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追赶对手的脚步》。

明白了其中關鍵,青年起身將墻壁之上掛著的石頭取下來幾顆,先是認真的看了看,發現這石頭溫潤如玉,入手十分溫純,而最神奇的是它還會發光,其他的倒也沒發現什么特殊的。

可如今沈問丘也無暇顧及,更無心研究這石頭有什么特殊來歷,他將取下來的幾塊石頭放置在地上,同時,又將那黑色卷軸置于石頭上方,只見之前還若隱若現的白色字體再度出現,只是此刻,卻是清晰的顯露在卷軸黑色區域之內,其內容為:

“哈哈……,后生小輩,你我真是有緣,只是老前輩我實在寒酸,真是無以相贈,嗯,既然相見便是緣,也不能讓你空手而歸,這樣吧!老夫就給你留一道修煉心法口訣吧!這可是絕世心法,當年因為它,老夫可是被無辜追殺好幾十年,為了不讓此心法落入那些狗-雜-種之手,可是費了我老大功夫,找了好多方法點子,才想出這么個法子來。既然你我有緣,那今日便送給你了。你且看好了,天地生靈氣,長生自有道,先賢探謎之,開此修行法……”

開篇長長一堆廢話,但沈問丘這位讀書郎看得也是津津有味,覺得這文章押韻著實不錯,只是那位老前輩說話方式似乎粗魯了一點。

“開篇其首,靜氣凝神,冥想天地,靈之一氣,若有若無,若即若離,心神感知,以為牽引……”

沈問丘按照黑色卷軸所教方法,開始靜氣凝神,去除心中雜念,讓自己完全進入空靈的狀態,然后,再慢慢去感受那股他進入石室之時便讓他感到親切氣爽的氣息,他試圖和它親熱,建立起一定的聯系,并想辦法將它引入自己的體內。

按照心法記載,沈問丘一句一句的將卷軸上的心法慢慢感悟,慢慢實踐,如遇到領會不了之處,就卡在哪一句,便在哪一句之上,卡著,撅著,慢慢琢磨,慢慢參透,將它琢磨透,琢磨得細致入微,不放過一絲細節,盡量做到爛熟于胸。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大周天三十六,小周天七十二,旋回流轉于血脈經絡、四肢百骸之間,以周天為巡,氣入沉于丹海之內。”

不知過了多久,沈問丘將心法之上的最后一句參透,現在,他已經能夠真實的感受到那股氣息,不再是若有若無,但還是有點若即若離,好像它就像是個頑皮的孩子在自己周身嬉戲玩鬧,也像是條海中的小游魚暢行天地間尋找一個歸屬港灣。

如今此刻,沈問丘覺得自己和這道氣息已經足夠熟絡,他有信心將這股對自己若即若離的氣息成功引入體內,而心法他自問也是早已了然于胸,所以他開始大膽的嘗試,嘗試將那股如淘氣孩子、水中游魚的氣息引入自己的體內。

“嗖,嗖,嗖……”

果然,他真的做到了,只見那氣息開始盤踞在青年周身并順著他的四肢百骸,萬千毛孔進入他的體內,只是,好像并不怎么順利,因為那氣息已經開始在他的血脈經絡之中胡亂游走,肆虐闖蕩,瞬間讓沈問丘感到痛苦萬分,如有萬千螞蟻啃食他的經脈血肉,奇癢無比,痛苦無比,他不由得趕緊按照心法記載去引導那股氣息,試圖將它引入自己的丹田之內。

但是那股氣息必須要在他體內游走三十六個大周天以及七十二個小周天才能引進入丹田之內,否則,強行引入,必定會造成丹田損傷,對以后的修煉會產生極為惡劣的影響,所以,為了以后修煉,即便現在再怎么痛苦,他也還不能立即將這股氣息引入自己的丹田。

只是短短半刻鐘的功夫,那豆大汗珠早已經凝聚,順著沈問丘的臉頰留下,滴落在地在安靜的石室發出“啪嗒”一聲,清脆入耳,針落可聞。

而此時,青年嘴唇已經變得蒼白,并上下輕微抖動,至于其身上衣服,竟也早已經被汗水浸濕,貼著身上,要知道此刻可是冬天,正當嚴寒,這衣服竟然也能被汗水浸濕?

可若是仔細看,卻發現,其實青年整個身體都開始微微抖動,只是并不明顯。而此時那股氣息才在青年體內游走了兩個大周天,四個小周天,可見這股氣流入體對青年自身造成了多大痛苦。

而這只是開始,他還要讓那股氣流在自己體內血脈經絡之中游走三十四個大周天,六十八個小周天,才能將它引入丹田之內。

但這道氣息在他體內游走之時,必須游走順暢,一次進行到底,若是中間稍有停滯便會導致這股氣息從體內消散,一但消散,便意味著他得重新去熟悉靈氣,建立聯系才能再次將那股靈氣吸納入體,重新開始周天運轉。

