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我可能玩了假的游戏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狙击手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狙击手

作者:绞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云端低垂,被已经向着西方斜去的烈日染成金黄色。

    起风了。

    整片枫叶林中贯穿着低沉的呜咽声。

    正在织衣服的月下姬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危险。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从远方飞来的攻击穿过散落的枫叶雨,将娅碎身后飘零着的一条线上的枫叶全部轰成碎片。随后精准地将娅碎一击毙命。

    是子弹。

    月下姬虽然惊讶,但也极快的做出反应。

    他从仓库中取出复活药水,直接撇到了娅碎身上。残月别的不好,就是仓库好。各种功能性的无限制药水让月下姬富得流油。

    散落开来的水雾笼罩着娅碎的身体,将他还没完全消失的身体,逐渐化为光华凝聚在一起。

    而这时,月下姬手中出现了珈百璃的祝福。他对娅碎身后的上方扣动扳机,六发子弹脱膛而出。

    那远处的偷袭者看到自己一击得手完全没有停下。

    而这时,下一次的袭击已经是锁定在了月下姬身上。

    于是七枚子弹瞬间在空中接触。

    没有什么金属碰撞的声音。但月柏蒂清晰地看到那从另一个方向跨越千米而来的子弹,将自己的一轮射出的六发子弹尽数击碎。随后径直地从自己的脸颊边擦过。那子弹落在地上,击起碎石,并留下巨大弹痕。

    这是月下姬的左轮手枪中的一轮子弹,以不可思议的精准度全部打在了那飞来的如同炮弹般威力的子弹上。虽然并没有打出格挡判定,但月下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那子弹擦着自己的脸颊,带起的劲风将自己的侧脸划出一道红痕。

    使得这本来能带走自己生命的子弹,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虽然在这个世界中,并没有给出一个枪手的有效输出距离是多少。因为随着枪械武器的等级提高和冒险者自身的等级提高,一把枪械武器的射击距离也会提高。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就是对于枪手来说,距离越近精准度越高。

    但这个来袭者有些不同。

    月下姬知道,他们可能遇到狙击手了。

    所谓的狙击枪是这个世界半年前才诞生的枪械产物。但对于枪手来说,却并没有什么适合这种武器的技能可用。或许对于擅长使用特殊弹药的冒险者来说,狙击枪是一个好选择,但也仅是好选择而已。绝不是最佳的选择。

    狙击枪本身就有着巨大的威力,这是一种针对怪物来说很强,但是针对灵动的冒险者相对较弱的武器,如果第一击没有得手,那么接下来的攻击也很难持续下去。

    在远处的狙击手看到自己这必中的子弹竟然只是擦着目标的身体偏离过去,也是一阵愣神。这个距离对于她和她手中的狙击枪来说是近在咫尺的,可以说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子弹就会准确地将目标的头颅打爆。

    但是那人竟然仅仅用左轮枪连续射出的六发子弹就让自己的狙击枪子弹偏离原先的轨道?

    这种理论上才存在的事情,真的可能实践吗?

    而透过瞄准镜,她看到那个手持一把左轮手枪的人,已经将目光转向了自己所藏匿的方向,就仿佛看到了自己一般。

    怎么可能?!

    这可是上千米的距离,更何况在这其中有着大量的遮蔽物。

    那狙击手莫名的一阵心悸,背起狙击枪就快速的移动起来。

    她想起了自己刚刚杀死的那个人,看着那人的数据似乎是叫娅碎?

    莫非是今天刷屏的那几个人?

    那么那个看不到名字的人呢?就是那个查不到数据的月下姬吗?

    她没敢重找一个狙击点继续战斗,冰冷的血液告诉她再这样继续下去,那么那个手持左轮枪的人势必会杀死自己。

    她之所以会选择狙击枪这个武器,就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和敌人面对面作战,而这时被发现后她更是不敢再对这场战斗有任何的留念。

    “别追了,她已经跑了。”月下姬看着那狙击手逃跑的方向,知道现在去追已经没有用了。

    于是他喊住了想要向着那逃跑的狙击手方向追去的皮皮兄弟二人。

    “他的等级应该要比我们高上十级左右。”月下姬推测道,以他对这个世界的熟悉度来说,他看到自己的六连射没有格挡住那狙击子弹,就可以大致推测出那狙击子弹的面板值,并顺水推舟地推测出那人的等级。

    虽然说他一年没有回到游戏中,但对于这个世界半年前所诞生的狙击枪武器,还是在网上有所了解的。

    “那人很警觉,注意到我发现她的位置后,就立刻放弃了。”月下姬继续道。

    而像野外这种偷袭,是玩狙击枪的冒险者比较擅长的。即使不是因为有狙击枪这种武器,在野外两个不相识的冒险者也可能同一时间打对方的主意。

    冒险者死后就会掉装备,掉素材,有些为非作歹,以此为乐的冒险者就一直很注重这种野外偷袭或是野外pk。

    月柏蒂并不是对此有什么不解,以前的残月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不过都是自己获利就是了。

    月下姬看着自己脚边的巨大弹痕,若有所思。

    但很快,他就对已经满血复活的娅碎说道:“没事吧,这次是我疏忽了,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敌人。”

    娅碎摇了摇头,对月下姬说道:“是我太弱了。”

    他低下了头,很显然是对自己刚才的死亡耿耿于怀。他是个很要强的孩子,这是他作为冒险者的第一次死亡。与在月下姬前辈面前感受到的他那份强大不同,这一次——

    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

    但他很快将自己的情绪收回,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皮皮兄弟,娅碎连忙上去安慰。

    他们也是很单纯的人,看到和自己刷怪的同伴为了帮自己被别人偷袭,他们也是很愧疚。

    娅碎一口一个没事没事,但也不是特别会安慰人。结果搞得三人情绪更是低落。

    “继续刷怪吧,她不敢再来了。”月下姬说。

    “但是就这么放她走吗?”皮皮竣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山水有相逢,总会遇到的。”月下姬倒是有些不以为然。

    狙击枪吗……

    月下姬看着自己手中的左轮手枪。

    ====================================

    月柏蒂下线的时候,李白刚上线。

    他是一个上班族,可不像正在感受大学暑假的月柏蒂一样,全天都有时间在游戏中潇洒。

    两人正好照了个面。

    也是打了声招呼。

    李白把月下姬的银色长袍撇给了他,接着就是喝了口酒,说道:“我看网站上都在议论你啊,你去找言诗了?”

