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零六章 容佛限佛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大家心里都明白刘澜是怎么想的,如今广陵民风信佛,与其堵不如疏,与其灭佛不如限佛,所以在这件事他们都选择了默认,不然普慈出现之后一番夸夸其谈而不去争辩一二,可这些人中所有人都能去选择容忍佛教,唯独陈登不能,作为广陵太守他无法容忍佛教在广陵存在,就在他即将出面反对的一刻,却见一人从后列而出,郎声说道:“使君,下官以为番僧妖言不足为信,其目的无外乎便是继续留在广陵欺骗愚昧世人!”

  在场众人第一时间就向陈登看去,无不大吃一惊,居然并非是他,可这个时候又有哪个愣头青会出头呢,纷纷侧目,当看清是谁的一刻,无不恍然。

  此刻列在阶前者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江都投诚的薛礼,他算的上是笮融丹阳军中的二号人物,如今投诚而来虽然无法在江都作威作福,但依然做上了广陵县令的位置,其实他的野心还是蛮大的,当时还与刘澜立了一个君子之约,如果能劝笮融投降,那刘澜就委任他当广陵郡守,奈何失败了,这广陵太守才落在了陈登手上,但因为他助徐州军破笮融立下军功,所以刘澜还是破例任命他为广陵县令。

  自做上广陵县令以来薛礼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刘澜帐下存在着二个甚至更多的派系,如从辽东过来的关羽徐庶,平日里与陈群国渊这些郑玄弟子关系较好,能够同气连枝,所以可以看做辽东系,而徐州系又以陈登与糜竺为,但因为与辽东系政见不合,所以从前因陶谦各种手段使得如散沙一般的徐州官吏渐渐集合在两人身边,也正是看清了这一点。再加上他本是就算是徐州官员,日后想要鹏程万里,那最好就是在广陵县令的位置上多多与陈登交好,这样方才会有出头之日。不然一辈子就只能做这个有名无实的广陵令。

  所以在见到陈登不容佛门甚至要当众反对刘澜的一刻,他抢先一步出头,自然是希望在陈登面前好好表现,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从而成为其心腹。毕竟陈登不可能一直留在广陵,现在不过是刘澜的权宜之计,日后若能得他推荐,这广陵太守还能跑了?

  而结果亦如薛礼所料那般,他的出面反对,却是让陈登松了一口气。 看

  “说老衲妖言惑众,施主此言未免偏颇。”

  “启禀使君,佛门中人欺骗良善,诱使百姓落为僧,不顾伦常、无视孝悌。当即日起拆毁所有寺庙,驱逐所有番僧!”薛礼不屑一顾望了眼普慈后转向刘澜,言辞凛然道。

  这下,张昭、徐庶、陈群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了,而陈登则是先目瞪口呆,后会心一笑起来,如果这事由他亲自出面,不管结果如何,都不符合陈家的利益,可是换个人出面。情况就不一样了,他完全可以置身事,根据情况或出头直谏或默认附和。

  有人的地方肯定就会有分歧,而自刘澜独立领军以来御下的手段不可谓不温和。当然在领兵打仗的时候也会固执己见,但这并非不好,毕竟统兵讲究的就是令出其一,可这内政治理就没那么简单了,身边这些人别看表面上不说什么,可是背后一定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薛礼就出了头。

  要说他身后有谁的势力刘澜不信,可他这样矛头直对佛教,其实却是直指自己,为了啥,求名二字罢了,要在自己面前表现出他是一个敢于忠言直谏的人来,留下一个号印象,就算惹恼了刘澜,大不了就是被贬官,可他现在一个小小的县令,还有什么可贬的余地,难不成还把自己由官贬为小吏不成?

