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九百九十七章 东阳陈家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曹豹出现了,他只是被看管起来,但想说服他并不容易,刘澜做出了妥协,此刻为苍生更为徐州军,双方都不应该有更多死亡了,所以他保证了曹豹一家的安全。

  曹豹出现的一刻,战场骤然变得安静,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独子一人步入战场之中,好似达成默契一般,徐州与丹阳军在这一刻同时停止了进攻。

  昂首阔步进入战场中的曹豹对劝降丹阳军信心十足,这信心并非凭空而来,他掌丹阳军数年,虽然他们随笮融叛逃了,但影响力却还在。

  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没有说哪怕一句话,但丹阳军却突然鼓噪起来,好似瘟疫般开始蔓延,欢呼声冲天而起,兵器被抛在脚下。

  他们无愧丹阳军,就算溃败,也没有人逃避,反而如勇士般选择战死沙场。

  “收拢降兵,挟大胜之力,南下广陵(县)!”

  “主公,末将有一计。”

  “元直快说。”

  龙骑军卸甲狂奔三天后,部队进入到东阳县境内。

  夜幕降临,黑夜笼罩着无际旷野,蓦地,旷野中出现了一条长龙,快速行进,很快长龙进入到一片僻静密林之中,惊飞鸟雀。

  林中清幽昏暗,十分安静,唯有一条涓细小溪潺潺水流声。

  部队下马驻扎,篝火点起,士兵开始为战马洗刷马鼻,很快响起喝骂声,不多时喝骂声变成了笑骂声,好不热闹。

  而在热闹的人群外,密林深处却搭起了一座小营帐,帐里灯光幽暗,此刻关羽正全神贯注关注着案几上一副广陵图册,而此行的最终目的则是夺取江都。

  在徐州军击破丹阳军的第一时间,徐庶献策主公派骑兵长途奔袭入江都,切断广陵县难逃之后路。将笮融一举歼灭。可江都城对关羽来说太过陌生了,人口多少,守军兵员,城墙高矮,是否有瓮城,这一切将决定三千龙骑军是否能短时间内攻破江都,向来不打无把握之战的关羽迫切要了解这些情况。不然的话很可能他在江都一攻城,那边广陵笮融闻讯便逃了。那时困杀徐州的战略目的自然也就泡汤了。

  但可惜他不会从刘澜口中得到答案,说起来这事是他的疏忽,从交战之初到现在,他从未考虑过会在江都开战,在他看来,只要徐州军拿下广陵,南边的江都将不攻自破,在如此情况之下,关羽无法直扑江都。便选择在靠近江都的东阳县内驻扎,他需要先派人混进江都县调查县内情况,然后才好根据情况作出妥善布置。

  “翼德,我想先派人前往江都查探下守军虚实,你觉得何人能够胜任?“

  “可惜士仁那小子不在。”张飞说着在龙骑军中筛选最佳人选,此人不仅要胆大,还得心细。蓦地眼前一亮,道:“你觉得张萍那小子如何?”

  “太危险了,子远可就这么一支独苗,若有不测,张家可就绝后了。”

  这一次奔袭江都关羽为主,张飞为副。两人相熟多年,配合也多年,必定能够通力协作,不然就这两人的脾性,换了别人未必能通力协作,默契配合,这也是刘澜为何会派出二人的原因。这一仗太过重要了,不然让笮融难逃或西去,后患无穷啊。

  “云长,主公派他到俺身边的时候和俺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小子需要磨练,不然就是屋子里的花,成不了大器,你我现在如此看护着他,我看反而是害了他,日后他又如何独当一面?再说咱们当兵的早抛却了生死,俺想他定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何况江都看似凶险,但未曾就是九死一生,当然如果能有更好的办法攻破江都那就最好不过了。”

  “翼德说的不错,这样吧,把那小子叫来,先试试他是什么意思。”

  “诺!”

