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见鬼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见鬼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护卫得令,便将堵在他嘴里的毛巾扯出,然后在柴管事咬舌自尽前,一把捏住柴管事的下巴。. M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6侠目光一沉,身形一晃便到了柴管事身前,伸手在他后颈一拍,柴管事登时瘫软在地,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却依然能说话。

    这是6阀浩然正气的功效,所谓浩然正气,至大至刚,可以震慑一切魑魅魍魉。修炼到打通任督二脉,真气外放,便可直接将对方体内真气击溃,使其失去行动能力。

    “说说吧,你到底捣的什么鬼?”眼下事态已经明了,问题就出在这柴管事身上。根据那护卫禀报,柴管事的手下和那几个商人都被抓住了,就算他不开口,也能查出真相!

    “呵呵……”柴管事也知道,自己是死定了,他大有深意的瞥一眼6俭,便缓缓道:“回执事的话,我将从通洛仓提出的赈灾粮食,转卖了一部分出去。”

    “果然是他在捣鬼!”灾民们气愤的喝骂起来。

    “你倒卖了多少?”6侠沉声问道。

    “十八石。”既然已经人赃并获,柴管事也没必要再鬼扯了。

    “二十石粮食,他敢倒出十八石去,真是熊心豹子胆!”这下不光灾民,就连几大执事也变了脸色,6俭更是额头青筋暴起,吃人的心都有了。

    “倒卖了多久?”6侠追问道。

    “……”柴管事沉默一下,低声道:“两个月。”

    “两个月来,天天如此?!”6侠震惊道。

    “起初五天没有,上头来检查的三天也没有。”柴管事答道。

    “那就是五十二天,九百三十六石?!”6侠压抑不住怒气道:“你是疯了吗?!为何如此丧心病狂?!”

    “呵呵……”柴管事又6俭,者一阵心慌。他这才收回目光,淡淡道:“实不相瞒,我欠了一屁股赌债,要是不按期还上,就只有死路一条。别无他法,只能铤而走险。”

    “此事还有谁知情?!”6侠冷声问道。

    “这种事,自然要瞒着所有人,并无他人知情。”柴管事一字一句的说道。

    “哈哈,想不到还是位好汉爷!”6侠冷笑两声,满脸讥讽道:“这位好汉,这么大的事,你担的下来吗?”

    “一人做事一人当,担不下来也要担。”柴管事面无表情道。

    “太天真了!你以为不说实话,绳愆院就查不出来吗?!”6侠讥笑一声,信手翻开护卫找到的账册。

    柴管事并不紧张,因为上面只记了自己每日倒卖粮食的收入,除此之外并无其他。6侠想凭此给自己定罪自然毫无问题,可要想把别人牵扯出来,就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了。

    柴管事很清楚,这会儿6枫肯定已经得到消息,绝对不敢继续对6俭隐瞒。只要给6俭时间,他就一定能大事化小,哪怕此事是宗主交办下来的。

    那样,至少自己家里人不会受到牵连……

    柴管事在那里胡思乱想,6侠翻完了账册有字的部分,后头半本还没记账,他自然不会翻上头记载的和柴管事交代的并无出入,也无新意,6侠便信手递给了6俭。

    递的时候,账册页脊朝上,6俭刚要接过来,就见一张纸从里头掉了下来!

    纸在半空,6俭扫一眼那上面的字样,登时面色大变,倏地出手便夹在手中,想也不想,就要运气将其粉碎!

    “你敢?!”同时两声暴喝响起,一声是6侠,另一声却是6尚!

    6俭被这当头一喝,猛然唤回神来,登时僵在那里。

    6侠劈手便夺过了纸片扫一眼,登时瞳孔一缩,他明白6俭为何要公然毁灭证据了!

    “拿过来!”6尚低沉的声音响起。

    6侠深深失魂落魄的6俭,暗叹一声,将那张纸双手呈给了6尚。既然事情涉及到执事层面,就不是他能处分的了。

    6尚接过来,眯起微花的两眼,定睛一见上头顶头写着‘地契’二字,下面则是工整的竖行楷书:

    ‘今将治河所得齐州济州荒滩一千五百顷,议价每亩两千钱出典于洛都6枫名下。钱款当日一并收足,并无短缺。其地并无重叠交易,亦无他人争执,如有等情,有典卖人理论,与现业者无干。空口无凭,立此文契为证。’

    最后是买卖双方的签押,出典方的落款是都水正使黄蕴,后头有都水监的印鉴。售买方的落款是6枫,后头也有他的私章,还按了手印。

    “一千五百顷,每亩两千钱,这是一共多少钱啊?”6尚冷声问道。

    “回宗主,”6俦轻声说道:“三十万贯钱。”

    “这么多?!”非但灾民们炸了锅,诸位执事也纷纷倒吸冷气。他们虽然位高权重,但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宗族,并没有太多私产。至少明面上,诸位执事一年也就是四五千贯的进项,这还得加上官俸,不吃不喝一辈子,也攒不出这么多钱来!

    “令公子还真是阔啊。”6尚冷冷瞥着6俭,似笑非笑道:“三执事真是教子有方生财有道。”

    “宗主!”6俭直挺挺跪了下来,泣声道:“孩儿执掌账务院多年,自问从无贪渎之事,家里是绝对拿不出这些钱的!请宗主容孩儿回去,把逆子提到三畏堂,把他审个清楚!”

    “干嘛还要回去?”6尚沉声道:“6阀的脸都丢尽了,你还要顾忌自己的脸面吗?!”

    “是……”6俭眼圈通红,心里一团乱麻,他确实是想先就此打住,再私下找长老们勾兑一番,不能过去这一关,但6尚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6俭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马上把6枫带来!”6侠沉声下令,护卫立即飞奔而去。

    。

    日头越升越高,毒辣辣的阳光直射向地面。粥厂内外,的人却越聚越多。

    万众瞩目之下,平日里高不可攀的地阶宗师6阀财神6俭,和柴管事等人一样,跪在宗主面前,等待着6枫被带来。

    柴管事简直要晕厥过去,那张地契一出,他就是想抗都没法抗了!若卖方乃寻常民众倒还好办,大不了说是自己伪造的公子签名,可卖方是都水监啊!那是朝廷的四品衙门,人家怎么可能不见正主,就把这上千顷土地卖出去呢?自己根本就圆不回去!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公子的地契会出现在自己的账册里?!他拼命回想,自己是何时夹进去的,可是想来想去,自己压根就没有碰过这张地契,又怎能有机会将其夹入账册呢?

    很快,柴管事便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了。可那账册他向来贴身藏着,别人根本碰不到,只有刚才被阀主的护卫搜去一段时间。6尚身边的护卫都是绝对忠诚,绝对无法被收买的,怎么可能帮着别人算计自己?

    除非,是阀主要算计6俭……那也说不过去,堂堂一阀之主,就算要处置一个执事,也绝对不会用这种丢人现眼的法子,拿整个6阀的名誉开玩笑!

    柴管事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猜测是不是昨天晚上,自己在青楼中寻欢作乐时,被人动了手脚……可自己根本毫无察觉不说,哪有人能算到今日阀主会到粥厂视察,又能知道自己有这样一本账册,还能把一切都安排的如此环环相扣,算计的滴水不漏?

    那样还是人吗?!</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