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我可能玩了假的游戏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可以,我收到你的喜悦了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可以,我收到你的喜悦了

作者:绞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夜中的千秋俱乐部,并没有开太多的灯。

    无论是职业选手还是工作人员在夜晚都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人们三三两两地研究着自己的事情,自顾自地活着罢了。

    作为千秋战队的队长,言诗还是有很多权力的。就算没有权力,作为队长,言诗也还是有很多后门可走的。况且月柏蒂所说的留宿,也只是借用一下千秋俱乐部的游戏舱而已。

    千秋俱乐部的三楼是沐浴中心,男浴和女浴自然是分开的。

    月柏蒂一个人坐在池子中。舒适的热水将体内的汗液微微逼出。整个浴池虽不像豪华专业的沐浴中心一样。但毕竟是提供给职业选手们使用的,整个沐浴间干净漂亮,恢弘大气,此刻更是雾气氤氲。

    月柏蒂泡着泡着就有点昏昏欲睡。

    这些浴池的水都是二十四小时循环净化加热的,此时这热气腾腾的池水令月柏蒂思绪飘忽。

    如果不是同样住在俱乐部的苏冲这个时候也光着膀子走了进来,月柏蒂恐怕会就这样直接睡过去。

    听到拖鞋踏在大理石地板的声音,月柏蒂睁开眼。

    看着苏冲也进到浴池后,月柏蒂知道自己泡的差不多了。他也站起身,掀起层层波纹。

    水珠从他的身体上滑落,回归水面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

    “累了?”苏冲问。

    “老了。”月柏蒂回答。

    随后他走到一个角落中的喷头下淋浴起来。

    没有多久,月柏蒂就洗好了身子,从男浴中换上一身浴衣走了出来。

    千秋俱乐部的三楼除了给职业选手们提供沐浴的环境外,边上还有休息喝茶与健身的地方。

    月柏蒂刚出来没多久,就看见洛梓欣向他挥了挥手,在她旁边围着木桌坐着的还有满脸不情愿的言诗和自己正在打手游的妹妹。

    这几人也是刚沐浴完,比泡晕了的月柏蒂出来的还早。

    “你们下一轮和谁打?”月柏蒂边走来边问道。

    “灰烬。”言诗有些无奈地说道,她不喜欢对阵灰烬这支战队,或者说全联赛中没有喜欢对阵灰烬的战队。这是支新秀战队,却意外的难缠。

    “啊嘞嘞?你还在意这个?”言诗反问。

    “随便问问。”月柏蒂面无表情,看来真的是随便问问。

    随后他拉出木椅,也是坐在一旁,看着桌子上的一壶茶,就拿着洛梓欣的茶杯倒了半盏茶,悠闲地喝了起来。

    “喂!你拿我老婆茶杯干嘛!”言诗怒道。

    “喝茶啊。”月柏蒂回道。

    “老哥,你银行卡账户多少?”月夕依突然说道。

    “啊嘞嘞?这一年来没上过线的你,竟然还有闲钱吗?”言诗不忘嘲讽。

    “否则呢?我又不是你们这些职业选手,除了打游戏之外就什么也不会了。”月柏蒂抿了口茶,闲情逸致地说道。

    月柏蒂虽然在这一年中没有出去打过工什么的,但也不代表他不能在家里做点什么兴趣爱好之类的事情。

    有些兴趣爱好也许一辈子就只是兴趣爱好,但也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能够通过努力将兴趣爱好转变成一辈子的生活方式不是吗?

