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我可能玩了假的游戏 > 正文 第十六章 清晨依旧到来

正文 第十六章 清晨依旧到来

作者:绞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娅碎美滋滋地看着手中的武器,这是他之前打败那些抢劫团伙的人时,那些人死亡后身上掉落的装备。

    这是一把十级可用的匕首。

    匕首和短剑都是刺客专用的武器。

    游戏中没有职业限定的武器,无论是什么武器,冒险者们都可以自由使用。但当转职分职业之后,有些武器在不同的职业手里能发挥出不同的作用。

    也并不是所有的刺客都喜欢用短兵,有些刺客就喜欢使用一些其它职业所用的武器,例如忍者所使用的苦无,以及格斗家使用的拐,爪等武器。

    对于刺客来说,只要能够一击毙命,用什么武器其实是无所谓的一件事情。

    娅碎现在有了两把短兵,一把是月下姬前辈送给他的,一把是从敌人手中获得的战利品。

    第一次与真正的冒险者战斗,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是成功地战胜了他们,这对娅碎来说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这让他的心跳久久不能平复。

    歌者枫林是距离昆仑城不远的一个怪物聚集地,其中大多是新手向怪物,是萌新冒险者的圣地。

    月下姬倒不是非刷这些东西不可,小怪随处可见,即使是一些攻击方式棘手的,也并不能给月下姬带来困扰。

    所以来到这里,大部分的原因还是为了娅碎。

    三人到了歌者枫林的外围时,就听见了丛林中传来了冒险者们吆喝着与怪物战斗的声音。

    在这里刷怪都是些萌新冒险者,他们或是看了网上的攻略,或是听了前辈们的指引。总之想要未来在冒险者的路上走的更远,在这种地方好好磨练一番是必不可少的。而对于大多数的冒险者来说,他们平凡的冒险者一生中,要对付的敌人也大多都是怪物。

    歌者枫林是一大片由红枫树为主体的生物群落。

    哪怕是在夜晚中,这仿若燃烧的血液般的红枫叶,也像是染红了整片天般,凄美而肃杀。

    在森林中,没有所谓的路可言,更何况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路。

    三人顺着来时的方向进入了枫叶林中。

    风扬起,卷的漫天红叶飘飘落下。

    叶飘零,宛若流浪诗人清唱离殇。

    已是不见人的踪影。

    ====================================

    娅碎升到五级时,已是深夜。

    凌晨的枫叶林中,渐渐地听不到了其他冒险者的声音。

    毕竟已经入夜了,那些想要不眠的人,也开始被这宁静的夜晚所吸引,而投入夜晚温柔的怀抱。不是所有人都能按照自己本来的计划去完美地执行。

    娅碎看着在自己身前,被击败而散为光华的人形枯骨怪物,动作熟练地将两柄短兵别在腰间。他决定白天的时候一定要去城中买两个刀套来装自己的武器,不然就这么戴在腰间,万一一个不小心摔倒了,那么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他捡起了掉落的素材后,回过头想跟月下姬前辈打个招呼。

    于是看到了月下姬前辈正脱下自己的银白风衣。盖在了躺在低空漂浮的飞剑上,已经安然入睡的李白身上。

    月下姬前辈果然很温柔呀……

    不过这次感受到月下姬前辈温柔的人并不是自己,娅碎莫名的有些别扭感。

    他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自己怎么能有这么肮脏的思想,罪过罪过!

    “五级了吗?”月下姬伸了个懒腰走了过来,并没有注意到娅碎此时正格式化自己的思想。

    娅碎看到月下姬走来,乖巧地点了点头:“五级了。”

    然后他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李白,细声问道:“李白哥哥在这里睡觉没有事吗?”