  “张都尉,此战主公让我等率龙骑军而来袭取江都县,首重一个奇字而非攻打城池,可是要攻入江都县,要么用骑兵之快,在敌未反应之时一举攻入城去,要么就是事先派细作潜入城内,里应外合,所以我想问问你,假如你是本战主将,又会如何智取江都县。”关羽抚髯问道。

  关叔这是在考校我啊,我可得好好表现。张萍抖擞精神,考虑前后两策得失,此二策看似是现今攻城不二之法,这也是利用骑战之奇,在守军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来得这么快的时候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一举攻入江都县,但这有些不现实了,首先广陵战端开启之后,江都必定会进入到守城戒备之中?就算开启城门,也是在特定的时间点,这也一来龙骑军想攻入、甚至派细作混入已有防备的江都县千难万难,这一点当年他在故安的时候就了解的清清楚楚,除非江都县令、县尉是头猪,根本就没想过徐州军会远来江都,但这样的概率他又不敢保证,所以他给出的答十分明确,与其奔袭江都,甚至是强攻江都,最好的办法却是用诈,诈开江都县,大军只要进入城中,便可轻而易举夺下江都县,当年在冀州之战时,他可就亲眼见过子龙将军使诈诈开了乐成。

  “哦,你觉得我们想要攻打江都最好的办法是诈开江都而非攻取?”关羽原本想派他潜入江都,没想到这小子却另有一番见解,虽然他是故友之子,但两人并没有共过事,便是张飞也不过共事半月罢了,这一番见解,还真让二人对他另眼相看,尤其是关羽,得他这么一提醒,脑海中立时想到了一个人,忽然笑了起来,道:“诈城的事情我有些想法,但你小子还需先去准备当细作,如果诈城不成,到时你小子就必须给潜入城去做细作,敢不敢!”

  “有啥不敢的关叔,你就放心吧。”张萍拍着胸脯,道。

  “嗯?”

  “嘿嘿,校尉放心。末将定全力以赴,绝不让校尉失望。”

  “臭小子,快去吧。”

  “诺!”

  张萍快步朝帐外走去,很快退出了营帐,张飞瞧着他的身影彻底离去之后,对关羽说:“云长,你打算如何诈开江都县。”

  “翼德。你还记得那位与徐方一起留在琅琊的县尉吗?”关羽意有所指道。

  “陈矫?”

  “对,就是他。陈家在广陵可是有名大族,而据我所知,陈家就在东阳县内。”

  张飞明白了关羽的意思,道:“好,末将这就去请。”

  “不,我得亲走一趟,我走之后,你务必要谨守中军。”让张飞去请还不一定出什么幺蛾子呢,与其到时候头疼。不如他亲自走一趟的好,。

  “诺!”

  陈矫本姓刘,因过继母族而改姓陈。陈家所居乃东阳县陈家里,原有村民三百余户,在东阳县算的上大里,可自黄巾之乱后盗贼四起,陈家被迫南下。直到陈矫长大成人,徐州自曹操兵祸后日趋安稳,陈家方才重故土,可一晃十多年光阴,陈家里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再加上笮融苛政。强推佛教,当年喧嚣的陈家里如今只剩下百十余户人家,不到五百来人,其中还多少老弱病残。

  里内破败,可随着陈矫一家的迁,更在原来宅邸的基础上修建起一座更大宅院,陈家里这才恢复了些许生机。这一切全赖陈矫之父陈荣,他是里正,年轻时在县内当过县长,后以小吏为州学宫从事,最后更是入京进入了太学为祭酒,莫说是在赵家里,便是在整个东阳县境内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头面人物,在前往江东的时候,不管是刘繇还是袁术那都是亲自延揽其父子出仕,可因为年迈,他都婉拒了,而没有出仕任何一方,而其子陈矫亦婉拒了两方邀请,毅然与父返乡,来当天,徐州陶谦、广陵笮融、寿春袁术、秣陵刘繇又派人前来,四人都明白老人乡其实就是为了留在故乡静心养老,所以都很聪明去延揽陈矫,可他哪都没有出仕,在当时的情况下,陈矫不管在哪出仕都会为陈家招来灾难,使陈家不得安宁。

  时过境迁,随着刘澜入掌徐州,以游学之名外出的陈矫选择在徐州出仕,但因家族原因此事无法声张,可正因如此,陈家在广陵甚至在江都还保持着影响力,那么关羽只要能说服他帮忙,那么想要攻入江都县必定轻松。

  在一阵急促马蹄声中,关羽带着亲兵三百人进入了陈家里,在陈荣府上翻身下马,亲自上前拍响门环,道:“我们有徐州刘州牧帐下,受陈家三公子之托而来!”

