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我可能玩了假的游戏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不公平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不公平

作者:绞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随着懓涱汏宔眼前的世界天翻地覆,他的头颅也悠悠地升上半空,然后“啪叽”一声,像是掉落在地上摔烂的西瓜一般,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红色的和紫色混在一起,那双不知道涂了多少眼影的双目怒睁着,仿佛全身的血液瞬间充在这双眼睛中一般,满是不可思议地凸出眼眶。随后这脑袋咕噜咕噜地滚到月下姬脚边,又咕噜咕噜的继续向着山下滚去,那并不是众人来时的路,而是直上直下的从这千米之高的荒山上,在陡峭的石壁间,大起大伏的跌落着,很快消失在众人眼中。

    不过经过这么一番折腾,那个头颅到山脚下,估计就真的连摔烂的西瓜都不如了吧。

    懓涱汏宔这个不仅名字杀马特打扮也杀马特的人,没能做出什么杀马特的光荣事迹,就直接光荣牺牲了。

    而那失去了头颅的身体,也从脖颈处喷涌了片刻的血泉后,向着众人的方向仰去,新鲜的血液汩汩流出。

    “啊!”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一声尖锐的女性尖叫,让众人愣住的身体动了起来。

    向着后方动了起来,像是看见了瘟神般,避之不及。

    竟是没有人想着上前看一眼这个同公会的伙伴的遗体。

    很快,就只剩下娅碎仍然站在原地不动,显得有些孤立,以及原本就站在众人身前,离懓涱汏宔并不远的月下姬。

    这大片的血液流淌至月下姬脚边,很快就将月下姬银白色的靴底浸染。

    而那遗体也终于是化为光华消失不见,但这地上无规则流淌着的血液,却将这苍凉的地面染红。

    月下姬盯着地上的血洼,这喷涌出来的血液实在太多,多到异常,高纯度的血水混合物倒映着月下姬的身影。

    他面无表情,似乎对这样的场景无动于衷。

    实际上他的内心还在纠结懓涱汏宔的名字究竟怎么念。

    这并不能怪月下姬没有文化,他所上的那也是一流的大学。只不过实在是因为懓涱汏宔的名字太过非主流,完全就是四个毫无关系且现实根本用不到的字拼在了一起,导致月下姬刚刚想要提醒他有危险的时候,看着他的名字就一直卡在了那里,愣是一个字都没有念出。

    虽然月下姬也感受到了懓涱汏宔对他的反感,但对他来说,充其量也只是一只狗在莫名其妙的冲他犬吠。而月下姬也不是有意就这样送他去死,否则月下姬也不会“那个……”“那个………”半天了。

    结果还是没能提醒得到,如果懓涱汏宔起的是类似于葬爱开少之类的名字,也许现在的场景会完完全全的不同吧。

    月下姬也不敢肯定,虽然他一早就发现了boss消失不见,但对于突然来到的懓涱汏宔被秒杀,也是月下姬没有想到的。

    他面无表情地望向半空。

    一双遮天黑翼在以苍白的颜色为背景的天空中格外显眼。

    那魔女浑身覆着漆黑魔焰,手执巨大的黑色镰刀,宛若收割生命的美丽死神。

    但众人哪里有心情欣赏这番美丽。

    “这……这不是我上次来的时候,副本中出现的怪物啊……”一人颤着音呢喃着。

    “这是什么怪物啊……”

    从来都是斩下怪物头颅的他们,何曾经历过自己的同伴突然被削首,而且一削首就是这样只在恐怖片中见过的场景,这让众人没直接呕吐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要知道,异世界虽然作为最真实的虚拟游戏,但无论是什么攻击落在冒险者的身体上,都只会留下一道红痕,喷喷血雾什么的就已经算是加了特效,很给面子了,而至于尸首分离什么的他们都是第一次见。

    名为恐惧的感觉,此刻如同醍醐灌顶,被水淹没。让他们大口喘着气的同时,有窒息般的感觉。

    “肮脏的冒险者,你们该死。”冰冷的女性声音传来。

    “唉……出去又要被那个麻烦的家伙嘲笑了。”月下姬想到了言景花落,随后他盯着那恶魔般的女性,继续说道:“你并不是这个副本中所应该出现的怪物对吧。”

    虽然他的话听起来跟之前那个说,这个魔女不是这个副本中的怪物的人,似乎没什么差别,不过却是令魔女的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

    那魔女没有回话,冷霜般的目光落在月下姬身上。

    “你的名字是?”月下姬话中带着笑意,这笑意却只有和他相熟的人才能听得出。

    那魔女微微蹙眉,迟迟没有回应,似乎是听懂了月下姬的话语,犹豫不决不知如何回应。

    月下姬很快就看出了蹊跷。

    “你是不想说名字,还是说……你没有名字?”月下姬说。

    “我没有名字。”这魔女倒是诚实。

    “那还真是可惜。”月下姬说道。

    “可惜……”魔女重复这个词语,“我不明白可惜是什么样的感觉。”

    “对于你来说,也许并不需要知道这种情感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吧。那只不过是人类繁多的情感中很普通的一种感觉,或许人类自己都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如果没有文字的话,那么这种情感甚至永远不会和其他的情感区分开来。”月下姬道。

    “那么……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感呢?”魔女从天空中落下,那翅膀似乎是装饰物,从始至终都没有扑腾一下,她盯着月下姬,似乎对月下姬的话语产生了好奇。

    “因为你没有名字啊。”月下姬回答。

    “名字……那种东西很重要吗?”魔女问。

    “也许对现在的你来说并不重要,但等哪一天你产生了这方面的意识的时候,或者说有其他人闯进你的生活的时候,你就会有所了解的吧。”月下姬道。

    “就像他们一样?”魔女冰冷的目光落在娅碎身后的那几个人身上。

    就在魔女的向这几人望去的时候,一声“快跑”在众人脑中响起。

    只是远远观望的千秋殿几人一愣,他们看到那魔女杀死懓涱汏宔后就立刻远远的退开,看着这魔女似乎和月下姬聊起天来,又是不知所措,此时听见月下姬的心灵感应后哪里有人动弹,只有娅碎一人是立刻从原地跳开。

    轰!