    月下姬回头,看了一眼在飞剑上翻身后,把自己给他盖的风衣踹被子般踹走后,挠了挠肚子又接着睡的李白。月下姬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用管他。”

    在游戏中睡觉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很多玩家夜晚进游戏舱中,除了玩之外,就是睡觉。在异世界睡觉其实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而且有些人甚至觉得,在异世界睡完觉,意识再回到现实世界中,会感到现实世界中身体工作时充满了精力。

    月下姬从仓库中翻出了几个技能卷轴,摆在了娅碎面前。

    “这几个技能你自己看一看,有没有想要学习的。”月下姬说。

    “…………”这是月下姬前辈第二次把这个卷轴摆在自己面前了,但娅碎真的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于是娅碎接过了几个技能卷轴,并认真地说道:“月下姬前辈,我以后一定会……”

    话到嘴边,娅碎再次忘了要说什么,他总不能说我以后一定会回报你的这种话吧,那样实在是太奇怪了。

    于是他哭丧着脸,精致的脸颊上满是失落的神色。

    月下姬基本已经习惯了娅碎说话快过脑子的这件事。

    于是他摸了摸娅碎的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要太在意这些事情。”

    感受到月下姬前辈那冰凉的手心,娅碎莫名地感到心安。

    于是他跑到一边,认真地看起了怀中的卷轴。

    几秒钟后,他就决定好了要学习什么。

    他捧着那几个技能卷轴,将两个留在自己手中,其他的还给了月下姬。

    “月下姬前辈,我决定好了。”娅碎说道。

    “潜行和影袭吗……”月下姬看着娅碎选择的技能卷轴喃喃道,“很适合你的技能。”

    娅碎也是连连点头,虽然五级之后冒险者可以学习三个技能,但对于娅碎来说,眼前的这两个技能绝对是最适合他的。

    学习技能的过程并不复杂,娅碎使用了卷轴后,就有一股如同清流般的信息进入脑中,飞速地与自己的记忆融合。很快,娅碎就掌握了这两个技能的施展方法。

    跟月下姬前辈打了个招呼之后,娅碎兴致勃勃地向着一只人形怪物走了过去,他心念一动,地面上他的身影已然消失。

    是“潜行”,能消除冒险者的气息身影五秒钟,冷却时间为三十秒,在对敌人造成伤害时显出身形。

    娅碎再次出现时,已经拔出匕首,在那人形怪物身后释放了另一个技能。

    影袭:当自己从潜行后出来的一瞬间,对敌人造成伤害的话,这一击会对敌人造成大量伤害,如果打出背击的话,伤害还会递增。

    看着那和自己同一等级的怪物被自己一招致命,娅碎也有些惊讶于自己的伤害,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些技能卷轴,大部分玩家在五级的时候基本都买不起。因为它的性价比的确很高,卖的这么贵实属正常。

    于是娅碎开始等待技能冷却,每一次冷却后他都要施展技能去练习,就仿佛不会厌倦般。

    看着娅碎释放技能衔接动作的过程越来越熟练,月下姬也是乐得清静。

    他倒是没有学习技能,对于他来说,技能在初期闲的就不是那么重要了,这其实是枪手的通病,虽然他不认为他是一个枪手,但他也开始逐渐习惯了有什么事情,什么都不说先给它吃几个子的做法。

    而且即使他不用【珈百璃的祝福】,也不急着现在去选择自己要学习的技能。

    小萌新看起来玩的不亦乐乎,月下姬也在四周刷起了怪物,就这样在两人不知疲倦地打怪中,夜晚的时间转瞬即逝。

    直到天边有光芒从地平线中遥远地映射在枫叶林时,两人才停下了征程。

    这个时候两人皆是升到了六级多,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初期的时候升级就不快,随着等级越来越高,升级就越来越慢。到了后期的时候,同等级的怪物越来越难打,刷低等级的怪物还给不了多少经验,有些一路被别人带上来的冒险者,可能一星期都升不了一级。

    此时大概早晨五点钟左右。

    远处的阳光倾泻在枫叶林中,将这绯红的枫叶染上一层模糊的金色,如同被血液浸染的金子般,有种妖异的美感。

    起风了。穿过层层树木的风被带走了炎热,只剩下了清凉的感觉。

    月下姬看了眼纷纷落下的红叶,没有去欣赏这风景。他对娅碎道:“我先下线了。”

    说着,月下姬的身影已经消失。

    “月下……”娅碎还没来得及叫他,他已经不见踪影,“前辈……”

