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我可能玩了假的游戏 > 正文 第八章 月下姬

正文 第八章 月下姬

作者:绞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随着两只白速龙的血量归零。

    娅碎体内躁动的血液也平复了下来。

    他摔在了地上,却没有站起来,而是任由身体瘫躺在那里,大口地揣着气。

    他不过才二级的萌新,耐力值根本就没有多少,即使是现在杀了这两头史诗级的白速龙,娅碎也才刚刚升到三级出头而已。

    刚才的战斗,后半段完全就是顶着虚弱感硬拼着命才挺了过来,现在一休息,娅碎突然感到浑身无力。

    他侧过头,但见月柏蒂向他走了过来。

    似是炫耀般,娅碎漂亮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月柏蒂蹲在他身边,他可不是表里不一,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心里怎么想的,嘴里就是怎么说的。

    “很漂亮的战斗。”

    一开始见到娅碎时,月柏蒂也被这张精致美丽的脸给欺骗了。后来听娅碎的声音再加上一贫如洗的胸部,月柏蒂才知道娅碎是一个实打实的男生。

    虽然长了张女孩子般可爱的脸,但却意外的很有男子气概嘛。

    这是两只五级的白速龙,凭着娅碎的二级等级存在着一个很明显地等级压制。

    等级压制换句话来说就是面板压制,虽然可能在低等级时这种差距并不明显。但别忘了这是史诗级难度,以及娅碎不过是个新手而已,如果随便换个人,估计就是在一旁看着月柏蒂去解决那两只白速龙了。

    不过既然队伍中的小伙伴都这么出力了,自己再不露一手,就有点不厚道了吧。

    月柏蒂默默地从仓库中拿出一瓶活力药剂,温柔地打开瓶盖喂给娅碎喝。

    娅碎脸莫名一红,微微别过脸,但还是乖巧地咕噜噜喝下整瓶活力药剂。

    同时,月柏蒂还拿出了仓库中的净化药水。这是在被怪物的血液溅到身上时,能够快速有效地清洁身体衣物的道具,滴了几滴在娅碎身上后,那衣服上的血污,以及漂亮脸蛋上大片的血痕都如同掀起波澜的湖面般,迅速地褪去不见。

    ====================================

    两人休整了一下后就随便选了一条路,向前继续前行。

    月柏蒂之说这个游戏没有游戏的样子,也不是口说无凭。

    别的游戏中的怪物都好好的待在地图中不跑,这个游戏早期时的怪物却像学会走路的熊孩子般,恨不得游历天下一样,而即使是冒险者们,至今也未完全探索出这天下的样子。

    好在终于是更新出副本这样的东西,另这些怪物只能呆在这种封闭的空间中,接下来就全看冒险者的本事了,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这些洞内蜿蜒的道路似乎最终都通往同一个方向。

