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矛盾

正文 第六十二章 矛盾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阀主这样说,”6侠满脸无辜的俯身道:“侄儿只能引咎了!”

    “不用动不动就拿撂挑子威胁老夫。. M”6尚厌弃的哼一声道:“6阀是大家伙的,老夫黄土都埋到脖颈了,你们愿意糟蹋,就随便糟蹋去吧!”

    说完,6尚闭上两眼,不再理会6侠和6俦,两人互相便恭声道:“那侄儿先告退了,有进一步消息再来禀报宗主。”

    6尚又哼了一声,两人便悄然退下。

    6仪有些尴尬的候在一旁,心说早知如此,自己就晚点再进来了。对于6俭这件事,他是旁观者清,6仪很清楚6侠和6俦是得到了长老会的授意,才敢大胆的和稀泥。这二年,随着阀主年事渐高,长老会变得越来越强势。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几年前,长老会否决了阀主提出的,让6修升任副宗主的要求。

    所有人都清楚,6阀现在的副宗主6仙,一心追求先天之境,早就宣布不再理会族中俗务。所以,6修一旦升任副宗主,就是下任宗主的当然人选。长老会的态度也很明确,不愿主之位父子相替。

    那一次,双方闹得不可开交,最后甚至惊动了6阀唯一的天阶大宗师,副宗主6仙。在他出面调和下,双方这才各让一步,6尚不再坚持让6修当副宗主,长老会也同意,将大执事之位授予6修。

    那次之后,双方算是彻底结下了梁子。而6俭,便是长老会中意的继任人选,6尚想要拿掉他,自然会遭到长老会的强烈抵触。

    各位执事夹在中间,确实十分痛苦。何况不少执事本身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这才是6阀这几年一盘散沙的真正原因。

    。

    6仪正在胡思乱想,6尚开口了。

    “你又有什么事?”

    6仪赶忙定定神,向6尚禀报起人选之事。

    6尚听完,略带讥讽道:“你是不想得罪人吧?”

    “……”6仪心中暗叫倒霉,谁让自己不长眼,居然这时候来找不痛快。“阀主冤枉侄儿了,侄儿只是担心,万一再选出个6枫来,难以向全阀交代。”

    “那就不要你来选,让他们自己比试去!”6尚缓缓说道:“是骡子是马,全都牵出来溜溜,光在那王婆卖瓜,算是怎么回事?”

    “侄儿也正有此意。”6仪闻言笑道:“既然阀主也是这个意思,那就让他们凭本事说话吧!”

    “嗯。”6尚点了点头,深深仪道:“老夫还是那句话,6阀是大家的,你们这些执事,若不爱惜本阀,本阀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阀主言重了。”6仪忙宽解道:“6阀上下,都是以本阀为重的。6俦6侠同样如此,只是在他们的位子上,有太多情非得已。”

    “什么情非得已?乡愿而已!”6尚冷笑道:“老夫当了三十年的阀主,还有什么事白?!”说着他死死盯着6仪,逼他亮明立场。

    “长老会那边,确实手伸的过长了。”6仪心中暗叹一声,他也分不清楚,6尚非要搞掉6俭,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但他很清楚,对面这这位垂垂老者,是掌握6阀几十年的一阀之主,就算奈何不了人多势众的长老会,想要让自己这个小小执事生不如死,还是易如反掌的。只好表态道:“无论如何,我们这些执事,都是该听阀主的。”

    “知道就好!”6尚这才面容稍霁。按照规矩,执事向阀主负责,阀主向长老会负责,但这二年,长老会越过他这个阀主,开始频频拉拢干涉几位执事,这是6尚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次的事儿不会就此算完,”6尚冷冷对6仪说道:“6俭我是一定要换掉的,倒要老会的人,能护他到几时!”