    看着好友栏中暗下去的名字,娅碎有些失落。

    于是他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银白风衣,盖在了仍在睡觉的李白身上。

    也是下线去了。

    ====================================

    月柏蒂的家中,今天又迎来了新的客人。

    凌晨三点钟左右,如同鬼敲门般,月夕依被一阵窸窸窣窣毫无规律的敲门声所吵醒。

    “咚咚咚……”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无力地从床上滚了下来。

    “欧尼酱?”她无力的叫道,和她的哥哥不一样,月夕依是一个比较宅的女生。

    她既不玩这个时代最高科技的游戏,也不出门和其他男生谈情说爱,或是找朋友逛街购物。

    只是每天宅在家里,待在哥哥给她分配的另一间卧室中,玩着电脑看着动漫上着b站。

    于是久而久之,她连对自己哥哥的称呼都会偶尔不自觉地变成了“欧尼酱”。

    “哎呀!”滚到地上的月夕依彻底清醒,委屈地吃手手。

    “欧尼酱?”听到敲门声后,月夕依实在是不想动弹,她又爬回了自己的床上,闭上了自己有些酸痛的眼睛。

    “欧尼酱?你去开开门呀。”月夕依在床上打着滚,边滚边呻吟着。

    她晚上睡觉的时间可比月柏蒂晚多了,或者说是月柏蒂太早了,他八点钟左右就进入了游戏舱中。

    对于现代人来说,游戏舱基本就等于睡眠神器了,进入之后完全不怕自己的身体睡不着。

    不睡觉修仙?不存在的。

    可能月夕依也意识到了月柏蒂正在游戏世界中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和敲门声。

    于是月夕依抱着白熊布偶,蹒跚着小步,光脚走到客厅。

    “谁呀。”月夕依有气无力地问道,她此刻面无表情。这一点倒是跟她哥差不多,遇事完全不慌,甚至比她哥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她知道自己的哥哥是很怕鬼的,但怎么说呢,自己完全不怕就是了。

    门外没有回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月夕依的问话,那人或者那鬼只是继续敲着门。

    于是月夕依就直接开了门,顺手抓起了门旁鞋柜上两人从来不用的鞋拔子,以防不测。

    如果真是鬼的话,那么自己手里的物理学圣剑会直接招呼在那鬼的脑子上。

    但开了门之后,外面的家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猛虎扑食。

    “梓欣姐?”月夕依看着来人,回廊中的灯光虽微弱,但还是照出了来人的样子。

    只见洛梓欣也是一脸刚睡醒的样子,她双手空空什么也没带。月夕依给她开门后,她就身体前倾,柔软的身躯倒进了月夕依的怀中。

    月夕依连忙抱住她,也是摸不着头脑,她完全不知道洛梓欣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而且看样子,还是从很远的地方风尘仆仆赶来一般。

    但看着一只虫子扑腾着翅膀就要飞进来时,月夕依连忙把洛梓欣拖了进来,然后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地就把门给关上了。

    ====================================

    月柏蒂在游戏舱中醒来时,莫名的就感到很挤。

    正当他想着月夕依这丫头又跑进自己游戏舱中睡觉的时候,他莫名的感受到了有些不同。

    若说是什么不同的话。

    那就是“份量”的不同。

    他悠悠地睁开眼,侧过头看着躺在自己游戏舱中,抱着自己胳膊的洛梓欣,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的感觉。

    说起来,游戏舱的结构设计其实是有点烦人的,它一个人显大,两个人显小,但也没办法,谁叫这游戏舱本就是以个人为单位而设计的。

    听着女生匀称的呼吸后,月柏蒂知道她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就小心翼翼地起身尽力的不去吵醒她。

    但洛梓欣即使睡梦中,也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胳膊,就像挂在他身上一样,生怕被甩下来。

    月柏蒂顺了顺洛梓欣有些打结的长发,坐起身来。

    只见月夕依躺在自己的床上,听到月柏蒂这边微小的声音后,缓缓地睁开眼,她坐起身,向月柏蒂竖起了大拇指。

    “老哥,稳。”【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离线阅读,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免费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