  至于言论过激会不会被杀更不会担心,他投降时就有保证他的性命安全,不然刘澜就是失信天下。当然了最有可能的就是被驱逐,那其实才是最令薛礼乐见的,他在徐州反对刘澜容佛,势必取悦了天下士人,那时他便名满天下,那时他身上的瑕疵就变得一点也不重要了,之后不管去到哪里,各方诸侯自然以上宾待他。

  果然是好盘算啊,这个薛礼论起有段心机来可要比笮融精明多了。

  “使君,妖僧假托域外神鬼之言妖言惑众,欺我大汉子民,骗我广陵百姓,唆使百姓不念父母之恩,枉顾父母之份,不敬祖宗,不尊礼法,这等胡教,岂能不除。这些胡僧平日里外示慈悲,实则诡行邀名,好在笮融面前邀宠,又哪有一点口中所言之佛心?如此胡佛,聚朋结党,便如当日黄巾贼众假托太一神君,实在心怀叵测,图谋不轨,今日胡僧普慈,假托胡佛即周孔之名以欺骗世人与主公,可见其狡黠深谋,无耻至极古今无有,使君万不可受此奸佞所惑,立即诛此胡僧,毁其佛庙,驱逐僧侣,以绝广陵佛众。 ”

  “薛县君此言太也危言耸听了。”刘澜刚要再说,不想听了他这番话的薛礼却坐不住了,今日这事他既然出头就没有头之路,索性把心一横,直言无忌,道:“事到如今,使君当明白徐州之困境,想要破局,就必须灭此胡佛,不然任由胡佛存于广陵,下官只怕胡佛有朝一日遍布徐州全境,那时徐州皆乃落僧侣,徐州将不保矣!”

  薛礼此话一出,满座皆惊,他这哪是在劝刘澜灭佛啊,简直就是在逼刘澜屠佛,老和尚普慈立时拜倒,低眉敛目一脸慈悲,那意思分明就是一切皆有刘澜做主,若真要屠佛,他受死就是。

  按理说这事换往日一干儒生肯定同气连枝出面帮衬薛礼灭佛,可这样一来那他们不就等于也跟着薛礼逼刘澜灭佛了吗?所以徐庶陈群一干人只能保持缄默,而陈登那边见没人有动静,就只能继续在一旁观察着局势。

  而刘澜呢,开始自然是不相信薛礼这番言辞的,可又一想,这佛教还是早起佛教,与他后世所知的佛教完全就是两个概念,除了不近女色之外。酒肉皆沾,这种信徒一多了,就算教义再教人从善,那和当年的太平道又有何区别。真到了展壮大不可一视的地步,谁能保证他们就不会与太平道一样造反?

  这才是刘澜心中的忌惮啊,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广陵搞什么限佛了,而此刻被薛礼当众这么一说出来,刘澜反倒没顾虑了。与其在广陵限佛,那不如在徐州全境限佛,在看管之下的佛教就是能耐再大,也翻不起浪花来!

  此时此刻,刘澜必须要表现出自己的决心来,让众人明白自己的真实目的,当即厉喝一声:“薛礼!佛教一事我已有分寸,然而你却在厅中胡搅蛮缠,除佛而后快,可佛寺一除。驱逐了僧侣之后广陵众多信众又当如何?若一旦将信众逼反,这个责任你可担得起?“说着刘澜却是招呼了声许褚:“来人将他压下去带县令府衙看押,听候处分!”

  “主公,切不可被胡僧所骗啊,他日胡僧壮大之时,便是使君你失去徐州之日啊!”薛礼在侍卫的押解下挣扎着大喊出声,眼见刘澜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陈登急忙出列,言辞恳切,道:“主公。薛县令言辞虽然鲁莽,但念在其一心为公,还请从轻落,莫要贬其官缺啊!”

  陈登一出面求情。张昭陈群等儒生相继出列,恳请刘澜从轻落,他们虽然平日里与薛礼并无交情,可在对付佛教这一点上却保持着默契,虽然没有助其灭佛,但在他因灭佛一事而受罚的一刻却必须要出面。不然的话以后佛教当真壮大可就没有人再敢当刘澜的面去反对佛教了。

  而当薛礼在被带走的一刻见到这一番情景之后也算是可以长舒一口大气了,至于他会不会就此名动天下那是后话,但最少在眼前他的出面力挺灭佛却是得到了整个徐州的鼎力拥护,最后就算刘澜执意罢其官贬其为民,他也乐于见到,名声有了,还用担心日后的前程?