    只要能赋予自己一些勇气,很多事情就会迎刃而解,剩下的就只剩下了努力与运气了。

    月柏蒂并不缺乏勇气,他也相信后两者同样是他这辈子不会缺乏的,

    就算在这一年间忙里忙外,他也依旧在网上通过各种方式赚了一些零零散散的钱,这些钱他也不是特别能用到,但积少成多也将自己从零开始的账户增添了一笔不小的金额。

    至少现在的自己,无论是公寓的租费还是游戏舱的费用,都是实打实的通过自力更生换来的。

    “你要干嘛?”月柏蒂还是问了一句。

    “有一个很想要的装备。”月夕依有些怯弱了。

    与冒险者的世界不同,所有的装备都可以通过打造或是刷怪来获得;现实世界中的手游却像是一个无止境的欺诈骗局,只要有抽奖这个东西,就总会有人无所畏惧地冲锋陷阵,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得不说,那些流行的手游的确像是吸金源一般。

    但随着这款全民游戏开服之后,玩手游的人也越来越少。除了工作之余学习之余偶尔碰碰之外,更多的人更愿意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去尽情的冒险。

    而对于月夕依这种还没有到十六岁的学生来说,玩手游倒是消遣时间的一个好手段,但纵使是在各种端游主机游戏中所向披靡的月夕依面对这种抽奖也毫无办法。非洲酋长就是非洲酋长,能偷渡到欧洲去的人永远很少。

    月柏蒂和月夕依也算是两个极端了。

    月柏蒂在两年前进入冒险者世界时,从来不碰游戏的他,很快就站在了冒险者的最前线,成为了最顶尖的那一批冒险者。

    而月夕依呢,从小天塌了有哥哥帮她扛。结果把她变成了一个在人前完美无缺,在哥哥旁几乎毫无用处的废人。

    这不,才没来月柏蒂身边几天,就彻头彻尾地变成了成天打游戏的宅女。

    但她打游戏倒是跟哥哥有同样的天赋,各种电脑游戏,主机游戏对她来说手到擒来,但偏偏在这些手游面前,她傻住了。

    于是她看着自己的哥哥,竟是委屈巴巴,楚楚可怜地央求了起来:“欧尼酱,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我想要这个装备啊。”

    月柏蒂有些无奈,他伸出手把月夕依的手机要了过来,看着屏幕中还够来一发的,细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一划,就见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

    “一发入魂?”月夕依看着屏幕中闪烁着光芒的装备喃喃道,“老哥,快截图!快!快!”

    “哦。”月柏蒂的反应速度可不是说笑的,屏幕一闪,就在这金光闪闪还没有消失的时候,成功的将这张图截到了手机中。

    “老哥,稳。”月夕依说道。“可以,不和你多比比。”她从月柏蒂手中拿回手机,上了一个qq游戏官方群就去当海豹了。

    因为她的个人资料都是按照她本身的年龄性别填写在上面的,跟那个游戏群里的人也是混的很熟,此刻看到月夕依发了这张一发入魂的图片后,也是纷纷回了一个表情包。

    我已经收到了你的喜悦,滚去下一个群晒吧jpg

    “哇,社会是真的险恶。”月夕依自言自语道。

    月柏蒂虽然不知道月夕依这大碴子味道的话语是跟谁学来的……但毕竟他骨子里就喜怒不形于色,此刻自然还是面无表情。

    而且他也内心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钱包是躲过一劫。

    但言诗就不同了,虽然在职业赛场上她也是个很擅长嘲讽的职业选手。但看着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被月柏蒂带成这个样子,言诗还是不自觉地用嫌弃的目光盯着月柏蒂。

    随后言诗说道:“久违的,搓一把?”

    “好啊。”月柏蒂放下茶杯。

    两人皆是起身,向着健身房的方向走去。

    “梓欣姐,他们干嘛?”月夕依看着离去的两人,“莫非是健身房avi?”

