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蓉夫人,肤白貌美,同时内心城府极深,苗条的身姿,让她全身上下充满了魅惑。

  怪不得澹台真人那死老头竟然对她存有非分之想…

  “儿媳妇?”

  “哈哈哈~”

  凝蓉夫人突然便是张狂的大笑:“即便你与我儿完颜政有感情,可宗家又怎么会同意你我两家的合并?”

  然而,让凝蓉夫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她面前这【文婧】小姐明明看起来不大,甚至不去看她胸前饱满的欧派,只是将目光注视在她的脸上,会发现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更多的反而是一种青涩。

  可就是这样的【文婧】小姐竟然直接口出狂言。

  “呵呵,我【文婧】行事,何须看别人的脸色?”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宗家吗?不服的话,灭了便是~”

  凝蓉夫人大惊失色,以至于整个颇有成熟韵味的娇躯不自然的颤抖几下。

  “你这小丫头片子,当真是无法无天,你以为你是谁?”

  【文婧】小姐却是极为张狂道:“我——就是【文婧】,在这个世界,我就是天。”

  “还有,凝蓉夫人,我希望你能够认清现实…我不是来找你商量,而是就只给你两个选择——”

  凝蓉夫人如此有城府的人,怎么可能会妥协。

  她的眼瞳开始变幻出不同的颜色,然后猛的伸出一掌,冷笑道:“那好,我便来试试你【文婧】这般狂妄的本钱~”

  说完,便是主动的攻击而来,能够设计将鸣凤阁阁主和御龙堡堡主同时害死的女人,怎么可能简单的了?

  如今,【文婧】又帮她将同样拥有幻术的天敌澹台真人除去,可以说,她凝蓉夫人如今的实力还真没有几个人对付的了。

  不过~

  【文婧】退后一步,对戴着墨镜的元朗和吐贺图道:“动手,不伤她性命便可…”

  “是!小姐——”

  元朗和吐贺图同时出手,2大高手,武力值都不弱。

  然而,那凝蓉夫人也不容小觑,她施展幻术昙花一现,然而,让她意外的是,这3人果然是有备而来,自己的幻术竟然对她们完全不起作用。

  不过,她的武力值也不低,以1对2,也能与元朗和吐贺图打的难解难分。

  “哈哈,看来【文婧】小姐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凝蓉夫人突然对一旁的【文婧】出手,元朗和吐贺图体力强大,虽然自己勉强和他们俩战个平手,但是,长时间下去,恐怕凶多吉少。

  而那个只会下命令,并冷眼旁观的【文婧】,毫无疑问,就是他们的中心人物。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她凝蓉夫人又怎么可能不知…

  “小姐——”

  “小心——”

  元朗和吐贺图都是大怒,没有想到这凝蓉夫人这么高的身份,打斗中竟然这么无耻,偷袭他们小姐。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文婧】小姐却是站在原地,冷冷一笑。

  她的目光似乎并没有注视这那偷袭而来的凝蓉夫人身上,而是看向屋顶…

  凝蓉夫人心中一疑,陡然之间,一股不详的预感突生…

  ‘难道,这【文婧】还有底牌…不然,她不可能有恃无恐…’

  可是,眼见这不可一世的【文婧】小姐就要被自己所擒获,只要擒住这丫头,那么便能够掌握住绝对的话语权——

  而就在这一刻——

  轰!

  凝蓉夫人突然感觉到背后遭遇重击,将她紧紧的压在了地上,紧接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就是出现在了她的脖子之上。

  ‘怎么可能?’

  凝蓉夫人惊呆了,而当她回过头,却发现一个有着尾巴的玻璃瞳小女子,竟然突然出现,将她给制服。

  “【文婧】小姐,你也太过卑鄙——”

  凝蓉夫人气的丰满的胸脯不断的上下起伏,一张原本雪白的美脸,更是直接气成青紫色。

  【文婧】的脸皮子自然是奇厚的,她微微一笑。“谢谢夸奖…”

  “兵不厌诈,胜者为王,凝蓉夫人,您比起我的手段,还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啪叽~

  【文婧】将一捆在上一关荒野求生异世界,所用的缆绳再次拿了出来,并丢到元朗和吐贺图的面前。

  “将凝蓉夫人给我捆扎实了~”

  原剧中,这凝蓉夫人太狠,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文婧】害怕,一会儿摸她欧派的时候,她也像原剧中那般,自毁容颜,那可就不好玩了~

  “是!小姐…”

  【文婧】小姐伸出雪白的小手,指挥。“对,一定要绑扎实了,尤其是手和脚~”

  “好了,这里就留下我和琉璃,你们都到门口护着吧!”

