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我可能玩了假的游戏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月痕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月痕

作者:绞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那是一只通体白色的幻兽,比月下姬那一身银白风衣还要通亮。

    就像一只宠物般的大小。

    此时趴在月下姬的肩膀上,发出呜呜的声音。

    虽然长相可爱,但是祸琉璃对此并没有兴趣。

    让她感兴趣的是,月下姬此刻竟然在笑。

    她是一个孤言寡语的人,常常被别人称之为面瘫。对此她并不觉得有何不妥,在她看来这只是种生活态度,一种最自然的生活态度。

    因此谁跟她是同一类人,她一眼就能看出。

    虽然月下姬话很多,但祸琉璃也感觉到了这个人跟她一样算是一个对生活并没有什么兴趣的面瘫,只不过是一个话比较多的面瘫罢了。

    但现在,他在笑?

    祸琉璃不解,一只异世界的怪物有什么值得他这样喜悦的?

    对于她来说,异世界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个游戏,她会严阵以待,但不会投入其他的感情,只要赢就好了。

    那幻兽看不出来是什么品种,但祸琉璃不觉得眼前这人召来的幻兽会是什么很普通的怪物。

    异世界中,冒险者可以和不同的怪物签订契约,通过唤兽铃就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呼唤来自己的搭档。

    但大多数冒险者想和一些高级稀有的怪物签订契约可以说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大多数人签订契约的怪物大多都是坐骑一类的低级怪物。

    就像鸾英马一样,可代步,可观赏。

    而且很多时候,即使和高级怪物签订了契约,召唤时也可能因为契约怪物有事在忙或是懒得动弹,而导致契约怪物赶来之后,战斗早已经结束了。

    所以除了驭兽师这个职业外,几乎没有其他随时随地与自己的契约怪物一同作战的冒险者了。而且很多有限制的战斗中,契约怪物是无法参战的。

    此时祸琉璃也听不懂这只幻兽究竟在说些什么,她没有和怪物签订过契约,自然也是感受不到契约怪物与冒险者之间的心意交换。

    但月下姬是感受得到肩膀上幻兽的情感的,正如这幻兽也感受得到他的情感一样。

    “它叫什么?”祸琉璃问。

    “月痕。”月下姬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

    月痕也是亲昵地蹭着月下姬的侧脸,显然是很高兴的样子。

    这是残月的搭档,也是月下姬的搭档。

    一人一兽之间无需多言。

    祸琉璃只看见一人一兽除了刚见面时的喜悦,竟然很快都是面瘫了起来。

    那月痕作为一只幻兽来说本就看不出什么表情,又不像哈士奇一样,喜怒形于神间。但祸琉璃却在那幻兽的神情上感到了一股老道的感觉。

    就像月下姬一样。

    不爽。

    好不爽。

    祸琉璃微眯着眼。但随即,她睁大了眼睛。

    只见月痕通体银白,绽放出柔和的光芒,就像毫不刺眼的日轮,赐予众生温暖。

    如果有其他冒险者在此的话,一定会惊奇连连。

    但祸琉璃除了小叹一下,又回归了那副冰冷的姿态。

    一只巨大的独角兽展现着它高贵的姿态。

    银白色的光华在其周身流转。

    月下姬一个翻身,就坐在了月痕背上,因为月痕的背部远比普通的马类要宽厚,所以月下姬无法骑乘,只能盘腿坐在上面。

    但显然月下姬对这种事情十分熟悉,他转过头看着站在一边的祸琉璃。

    祸琉璃也对上他的目光。

    “这是独角兽?”祸琉璃问。

    “不是。”月下姬说。

    “那这是……”祸琉璃有些疑惑,她对这个世界并不熟悉,也并没有在意过网上的其他玩家的介绍。

    “月痕并没有特定的形态,只不过是很喜欢化形成这个姿态罢了。”月下姬解释。

    祸琉璃没有说话,她并不是很在乎这些事情。

    所以月下姬也没有继续解说,而是伸出了手。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不妨溜达溜达。”月下姬道。

    “…………”

    祸琉璃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正在被撩。

    但她想了想后,还是自己翻上了月痕背上,随后向着月痕尾巴处窜去,显然是想要和月下姬保持一定距离。

    “小心掉下去。”月下姬淡然地提醒了一句,心念一动。

    而和月下姬心意相通的月痕心领神会。

    它可不是鸾英马那种低级物种,还需要翅膀那种多余的存在,对于它这种天生就能御风飞行的生物,翅膀只能算一个装饰品,而且它觉得翅膀很掉逼格,就没有将翅膀化形出来。

    它四肢一动,就像普通的马一样奔跑起来。

    只不过它是踏风而行罢了。

    祸琉璃一声惊呼,显然也是没想到月痕竟然直接飞了起来。

    月痕的速度并不慢,顷刻间,它的身姿已经踏上了云霄之间。

    祸琉璃紧闭着眼,她死死地抓着月痕的身体,生怕自己摔落下去。

    感受到温和的风拂过自己的脸颊后,她缓缓睁开了眼。

    没有掉下去?

