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我可能玩了假的游戏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长鸣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长鸣

作者:绞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祸琉璃再次迷茫了。

    她突然感到头疼了,她终于发现这个人虽然是个跟踪狂,但究其是个跟踪狂的原因,却是因为这个人喜欢多管闲事。这对于她这种人来说,只要这个人站在自己的身旁,就像是卡在墙上倾斜着的书架,一本书一本书地落在地上,她不想去捡,也不想把那书架扶起来。

    她实在是很想大喊一声,让其他人来把这个人带走,至少让他别再这么缠着自己。

    她真的后悔了,宁可让月下姬直接杀了自己报个仇,都比现在的感觉好。

    但现在这么看着月下姬,她实在是开不了口。

    她叹了口气,重启步伐,向城外走去。

    月下姬捻了捻发梢,跟了上去。

    踏过城门下冗长的阴影,城墙里和城墙外已是两个风景。

    内是盛世繁华,外是半生苍凉。

    遥遥望去,倒挂的星空在世界的尽头似是塌陷在那地平线上。

    为了抵御外族的入侵,异世界中人类所建立起的城市大多都会被厚重的城墙所包围起来。

    或许并不能抵御外族的入侵,但也能图个心里安慰。

    或许并不能抵御外族的入侵,但至少也能让同族的人也逃不出去。所谓的当我品尝苦痛时,看到同类也在品尝苦痛,我的苦痛就会化为甘甜。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在冒险者们看来,这个世界,或许只不过是一个比烟酒还要令人迷醉的一个毒品罢了。

    又有多少人曾想过去真正的了解这个世界呢。

    月下姬看着祸琉璃突然停下的步伐。

    “你不认路吗?”

    她当然不认路,上次来到银溪城修理完武器后就直接回到了昆仑城外的歌者枫林。

    她对异世界也不是那么了解,只知道猎杀冒险者就能赚回购买游戏舱的钱。

    认路?她能够记得清自己家楼下的那条街都有什么超市饭店。但这个世界,一个比现实世界还要广阔的世界,她怎么去认路?

    她突然想到,来到异世界的冒险者们,又有谁是游历过整个婆娑天下,见过万般风景的人?

    “嗯……”祸琉璃低沉地吱了个声。

    “那你想要去哪呢?”月下姬好心问,他是熟悉路的人,可以充当一下导游。

    “嗯……”祸琉璃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也没有想好自己要去哪,只知道自己不想回歌者枫林,只知道自己只想着出城后这个人应该就不会跟着自己了。

    但这个人却一路跟自己来到了城外,现在竟然还一副我认路,跟着我走的样子。

    “很漂亮。”她只能看着眼前的风景,即使答非所问,也不想落了面子。

    “是啊,很漂亮。”月下姬说,“还有很多,比这还要漂亮得多的地方。”

    “真的?”祸琉璃看向月下姬,显然是对他所说的更漂亮的风景产生了好奇。

    “嗯……”月下姬轻声回应,也是望着那天地交汇之处。

    看着月下姬有些失神的样子,祸琉璃并没有多问。

    冒险者的喧闹就如同被这冗长的城门隧道隔绝一般,夜深人静。两人站在城墙外,都是没有方向。

    天微凉,万籁俱寂。

    祸琉璃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多看看这个世界?

    祸琉璃还没文艺多久,就听见了清脆的铃铛声。

    她看向月下姬,发现他的手腕上不知何时系上了一个小巧的铃铛。

    月下姬再次晃手,那铃铛发出连绵不断的悦耳声音,伴随着簌簌风声向远处漂泊。

    她不知道月下姬在做什么,所以她没出声。

    铃声并没有响多久,但祸琉璃总觉得自己依旧听得见那徘徊在身边的声音,似乎是这不会停歇的风声渴求着那铃声的陪伴。

    这是从人闲桂花落的表哥那里拿过来的铃铛,因为是当着他的面拿走,所以大概他已经把这铃铛送给自己了,月下姬不禁觉得人闲桂花落的表哥也是一个好人。

    同一种乐器,会因为不同的人而奏出不同的音律。

    这个唤兽铃也是如此,不同的人使用,会产生不同的声音,被冒险者们称之为共鸣。

    “你听得见吗……”月下姬呢喃,他系着铃铛的手垂下,那铃铛却没有再发出声音。

    如果听不见的话,即使再用这铃铛发出声音又能如何?

    他仰望天空,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祸琉璃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天空。

    不知道等了多久,直到这天地间再也听不见那铃声,直到月下姬几乎不抱有任何期望的时候。

    一声长鸣,在冒险者们的脑海中响起,就像系统的声音一般,萦绕在每个人的耳中,但也与系统的声音有些不同。

    这长鸣,似乎是迫不及待地诉说着自己的喜悦,那是混杂着许多无法意味的情感的声音,让此刻还醒着的冒险者们有些茫然,但也没有多管,自顾自地继续做着手中的事情

    但也有些冒险者突然僵住了身体,无论是在训练中;还是在喝酒中;抑或是在厮杀中,他们听到这声长鸣后皆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向着银溪城的方向望去。

    “这下子,倒是不用我跟他们说你回来了。”李白此时并不在歌者枫林中,他傍晚上过线和月下姬打了声招呼后,就坐着飞剑离开了歌者枫林。

    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萌新了,不是那个散落的音符中的李白了,他知道那样的日子永远也回不去了,但那又怎么样呢?

