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来之则安之,当天晚上,【谭双叶】被李郅叫到了大理寺。

  大晚上的,就看到2个死人,让【谭双叶】心里不怎么舒服。

  还好【谭双叶】看过原剧,有些印象,便与那大理寺少卿李郅说了,这2人的死因。

  在这大厅之中,还有黄三炮和萨摩多罗,只不过,他们都是雄性,【谭双叶】自然不会多做关注。

  而是把自己的眼睛直接投射向那一旁的大家闺秀的上官紫苏身上,这妹纸,属于耐看型,身上的气质也非常好。

  【谭双叶】没有犹豫的走了过去。

  “你,你要干嘛?”

  虽然中间43集的剧情,谭双叶都恢复成了正常人,尤其是不会再动不动就捏她欧派…

  但是,第一集的阴影让上官紫苏看到【谭双叶】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下意识躲闪。

  “嘿嘿嘿,你说呢~”

  面对漂亮的妹纸,【谭双叶】向来是能动手便不动说的,比如现在,她直接走到上官紫苏后面,将她一把抱住,然后从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一路不可描述的摸了下去…

  上官紫苏一下子便是惊呆了,她目光里弥漫的水汽,这熟悉,以及达到了巅峰级的手法,简直太熟悉了。

  ‘果然是她…’

  ‘那个变态级的【谭双叶】回来了~’

  …

  “谭双叶,不要胡闹…我们还在破案子呢——”

  李郅把【谭双叶】当成谭双叶,所以,看到她对上官紫苏动手动脚,自然看不过去。

  【谭双叶】却是不屑一笑。“就这么一个小案子,你们还用想这么久~”

  【谭双叶】本不打算参与到破案之中,但似乎,自己似乎不被他们看得起。

  这怎么能行,看我装笔打脸,惊掉你们一个个的大牙。

  “【谭双叶】,你怎么和老大说话的呢?”黄三炮对李郅那是忠心耿耿,原剧中,黄三炮就不止一次的为李郅炖汤,鸡汤、鱼汤等。

  可见其忠诚度。

  “这案子这么复杂,哪里简单了?”

  萨摩多罗要是面对正常的谭双叶,说不得,也要开启嘲讽模式。

  但是,刚刚在凡舍,她所说的那番话,很明显不是正常人该说的。

  “就是,双叶姑娘,这案子发生的太过突然,马道长和云鹏道士的死亡,看起来毫无联系…”

  上官紫苏属于人版移动书库,对这种卷宗了解的非常详细,她皱起好看的眉毛道:“而且,在民事卷宗中,也没有任何线索…”

  不想!

  【谭双叶】竟然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突然伸出小手来,猛的摸了一把上官紫苏这娇嫩的小脸蛋。

  惹得上官紫苏一阵脸红。“你,你不要摸我的脸…”

  “嘿嘿~”

  【谭双叶】咳嗽一声,然后再装作正经的模样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犯人是那蓬清观的六空,你们可以仔细想一想,云鹏道士和马道长死后,谁的收获最大?”

  不等李郅、黄三炮、萨摩多罗、上官紫苏抢答,【谭双叶】便是继续道:“没错,就是这六空!”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明天,就是六空继任道长之位的日子,到时候,你们可以直接抓他。”

  黄三炮听的一头雾水。

  “这六空是有作案动机,可是,他又是怎么作案的呢?”

  为了把这个逼装的完美,有深度。

  【谭双叶】继续道:“其实,这六空杀害马道长,再伪装成‘羽化升仙’,很简单。”

  “六空是杂耍班出身,为人势利,追求钱财,经常与世俗之人来往,还觊觎丹药秘方,曾遭到马道长的训斥,让其在马道长避谷期间,让六空自行下山。”

  听了这些装笔的话,聪明的萨摩多罗,首先投来了疑惑的目光,问:“你怎么知道这些?”

  【谭双叶】恬不知耻的道:“因为我是天才——”

  “……”萨摩多罗。

  说着的时候,【谭双叶】还伸手摸了一把上官紫苏盈盈一握的腰肢…

  上官紫苏再次脸红,扭捏起来。“你,你不准再摸我~”

  “嘿嘿~”

  身为大理寺少卿的李郅,简直都快看不下去。

  如果不是为了听【谭双叶】分析接下来的案情,他非,非得把【谭双叶】赶出去不可…当着他单身狗李郅的面前,对这么漂亮的上官紫苏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谭双叶】继续装笔道:“而云鹏的意见和六空不合,他则不愿意招徕香客,只喜欢一心向道,所以他更加得到马道长的器重。”

  “而六空的作案手法特别简单,无非就是换了马道长的丹药,导致他本应该顺利的修行,反而被活活饿死。”

  “什么药?”李郅问。

  【谭双叶】摊摊手。“萨摩多罗应该知道~”

