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我可能玩了假的游戏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厮杀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厮杀

作者:绞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世界冥暗,无天无地。鸿蒙未开,一片混沌。

    这是一片虚无的战场。

    疮痍满目,遍地残垣。

    天空阴霾,暗中泛红。

    值夜。

    月下姬仰望着天空,潮湿阴冷的风拂过身体,带过阵阵寒意。

    他紧了紧风衣。

    异世界中,昼夜交替的地方并不罕见。外界是晴天,有些秘境却是黑夜,这是冒险者们众所周知的事情。

    这片战场似是刚下过雨的样子。

    土地有些潮湿。

    月下姬的双脚略陷泥中。

    他张望着四周,纵使冒险者有着非凡的视力,他也没在这片苍凉的大地上看到其他的生物。

    月下姬也打开自己的个人系统,却是没有像上一场的moba模式一样,有着地图的显示。

    而且在小队的显示中,月下姬也只能看见自己。

    这就说明了,这一局系统似乎强行的将组队模式的几人分开。

    无论是娅碎,还是皮皮兄弟,此时都可以成为自己的攻击目标。

    在这冒险者名单中,正正好好有一百人。月下姬此时倒是不嫌麻烦一个个地开始浏览了起来。

    哦,这下会很有意思的吧——

    月下姬看着这上面的一些名字,面无表情地捻着自己的发梢。

    话分两头。

    娅碎的传送地显然就不如月下姬那么安稳。

    他同样出现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

    视野开阔,望不到边际。

    苍茫而壮丽。

    异世界就是如此,很多现实世界中看不见的景象,是这样的震撼人心。

    可是他却没有时间去欣赏了。

    他绷紧了身体。

    就在不远处,同样有一个和他一起传送进这片战场上的冒险者。

    “欢迎来到死亡战场。”

    系统传出了叹息般的声音,空灵中夹杂着些许悲伤。

    “死亡战场曾是上古诸神最后的纷争之地,同样,也是上古诸神的陨落之地。”

    “诸神的怨气徘徊在这片战场之上,没有敌人,没有同伴,有的仅仅是名为死亡的颂歌。”

    “请遵循诸神的遗志,用鲜血浸染双目。”

    “战争开始了。”

    听到系统最后一声冰冷的语音,两人都动了起来。

    那人在进,娅碎在退。

    这与刚刚对战弑神之噬魂时不同,娅碎此时并没有什么战斗的意思。

    他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

    娅碎一时之间还不明白系统是什么意思,就感受到了来自于身前这人的敌意。

    攻击随着敌意到了。

    这人手中握着一根铁棒,喝的一声,当头就是一棒砸来。

    娅碎连忙躲开。

    他手忙脚乱地从仓库中唤出匕首短剑,架好了一个他感觉很舒服的防御姿势,这是他一贯的战斗站姿。

    “为什么攻击我?”娅碎问。

    “这规矩你还不懂吗,所有人都是敌人,活到最后的才是胜者。”那人一笑,动作不见迟钝,铁棍又是当空扫来。

    虽然现实世界中,人们将异世界称之为剑与魔法的世界。但以枪械举例来说,一看就知道这剑与魔法也就是说说玩的,也有很多不喜欢法杖与剑等武器的冒险者,总而言之冒险者的武器多种多样,十八般兵器配着十八般武艺,造就了冒险者之间职业的多种多样。

    但对于此刻还没有十级的娅碎来说,二十级的职业选择还有些远,但冒险者不同的性格习惯使得很多人在最初的时候就显示出了适合什么样的职业,娅碎这两天来也越发觉得手中的武器得心应手。

    所以他此时并不是特别怕眼前这个很强硬的人。

    但这人也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

    棍路毫无章法,一看就是根本没有练过的样子,乱打一通,除了刚烈之外再无可赞之处。

    但就是这样凌乱的棍法,硬生生地逼得娅碎没有还手的余地。他不断地躲闪,有时实在躲不开的攻击才去用手中的武器格挡,但本身他的力量就不如敌人,硬抗之下,被连连击退,屡生险境。

    娅碎知道不能硬碰硬,习惯性的一个潜行,就想要隐没于暗影之中。

    诶?

    他很快意识到了不对。

    没有办法使用技能?

