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这《画江湖之杯莫停》的异世界,仿佛响起那特有的bgm,原剧中,文婧本来就喜欢完颜政,况且,两人还有婚约。

  而这22集的剧情里面,文婧对男主角完颜政也是依依不舍,难解难分。可以概括为,一对苦命鸳鸯。

  然而,此刻的【文婧】却一双文静的眼睛,突然如同被幻术控制了一般,变成滑稽状,而此时,她的系统也发出了声响。

  【支线任务,1,要求拯救元朗和琉璃…】

  【支线任务,2,拯救南宫灵儿和御马…】

  果然,这《画江湖之杯莫停》的异世界,就是来解救人的。【文婧】颇为头疼,她忽然想到,所有的仇恨都是从开场的一场决斗引起的,便在心中问道。

  “系统菌,那御龙堡堡主完颜藏和鸣凤阁阁主文太极,就不救了吗?”

  【呵呵——】

  系统冷漠道:【在宿主穿越而来之前,那2人便已经死了,宿主要如何去救?】

  【况且,他们都是发动战争的决策人,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而让2大家族其它成员死伤惨重,死不足惜…】

  听这系统的口气,可见系统菌并非圣母。

  【文婧】也不再多说,虽然才2条支线任务,却要解救4人,确实有些困难…尤其,2大家主已死,这仇恨已经深入骨髓…

  正所谓:

  人未尽,杯莫停。

  官方解说:生命,哪怕是敌人的生命,依然值得尊重。

  在杀伐的乱世中,凡是被列入追血令的人,都将被追杀到底,不死不休。

  生者,为表对战败者的尊重,将以酒致祭。

  凡追血令尚有一人未除,则祭奠之酒便不会干涸。

  天有道,江湖亦有道,这江湖道便是:人未尽,杯莫停。

  虽然这开场白有点尴尬,但也确实道尽了这江湖的腥风血雨,动不动就是身首异处,横死当场。

  “要如何才能够解除这两大家势力的战斗?”

  【文婧】陷入沉思,必须得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不然,按照这些江湖人的性子,自己先是救了,后就是被斩杀,完全是治标不治本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主角完颜政和元朗嘴遁了起来,马上就要开打了。

  元朗,鸣凤山庄高手,对文婧忠心耿耿,愿为其赴汤蹈火。

  原剧中,被御马的毒掌杀死,尸体被司空琪炼成尸奴,后被乌鲁砍下脑袋。

  可见,这剧中人,都是非人类啊~

  ‘残忍至极~’

  而元朗此行还有一个秘密,他的主子,也就是那位已经死去鸣凤阁阁主文太极的命令,让其寻找机会就把完颜政杀掉…然而,本剧太多反套路,于是,他没有杀掉完颜政,反而被御马毒死。

  死的让人无语…

  完颜政,完颜藏次子,天资出众,深得宠爱,因宗帅保媒,跟文太极之女文婧缔有婚约。实为宗帅的亲生子,真名为宗政。

  很帅的男主角,本以为性格和他的帅气成正比,有点主角光环,不想,刚出场和配角的设定没有什么两样,尤其是自戳双眼,又死母的那段,着实让人心疼。

  眼看完颜政和元朗就要动手,【文婧】虽然还没有想出头绪,但自然不会让他们俩打起来…

  “你们俩个都给我住嘴,从现在开始,我是鸣凤阁阁主,一切听我的。”

  元朗愣住了。

  完颜政也愣住了。

  2个男人都是帅哥,元朗从出场,几乎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没多少戏份就死了,所以,很多秘密和事情,他并不知情。

  “小姐,你说什么?”

  【文婧】既然要拯救剧中必死之人,必然要改变整个势力的格局。而且,她计划要2倍完成【人气值】奖励,再不济,也得1.5倍,所以,不到危险关头,她不会轻易使用【变身卡】。

  “意思很简单,原来的那个鸣凤阁阁主文太极,已经死了!”