    白驹过隙,酒味依存。

    李白忘不了,但不会执着,对于他来说是如此,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如此。

    听到这鸣声之后,李白神情自若,倒是酒喝得更加潇洒了。他的长剑在空中悠然地向着前方飞行着。剑仙就是这样,自由自在,无所束缚。

    他能这么淡然,不代表其他人在听见这一声长鸣后同样也这么淡然。

    时雨之间这边正在决斗空间内和南央业,北兮渚两人做着1v2的战斗训练时,突然听见了这声长鸣后,手脚一顿,北兮渚逮到这个难得的机会后,挥舞着镰刀就向时雨之间拦腰斩去,但看到自家队长竟是愣在了那里不动后,北兮渚连忙刹住了车,让自己的攻击停了下来。

    他以为自家队长也开始玩起了阴谋诡计,打算退后找南央业商量对策时。

    “月痕……”时雨之间呢喃着,身体化为光影消失不见,竟是直接退出了决斗空间。

    “队长怎么了?”北兮渚茫然地说道。

    “可能是跟刚才的鸣声有关吧。”南央业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从决斗空间出来的时雨之间,那张不苟言笑的脸看向了站在他前方的亚城木梦叶。只见亚城木梦叶同样正在盯着他。

    “残月?”时雨之间言简意赅。

    “他没上线。”亚城木梦叶摇了摇头,“但是,能让它这么喜悦的,就只有他了吧……”

    时雨之间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亚城木梦叶的话。

    而另一边。

    清风递情却是带着墨心的队员们攻略着一个史诗级的八十级副本。

    这种最高级的副本是值得他们全队一起出动的。

    他们已经开始与最终boss开始了战斗,各个队员各施手段,防御职业和近战职业抗在前面,远距离输出职业找位置输出,回复和辅助职业也站得相对靠后来保障队伍的安全。而快乐咸鱼每一天则是不断游走,隐匿于黑暗中在骚扰的同时给boss来上致命一击。

    清风递情则是站在队伍的最后面,一边指挥,一边释放着元素法师的技能。

    职业战队不愧是职业级别的,每一个对于普通冒险者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大神,一队人打得井然有序。boss给他们带不了多少伤害,而自身的血量却是如同流水般哗啦啦地下滑着。

    就在boss血量低于百分之二十开始狂暴时,清风递情已经快吟唱好了大招“雷神降临”,整个空间被暗淡密集的乌云覆盖,在那乌云不断地碰撞间,雷光闪烁,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众队员们都是等待好了这一击后,立刻对boss形成致命打击。

    就在这时,一声长鸣传进他们的耳中,他们虽然有些茫然,但正在打boss的他们可谓是有着足够的职业素养,手里的动作丝毫没有松懈。

    但是那乌云却是散去了。

    他们的队长清风递情已经愣在了原地,完全忘记了要吟唱完整个技能。

    同样愣住的还有快乐咸鱼每一天,只见他从阴影中飞出,原本是要一刀刺进怪物弱点的他,竟是直直地撞在了boss身上,被boss一个横扫,倒飞了出去,牧师连忙一口治疗续住。

    快乐咸鱼每一天完全不顾自己掉了大半管血,他听见这鸣声后,第一时间就打开了自己的好友列表。

    和他做出同件事情的还有清风递情。

    两人皆是看见了那个灰色的名字,随后彼此对视。

    “是他?”快乐咸鱼每一天问。

    “我不知道。”清风递情压低了自己的法师帽,一个短暂吟唱,施展了元素法师的技能暴风雪。

    鹅毛般的大雪在boss身周淅淅沥沥地飘零着,虽然伤害不高,但却大大地降低了那boss的速度。

    他重新吟唱起了雷神降临。

    看着清风递情重新投入战斗中,但却明显有着一些细小的失误,快乐咸鱼每一天知道他的心神已经不在这只怪物身上。

    他一个潜行,身影就隐匿了起来。随后一记影袭,刺在了怪物的背后。

    清风递情不在状态,但快乐咸鱼每一天又何尝不是呢?他们都因为这一声长鸣而想起了很多事情,但还是要先讨伐眼前的这只怪物。

    各地各处,或多或少有人因为这声长鸣而惊起。

    而作为引起这声长鸣的人,月下姬同样听到了这声音。

    他猛的抬起头,向着那远处的天空望去。

    那鸣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迫切。

    正如那鸣声迫切,月下姬的心跳也是越来越快。

    随着这鸣声扑面而来的,还有呼啸着的狂风。狂风苍劲,怒号般卷向银溪城的城墙。

    祸琉璃被这狂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只能背过身去。转身时,她看见月下姬面对着呼啸而来的狂风毫不畏惧,而那双漆黑的瞳眸中绽放着看不见的光采。

    是的,看不见的光采,说出来就像笑话一般,但就是那样绚烂的光采,令祸琉璃心头一颤。

    她突然放弃了背身,选择直面这狂风,纵使睁不开眼睛,祸琉璃也不想转过身去。

    没过多久,风声随着鸣声停了下来。

    世界再次恢复了寂静。

    祸琉璃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本站小说追书神器上架啦!所有小说光速追更,让书迷不在煎熬等待,不错过任何精彩章节!书虫必备!关注公众微信号 zaixianxiaoshuo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本站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