    这一愣之下,竟是没能用短刀挡住那劈来一棍。

    那人的铁棍很快,娅碎避得更快,他身体一侧,盯到了一个很好的缝隙,手中的匕首当即向那人刺去。

    但这时那人的腿一记横抽,结结实实的踢在了娅碎的腰间。

    娅碎沉呜一声,连忙后退,和那人拉开距离。

    但这么好的机会,那人又何尝会放过,手中铁棍一变向,一端就直直的向着娅碎的腹部捅去。

    这铁棍本就有手长的优势,此刻比娅碎退后的速度要快得多,那棍端毫无差错的捅在了他的小腹上方。

    痛!

    扎心的痛!

    除了痛之外,还有磅礴的麻木感。

    就像被卡车撞了之后,脑中一瞬间什么也思考不了,只有一片空白。

    娅碎痛得手一松,武器都落在了地上。

    他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敏感的痛觉神经,令娅碎本能的就想要保护自己受伤的部位。

    痛觉,是身体的一种保护措施。但有时,痛觉也是坏事的因素。

    啊,真是作孽,为什么要把痛觉感知开得这么高呢。

    娅碎嘲笑自己。

    是想让自己别忘记什么吗……

    他忍着眼泪,身体虽然逐渐恢复原样,但他却迟迟没能站起身来。

    持棍的那人也是一怔。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击竟然让娅碎疼得直接在地上打滚,很快就意识到了娅碎可能将痛觉神经开得很敏感。

    “弱爆了。”那人甩着手中的铁棍,张扬地说道。

    或许他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在游戏胜利的时候习惯性的嘲讽对手。

    但就是这句话,令娅碎身体一颤。

    那人显然没有察觉娅碎的异样,只是看到娅碎似乎失去了战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想要上去斩草除根。

    他悠悠地靠近娅碎,看着娅碎还躺在地上,他反而是不着急了。

    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意思,娅碎精致的面貌显然没能入这人的眼。

    他高举手中铁棍,居高临下的要结束掉娅碎。

    那躺在地上瘦弱的躯体忽的一动。

    那人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手中的铁棍狂暴的向着娅碎脑袋挥去。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娅碎不可能躲得开这骇人的一击,虽然现实世界中这一下子可能不至于死亡,但是对于数据化的异世界冒险者来说,这下子显然能带走娅碎最后的血量。

    娅碎的手倏然握住了那人的脚腕,陡然用力,向着上方拉去。

    毫无防备,那人就被娅碎拽的身体一歪,脚下踉跄,手中的铁棍虽然也击中了娅碎,但却只打在了娅碎的肩膀处,而且这一击没有什么力量,根本没能将娅碎的血量全部带走。

    娅碎快速翻起身来,却不是逃,而是向着敌人压去。

    “啊——”

    他嘶吼着。

    就像嘶吼着绝唱的野兽般,娅碎发出从来没有过的声音。

    他披头散发,原本将长发束起的缎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散落在地上。

    娅碎一拳挥在了敌人脸上,将他狠狠揍飞在地上。

    冒险者之间的互相伤害都不会在彼此身上留下什么上伤痕,这竭尽全身之力的拳头自然也不至于打得那人脸型扭曲,但一道明显的红色拳印留在了上面。

    这场战斗瞬间变成了近身的厮杀。

    厮杀没有结束。

    娅碎欺身压上,俩腿跨在敌人倒下的身体上。

    他不是什么时候捡回了自己的匕首。

    看着那人已经愣住的神情,娅碎还是没有忍住。

    他漂亮的脸上划过泪痕。

    身体仿若陷入泥潭般,脉络中的血液像是肮脏的泥流堵塞。

    但他还是艰难地举起手来。

    刀落下的瞬间却仿佛卸下了所有的包袱,手中没有力气,胳膊瘫痪地向身底的人挥下,刺入身体的那刻,就像切豆腐般轻而易举。

    娅碎手中的匕首一下下刺进那人的身体中。

    不断地抬手,又不断地落下。

    他呆滞地哭喊着,又好像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鲜血四溅,侵染在血液中,娅碎的手化为绯红。

    直到身下的躯体已经没有了呼吸。

    娅碎一下子感受不到身体的实感,那人已是化为光华消失不见。

    娅碎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大口的呼吸着,眼泪控制不住的顺着脸颊滑落。

    身体松弛了下来,眼前一黑,就仰倒在冰冷而又松软的泥土上。【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离线阅读,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免费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