所以,世人常說,大道難修,也不無道理,并非你有了修煉心法便一定會成為修士,那還得要看你能不能吃得了苦才行。

當靈氣在體內運轉過二十五大周天,五十小周天之時,青年的臉色顯得愈加蒼白,嘴唇抖動的頻率也更加兇猛,就連身體抖動也變得極其明顯,可見此既担心,又感到好笑,平时文静,高冷的林静楠居然这个样子。

那股杀气逼人,我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但是我不能不管林静楠。

我把林静楠扶着送到我的奥迪A6车里,赶紧发动车子,想把她早点送回去。

我开着车,飞驰在路上,离开了酒吧,不再感觉到可怕的杀气,心里稍微安静了一些。

不出乎我的意料,我发现,胡惠茜的白色宝马七系跟在我的后面。

胡惠茜跟着就跟着吧,反正每次都跟着我,都习惯了,有一个“超级大保镖”,也没什么不好。

林静楠坐在副驾驶上,依然和我说个不停:“皓天,有你在,我特别安心,有什么话都可以对你说,我和我爸爸,都说不了这么多,他只关心他的公司,和我说话,就是上级和下属,除了公司业绩,就是购地,盖房,卖房...”。

说到这里,林静楠,哇的一声就要呕吐。

我急忙把车停在路边,扶着林静楠,轻轻拍她的后背。等她呕吐完,我准备把林静楠扶回车内。

可这时,林静楠拉住我的手,说什么也不肯上车,我急得满头大汗,心里想到:“是不是每个喝醉就得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啊?

只见林静楠对我说道:“皓天,和你说这些话,我今天真的很高兴,我不想这么早回去。”

我扶着摇摇晃晃的林静楠,对她说道:“静楠,我们今天话没少说,时间不早了,快回去吧。”

林静楠摇着头,用迷蒙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不行,没有说够,还得说。我不要回去。”

我心里万分焦急,潜伏在暗处对手一定就在附近,林静楠哪会知道这些呀。

我发现,胡惠茜的那辆宝马七系就停在我的奥迪车后面,我和林静楠的说话她一定听得清清楚楚。她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一定是坐在她的车里,面带冷笑看着我。

林静楠拉着我的手,依旧和我说个不停,一股股酒气不时的喷在我的脸上。

林静楠说道:“你知道吗,皓天,从小学开始,就读于最好的学校,我要什么我爸爸就给我买什么,我同学都羡慕我,说我爸爸有多爱我。”

我想拉林静楠上车,可林静楠挣脱我,接着说道:“我大学里学的是经济管理学,毕业后,爸爸就想让我去公司帮助他,可是我说我喜欢音乐,我爸爸二话没说,就送我到国外最好的艺术学校。我说我喜欢拉小提琴,他就给我买最好的小提琴。你知道我那把小提琴吗?”

我想起来了,我刚刚来到这座城市时,看到林静楠在火车站的地下通道拉小提琴,那把琴略显陈旧,但是声音非常好听。

林静楠的话也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

于是我对林静楠说道:“我记得啊,我第一次见你时,你不是正在街头拉琴吗?我当时还真的以为你也像我一样揭不开锅了呢,以至于一个小姑娘在街上拉琴卖艺。当时你拉的真好听,就是那把小提琴有点陈旧。”

林静楠笑了:“陈旧,你知道那把琴多少钱吗,六万美元,五十万人民币,那是美国小提琴家斯特林的收藏品,我就和我爸爸说我喜欢小提琴,他二话不说就买回来了。”

我说道:“别提了,静楠,你在街上拉着五十万的小提琴卖艺,我当时身上就五百块钱,还给了你一百,害的我那个月差点吃不上饭,你知道吗,那时我正在找工作呢”。

林静楠说道:“所以你一定很羡慕我吧,我要什么,就会有什么,但是,我从小我的爸爸,妈妈就没陪过我,她们整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其实我真的很羡慕那些爸爸妈妈经常陪在身边的孩子。”

林静楠的话让我想起了着我的过去,我从小是没有父母的。

林静楠又接着说道:“你知道,我喜欢音乐,不想进我们林氏工作的,和爸爸还赌过气,但后来还是答应了,你知道为什么吗,那是因为后来我知道了,我爸爸妈妈之所以从小很少陪我和妹妹,就是因为工作挣钱,给我们好生活,这么大的公司,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啊,所以我要为他们分担,于是我就进入我们林氏了。”

林静楠楠接着说道:“我拉琴那天,你赠我那一百块钱时,不知怎么的我就喜欢上你了,知道你在这座城市,到处找你,那次我从公司出来,带我妹妹去玩,你在街边,我一眼就认出你了,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激动吗?我的心跳有多快吗?”

我大吃一惊, 原来林静楠这丫头对我有意思,我怎么没看出来啊。这如何是好啊,胡惠茜还在那边看着呢。这,这成什么事了?