    祸琉璃的心跳慢了下来。

    她坐起身来,已经看不见地面的景色了,但这片星空却如同近在咫尺,仿佛一伸手就会被璀璨的景象吸进去一般。

    “很漂亮?”月下姬回头。

    祸琉璃没有说话,她的瞳眸似是映着整片星空。

    月下姬没有多言,只是摸了摸月痕的皮毛。

    高处不胜寒,月痕的飞行速度并不比人闲桂花落的彩尾鸾王慢,但此刻却仿佛遮蔽住了呼啸而来的寒风,在这万里长空中化为一处漂泊的港湾。

    祸琉璃不知道去哪,月下姬其实也并不知道去哪。

    但离开了银溪城后,两人皆是放松了起来。

    人生本就是旅途,累了,就放空自己。这并不是停歇,而是另一种前行的方式。更何况,偶尔停歇又有何不可。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祸琉璃又是困了。

    她有些睁不开眼,内心没有什么挣扎,就阖上眼直接向后倒去,没有几秒就直接睡着了。

    月下姬捻了捻发梢,心念一动就让月痕飞行的速度缓慢下来。

    一夜无话。

    祸琉璃醒来时,天已微亮。

    她从月痕背上坐起,那天穹依然近在眼前。

    但月下姬已经不在了。

    每个人都有着伦理系统的保护,一个人想要对另一个人做一些非分之事是不可能的,所以祸琉璃睡过去的时候并不担心。

    但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再次醒来时,月痕的主人月下姬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么……

    自己现在在哪?

    她看着自己眼前的好友申请,愣是点了同意。但看着月下姬那已经昏暗下去的名字,祸琉璃有些不知所措。

    月下姬此刻自然已经下线了。

    他在月痕背上也是小憩了一会儿。

    此刻在现实中醒来感觉浑身舒爽。

    他今天还要回自己的家里,与维修人员见个面给他开个门,他总不能一直住在千秋俱乐部给别人添麻烦。

    从游戏舱中出来的月柏蒂转过头一看,发现那小姑娘竟然还在自己身边的游戏舱中。

    他感慨了一下网瘾少女后,就面无表情地走向了餐厅。

    跟有着良好习惯准时吃饭的苏冲打了声招呼后,月柏蒂也是随便吃了点东西。

    吃完之后就看见同样来到餐厅吃饭的言诗。

    言诗是职业选手,自然对自己的要求很是严格。昨天请了一天的假后,今天又回到了日常的训练生活。这是所有职业选手所应该有的职业操守,虽然她觉得像昨天一样放纵自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她可是职业选手,想要醉生梦死至少也是夺得冠军之后的事情了。

    言诗端着餐盘,到自己一年来雷打不动的位置吃了起来,她看着月柏蒂没有吱声。而是自顾自地玩起了手机。

    (小欣和妹妹在睡觉,你有什么事情吗?)

    言诗发来了短信。

    说起来,言诗是唯一一个在这一年间知晓月柏蒂的消息的人,这是散落的音符中包括洛梓欣都不知道的事情。

    月柏蒂在一年前来到了天凤市,而在那时言诗也加入了千秋俱乐部成为了千秋战队的队长。月柏蒂有些事情只能找她帮忙,或者说月柏蒂有些事情不想找同在一座城市中的乐正青帮忙。

    乐正青就是墨心战队的队长,游戏ID清风递情。

    因此言诗也是有月柏蒂的手机号,此时不想和月柏蒂说话才用起了短信。

    (我没有事情,等她们醒了跟她们说空调十点修好就可以了。我先回家了,多谢款待)

    月柏蒂也是用手机回了条短信,站起身就要离去。

    而这时言诗再次发来了一条短信。

    (不用谢,记得到前台交一下早餐费。)

    “……”、++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xhsjyd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