  薛礼被带了下去,普慈也被他送走了,大厅之内就只剩下了徐州权利核心的这么几个人。

  刘澜目光从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每一个细微动作都没有逃出他的法眼,清了清嗓子,道:“诸位,佛教的事情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之所以没有像笮融那样是给我留了面子,怕我好不容易掌控徐州最后因为这事威信扫地,现在普慈不在了,笮融他们这些县令也都离开了,你们都是我最为倚重的心腹,所以就这样事情上大家还是要敞开心扉,不用藏着掖着单独来劝谏我,现在就直说出来吧。”

  刘澜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最终落在了徐庶身上,这些人之中,真正受到刘澜信任的,甚至能够推心置腹的就只有他和关羽二人,这个时候刘澜最迫切的就是想知道二人到底又是个什么想法。躲不过去的徐庶只得出阶,作揖施礼之后朗声说道:“主公,以末将之见(徐庶虽然乃军师,却乃是武官,是以以将自称)儒家所谓求来世之福不过是哄欺蒙蔽愚昧使人,反而不如儒家所说修今世之道,如果主公是真打算灭佛的话,那就应该灭的彻底,不使再让胡佛这些无稽之谈去蒙蔽广陵百姓了。”

  徐庶这番话深得众人赞同,尤其是张昭和陈登更是连连点头,更不要说陈群这些人了,就差出阶赞同了。

  刘澜将他们的反应尽收眼底后,说道:“诸君心中所想当真便如军事所言吗?云长,你的看法呢?也是军事这般想法吗?”

  “主公,如果单指佛教妖言惑众,末将并不赞同,就算是修来世之福,先却要今世行善,所言在这件事上末将并不赞同,但如果说佛教罔顾人伦的话,那末将却是万分赞同的,所以末将更是赞同军事之议的,既然要灭佛就要灭的彻底。”

  刘澜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又转向了张昭身上,道:“子布,你的意见也与军师一样吗?

  被刘澜第三个点名的张昭走出阶来,义正辞言道:“启禀主公,此事昭以为佛教如果要留那官府就必须要过问,不能再培育出第二个太平教来如果一间也不打算留,那就要快刀斩乱麻,尽快拆毁寺庙驱逐深入。”

  人老精马老滑,张昭这一番话说得两头可都没有得罪,甚至等于啥建议也没有提,可以说的上是最为折中的一个办法,而这却更让人见识到他的狡猾之处,一时间在座众人无不暗讽他是条老狐狸,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玩这套花招。

  而刘澜就有些哭笑不得了,历史上的笮融成了铮铮烈骨的谏臣,而敢于死谏的张昭却成了游走官场的老江湖,油滑的好似条狐狸,暗暗摇头之下又询问了陈群几人,他们的看法与徐庶出奇一致,都是既然已经开始灭佛就不该在广陵留有那么一两座寺庙,对此刘澜也能理解,毕竟

  黄巾之乱未远,就像当初太平道出现伊始,大汉朝上下都未给予重视,可最后呢?所以在对待佛教这事上,宁可错杀绝不容留,不然的话政治上的风险太大,不值得去冒这个险,否则就只能让各县加大精力,那样耗费的成本就太大了,得不偿失,可不加大成本,那么留下这么一个妖言惑众的佛教必然会成为徐州一大不确定因素,所以就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主公。”陈登还想做出最后的努力,争取一下促使刘澜下定决心彻底灭佛,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澜挥手打断了:“元龙,还有诸位的想法我已知晓,我还是之前的想法,容佛但必须限佛,先佛寺不能无止境的兴建,尤其是在僧侣人数上,不能出现像现在这样广陵一县遍地僧侣的情况,必须要严格限制,这就需要元龙你来严格把关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m.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