    就在拐角过去的深处,又是四只蓝速龙在聚堆吃着地上的腐肉。

    这些速龙其实原名为鸟龙,因为长相与玩家玩过的一款怪物虐人的游戏中,名叫速龙的怪物极其相似,就被玩家以速龙戏称了。

    而除了白速龙外,像是眼前这种蓝速龙也是同类怪物,除此之外还有类似于粉色,紫色,黑色,绿色这种骚包颜色的速龙。

    月柏蒂无意间踢飞一块碎石子,在这寂静的地穴中,无疑和玻璃破碎的声音没有两样。

    不过还没等几只蓝速龙回过头来,月柏蒂已经迎着它们冲了上去。

    但这次,他的手中却并没有拿着他一直用的【珈百璃的祝福】,而是一柄普通的短剑。

    这种短剑与冒险者登陆游戏时送的剑不同,这种短剑除了短之外,重量也比普通的长剑小了很多,一只手就可以很方便地把玩。

    月柏蒂并不是主玩短剑的冒险者,但同他可以熟练地使用手枪的道理是一样的,作为【残月】这个在一年前顶级的冒险者的本体,月柏蒂对于各式各样的武器都可以说是很精通的。

    是的,月柏蒂并不是一个常使用这种武器的冒险者。

    擅长并不代表适合。

    但他不适合使用,不代表没人适合。

    就像娅碎,他其实就更适合使用这种内敛,出则戮命的武器。

    所以月柏蒂才想要在娅碎眼前展示一下,希望能带给他一些领悟。

    不过其实用短剑也有很多不便之处,在一些方面来说,甚至很可能将娅碎引导向一个错误的方向。

    但短剑,却是最能展现出身体协调性的一种武器,而协调性就是娅碎的特长。

    而且,在外面打得那些猪龙,并不能真正唤醒月柏蒂这沉睡已久的身体记忆。

    那属于曾经的残月,现在的月下姬的真正实力,还远远来不急施展呢。

    月柏蒂脚底轻灵,就仿佛幽灵般迅捷地近身了距离他最近的那一只蓝速龙。

    他并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在那只蓝速龙尖锐的鸟喙向他啄来时,他的手很飘然地贴着那鸟喙而过,然后把手中的刀刃不偏不倚地刺进了那蓝速龙柔软的眼睛中。

    只听那蓝速龙一声凄厉的鸣叫,月柏蒂的动作却还没停下来。

    脸上面无表情的他,手上却丝毫不留情。

    淡然地将那短剑拔出,月柏蒂另一只手中的剑可没闲着,径直地向那蓝速龙的咽喉划去。

    寒光一闪,剑气凛然。

    本就失明的蓝速龙还没来得及做更多的挣扎,自己的脖子就被别人抹了一个大口子。

    月柏蒂可不像娅碎那样,折腾那么大的功夫去解决掉怪物。

    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对敌人打出最有效的攻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月柏蒂脚下继续一个滑铲,将这离他最近的蓝速龙铲倒在地,但他的目标可不仅是这只。

    这这个世界中,低等级怪物受到严重的伤害时,是会流血致死的,这一点也与曾经的游戏大有不同,特别是这只已经被月柏蒂精准地在致命点上来上一刀的蓝速龙,把它铲倒后基本可以不用多管了。

    因此这一滑铲,可是冲着离它极近的另一只蓝速龙去的。

    面对大型怪物时,这种滑铲或许并没有什么用,但面对小型怪物时,这种攻击如果能把怪物铲倒,那它基本是很难翻身过来的,因为有这个时间,足够冒险者将它的血条归零的了。

    白银靴子很准确地撞在了蓝速龙并不算粗壮的后腿上,但凭借着月柏蒂只有三级的力量是很难将这只全盛的蓝速龙给铲倒在地的。

    月柏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收腿转夹,竟是身体停止的一瞬间两只腿向上一夹,勾住了蓝速龙的躯体,然后他的身体也随之而上,从那蓝速龙的身体下方,将这只蓝速龙的胸膛用双剑切开。