  萨摩多罗见众人的目光都是看了过来,便是对这个【谭双叶】神机妙算的能力更加吃惊了。

  他坦白道:“确实,在昨天,还没死的云鹏道士给了我一颗药丸…说是根据各种食材炼制压缩而成,吃上一颗,便可一天不用吃饭…”

  【谭双叶】继续装笔道:“所以,马道长一开始的正常避谷,并非是什么东西都不吃…而是,每日服用这种压缩的食物…来替代普通的吃饭。”

  “正常人,一个星期不吃饭,早就饿死了~”

  “所以,六空换了他师傅马道长的药,于是,马道长便是活活饿死~”

  众人听的都是十分的震惊,而上官紫苏见其他都都提问了,她便也提出一个问题:“可,马道长的尸体,又怎么会被运到后山去的呢?毕竟,那日,很多人都看到马道长飞了起来…等众人进去的时候,那马道长的尸体,便确实不见了…”

  【谭双叶】见自己在这个探案小组内的身份地位提升起来了,便是更加的大胆,她从后面把上官紫苏抱住,然后还亲了她的脸…

  这下,上官紫苏脸蛋更是红的宛如红苹果。

  如果不是想知道后面的剧情究竟是何缘由,上官紫苏必然,愤然离场。

  【谭双叶】笑道:“这个把戏就更加简单了,前面说到六空从小是是杂耍班出身,所以,在马道长吃了假药,饿到第三天,已经浑身乏力动弹不得的时候,他便把马道长偷偷丟到后山,让其活活饿死。”

  “当然,他还有同党。刚刚,前面还说了。他六空为人势利,经常与世俗之人来往…还觊觎丹药秘方。”

  “而他觊觎丹药秘方的原因,是因为那个王县令。”

  “那个王县令当了20年的县令,突然被提拔成了长史。”

  “其原因就是因为,王县令最近向军队进贡了一种神奇的丹药,可以抵御饥饿,提升士兵们的战斗力,而这丹药,与蓬清观的丹药十分吻合。”

  “没错,他贡献的丹药就是原本马道长该吃的。”

  李郅、黄三炮等人都是惊呆了。

  【谭双叶】继续装笔道:“六空先是偷偷调换了马道长的药丸,再做出与马道长一模一样的人偶,由王县令控制其升起至半空,迷惑众人后,便将人偶藏起来,而真正的马道长的尸体早就被转移到了山洞里。后来,六空又为了得到秘方而杀害云鹏,在云鹏遇害当晚,他专门用丝线控制人偶,假装是自己在偏殿练功,骗过了大家的眼睛。”

  装笔之后,【谭双叶】拍了拍手掌,笑道:“这便就是全部的案件经过,你们说,简不简单?”

  黄三炮见老大听的惊呆了,心中不服气道:“可,可证据呢?”

  【谭双叶】嘲讽道:“卧槽,什么都我来,那朝廷养活你们干什么?不要忘了,我只是一个仵作——”

  没错,谭双叶在本剧中,只是一个仵作。

  【谭双叶】说完,便是拉起上官紫苏,然后对李郅道:“就算我不装这个逼,不出2天,萨摩多罗也会查出案情的…”

  “而我今晚提前说出来,只是想告诉你们…”

  在上官紫苏惊呼声中,【谭双叶】直接把自己的小手,按在上官紫苏的欧派上…

  “下次我摸紫苏的时候,你们这些男人,不要插手~”

  “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们懂个屁~”

  “……”

  “……”

  黄三炮当时就是气的不行,他有这么大的反应,是有原因的,要知道,他可是暗恋上官紫苏啊~

  虽然【谭双叶】是一个女人,但当着他黄三炮的面,对那么美的紫苏,又是摸,又是亲的,他看了心里难受~

  “老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郅正愁这满腔的火气没处发,便直接对黄三炮咆哮了一路:“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现在就去查案。”

  “【谭双叶】分析的究竟对不对,就看我们今晚能不能查到关键性的证据——”

  说完,李郅便气呼呼的率先离去。

  “……”

  黄三炮被呛的不行,你说他得罪谁了?

  喜欢的漂亮女人跟另一个【女人】跑了,自己那么忠诚的老大还对自己发火…

  “萨摩~”

  萨摩多罗摊摊手,笑道:“去查案喽~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

  黄三炮气的直跺脚,然后,便也只能骂骂咧咧的跟了上去。

  …

  上官紫苏这边,【谭双叶】又死皮赖脸的来到她家。

  欧派被摸了,大白腿被摸了,腰和屁屁也被摸了…小脸蛋还被亲了,现在,自己的那只白嫩的小手,还被这【谭双叶】把玩着。

  “……”

  上官紫苏真是欲哭无泪啊。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为了让自己的娇躯不再遭受【谭双叶】的蹂躏,上官紫苏打算打开天窗,说亮话。

  “嘻嘻,我是【谭双叶】啊?还能是什么人?”