  【文婧】说的极为轻松,她是穿越而来,对原文婧的那个便宜老爹没有半点感情,如今,死了便死了,反正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元朗惊呆了,原本,他还抱着激怒完颜政的心思,并杀害他。而如今,那个下命令的阁主都直接死去…着实让他惊慌。

  “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

  【文婧】没有看他,反而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完颜政脸上,毕竟这家伙是主角,怎么着也应该有点用才对。

  见他一副好奇但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的模样,【文婧】便继续透剧道:“不光鸣凤阁阁主死了,就连御龙堡堡主也死了…而且,过不了多久,宗帅也是会死。”

  【文婧】这话,无疑是石破惊天。

  完颜政不能够淡定了,他猛的伸手抓住【文婧】惊问道:“这不可能,文婧,你不要乱说?”

  “放手——”

  一旁的元朗不同意,他对小姐存有主仆以外多余的心思,自然不能够容忍完颜政动手动脚。

  “元朗、完颜政,你们现在冷静下来…”【文婧】认真道:“这是江湖,为了天下和权力,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所以,为了避免,你我两家大战,让更多的人无辜死去,所以,你们必须听我的。”

  【文婧】首先看向元朗,直视他的眼睛问道:“元朗,我要做鸣凤阁阁主,你会听从我的吗?”

  元朗有些犹豫,因为他不相信【文婧】所说,阁主那么强大,怎么会死?

  “如果,阁主真的死去…我元朗会誓死追随小姐——”

  “好!”

  【文婧】大笑,怪不得元朗会跟随一起过来,原来是最值得信任之人。

  “还有,元朗,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澹台真人,他不是一个好人。他明面上是鸣凤阁高手,鸣凤山庄军师祭酒,可实际上,是司空一族手里的爪牙,用来挑拨御龙堡和鸣凤阁之间的仇恨,好让宗家坐收渔翁之力。”

  “这,这怎么可能?”

  元朗难以置信,【文婧】知他忠诚,便伸出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跟随我的身边,一切事实真相你便全部知晓…但有点,你必须做到,除了我,谁都不可以命令你!!”

  说完,【文婧】便看向完颜政,毫不脸红道:“完颜政,你喜不喜欢我?”

  “都这个时候了…”

  “好,那么,完颜政,你必须得向我保证,一切听我的…”

  “文婧,你怎么…”完颜政还要多说。

  【文婧】伸手按在他的唇上。“因为,我不会害你…而你也不会害我,对吗?”

  完颜政愣住了。

  “可能,你不知道,你的父亲其实并不是完颜藏…”

  眼看完颜政难以置信,【文婧】继续道:“她们老一辈,乱搞男女关系,这点,已经是历史,无法改变——”

  “但是,从现在起,你是御龙堡堡主,而我是鸣凤阁阁主。如果,你不是智障的话,能够想像得到。那澹台真人继续挑唆,你我两家高手,相互战斗,最后全部死光…这样的结局是你想看到的吗?”

  “最好的方式,是和平!”

  “这样,我们两家都能够好好的,而你我,也可以继续在一起…”

  【文婧】为了获得更高的【人气值】,就只能让自己尽量不去使用【变身卡】,而不使用变身卡的话,就只能尽力的带入到原剧女主角这个角色上面。

  元朗在一旁吃醋,而完颜政开始意动。

  “如果,你我两家的阁主当真死去,那么,我愿意听你的…”完颜政如此回答。

  “这才对嘛~”

  【文婧】没有半点矜持,直接双手同时抱住完颜政和元朗的脑袋,而后道:“我和你们说,一会儿要发生的事情…”

  …

  完颜政听后,就是不愿意了。

  “怎么会?我母亲不会杀你们的!”

  “呵呵…”【文婧】直接对他翻了个白眼,而后道:“你是智障吗?当这是小孩纸,玩家家的世界?”

  “1阁主1堡主,都死了,下面的人,不会拼个你死我活?”