我刚想和林静楠说些什么,只见林静楠说着,一下抱住我,她柔软的嘴唇凑过来。

老實和尚道:莫忘了那一頭是的毛澤東,面對土城戰役的失

虽说宋磊的心中对柳长歌的身份仍有较大的疑虑,但各种证据证明,的确是柳长歌盗走了北蛮礼物,杀死了柳三娘三人,在事实面前,宋磊也信了七八分,然而柳长歌又是从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这让宋磊十分懊恼,礼物已经不再官兵的手上了,继续留在大湾镇监视官军也没什么意思,在葛天豪、双鹰兄弟的坚持下,宋磊只好命令,撤出大湾镇,派出最好的最终能手,追击柳长歌,届时,他要亲自审问柳长歌。

取宝联盟中,有的是善于追踪的人,自打接到了命令之后,他们各展其能,经过一个月的辛苦寻找,终于在大湾镇往东三十里外的树林中发现了柳长歌的踪迹,当小花枪耿忠看见柳长歌睡觉的时候,其它人就在不远处,耿忠很是聪明,他怕自己打不过柳长歌,于是早早的释放了信号。

如今,群雄已到,柳长歌被围在垓心,插翅难逃,柳长歌竭力辩解,不希望和江湖中人发生矛盾,几番思索之后,最终,柳长歌决定将真实的身份说出来,以便打消群雄的顾虑,他想:“我父亲一直是这些人心中十分敬佩的人,他们不认识我柳长歌,总该看在我父亲的人品上相信我,至于盗宝的人是谁,是谁在冤枉我,这个留在以后在查吧。”

但柳长歌想错了,这些人,怎会轻易他所说的,柳长歌有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是谁的儿子。

柳长歌与宋磊面对面站着,群雄跃跃欲试,若非宋磊在场,几乎马上就要扑上来像猎犬一样,把柳长歌撕扯粉碎了。

双鹰兄弟只说要柳长歌把宝物交出来,柳长歌不厌其烦,冷笑几声,说道:“如你们所见,我两手空空,身上那有什么宝物?”

鹰隼道:“你不会把东西藏起来么,我不看你身上东西,你也休想骗我们,我们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柳长歌道:“至于如何发落,你们先别着急,咱们本来就是陌路之人,说起发落,也轮不到你们。”

鹰隼笑道:“你杀了武林同道,就是我们的敌人,便是要发落你,你有什么委屈的?”

宋磊见双方这么争辩下去,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挥挥手道:“鹰家兄弟,你先别着急,让我们来听听,这位朋友是什么身份。”

柳长歌心道:“这人的涵养还不错,比这些粗人强多了。”柳长歌笑道:“宋老大,我原本不想说出我的身份,但是现在,别人冤枉我又杀了人,又盗了宝,我是不能说了。”

宋磊笑道:“小朋友你但说无妨,江湖不是不说理的地方!”

柳长歌道:“那好,宋老大,你是个爽快的人,我便告诉你吧,我的师傅是天山门徒,隐居道人黄青浦,我的父亲,乃是昔日汉州镇国将军柳星元,我的母亲便是天山门徒丹青女,我叫柳长歌。”柳长歌本想,等他说出这些身份之后,无论是那个名字,足以令人震惊,桥舌不下,然而这些人只是一开始表现出了一丝丝的难以置信,接着哄堂大笑,尤其是双鹰兄弟,葛天豪笑的前俯后仰。

宋磊倒是捋着胡须,半天不说话。

在笑声中,鹰隼说道:“你果然是大有来头,说大话不怕脸红么,想拿这些人的名头来吓唬我们,谁不知道,天山门徒已经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多年了,天山上现在只怕是只剩风雪不见人了吧,至于柳星元,那的确是一条好汉子,他的妻子天山门徒丹青女也是女中豪杰,江湖表率,可惜他们夫妻二人,早在十八年前就死了,你亵渎死者,无玷污豪杰,罪加一等,柳星元将军一直是我江湖中人的偶像,你怎么配当他的儿子,你就是一个小贼,吃我一笔。”鹰隼说完,两兄弟一起进攻,四笔同进,分攻柳长歌的穴道,柳长歌不想与他们交手,但是迫在眉睫,不得不防,后撤半步,一个扭身,躲开了鹰隼的杀招,但鹰眼迅速变招,双臂上插下打,柳长歌脚下一点,鲤鱼过龙门,大叫一声:“我说出了身份,你们还不信,这般胡搅蛮缠,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双鹰兄弟曾在寺院中与柳长歌交过手,那时候柳长歌连战黑大圣与白日魔,内力几乎枯竭,自然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被打的相形见绌,但是现在,

“炼狱!”

卢子豪的眼神一凛就要向前。

林肖却微微摇头拦住了他。

“老鬼改造了炼狱了身体,在他体内封存了五重圣狱之力,炼狱这才只是解开了第二重的封印,想要更进一步,解开第三道封印,必须要经过这样的过程!”

林肖表情平淡道。

五重圣狱之力。

每突破一层,都将获得之前几倍的能力!

可毕竟是在本身的基础上进行改造的,如果一下让炼狱拥有五重圣狱之力,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恐怕会瞬间爆开。

所以必须经过无数惨烈的战斗,让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追赶对手的脚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术祖

发飙的吉普车

术祖

神司命

术祖

刘大妈

术祖

尘醉

术祖

钟意里

术祖

洋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