    短短的几秒钟,两只五级的史诗级难度蓝速龙没来得及做任何挣扎,就化为了光影在天地间散开。

    在双腿勾住的蓝速龙身体消失之时,月柏蒂从半空中落在地上,一个翻滚受身就卸去了力量。

    而另两只蓝速龙也是亮着爪子,就撕咬了上来。

    但是月柏蒂已然起身,身体微小的几下偏移,就连连躲开了蓝速龙的钩爪。

    就好像身前的不是蓝速龙,而是过年时来到家中挥着小拳头打你的表弟一样。

    同时对付两只蓝速龙,对月柏蒂来说也毫不吃力。

    他反手拿剑,沿着蓝速龙的鸟喙削去,若不是这鸟喙是它身上最坚硬的部位,大概它已经步上了同伴们的后尘,但是这并不能改变结果,剑刃在喙上摩擦出刺耳的鸣声。

    这剑锋还是刺进了蓝速龙的眉间。

    他又一个后跳,轻描淡写地就避开了最后一只还能动的蓝速龙的一记跳扑。

    交错时,他在蓝速龙身侧接近尾部的位置划过一剑,这是游戏中的一种判定方式,在黑暗中,背部攻击的伤害要比正面伤害要高出很多。

    也就是所谓的加成。

    等到五级之后就可以学习很多有背部加成的技能了,到那时的伤害会比这种通过“操作”和环境打出来的伤害加成更高。

    这也是为何月柏蒂觉得娅碎适合短剑的原因,他有着出色的反应神经和冷静的头脑,这是战斗时无可比拟的天赋。

    而短剑或者匕首,绝对能让他的身体更加轻灵。

    只剩下一头蓝速龙就好解决很多,但月柏蒂并不急着杀掉它,而是继续向着洞内前行,那仅剩的蓝速龙就如同网游中被吸引了仇恨的怪物一般,追着月柏蒂就跟了上去。

    “这……就是大神嘛……”已经完全看呆的娅碎喃喃道。

    随着追逐着月柏蒂的蓝速龙的一声嘶鸣,洞内中的其他怪物也注意到了侵入它们领地的不法者。

    等到娅碎跟上后,已经被震惊的不知道怎么样言语才好。

    他不是没在网站上看过那些一边征战着怪物,一边潇洒直播的冒险者们。

    这些冒险者在直播网站上往往有着极高的人气,毕竟这是这个时代最火的游戏,而在这个游戏中作为大神存在的冒险者,一旦直播,自然受万人追捧。

    但那些人给他带来的感觉,却没有这个近在眼前的人给他带来的震撼高。

    月柏蒂此刻宛如置身在怪物群中般,被周身十几只不同的怪物包围着。

    但却像是在这怪物群中跳舞一般。

    嗯,跳舞。

    他鬼魅般的身体就在一次次的攻击中,轻灵舞动,剑花朵朵,不停地在穿梭之间,给予怪物一道道致命伤痕。

    但他的身体还在向前,两只体积庞大的猪龙合并在道路中间时,月柏蒂一个跳跃,那长着翅膀的银白靴子踏在猪龙的身子上,一掠而过。

    月柏蒂一路不停地向前奔去,很快他就察觉到了,这些小怪的实力也在越来越强。

    虽然并不能伤及自己一丝一毫,但是很明显,从血量到速度来说,这些怪物的数据都在稳步上升。

    有时自己划过脖子的伤口并不深时,都需要自己连刺两下,才能重新放血致死。

    这令月柏蒂越来越期待boss是个什么样的程度了。

    而他身后的怪物以及这些怪物身后的娅碎怎么可能知道这位大仙的想法。

    皆是你追我赶,如同漫无目的的赛跑一般。

    而娅碎也注意到了,随着两人越来越到深处,月柏蒂吸引过来的怪物也越来越少,这并不是因为他在路中也出手砍死了几个怪物,而是月柏蒂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快的原因。

    娅碎钦佩的同时,也是对月柏蒂的如同跳舞般的战斗,以及对短刀的用法有些跃跃欲试。但他知道,月柏蒂可以做到这些的原因是,他极高的敏锐性和反应神经令他以最简单的动作闪避开了所有的攻击,这是现在的他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不过迟早,自己也可以像他一样,在刀尖上起舞。

    直到现在可以说,月柏蒂初期的目的基本达成了。

    但是现在的月柏蒂却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

    他有些过于尽兴了,竟是忘记注意自己的耐力值,直到自己身上突然传来一股虚弱感后,月柏蒂才陡然清醒,收回了想要猛刺的短剑,转而为轻灵的一个抹喉,从剩下的最后一只绿速龙身边缓步而过。

    然后他双手垂下站在原地,收起短剑。

    到了岔路的尽头了。

    娅碎砍死了路上一只已经被抹喉流血等死的怪物,终于是追上了已经停下的月柏蒂。

    月柏蒂只是抹喉的好处有两个,在自己唤醒实力的同时,另娅碎也有机会砍上几刀,这样不仅自己可以吃到经验,娅碎同样可以吃到大量经验。

    此时月柏蒂已经超过了四级,而娅碎也三级将满。

    现在,娅碎才明白为什么月柏蒂在进副本之前,问自己是选择稳妥还是进入时,没有论及到自己是否打得过,感情这不是打不打得过的意思,而是碾不碾压的问题吗?

    这就是所谓的业界大佬吗……

    大佬都要给我留下心理阴影了啊喂!

    赶上了月柏蒂的娅碎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多想。

    两人看着岔路的出口,都觉得没有什么犹豫的。

    这时,从洞穴中传来了一声嘶吼,在地穴中久久萦绕。

    似是在欢迎一般。、++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xhsjyd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