以及剃着光头、披着袈裟的天竺僧人,充斥在人群之中,他们从遥远的异域出发,近乎朝圣一般来到这天下的中心!

    稍显不和谐的是,京里的灾民实在太多了。一群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沿街挨家挨户乞讨。到处都能看到他们搭起的茅草棚,显然是要在京城常住了……

    他们从受灾各州跋涉而来,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在这洛都城,才有活下去的可能……官府、宫里、各阀,都在京中各处设立了粥厂,灾民们排着长队,等在一口口大锅前,那就是他们全家人活下去的指望了。

    马车缓缓而行,陆云姐弟能清楚的听到灾民们交谈的内容。

    “要论大方,还是夏侯阀的粥厂,下的米比宫里的粥厂还多。”

    “是啊,听说夏侯阀立下规矩,熬粥的锅里要能立得起筷子。筷子一倒,熬粥的人就得人头落地……”

    “梅阀的粥厂也很好,虽然不比夏侯阀,但比其他几家都强多了!”

    “要论最小气的就是陆阀了,放的粥都能映出人影儿,一锅才下几粒米?”

    “还真是!这陆阀还号称诗书传家、忠孝仁义,怎么这么不要脸?”

    “上头的人自然要脸,可下头的人不要,谁能奈何?”

    马车渐渐远去,灾民的声音也逐渐模糊,陆信的脸上却满是震惊之色。

    。

    马车驶过街市,便见一条大河横亘眼前,这便是洛河。北为皇宫所在,宗室和七阀的嫡系正宗也住在洛水河北。

    洛南为中小士族、官员百姓的居住地,各大门阀的旁系、部曲、门下也都居住在此。

    整座城市就像一个棋盘,洛河就是楚河汉界,北面的棋盘高高在上,俯视着南面的臣民杂鱼……

    马车行到洛水桥南,便没有再前进,而是沿着洛河向东,到了一处临河的坊门前,陆云见那坊门的匾额上,写着‘从善’两个端正的楷书。

    队伍进了从善坊,在一户宅门前停下,早有一名须发花白的老翁,翘首以待了。

    “爷爷!”陆瑛看到老翁,便跳下马车,红着眼圈奔了过去。

    老翁看到十年不见的孙女,激动的老泪纵横,拉着陆瑛的手看了又看,颤声说道:“瑛儿,你可算回来了……”

    “这便是你爷爷。”陆信走到陆云身旁,轻声说了句。“快过去拜见。”

    老者这时已经望了过来,满脸激动的看着陆云。

    陆云也早看出,老者便是陆信的父亲陆向了。他深吸口气,按捺住复杂的心情,上前磕头道:“孙儿,拜见爷爷……”

    陆向一把抱住陆云,使劲拍着他的后背,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道:“乖孙儿,可想死爷爷了……可惜你奶奶没瞧着你最后一眼,让爷爷好好看看……”

    说着,陆向瞪大了昏黄的老眼,端详着自己的孙儿。

    那一刻,陆信、陆夫人、陆瑛全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陆云更是有些僵住了。

    “乖孙儿,变化可真大,爷爷都要认不出来了……”陆向端详着陆云,不断感叹道:“这鼻子这眼儿,比小时候可好看多了……”

    “爷爷,”陆瑛赶忙上前撒娇道:“你快看看我变好看还是难看了。”

    陆向果然把目光移向了陆瑛,笑得胡子直颤道:“也变好看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啊!”说着他朝陆信愤怒道:“你这畜生,狠心离家十年,老夫都认不出自己的孙儿孙女了!”

    陆信讪讪赔着笑,心下暗暗松了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这时,陆夫人又向阿翁行礼,连番打混之下,陆向彻底不再关注陆云的相貌。对孤独的老者来说,只要孙辈能回到身边,就是最大的安慰了,哪里会细究他的相貌变化。

    何况,十年前的样子,谁又能记得真切?

    黄凌等人帮着陆信,将行李物品搬入宅中,然后便告辞而去。陆阀的部曲也在一进城就离开了,但院子里并不缺人。从善坊乃是陆阀在南城的八个聚居区之一,坊中尽是同宗同族,陆向又是此间坊主,众街坊自然全都凑过来,向陆向道贺。

    陆向也是多少年没有这么高兴过,命人从酒楼包了五十桌席面,府里摆不下,就在大街上开了流水席。

    自然,陆向不会忘了邀请洛北的嫡系,但那边只来了几个代表敷衍了一下,显然没把这一家放在心上。

    这让陆向难免在高兴之余,又颇为难过。他可是阀主陆尚的堂弟,跟陆尚乃是同一个祖父,在洛北住了大半辈子,后来才搬到这从善坊的。想不到自己十几年来头一回请客,居然已经请不动洛北的同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