  三百多兵丁,陈府上下哪个敢开门,若是强盗山贼这门一开,陈府可就遭殃了,数百家丁一个个拿着刀枪棍棒,如临大敌般守在门内,而闻讯而来的管家匆忙间打开望眼四下观瞧一眼,足足三百多人的官兵,都穿着汉军红色衣甲,与陶谦时所见到的徐州军存在着不小差距,而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自称官军者凶悍之气十分浓郁,杀气腾腾的也难怪会被家丁们认定是匪徒装扮。

  放落望眼,跑内府去见家主,将新中疑惑和盘说出,当然为了说服家主这就是他所认为的山贼,他还加了一点自己的想法,毕竟自群雄讨董以来,关东各郡衣甲全发生了改变,而外面这些官兵却清一色汉军红色衣甲旗帜,必然是乱匪无疑。

  未必。陈荣不是不相信老管家的话,而是老管家话中矛盾重重,如果这些人真是乱匪,那以陈家这座府门是绝难抵住他们的,他们也无需这般大费周章来骗开府门,有这点时间,早将陈家打劫一空了。

  “走,随我去看看。”

  很快,陈荣来到府前,道:“外面的官军,你们当真是徐州刘使君帐下?”

  “是啊。”听其声音,应该是位长者,不用想八成是陈荣,关羽柔声说道:“老伯,我们确实乃徐州牧麾下,我姓关名羽,草字云长,此番前来是受陈家三公子季弼之托!”

  “不知季弼他在郑老杏林处过的可好?”

  难道郑老还不知道?关羽犹豫着,道:“陈矫他过的挺好,可人已去了琅琊。”

  陈矫现在的所在非徐州之人绝不会知晓,老人点点头,道“开门吧!”

  陈家中门在嘎嘎声中开启,龙骑军正要一冲而入却被关羽挥手阻止,独子入府,便是如此,陈家府中家丁如临大敌,可关羽却一脸从容不迫,拱手笑道:“在下受陈家三公子季弼之托从徐州而来,有要事相商,不知哪位是陈家家主?”

  “老夫便是!”陈荣还了一礼,但心中始终疑惑,虽然他和刘澜可没半点交情,但关羽的名头还是知晓的,他可不信他儿子刚入徐州就能驱使关羽,所以所谓受季弼之托八成是假,但有要事相商却十足是真。

  “陈老夫子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陈荣毕竟为官多年,虽然一直是教书育人,但一听关羽此言,便彻底肯定了心里所想,是要请自己帮忙。

  “还是道会客厅详谈吧。”陈荣将关羽延请入会客厅,两人分宾主落座后,前者道:“说吧,你们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相比陈老夫子也听说了我家主公刘澜正在大举进攻广陵,我等奉命袭取江都,截断笮融后路,所以冒昧前来,是想请老夫子帮帮忙。”关羽一脸诚恳道。

  陈荣默默额首,道:“说说你们打算怎么办吧?”

  “我们想诈开江都城,可具体该如何做,还需要老先生配合,而且我们现在最想知晓的是,老夫子与江都县令的关系如何?”

  “我与他乃至交,若是他处老夫未必敢夸海口,但若诈开江都县老夫还是有几分把我的,可是老夫有一要求。”

  “先生但说无妨。”

  “保证我这位老友的安全,城破之后欲走欲留你们都不得阻拦。”

  “老夫子大可放心,此战我家主公只处置笮融一人!”(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m.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