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通洛仓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通洛仓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作为6阀的粮草重地,通洛仓驻扎着两千部曲日夜守护,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是以6云也不敢接近仓城,只能租了条小船,在洛河上静候。差不多等了一个时辰,便管事的大船,缓缓从通洛仓水门驶出。那船身明显比原先低了很多,显然是载满粮草的缘故。

    眼船从漕渠进入洛河,往洛阳方向驶去。6云便划着船,远远跟在后头。洛河上船来船往,倒也不用担心引起对方的注意。

    柴管事的船一进城,便在南岸最东面的常通码头停下。码头上,早有两辆绘有6阀族徽的马车候在那里,6阀的家丁将粮食从船上卸下,两辆马车装满粮食,便往洛南的各处6阀粥厂放粮去了。柴管事却并不下船,而是跟着船继续前行。

    第一次盯梢时,6云还以为柴管事会在城内别的码头继续卸货,因为从船的吃水线变化就能船舱里的粮食,顶多被卸下了十分之一,还余下的九成粮食呢。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柴管事的船根本没再停留,而是直接穿城而过,一直到城外十几里地的一个小码头停下。

    小码头上人迹罕至,只有一艘货船停在那里,船上几个商人模样的家伙,带着一帮伙计翘以待。

    柴管事的船一到,几个商人便赶紧吩咐,将船并过去。水手用缆绳将两条船牢牢系紧,搁上踏板,便开始将柴管事船上的粮食转运到货船上。

    6云这下彻底明白了,原来九成的粮食,都被这厮倒卖掉了!

    怕引起对方注意,6云没法停留,只能继续前行。与两船擦肩而过时,他目不斜视,却将真气凝聚在耳朵,把船上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还有什么好数的?”这个带着关中口音的是柴管事。“两百四十袋,一百二十石,每天不都是这样。”

    “可不是信不过大管事,”便听个商人陪笑道:“现在大米比钱贵,咱们怕多出几袋,短了您的就罪过了!”

    “哈哈哈,说得好!”柴管事大笑起来道:“东边的粮价一天一跳,咱们也该再涨一涨了!”

    “别啊!”几个商人地起价,赶忙叫苦不迭道:“我们就是给你老跑个腿,抛掉打点花销,一石米赚不了百十钱……”

    “瞎说八道……”柴管事根本不信。

    再后头的对话,6云就听不见了。

    。

    连着跟了柴管事两天,6云已经摸清了很多事。诸如,他每天都用同一条船运粮,而且船上只有六七个人。显然,这是为了避免人多嘴杂,柴管事只敢让自己的心腹跟船。

    而且这六七人里,还有五个人需要操船,即是说,在船上可以自由走动的,除了柴管事,就只有一两个人了……这让6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明天他要偷偷上船!

    还是那句话,风险不在于人身安全,而是一旦被察觉,整个计划很可能就会泡汤!

    谨慎起见,6云半夜就潜入洛北的6阀码头,避开守卫,偷偷溜上了那条船。船上有水手在睡觉,但只要6云愿意,他一点脚步声,甚至连呼吸声,都不会出……

    6云像游魂一样走到三个水手身前,点了他们的昏睡穴,三人的呼噜声登时此起彼伏,码头上都听得清清楚楚。

    “娘的,睡得可真香!”码头上值守的6阀家兵,听得十分郁闷。

    震天的呼噜声中,6云在空荡荡船舱转了一圈,选定了一个位置。只见他俯下身,手按在地板上,略略一运力,一条地板上的木楔子,便被无声无息拔了出来。

    待那八尺长一尺宽的一片船板被掀开,便船底的龙骨。龙骨和船板之间,有不到一尺高的空隙,这样就算船底渗水,也不会弄湿了上头的粮食。6云也不嫌那里潮湿狭小,将身体整个藏了进去,然后盖上了船板,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任时间流逝。

    天亮,柴管事和三个手下如期而至,把三个还在酣睡的水手喊起来。“真真他娘的能睡?!”

    三个水手揉着惺忪的睡眼爬起来,都感觉自己睡了个平生难得的好觉。又过了片刻,船只便缓缓驶离了码头,没有任何人现,地上的船板中,有一块没了木楔,自然更不会现藏身于下的6云。

    船板下,6云运足耳听力,船上所有的声音都尽收耳底。

    便听船舱里,一个手下对那柴管事道:“公子那边昨天又催了,咱们能在一个月之内把钱凑齐吗?”

    “老子也急,可他娘的已经把九成粮食都卖出去了,总不能让粥厂煮清水吧?”柴管事郁卒道:“他娘的,还是得让姓侯的他们提价,不然咱们就卖给别家去!”

    “哎,只能如此了……”那手下嘟囔道:“这么大窟窿让咱们填,还催的这么急!公子也不想想,要是出了什么篓子,他能逃得过去吗?”

    “真出了篓子,”柴管事语带凄凉道:“当然是咱们这些蛀虫在捣鬼,跟公子没有半分关系。”

    “啊!”手下震惊道:“你老就心甘情愿被这黑锅?”

    “不然咋地?”柴管事低声道:“这次在东边买地,弄了个血本无归,不把窟窿填上,等年中一对账,咱们也逃不了一死。”顿一顿,他苦笑道:“公子早就把话挑明了,要是真出了事儿,这个黑锅就得咱们来背,要是把他牵扯进去,咱们全家老小都得死……”

    “问题是咱们背的动吗?”手下语带悲愤道。

    “背不动也得背,”柴管事倒是白,苦笑道:“真要事,大老爷能儿子赔进去?肯定会大事化小,杀了咱们就了账。”

    “哎,当初就不该听公子的鬼话,跟着瞎掺和什么?!”手下带着哭腔道:“什么买了地中上桑苗,转手一卖,就可以赚上十倍……这下可好,血本无归不说,还得把命搭上!”

    “行了,别那么没出息!”柴管事话虽如此,语气却愈加消沉道:“谁能料到新修的河堤,转年就垮塌了呢?这都是命啊……”意识到自己是要给下面人打气的,他赶忙振奋精神道:“再说,咱们也不大可能出事儿!那边有公子盯着,上头派的人一过河,咱们立马就往锅里加米,他们能么来?”

    “也是,”那手下略略振作道:“卖出去的粮食,都算到灾民肚子里了,只要不抓现行,谁也查不出问题!”

    两人都不想再谈这个沉重的话题,便把话头转到风月之事上。手下说起了洛河边,新开的一家青楼不错,提议晚上去醉生梦死一番。

    柴管事一开始是拒绝的,觉着该听的公子吩咐,最近不要出门。手下却说,不知啥时候就被砍头,还是及时行乐吧。柴管事想了想,便同意了。

    说着话,船到了通洛仓,两人便打住话头,出仓应付守卫去了。

    接下来便是进城装船。两个月来,每天都会这样重复一次,所有人都轻车熟路,没有任何废话。

    一如往常,载满了粮食的大船,驶离通洛仓,在常通码头卸下两车大米,然后便穿城而出,驶向城外的小码头。

    码头上,还是昨日的货船,昨日的商人,一切都跟昨天一模一样。将粮食转船时,柴管事又提起提价的事情,这次他态度极为强硬,终于逼迫对方,每石大米让了两百五十钱。对方十分肉疼,柴管事却一点都不满足。不过他也知道这种事,不能一蹴而就,还得跟对方慢慢磨……

    回城的船上,柴管事让那手下将矮几搬过来,便跪坐在满是米粒的船舱中,掏出了一本账册和一支毛笔。</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