  担心出现一些不必要的意外,【文婧】又叮嘱一句。“记得,墨镜没有我的允许,万万不可摘掉…凝蓉夫人虽然被制服,但是,她的幻术可不是吃素的…”

  “是,小姐。”

  当元朗哈吐贺图出去,并把门关上后,这屋子中,便只剩下【文婧】、琉璃和凝蓉夫人。

  凝蓉夫人即便被制服,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张,她冷笑道:“【文婧】小姐,我佩服你的阴谋诡计…但是,你以为捆住我的手脚,便能够真正的制服我吗?不要痴心妄想了——”

  【文婧】蹲下来,同样冷笑道:“怎么?凝蓉夫人,你还要咬舌自尽吗?”

  “不怕告诉你…你如果敢咬舌自尽,我就拔光你的衣服,将你丢到宗家的大门口…让无数的宗家下人们,肆意欣赏你的果体…不光如此,还让你的死对头凝蔚,将你的尸体吊起来,晒成肉干…”

  凝蓉夫人明显脸色已经变了,尤其是【文婧】突然提到凝蔚的时候。

  凝蔚,宗帅之妻,凝蓉夫人之姐,意志不坚,但心肠狠毒。

  虽然是亲姐妹,却是活生生的死对头。死,对凝蓉夫人来说,她根本就不怕,因为在这个异世界内,还真没有几个怕死的。

  除了澹台真人死的时候,表现的极为不堪,各种求饶外,其余的高手死的时候,都是特别的凛然。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怕了吗?”

  【文婧】小姐可是知晓这剧中所有人物之间微妙关系的人,俗称拥有上帝之眼,所以,她继续抓住凝蓉夫人的痛处道:“没说你怕,只是,不怕死的你不知道被【医不了】的尸蝉控制,变成尸奴,然后整天光着身子,被凝蔚驱使,帮她端洗脚水,当她的擦脚小丫鬟,不知道,你会不会怕呢~?”

  【文婧】故意夸大其词,因为原剧中,从尸体变成尸奴后,基本上就和僵尸差不多,根本不可能端洗脚水,当丫鬟。

  不过,这一招,很明显对凝蓉夫人拥有奇效。

  她脸色开始变的惨白,手掌握成拳头,娇躯不断颤抖…是的,死对她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后被制作成尸奴,还要被自己的死对头凝蔚各种侮辱…

  那种场面,凝蓉夫人想想便觉着可怕…

  “你,究竟想做什么?!”

  凝蓉夫人的双眼几乎泛红。

  【文婧】忽然一笑,因为她知道,这难以调教的凝蓉夫人终于肯妥协了。

  她伸手,从凝蓉夫人的脸上抚摸而过,然后道:“我所要的很简单,但似乎对这个‘人未尽,杯莫停’的世界来说,颇为困难。”

  【文婧】猛的站起来道:“和平——”

  “我要的是你我两家的和平!!”

  “哈哈~”凝蓉夫人突然冷笑了起来。“真是可笑,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文婧】小姐竟然说,你的目的是和平?你不觉着,这十分可笑吗?”

  “为什么可笑?”

  【文婧】小姐不急不慢道:“难道我所说的话,不符合你们的价值观,所以就变的可笑吗?”

  “还有,这个世界上心狠手辣和诡计多端的人很多。但,大家的目的却不一样。如果,我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善良或者心地不坏的人,都能够和平共处的生活下去,那么,这有什么不好?”

  一旁的琉璃,听了这话,小身子忍不住一颤。

  而很明显,这番太过和谐的言语,并没有把凝蓉夫人说动,反而惹来她的冷笑之声。

  “痴心妄想!!”

  “你以为你是谁?单单依靠你一个,就能够改变这整个世界吗?”

  【文婧】幽幽一笑,也不恼怒,而且突然指着身边和屋外的人,然后道:“谁说,只有我一个人?”

  “如果,我是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火种,那么,我身边的人:琉璃、元朗、吐贺图、完颜政、完颜修…甚至于,你,凝蓉夫人,都可以被我点燃…然后,在和平大道上,释放我们共同的光芒。”

  这番话,【文婧】的声音很大,因为任何一场革命,都不是单单依靠一个人所能够拯救的了全世界的。她得做这个世界的马克思,把自己的和平火炬,点燃这个世界每个人的心中。

  这样,不至于自己到时候完成任务一走,世界再次恢复如初…

  确实!

  【文婧】的这番话,让琉璃和元朗、吐贺图的内心颇受感动和震动。

  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小姐从始至终都并未开玩笑…

  她口中的‘和平’,并非是她一个人的和平!

  这是一种思想,她要感染更多的人,然后让更多的人,去改变这个被鲜血染红的世界——

  然而!

  凝蓉夫人和【文婧】小姐也不熟,虽然对她的话,确实感到那么几分新颖的感觉,但是,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被成功洗脑。

  “【文婧】小姐,说句打击你的话,你这种思想…在这个世界,根本就存活不下去。”

  “哦~是吗?”