    “应该是要打乒乓球吧。”洛梓欣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不是乒乓球的话,就是台球。”

    千秋俱乐部的健身房十分正规,毕竟这里是职业选手们平时训练的地方,职业选手们在游戏中训练完之后,下线就会在这里做体能训练。

    毕竟现实中的身体越好,对身体的协调度越高;游戏中的身体就会越好,协调度自然也会越高。这也是为什么同样一个动作,有些人就能在游戏中做到,而有些人即使想到了,也做不到位。

    而这个健身房中自然也有乒乓球台和台球桌。

    只见二人一人拿着一支乒乓球拍,活动着筋骨。

    “我知道老哥打乒乓球很厉害,言诗姐也是吗?”月夕依问道。

    “嗯,小诗也是从小就一直在学乒乓球的。”洛梓欣温柔地说道。

    “是吗……”月夕依看着自家老哥已经先手下旋发球,而言诗也是一个搓球就将球打了回来。而月柏蒂也是一个正手拉球,再次抢攻。但言诗也不是盖的,脚步一挪身体合位,稳稳地将这球打了回去。

    “但是我记得老哥台球很弱的啊。”月夕依想起了以前月柏蒂打台球,白球百发百入袋的水准不禁有些疑惑。

    “嗯,因为小诗台球也很弱啊。”洛梓欣说道。

    “……”月夕依沉默了一会儿,“那不就是菜鸡互啄吗……”

    虽然两人桌球打得不怎么样,但乒乓球却都是谁都不服谁,看着两人打得越来越激烈,球速以及球的刁钻角度都令月夕依觉得这两人为什么没有进国家队。

    乒乓球是一种拼眼力,反应力等多项综合能力的运动,它变化多样,诡异莫测的趣味性是很多人喜欢打乒乓球的原因。

    两人都是横拍握法,正手反手不断变化,来来往往间竟是一球都还没有分出胜负。

    “不错嘛,在妹妹面前不想丢人吗?”言诗保持着高速接球反击的同时,还能分出心来说话。虽然一直都是月柏蒂富有侵略性地击球,但言诗就像一座城墙般,巍然屹立无可撼动。

    她还不忘嘲讽:“你忘了以前是怎么被我虐杀的吗,我记得是五十一比五十吧。”

    “是五十比四十九。”月柏蒂面无表情,但手下却毫不留情,“我五十,你四十九。”

    “你放屁,明明就是五十比五十。”言诗说。

    “你记得不是很清楚吗?”月柏蒂转身抽球,随着一声清脆的击球声,那球已是擦着球台边飞了出去。

    “一比零。”月柏蒂捡起地上的球,仍然面无表情。

    言诗咬牙切齿,但也没有办法,两人的水平本就接近,这番对打完全看两人谁先失误。

    “梓欣姐,他俩是怎么认识的啊。”看着两人激烈的对决,月夕依也放下了手机。

    她觉得自己这两天看到了自己哥哥与平时完全不同的一面,平日里自己印象中的哥哥是一个很孤僻的人。那份孤独是月夕依在他身边时,只要一接近他,就会有种窒息的感觉在一点点侵蚀着自己。

    即使有洛梓欣在他身边,那种孤独的感觉也似乎挥之不去般。像看不见的影子,张开了磅礴的黑暗,将月柏蒂一层一层包裹在其中。

    月夕依知道,那是对自己未来的迷茫,是看不到自己眼前的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彷徨。

    但自从两年前,这款划时代的游戏开服之后。月夕依再也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孤独。

    直到一年前,哥哥突然不再玩这款游戏。

    那个彷徨的哥哥又再次回来了。

    特别是在这一年中,那种感觉尤为明显。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孤独了,而是在孤独中夹杂了一种接近绝望的悲凉。

    她不希望看到哥哥那个样子。她不想,但她无能为力。

    但自从昨天之后,他仿佛突然变成另一个人一般。又像两年前的那个哥哥一样,漆黑的瞳眸中充满了斑斓光彩。

    而这种感觉,就像两年前月柏蒂第一次躺进那个游戏舱时,自己所看见的哥哥一样。

    那似乎——

    是很开心的感觉。

    她也很开心,为自己的哥哥感到开心。

    所以她想知道,在那个世界中,自己的哥哥身上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哥哥的眼中充满了希望。

    “小诗啊……”洛梓欣目光中罕见的多出了怀念的神色。

    “那是柏蒂刚进游戏时的事情了。”!!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