    “梓欣凌晨的时候来了,家里的空调坏了,妹妹是个宅女。”月下姬简略地说了下原因。

    “呵呵,看来你也很不容易啊。”

    “彼此彼此。”

    “那你是决定帮千秋殿打工了?”

    “谁知道呢。”

    两人心照不宣。

    时间是下午五点,跟娅碎几人打了声招呼后,加了双胞胎的好友,月下姬就直接下线去了。

    夏季的烈日,若不看时间的话,没有人觉得它很快沉入西边。

    但已经有了一丝落日的迹象,天边卷成淡紫色与淡蓝色相间的晚霞,将城市笼罩在奇异的色彩中。

    位于南边的千秋俱乐部前人来人往,整个建筑的半身已经陷入阴暗的影中。

    俱乐部中在本地有住所的工作人员和职业选手彼此间打着招呼离去,这个时候基本已经是一些成员下班的时间了。像是职业选手,这个时候回到家中自然也有专用的游戏舱来登陆游戏。

    而有些人也会选择在俱乐部中把晚饭解决再回家。

    毕竟俱乐部这么好的伙食,可不是所有地方都有的。

    月柏蒂从游戏舱中坐起来时,整个房间静悄悄的。

    洛梓欣被言诗拉出游戏后就一直没有回来,看着自己身边另一个空着的游戏舱时,月柏蒂看见里面躺着个和月夕依娅碎差不多年龄的小姑娘。

    很显然正在游戏中。

    而月柏蒂也可有多管,他可没有趁别人没有知觉时占便宜的嗜好。

    他站起身来,向着房间外走去。

    正好看见了迎面走来的月夕依。

    这丫头从来到俱乐部中就一直待在那个休息室中打着手游,连充电器都带了出来,可谓是没有手机就没有生命一般。

    月柏蒂也不知道这丫头在玩些什么。

    总之她此刻依旧低着头,边打游戏边在长廊中游荡。

    竟然根本没有人管她。

    撞在了月柏蒂身上的月夕依疑惑地抬起头,迷离的眼神看清了来者何人后,顿时恢复了神采。

    “哥,我饿了。”月夕依无力地说道。

    “言诗她没有带你去吃饭吗?”月柏蒂疑惑。

    “那个胸很小的女人吗?”月夕依挺了挺自己也没怎么发育的胸口,呆头呆脑地说道:“我一直待在那个休息室中,没有人来叫我啊。”

    “你梓欣姐呢?”月柏蒂说。

    “我不知道。”月夕依摇了摇头,继续玩起了手机。

    于是月夕依一手拽着月柏蒂的衣角,一手玩着手机,跟着月柏蒂向餐厅走去。

    月柏蒂来过千秋俱乐部,自然对去餐厅的路有印象。

    结果就在餐厅的门口,看见了靠在窗旁的沙发椅上,洛梓欣微红着脸,一副迷离的样子。

    然后在她的身边,言诗也是泛红着脸,躺在洛梓欣的腿上。

    而在餐厅中的其他人,也只敢在远处偷偷张望着两人,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队长这个样子。

    月柏蒂看着两人桌子上凌乱的酒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于是月柏蒂拉着月夕依走到两人的对面坐下。也是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小啜一口。

    啧。

    这是很醇厚的清酒,香甜与辛辣的感觉冲击着味蕾。月柏蒂放下酒杯,他可不会像两人一样喝得迷迷糊糊。

    说起来,他想起了昨天在落云镇的酒馆和李白喝的酩酊大醉的洛梓欣,又看着现在喝得浑身无力枕着洛梓欣大腿的言诗……一年前这些人都是不喝酒的啊,怎么越来越不学好了。

    洛梓欣也看到了月柏蒂,然后她微微笑着,看到月柏蒂她就感到很安心。

    月夕依招呼着服务人员随便点了些菜品,也是和月柏蒂吃了起来。

    两人吃完后,言诗也终于清醒了些。她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月柏蒂两人,有气无力地说道:“今天晚上让小欣留在我这里吧。”

    “家里的空调要明天才有人来修,看来我们今天都要借宿一晚了。”月柏蒂面无表情地喝了口茶。

    这个时候整个餐厅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四人坐在窗边,玻璃外染上了昏沉的颜色。

    那是天空的颜色,没有意志,没有感情。只剩下从地平线下渲染开来的紫黄色,水墨般将天际装饰。

    夜幕即将到来。

    “你就免了,把小欣和你妹妹留下就可以了。”言诗坐起身,夹走了月柏蒂面前盘子里刚扒好,还没来得及吃的基围虾,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她今天算是把平日里每天都要做的训练内容都给旷掉了,潇洒地歇息了一天。

    此时醒酒后也是昏沉的同时有些说不出的惬意。

    “有浴池吗?”知道自己今天晚上要住在这里的月夕依自来熟地说道。【大家期盼已久的小说手机客户端上线啦!客户端支持离线阅读,无广告,上百万本小说免费看!字体和亮度调节、夜间模式、阅读进度记忆等多种强大功能。下载方式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