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坑人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坑人

作者:三戒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看到那两个候在门口的红袍宦官,陆仪忍不住瞳孔一缩,显然阀主有宫里来的贵客。

    ‘怎么又是宫里的人?’联想到礼教院外的四位皇子,陆仪感觉有些不妙,不由站定了脚步,准备晚些时候再来禀报。

    谁知还没来得及转身,便见大执事陆修从里面出来,一见他便笑道:“来的正好,正要去找你呢。”

    “阀主不是有客人吗?”陆仪有些头疼道。

    “就是阀主找你。”陆修示意陆仪赶紧进门。陆仪只好硬着头皮跟他进去阀主院中。

    小院里藤架浓荫,金鱼戏水。一张洁白的竹席设在藤架之下、鱼池旁边,两个年迈老者对坐在竹席之上,正一边品茗,一边神情放松的闲聊着。

    面朝门口坐着的,是陆阀阀主、安国公陆尚。背对着门口的老者,穿一身紫色的宦官袍服,腰间系着玉带,仅从这身装束,陆仪都能判断出,是内侍省总管杜晦驾到。

    两位位高权重的老者,正在追忆往昔的峥嵘岁月。别看杜晦如今不显山露水,当年却是与左延庆并称的顶尖大内高手。当时左延庆在西秦、杜晦在东齐,都是让高祖皇帝的义军,十分头疼的角色,让陆尚这些人吃了不少苦头。

    两人相继归顺高祖后,左延庆继续风风光光,为高祖鞍前马后。杜晦却人如其名,低调做人、韬光养晦起来,以致今日天下只知有左,不知有杜。但在陆尚这些老一辈眼中,杜晦一点也不比左延庆逊色。

    陆尚和杜晦正聊着,当初在东齐交手时的过往,看到陆仪进来,便打住话头,笑道:“来的够快。”

    当着外人的面,陆仪自然不会主动提及人选之事,便恭恭敬敬向阀主和杜公公行礼,和陆修在下首跪坐,这才轻声问道:“不知阀主唤侄儿前来,有何吩咐?”

    陆尚看看慈眉善目的杜晦道:“陛下交代了点事情,你给杜老公公办一下。”

    “请老公公吩咐。”陆仪赶忙转向杜晦,心中却疑窦丛生,初始帝会有什么事,需要自己来办,还得让杜晦亲自传话。

    “呵呵,是这样的。”杜晦面带微笑道:“你们陆阀有个叫陆云的少年,不知执事可否了解?”

    一听‘陆云’两个字,陆仪就头疼欲裂,心中狂叫道:‘今儿个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来给那小子站台!’

    “怎么,执事不认识他?”见陆仪一脸便秘状,杜晦奇怪道:“前阵子他还奉旨在避暑宫伴驾,还以为贵阀都知道他呢。”

    “知道知道,当然知道。”陆仪定定神,连忙点头道:“只是没想到陛下万乘之尊,会问及这个少年。”

    听了陆仪这话,陆尚父子不禁微微皱眉,心说这家伙是魇着了吗?怎么说话这么没水平。

    杜晦何等人物,马上就明白了,陆云请初始帝帮忙,并非杞人忧天。看来这陆阀之内,确实有人不想让陆云出头。于是杜晦便强调了一句:“他可不是一般的少年,朝廷能解决治河难题,还是全靠了他的主意。陛下在避暑宫几次召见,那少年都应对得当,才思敏捷,令陛下大加赞赏。”

    其实杜晦这话说的有些亏心,初始帝每次召见陆云,都光顾着下棋去了,根本没说几句棋枰之外的话。

    不过杜晦这么说,旁人也只能听着。陆仪也猛然意识到,自己严重失态了。赶忙补救道:“承蒙陛下看重,寒家这个小子,确实有些过人之处,本阀也在着力栽培,万不会让陛下失望。”

    “你们怎么对他,都是贵阀自己的事,陛下不会干涉的。”杜晦微微摇头笑道:“只是陛下听说,他要参加贵阀的比试,一时兴起,想要看看他的文章如何。”说着看看陆仪道:“还请劳烦执事,将他的作文取来,让咱家带回宫去。”

    陆仪要是相信初始帝只是一时兴起,简直就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这杜老太监一身隆重的官袍,还带着两名高阶太监前来,摆明了就是告诉陆阀,皇帝十分重视此事!