  “所以,接下来得这样…这样…然后,你们都得听我的~明白不~”

  …

  果然,在【文婧】长话短说之后,有下人立刻惊慌的跑来通报,说鸣凤阁阁主和御龙堡堡主双双毙命——

  直到这一刻,完颜政和元朗方才震惊的看向这个【文婧】,怎么可能?难道,她刚刚所说都是真的?

  直到跟随那名下人,来到存放两大家主尸体的大殿上,听着那位身姿妖娆妩媚的凝蓉演戏,说出2大家主相互斗争而死去的假象。

  完颜政和元朗都是惊呆了,难以置信眼前的场景,而【文婧】悄悄给他们两个眼神,并对其小声道:“一切听我安排…”

  而就在这个时候,凝蓉给御马一个眼神,让其杀掉【文婧】…

  原剧中,元朗忠心护住,为其当下一掌,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御马是那种对自己人忠心不二、有情有义,尤其是对爱人南宫灵儿护爱有加,但,对待敌人心狠手辣、冷血卑鄙。他掌心有毒,将元朗直接毒死——

  喝~

  现实中,御马突然出手,而这时,完颜政顿时想起【文婧】提前交待的事情,便强行压下心中震惊和悲伤,不等元朗出手,然而,元朗一直被【文婧】抓住,根本出不了手。

  呼~

  完颜政纵身一起,御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他家小主人出手,顿时赶紧收手,毕竟他掌心有毒,将完颜政毒死,那可就不好了。

  “政儿,你在做什么?”

  凝蓉夫人大怒。

  而就在这时,澹台真人出现了。果然,和原剧中一般,他和那凝蓉夫人一番斗嘴之后,便带着【文婧】和元朗离开。

  …

  原剧中,因为【文婧】不听话,澹台真人先控制文婧,后用金瞳幻术轻松制服金龙塔的守卫,又杀死凝蓉。

  这里不得不吐槽一句,幻术真tm太历害了。

  原剧中,澹台真人将文婧带入小树林,【文婧】也没有反抗,这个老东西太可恨…

  【文婧】从【随身穿越物品卡】里拿出一副墨镜,在澹台真人施展金瞳幻术的时候,【文婧】突然出击,拿出凤翎剑将澹台真人刺死。

  澹台真人通晓阴阳五行奇门遁甲,为人极度自负,他万万没有想到,【文婧】会突然对他出手。

  并且,对他的金瞳幻术,完全免疫!!

  【文婧】虽然爱好和平,但对于这种想引起战争的坏人,她可是毫不留情。为了避免这澹台真人死的不透彻,连补刀之后,直接给他泼上汽油,杀人毁尸。

  完事后,【文婧】一个人走了出来。

  元朗和炀桀、吐贺图都是感到好奇。“小姐,澹台真人呢?”

  “哦!他说他冷,在那边烧火呢~”

  “……”

  “……”

  众人都是一愣,而【文婧】也没闲着,给元朗和吐贺图每人一副墨镜。“来,把这个戴上…”

  “把这个戴上做什么?”吐贺图还有些疑惑,然而,聪明的元朗已经想到了什么。

  元朗看着那边的火光冲天,他甚至怀疑,一世英名的机关算尽的澹台真人,已经因为他的极度自负,而死了。

  “哈哈,戴上这个…当然是帮我杀——炀桀!”

  炀桀,鸣凤阁高手,嗜血如命,鸣凤阁所有人都对其畏而远之。

  同时是澹台真人的亲传弟子,血瞳幻术疑似传承于金瞳幻术。

  原剧中,使用血瞳幻术杀死南宫灵儿,并将其ooxx…在与完颜政的对决中被砍成两半,奄奄一息之时控制文婧刺伤完颜政,最终死亡。

  他的恶行都不用多说,单单,他是澹台真人的亲传徒弟,这一点,便不可让他活着…

  “文小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文婧】冷冷一笑。“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炀桀,得罪了——”元朗,鸣凤山庄高手,对文婧忠心耿耿,在【文婧】一声令下,此刻毫不犹豫便对炀桀出手。