  【文婧】小姐冷笑道:“那我们便试试…”

  说完,她便把自己的手从凝蓉夫人那低领口处,伸进她的衣服里面…

  凝蓉夫人顿时一惊。

  “你要做什么?”

  【文婧】小姐厚颜无耻道:“摸你欧派呀~”

  这话说的,让一旁的琉璃立刻小脸通红了起来,她顿时想起昨晚,小姐对她全身上下所做的各种少儿不宜的情节来…

  “你可是女人——”

  凝蓉夫人难以置信。

  “女人怎么了?”【文婧】小姐一边说着,一边小手也没有停下,双手同时抓住凝蓉夫人那饱满又柔软的大欧派上面,然后,就是各种肆意的揉捏…

  “女人就不能揉捏欧派了吗?凝蓉夫人,你城府太深,想要给你洗脑,轻易的改变你想和平的思想太难太难…”

  “没有办法,我只能勉为其难的用这双手来感化你~”

  凝蓉夫人脸颊开始泛红,老实说,比起澹台真人摸她的胸,面前年轻漂亮的【文婧】摸她的胸,无疑排斥感更小一点。

  但是,被这种侮辱的感觉,还是足已让人难以忍受的…

  她咬紧牙关,声音仿佛从两排雪白牙齿间迸发出来一般。“你难道就不怕我自杀?”

  “你不会~”

  【文婧】为了揉捏欧派更爽更舒服,她坐到凝蓉夫人的身后,然后再把小手,伸进她衣服里面,对着那对宛如水袋一般柔软细滑的大欧派,各种肆意揉捏着。

  “因为,你死了,会受到更多的屈辱…会更惨。”

  “你活着,至少就是被我摸摸欧派,老实说,你身上,除了你的大欧派…其它的,我根本不感兴趣…”

  “而我的琉璃,那就不一样了。”

  【文婧】说的时候,从凝蓉夫人胸口处,拔出一只带着奶香气息的手,然后去抚摸向一旁的琉璃那紧致、年轻有弹性的大腿上。

  琉璃小脸通红,但并没有逃开…

  “琉璃的全身,我都喜欢…”

  凝蓉夫人恼羞成怒。“你是故意羞辱我是不是…?”

  “怎么可能~”

  【文婧】开始大力的抓捏着凝蓉夫人的大欧派,一边道:“你单单来看我这手法,也知道丫…我是真心的喜欢漂亮女人的大欧派~”

  凝蓉夫人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文婧】小小年纪,这抓捏欧派的手法,当真是可怕——

  她的双手,各种无规矩的抓捏着凝蓉夫人胸前的柔软,仿佛两团炽热的火焰,将她凝蓉夫人整个身体点燃。

  …

  半个小时后,凝蓉夫人气息不稳,咬紧牙齿,不愿妥协。

  …

  一个小时后,凝蓉夫人只能少儿不宜加不可描述的****了…

  …

  凝蓉夫人简直难以置信,一个人,尤其还是年轻漂亮的女子,竟然能够揉捏她的欧派多达1个小时。这是多么变态,对欧派多么痴迷才能够做出这种程度啊…

  “我,我妥协…我认输…”

  凝蓉夫人不想再坚持了,因为她的欧派整整大了一圈,再被这【文婧】小姐揉捏下去,恐怕,她的欧派都要被捏爆了…

  “好!我接受——”

  【文婧】小姐也过了欧派瘾,也不再继续揉捏了。

  只见她突然拿出一袋日ren豆,当着凝蓉夫人的面,神秘一般的拆开,然后一脸阴险的拿出其中一个。

  “张嘴~”

  “这是什么?”凝蓉夫人颇为惊异,这么大的【药丸】,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药丸…

  “嘿嘿嘿,凝蓉夫人城府极深…你能用洛神泪毒死自己的丈夫完颜藏堡主,又用双刀,刺死你的情人文太极阁主…我不敢不对你不防啊——”

  凝蓉夫人再次大惊失色。“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知道的多着呢~”

  【文婧】小姐接着冷笑。“我还知道,你让御龙堡家老,慧乔的父亲,带着毒酒给完颜龙,也就是完颜藏庶出长子喝。你还真是糊涂了,就算那酒没毒,他也不会喝的…”

  凝蓉夫人再次震惊。

  然而,【文婧】小姐猛的把一颗ri本豆,伪装成毒药硬塞到凝蓉夫人的小嘴里,还拿手指往她小嘴了戳了戳…让她把【药丸】吞下,方才把自己的小手指拔出来…并让一旁琉璃舔干净…

  然后,【文婧】继续道:“而且,我还知道…完颜政并不是完颜藏的儿子…”

  “二十年前,你凝蓉夫人,这个做妹妹的,用幻术,夺走姐姐凝蔚夫人心上人完颜藏…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凝蓉夫人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你,你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

  “还有,你给我吃的…究竟是什么?”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最新章节,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