    “侄儿坚决拥护阀主的决定!”6仪忙斩钉截铁道。但这话没有半点营养,因为撤换执事乃阀主和长老会之间的勾当,他这个礼教执事,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

    清风苑是洛京城外,6阀众多别院之一。规模虽然不大,但粉墙黛瓦绿柳成荫水榭楼台碧荷满塘,端是一处消暑纳凉的好去处。

    此刻,在荷花池上,水榭之中,丝竹阵阵歌姬曼舞,一身藏青锦袍的6俭,正在款待几位白苍苍的老者。

    6俭端起酒杯,满脸恭敬的向几位老者道:“犬子惹出的事端,让几位长老受累了,小侄惭愧万分,只能先自罚三杯了。”

    说完,6俭便满饮一杯,跪坐在一旁的歌姬,赶忙给他斟满酒杯。6俭连饮了三杯,面色微微红。

    几位老者自然是6阀长老会的成员,见状拢须点头,为的一个黑面老者笑道:“贤侄言重了,谁都能,这回是宗主借题挥,想要甩我们长老会的脸子,咱们怎能让他得逞。”

    “放心,有我们老哥几个在,谁也动不了你!”黑面老者旁边的长脸老者也拍着6俭的肩膀笑道:“他6尚虽然是宗主,但长老会就是用来制衡宗主的!”

    “二哥四哥说的没错,”另一个胡须稀疏的老者也捻须笑道:“他6尚也是老糊涂了,为了拿掉你这个威胁,甚至不惜自曝家丑,把6阀的脸面都丢光了,我是不合适再当这个阀主了。”

    “这件事,侄儿已经弄清楚了。”6俭轻声说道:“都是那个6信在里头挑事儿,这才把宗主引去了粥厂。”

    “老六,你那个侄子最近很出风头啊。”黑面老者坐在右手边的矮个老者,似笑非笑道:“不过那天你兄弟摆庆功宴,怎么没请你啊?”

    矮个老者正是6向的亲哥,6阀长老6同。他闻言嘿然笑道:“6向一直认为,当初我爹的爵位,本是该传给他的,哪里还认我这个兄长。”

    “他认不认你不重要,关键是你还认他吗?”黑面老者追问道。

    “他都不认我了,我干嘛还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6同冷笑一声道:“老二,你不用拿言语试探我,要对付6信,我头一个赞成!”

    “好!”黑面老者抚掌笑道:“那就没问题了。”说着他才缓缓道:“前几日,6尚说要以族里的名义,给6信摆庆功宴,是想给他造势,好让他接替6俭的执事之位。”

    长脸老者闻言皱眉道:“这可是咱们拦不住的。”

    “是,这种小事,咱们无权干涉。”黑面老者点头笑道:“可咱们总能做的了自己的主吧,到时候长老会一个都不去,倒要6尚的脸往哪搁?”

    “都不去?”长脸老者皱眉道:“不说长老会里,还有不少是和6尚穿一条裤子的,单说这样会不会让别的门阀啊?”

    “要尚的笑话!”黑面老者冷笑道:“和长老会闹得如此不堪,我怎么服众!”顿一顿,他又道:“至于让长老会集体缺席,也很简单。等他定下请客的日子,我们便提前一天,召集所有长老到邙山去议事,然后想个法子把所有人都绊住,不就万事大吉了!”

    “这样一来,可就要跟阀主彻底撕破脸了!”几个执事面带忧色,他们虽然极力反对6尚让6修接位,但并没有跟阀主公然决裂的野心。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心存幻想?!”黑面老者冷哼一声道:“这次他对6俭动手,就是在对长老会立威!要是让他得逞,谁还敢跟长老会走在一起?6阀就要又成了他一个人的天下!”

    “二哥言之有理,”胡须稀疏的老者,缓缓点头道:“我们已经和6尚父子结下大梁子,要是让他得逞了,咱们这些长老全都得回家抱孙子去了!”

    “那……”其他几位长老也渐渐下定决心,面老者道:“就这么干?”

    “干!”黑面老者重重点头。</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