  炀桀二话不说,立刻使用他的血瞳幻术,然而,【文婧】刚刚已经做过实验,不知道墨镜是不是来自另一个时空,所以对任何瞳术免疫…

  噼里啪啦~

  炀桀没有了瞳术,如今也只能和元朗打的不相上下。

  【文婧】没有出手,她的武功太弱,搞突袭可以…正面怼,根本怼不过。所以,她便将目光注视到一旁还傻愣着的吐贺图身上。

  吐贺图,鸣凤山庄高手,与元朗是至交好友。平时行事低调,为人忠厚,从不撒谎。

  原剧中,在与御马的对决中使出鬼衣第三穴的无魂之躯与御马同归于尽。

  这里,他听从【文婧】的,魁梧的黑壮身躯带着墨镜,看起来特别滑稽。

  “吐贺图,任何多余的解释,我也不说。我只说几句目前的形式,鸣凤阁阁主死了,澹台真人死了,也就是说,我【文婧】,现在就是鸣凤阁的主人,未来鸣凤阁阁主。”

  “吐贺图,我现在命令你,杀掉炀桀——”

  “因为,他和他师傅澹台真人都是叛徒…”

  眼看吐贺图就要被说动了,那炀桀慌了,他大吼一声:“文婧,你这个贱女人,你杀我师傅,还要杀我…我杀了你——”

  然而,【文婧】只是冷眼看着他攻击而来,而她却丝毫未动。

  因为,她已经看到吐贺图要站队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吐贺图再笨,也知道如今澹台真人死了,该怎么站队,再说,他和元朗本就是和小姐文婧一起长大,炀桀的为人他也清楚,这小子,因看上美貌的文婧,而想饮其血很久了…

  轰——

  吐贺图的力量,之大,不是炀桀所能够抗衡的。

  一拳将炀桀轰倒,而这时,元朗瞅准机会,双刀直接将炀桀杀死…

  炀桀双眼睁大,最强瞳术却没有使用就这样死了,他倒在血泊之中,最后嘶吼:“我,我不甘心…”

  【文婧】却是冷笑道:“已经很不错了,你师傅死的更憋屈——”

  【文婧】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因为他们师徒,在剧中太tm可恶了,一点好事没做,杀他们也是为民除害。

  【文婧】再次给炀桀的尸体上倒上汽油,杀人焚尸。

  原因很简单,因为司空琪和她师傅医不了会控尸之术,【文婧】可不想这两个敌人再变成尸奴。

  【文婧】做完这一切,拍拍元朗和吐贺图的肩膀。“辛苦了,从此,我们就是自家人了…”

  “来,喝点水,我们去解救一个同伴——琉璃。”

  元朗对小姐忠心耿耿,接过【文婧】递过来的可乐,张嘴就喝。

  吐贺图反而有些迟疑,但,既然已经选择跟随【文婧】小姐,甚至,刚刚投名状都做了…也不用质疑小姐在这水里下毒。

  “天!这是什么水?怎么,嘴里都是气泡~”

  【文婧】一笑。“这是饮料!”

  说着,【文婧】直接从【随身穿越物品卡】里推出一辆机动三轮车。“赶紧上车,去晚了,琉璃被杀了,可就不好了。”

  元朗和吐贺图看着那三轮车,惊呆了!!

  他们难以想象,小姐怎么会有这种玩意…

  “哈哈,你们的墨镜也可以摘了…保存好,这玩意可以免疫幻术。”

  于是,在元朗和吐贺图上车后,【文婧】就开始开车上路了。

  【文婧】还不知道双龙谷在哪儿,让元朗和吐贺图指路。而元朗认为这三轮车就是【马车】,说怎么能让小姐开车?【文婧】笑了笑:“我倒是想让你来开,可问题是,你也不会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最新章节,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