  【谭双叶】的小手,熟练的伸进上官紫苏的衣服里面,一把捏住她欧派的时候,内心一荡,叹道:还是这欧派摸起来最为舒服…

  “……”

  上官紫苏脸红不已。

  “你,你不要这样…”

  …

  半个小时后,上官紫苏被【谭双叶】已经玩的动弹不得。

  【谭双叶】过瘾之后,便对上官紫苏笑道:“说点正经的~”

  听了这话,上官紫苏都恨不得杀了这紫苏,她小嘴和欧派,都被面前的这女变态,吻肿了…

  她还好意思说‘正经的’?

  “难道,你还没放弃让我喜欢你?”

  上官紫苏也不傻,【谭双叶】的所作所为,和她们刚刚合作的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比那个时候,她似乎对自己身体哪里最为敏感,更加的熟悉。

  “跟你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一个女人!!”

  想她上官紫苏也是名门闺秀,却被另一个女人,常常玩的娇喘连连,这也太羞耻了,以后还怎么嫁人?

  “咳咳,你误会了。”

  【谭双叶】一边把玩着上官紫苏雪白的欧派,一边道:“我是想把你许配给萨摩多罗~你觉着怎么样?”

  上官紫苏听了这话,反应特别强烈。

  “你疯了?”

  上官紫苏道:“你都把我这样了,你还好意思把我推给萨摩多罗?”

  【谭双叶】道:“我也没有办法呀?你又不喜欢我~”

  “我是不喜欢你,可我也不喜欢那萨摩多罗啊!!”

  上官紫苏说的声音特别洪亮。“那家伙,虽然破案的时候非常聪明,可私底下太过懒惰,还好吃。”

  “我想嫁一个宠我,爱我的老公,我可不想找一个还需要我照顾他的丈夫。”

  卧槽~

  这下,【谭双叶】有些头疼了。

  “再说,你都已经对我这样了…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我的身子,除了那里,哪里又没有被你玩弄过…你好意思将我推给其他男人,而后让其他男人对我这样~?”

  “……”

  “我做不到——”麻痹,即便知道上官紫苏说的这番话,是口是心非,看她被自己摸的时候反应,和自己摸公孙四娘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这漂亮妹纸是发自真心的讨厌自己。

  但这妹纸这么漂亮,又被自己不可描述了。

  真要让【谭双叶】作出把妹纸推给其他男人…心里确实不舒坦。虽然明知道,自己完成主线任务之后,也是会离开这个异世界的。

  到时候,正常的谭双叶还是会被上官紫苏忘记…

  但!

  自己在这里一天,就做不到推女送人的事情…尤其这妹纸这么漂亮,欧派这么柔软…

  “妈蛋!这可恶的系统菌,每次用这种感情类型的困难任务,坑害我的【任务豁免卷】…太无良太无耻了——”

  上官紫苏一边穿衣服一边好奇的问:“你在骂谁?”

  “你不用管,说了你也不知道…”

  其实女人脱光了,反而并不美。

  当上官紫苏只穿着一件还没有系起来的上衣,那露出一点点雪白的肌肤,更是诱人…

  【谭双叶】一把将上官紫苏紧紧抱住,然后就是紧紧吻了上去,疯狂的不可描述她小嘴里的甘甜…

  …

  良久才分开。

  “既然,不把你推给萨摩多罗…那么,你就必须的陪我睡。”

  “可我,也不喜欢你…”

  【谭双叶】冷笑道:“不想陪我,那你就陪萨摩多罗…”

  上官紫苏想了想,妥协道:“那算了,还是陪你吧…至少,还能够保持处子之身。”

  …

  【谭双叶】想到自己就要舍弃最后一张【任务豁免卷】,她心就在滴血。你说,自己何苦呢…

  上官紫苏又不喜欢自己,而且,自己也迟早要离开这个异世界,她们俩个之间又不可能。

  单单是因为自己不可描述了她,所以,那份【男人】的私自占有心作祟,就做不出推女送给其他男人的行为。

  而【谭双叶】为此而付出的代价却是一张宝贵的【任务豁免卷】。

  越想心越滴血…

  不过!

  想到自己在现实世界中,哪怕女1和女2很漂亮,自己也没有过火,(消炎)就庆幸了很多…

  没有发生不可描述,又没有玩弄人家的感情,所以,人家的婚姻和恋爱生活,就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是一个教训啊——

  相反,这事发生在徐婷婷和方圆圆身上,那消炎可就受不了了,毕竟,不断人家给他口了,还产生了感情。

  等她们18岁了,(消炎)就收她们做小老婆…李优雅是大老婆~嘿嘿嘿~

  …

  “紫苏,带我去皇宫~”

  “不去——”

  …

  半个小时后,上官紫苏求饶了。

  “你如果是个男人,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大的yin贼——”

  上官紫苏气的雪白的欧派不断起伏。

  “谢谢夸奖~”

  【谭双叶】一本正经道:“就算我是女人,我照样可以做全世界最厉害的yin贼…走!下一站,就是皇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最新章节,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