    “是,臣下这就去取。”陆仪赶忙应声,向阀主和杜晦道了个罪,便快步退出了小院。

    看着他落荒而去的背影,陆尚父子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知道陆仪已经清醒过来,不会再犯糊涂了。

    同时,父子二人也对那陆信之子陆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到底有什么魔力?只是在避暑宫待了几天,就让初始帝父子如此卖力的为他撑腰?

    。

    陆尚父子还有闲心胡思乱想,陆仪这边却头脑一片空白,昏头昏脑走出老远,都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跟掉了魂儿似的?!”一声低喝,猛然惊醒了陆仪。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大长老到了。

    “怎么?阀主不同意?”陆问一看陆仪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又有变故。不禁一阵阵火大,暗骂烂泥扶不上墙。

    “我根本没敢提,”陆仪凄然一笑,面带讥讽的看着大长老道:“陆云的救兵到了,大长老还是暂避锋芒吧。”

    “笑话!”大长老把脸一沉道:“我连陆尚都不怕,还有谁能吓住我?!”

    “那大长老只管进去,你老要是敢不给陛下面子,侄子我也舍命陪君子了!”陆仪打定了主意,一颗心也就镇定下来。

    “今天这名额必须是陆栖的,谁的面子我也不给……”大长老气势汹汹说道一半,突然愣住了,结巴道:“你说谁?陛下?陆云的救兵是陛下?!”

    “不错,杜晦杜总管就在阀主院中吃茶,让我回去拿陆云的卷子过来。”陆仪点点头,居然一阵阵感到轻松道:“说陛下要亲自御览。”

    “怎么可能?!”大长老满脸疑惑,眉头拧成了菊花道:“陛下和夏侯家斗的还不够烦心吗?怎么连这种芝麻大的事儿都管?”

    “我的大长老,醒醒吧。”陆仪苦笑一声道:“你老这次太轻敌了。人家陆信父子为了这次的名额,可是神通百出,一招招、一步步,都是势在必得。现在连陛下都搬出来了,你老还要继续斗下去吗?”

    “……”陆问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他其实已经意识到,这次有人在和自己斗法。也想到陆尚会偷偷帮助陆信,可怎么也无法想象,那父子俩居然能连初始帝都搬出来!

    “那,侄儿我就先过去了,不好让杜公公久等。”陆仪的心情却越来越放松,初始帝横插一杠,何尝不是帮了他的大忙?让他既不用得罪大长老,又不至于在族中颜面扫地。

    大长老动了动嘴唇,终究没有出言阻拦。再怎么说,初始帝也是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就连夏侯阀也绝对不会,为了区区这点小事忤逆于他。他这个陆阀大长老,又有什么资格,敢跟皇帝争?

    陆仪便不再理会呆若木鸡的大长老,脚步轻快的出了三畏堂。这次他选择从正门回礼教院,因为他自认为,可以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自己还是那个公正严明的陆阀礼教执事!

    谁知在穿过人群时,迎接他的,却尽是鄙夷和愤怒的目光。甚至有人在他背后戳起了脊梁骨!

    陆仪一头雾水的进去礼教院,马上抓过一名管事,劈头问道:“怎么回事?他们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

    “他们都知道,执事选择了陆栖,可能有些不满……”管事忙小声说道。

    “什么?!”陆仪惊呆了:“谁告诉他们的?”

    “两位监考的长老……”管事答道。

    “陆问!”陆仪刚刚恢复的好心情,登时荡然无存,咬牙切齿骂道:“你可坑死我了!”</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