    下一瞬间,泥土在几人脚下翻腾,一只五人环抱般粗壮的绿色身躯突然钻了出来,那是一条大虫子,光是它瞬间钻出来的身躯就有四五米长,头部有着如同捕虫草一般大张的嘴,在众人惊呼间一口将他们吞下,而那惊呼声也戛然而止。

    而随之消失的,是月下姬这边可以看得到的小队名单。

    “这样就有些没意思了啊。”月下姬没有回头,但仿佛对于身后的场景了如指掌一般。

    那魔女收回目光,继续盯着月下姬,缓缓说道:“我不明白你说的没意思是什么意思,杀死他们,本就是我的职责。”

    “你本来可以不用这样的,那只毛毛虫才是这里本来的怪物吧。”月下姬道。

    “如果我不在这里的话,它就会被你们杀死。”魔女道。

    “何必呢,你和那只毛毛虫也没有什么关系吧。”月下姬道。

    “它是我的同类。”魔女冰霜般的目光盯着月下姬,气势逼人,这让月下姬想起了不久前他遇到的那个狙击手祸琉璃,也是这副样子。

    不过祸琉璃是后天在社会世故中所逐渐养成的,而这个魔女却仿佛天性就是如此,这是她的气势,宛若雪莲。

    “但那些人也是我的同类。”月下姬捻着发梢。

    “不,你和他们不一样。”魔女摇了摇头。

    “你也和它不一样,至少,在这只毛毛虫产生像你一样的灵智之前。”月下姬道。

    “但它仍是我的同类。”魔女说完之后就沉默了下来。

    而那毛毛虫吃完那五个千秋殿的冒险者之后,扭动着身子从地下慢悠悠地爬了出来,这只虫子的身躯有二十多米长,完全是现实中的毛毛虫加大版,因此身上的各种皮肤变得很是清晰,令一旁避得远远的娅碎感觉很不舒服。

    而这毛毛虫也没有管娅碎,在地上扭动着身子就向着月下姬和魔女二人所站的位置爬去。

    巨大的毛毛虫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月下姬依旧面无表情。

    他看着魔女,继续说道:“这就是你说的职责吗?”

    魔女点了点头,那毛毛虫就环绕在两人身边,也不攻击月下姬,反而那硕大的脑袋趴在魔女脚边,像是温顺的宠物一般。

    而月下姬也是面无表情,珈百璃的祝福出现在手中。

    “那还真是可惜……”月下姬声音一顿,手中的珈百璃也平举在身前,枪口对着魔女继续说道:“我的职责和你正好相反呢。”

    但随即,珈百璃的祝福就消失在了月下姬的手中,他张开空无一物的双手,话中带笑地说道:“你看,所谓的职责也只在一念之间,并没有什么职责是一个人天生就要背负的,有些职责很重要,有些职责就显得很普通,有些职责显得很伟大,有些职责也很自私,所以我现在放弃了自己的职责,怎么样,很高兴吧。”

    “高兴?我不明白是什么样的感觉。”魔女还是那副不知道感觉为何物的样子。

    “你可以理解为我现在的样子。”月下姬说。

    这令魔女一愣,她的神觉很敏锐,一个人的情绪有什么不同她瞬间就能察觉得到。

    “这就是高兴?可是你为什么会高兴?明明你放弃了自己的职责……”魔女不解。

    月下姬思索了片刻,说道“在我的家乡那边,有重于轻于鸿毛重于泰山的说法。我现在就是用我轻于鸿毛的自私职责,来成全你重于泰山的职责,所以我会感觉很高兴。”

    “轻于鸿毛重于泰山……”魔女呢喃,又是她第一次听到的新词语。

    “嗯……这句话对于你来说太难理解了吗。”月下姬也意识到了什么。

    魔女摇了摇头,对月下姬说道:“我觉得,我可以明白你大致的意思了。”

    “哦?那真是太好了。”月下姬话中带笑,他面无表情的那张脸像是突然放松了一般,平滑如玉失去了所有棱角。

    这番变化令魔女一愣。

    “可以送我出去了,等会儿送我那个朋友出去的时候,还希望能够温柔一点别吓着他。”月下姬似乎是看着魔女,又似乎在看着她的身后。

    副本之中除了通过副本和死亡这两个选项,就没有其他能够直接退出的方法了,当然下线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月下姬显然不想那么麻烦。

    魔女看着身体完全不设防备的月下姬,点了点头后,高举起自己的漆黑镰刀。

    镰刀破空的声音传出,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

    随后,就是死一般的沉默。

    月下姬看着眼前几乎要贴在脸上的刀刃,话中带笑的说道:“喂,你可别说突然对我这个冒险者产生了怜悯之心了啊,我可不同于你,我死后可还是会复活的。”

    而魔女也回答道:“我觉得这个样子并不公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