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过河

正文 第五十一章 过河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五执事6伟反应最快,闻言大喜道:“原来老十晋级了,真可恶,把我们都蒙在鼓里!”6信在同辈中排行老十。. M

    6信苦笑道:“不是有意瞒着诸位,实在是无从提起啊。”他说的是实话。若是在京里,谁家子弟打通任督二脉,都会第一时间禀报族中长辈。族中也会大摆宴席,遍邀各阀前来观礼,庆贺本族诞生新的地阶宗师。

    但6信晋级时是在余杭,且当时还是千夫所指的状态,没人问津,他也不愿意声张,所以一直无人知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总不能一回京就吆吆喝喝,逢人就说我晋级了吧?

    “别说那些没用的,反正你得请客!”6伟哈哈大笑道:“天大的好事还瞒着我们,你灌到桌子底下去!”

    其余几位执事也纷纷上前道贺,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替他高兴,也有那么几位,顷刻就把他化为需要提防的对手,准备回去好好琢磨一下对策!

    为了维持家族昌盛,尚武精神决不能丢。是以各门阀都不约而同的规定,只有地阶宗师才有资格担任执事,而只有执事才有资格竞争阀主之位,几乎没有例外!

    虽然不是说地阶宗师就一定可以担任执事,但只要晋升宗师,就会被视为执事的当然候选。甚至不排除,阀主和长老们会用其替换掉不称职的执事。

    之前,6阀恰好只有八位宗师,对应八大执事,刚好一个萝卜一个坑,是以毫无竞争压力,但6信这一异军突起,那些平日里表现不咋地的执事,就有危机感了。

    这也是6尚当众挑明的目的之一。

    既然6信已经是宗师,几位执事也就放心的先行一步了。6信本想跟在马车旁边,6尚却招呼他道:“上车。”

    。

    一众6阀护卫簇拥着马车,缓缓驶下通天道。

    马车里铺着素色的地毯,点着香炉,一张矮几两个坐垫,在众阀主的座驾中,算是极简朴的了。

    6尚和6信相对而坐,老爷子打量他好一会儿,欣慰的笼着胡须道:“不错,不错,老夫没有。”

    “小侄不是有意隐瞒,”6信歉疚道:“我是旁系,又名声有瑕,不敢太过招摇。”

    “别人怎么夫管不着,”6尚坚定的摇摇头,对6信道:“但老夫一直相信自己不会,乾明皇帝也不会。”

    “……”饶是6信如今城府极深,内心还是掀起了惊涛骇浪,面色微变道:“伯父……”

    6尚却一抬手,点到即止道:“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永远不要再提。”说着有些感怀道:“咱爷俩多久没有坐下来,像这样说说话了?”

    “十年了。”6信轻声道。

    “是啊,十年了,沧海桑田,物是人非。”6尚点点头,神情忧虑道:“这个国,又到了风起云涌之时。”说着他目光炯炯的信道:“十年前,我们这些老东西还能唱主角,但十年后这场大戏,就得你们这些后辈来担纲了!”

    “伯父才是6阀的定海神针,我们还得靠你老引路。”6信恭声道。

    “我今年七十二,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到。”6尚萧索的摇摇头:“就算能再多活几年又怎样?年岁渐长气血衰败,不仅武功全废,精力也大不如前,必须要及早考虑交班了。”

    说到这儿,6尚神情愈加低沉道:“但我6阀虽然子弟众多,比下有余,可出挑的几乎没有。”他无比羡慕道:“夏侯阀有四杰,裴阀有双雄,崔阀有三英,都是出类拔萃的一时之选。”说着幽幽一叹道:“我6阀呢?也就是6俭还算个人物,小辈里倒是有几个出挑的,但远水解不了近渴。”

    6尚说这些话,6信根本插不上嘴,只能默默的听着。

    “信儿,”6尚伸出被疾病和衰老折磨枯瘦的手掌,按在6信手背上道:“当年伯父就最,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消沉下去,拿出十年前的意气来,赶紧替我6阀挑起大梁啊!”

    换做十年前,6信会被6尚这番晓之以情动之以利的话说的热血澎湃,但经过这么多事情,他早就不是当年的6信了。被深深感动之余,6信依然能清醒的分析,6尚说这番话的动机。

    先毫无疑问,是自己值得争取。但更重要的,老爷子还是不希望自己投入夏侯阀的怀抱……虽说门阀子弟血脉相连,但一些不得志的旁系投靠别家的事情,也是时有生。就是嫡系子弟,有时也会成为别人家的走狗,把自己的家族丢在脑后。

    原因很简单,他们在家族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别的门阀恰恰可以提供。这时候,那份宗族归属就显得有些不够分量了。

    之前,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因为各阀的蛋糕就那么大,肯定先济着自家子弟分配,留给外姓人的份额极其有限。可随着夏侯阀渐渐一家独大,情况起了变化。权势倾天的夏侯阀,在满足本阀子弟的前提下,依然能拿出足够的资源,招揽别家不得志的子弟,为本阀效力。

    而既是门阀子弟,又是朝廷官员的双重身份,也给了他们不用背叛家族,便可投靠夏侯阀的机会。只要他们己的官位,甚于宗族身份,夏侯阀就算达到目的了。

    起先,各阀并不在意,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子弟,不把宗族摆在第一位,而是把夏侯阀授予的官位放在位,他们才渐渐警觉起来。6阀的情况还算不错,但6老爷子不得不防微杜渐,不能让6信这个眼摇直上的子弟,投身夏侯阀,成为族中效仿的对象。

    再者,6老爷子也需要自己这条鲶鱼,来搅一搅6阀这潭死水。画上一个遥不可及的大饼,便可以让自己拼死效力,还能逼得那些得过且过的执事,不得不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这算盘打得,不能不说高明至极。

    当然,6信也相信,6尚会有几分真情实感在里头。但他更明白,到了阀主这个地步,早就不会再单纯的论感情,也不会单纯的论利益。情与利交融,以情感包裹利益,才是无往不破的!

    。

    不管心里怎么想,6信还是激动的热泪盈眶,当即表态道:“是孩儿之前太过忧谗畏讥,太过考虑虚名。从现在起,孩儿誓时刻以宗族为重,将个人的利害得失抛在脑后!”

    “好,好!”6尚满意的连连点头,使劲攥了攥6信的手道:“你若说到做到,6阀定不负你,老夫做你最坚强的后盾!”

    6信重重点头,神情一阵纠结道:“既然如此,有件事孩儿就不得不禀报伯父了!”

    “什么事?”6尚沉声问道。

    “是粥厂的事!”6信便将自己接妻儿回京时,听到的灾民对话,讲给6尚知道。

    6尚闻言,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6信接着又轻声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孩儿便悄悄去几家粥厂转了一下,结果现……”他尚脸色阴沉的可怕,却仍硬着头皮道:“灾民并未说谎。”

    6信说完,便见6尚死死地盯着自己,那张皱纹深刻的脸上,任何神情。

    马车里针落可闻,气氛压抑至极!

    车外的护卫警惕的注视着四周,跟着马车缓缓前行,突然听到里面阀主一声低沉的命令:“过河!”</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